李调元赋诗响石关之历史故事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0:59:46 评论

清朝乾隆年间,四川才子李调元,博古通今,深得当朝皇帝赏识。

一年春末夏初之时,李调元为了考察彭县境内的道教源流,登上了距成都西北一百余里的葛仙山。葛仙山是张道陵所建道教二十四治的第三治所在地,是著名的道教圣地之一。他看到整个葛仙山状如盛开的莲花,四周的千丈悬崖上翠柏郁郁苍苍,古朴遒劲;树下野花缤纷,芳香袭人;群峰围绕的山间盆地里,矗立着重重金碧辉煌的巍峨庙宇。李调元身处其间,如临瑶池仙境,禁不住开口赞道:“能见到如此瑰丽的仙山琼阁,雨村真乃不虚此行!”

陪同李调元参观的葛仙山道长听到他对葛仙山的群峰殿宇大加赞赏,说道:“这里的寺庙其实还算不上宏伟。当年漓沅治里的鸿都观,比这里的规模大多了,那才称得上真正的琼楼玉宇哩!”

李调元本来就准备考察了葛仙山之后去考察漓沅治,听道长说漓沅治里的鸿都观比这里的规模还要宏大得多,便要道长立即带他前往。可是,道长遗憾地告诉他:兴建于汉代的鸿都观,到唐朝时兴盛到顶峰,以后便逐渐衰落,特别是明末战乱,几乎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和破砖碎瓦。在原鸿都观的废墟上,现在只有一个老道士还在那里结茅修行。

作为大学者、大诗人的李调元,深谙沧海桑田的兴废之道。他不在乎当年鸿都观还存不存在,他需要了解的是历史上的漓玩治里究竟有没有过鸿都观,以及张道陵为什么要在这偏远的荒山野岭建教区、修宫观的事实和原因。见道长没有陪他前往之意,也不强求,便告别道长独自前行。

经多方打听,李调元终于在当地山民的引导下,来到了当年的鸿都观原址,并见到了正在茅庐里束发修行的老道士。经过交谈,当老道士得知来访者便是当朝大名鼎鼎的李调元李雨村先生时,甚为高兴,立即将他让进屋里,殷勤款待。

为了详细了解鸿都观和漓沅治的来龙去脉,李调元在老道士茅屋里一住便是多日。白天,老道士陪他四处观察,寻觅鸿都观的陈踪旧迹;夜晚,老道士又与他同床共寝、研讨漓沅治的往昔当今。通过接触交谈,李调元发现老道士学问的渊博并不在自己之下,特别是关于道教的研究和见解远非自己能够相比。于是,他们相互倾慕,彼此敬重,都有相见恨晚之憾。

通过缜密的考察研究,李调元得出了张道陵确实在漓沅山中建立过道教第四教区漓沅治和修建了道教宫观鸿都观的结论。当他达到了此次彭县之行的考察目的后,便准备告别老道返回绵阳。

老道依依不舍,将他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沿着山沟小道,一边欣赏两旁的鸟语花香,一边品尝沟中清澈甘甜的潺潺溪水。李调元看到沟里一个个被溪流冲刷得光滑洁白的石头,便随手捡起两块石头把玩着。石块在李调元轻轻地敲击下,立即发出清脆如玉的响声。李调元对老道士说:“这里真是灵山圣水啊,连石头都发出美玉之声

老道士听到李调元对石头的赞美,说:“这些石头经过溪水的长年冲刷,一个个都光滑异常,且洁白如玉,因此当地人民便把这条山沟叫作‘白石沟’。你说这石头的声音好听,我告诉你,前面山口上,有一个形如覆钟的巨大岩石,遇到适宜的气候环境,便会自然发出声音,且响如洪钟,声振数里。因此人们便把这个山口叫作‘响石关’,把这个巨形岩石叫做‘响石”。我在这山中的几十年里,就曾多次听到过它发出洪钟般的响声。等一会儿当我们走到那里时,不知你有没有运气听到它的声音。据当地的人传说,是范蠡在这里修道时,从地下将巨石的内部掏空,然后使巨石发出洪钟般的响声。”

李调元听老道说这声如洪钟的巨石是范蠡造就的,异常吃惊地问:“什么?你说这响石是范蠡造就的?他来过这里么?”老道士说:“这岩石是不是范蠡造就的,我不知道,只是传说而已。但范蠡来过漓沅山,却是不争的事实。”李调元说:“这不是开玩笑罢?史书上不是明明记载着范蠡离开越王勾践后,与西施泛舟五湖,最后在山东定陶定居经商,成了人人皆知的大富翁‘陶朱公,了么?翻遍《春秋》、《史记》诸书,都只字未提范蠡来漓沅山之事,你据啥说范蠡来漓沅山是‘事实’呢?”

老道士笑着说:“我曾经也和你一样,对二十四史坚信不疑,但,本野史改变了我的看法。”接着,他向李调元详细讲述了他考证范蠡来漓沅山的故事。

老道士在来漓沅山之前,曾是青城山上清宫的一个道士。他在上清宫修炼道法之余,也曾博览群书,尤其喜读二十四史。一天,他见道长在读东汉李膺编著的《益州记》,便借来翻了一翻。这一翻不打紧,一行醒目的文字跃入了他的眼帘:“范蠡学道于漓沅山升仙”。他想,人人都说范蠡在辅佐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后,偕同西施泛舟五湖,最后居于定陶,一心经商,怎能说范蠡在漓沅山学道升仙呢?但又转念一想,李膺是东汉时人,距范蠡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不过五六百年的时间,又是朝中饱读经书的名臣,在范蠡的历史叙述上绝不会信口雌黄的。再说,比李膺早几十年的张道陵之所以不辞千里艰辛从江苏来到四川,并在漓沅山建立教区,修筑道观,恐怕与范蠡学道于漓沅山也不无关系。因为张道陵在创立道教之前学问就非常渊博,他很有可能得知范蠡在漓沅山得道升仙,并具体考察了漓沅山仙气充盈之后,才在此地建立教区、修筑道观的。带着这个假想,为了对范蠡的这段历史之谜探个究竟,于是他告别了上清宫道长,只身来到了漓沅山。

老道来到漓沅山后,一边结茅修行,一边对范蠡学道升仙的记载进行考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走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摸清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对鸿都观的兴衰了如指掌,但关于范蠡在漓沅山学道的探索却毫无进展。

当他对范蠡的探索快要绝望之时,一天夜里,却梦见一个银须垂胸的老翁对他说:“要寻宝,地下找。”说完飘然而去。他一觉醒来,梦中的情景记忆犹新。他想,这是不是已得道升仙的范蠡在提醒自己重新开辟研究的方向呢?是啊,多年来,自己始终是在地面寻找范蠡的线索,却从来没想到去地下寻找。既然仙人已给自己作了提示,自己何不到地下去找找呢?

第二天早上,老道起床后,到茅庐西北角的溪涧里挑水做饭。刚一出门,见距自己住房三四十米远的废墟上,有一只大黄麂子用前爪在瓦砾堆里拼命地刨着,一边刨一边发出凄厉的鸣叫。老道感到好奇:它在那里刨啥子呢?又为啥叫得那么凄惨呢?为了探个究竟,他放下水桶朝大黄麂走去。大黄麂见老道士向它走来,不但不逃跑,反而像得到救星一样,向他发出欣喜的欢叫。大黄麂向老道士叫几声,又朝土坑里看一眼。老道士伸颈往土坑里一看,见坑下有一个小洞,洞底有一只小黄麂子,也在凄厉地叫着。洞又小又深,大黄麂钻不下去,小黄麂也爬不上来,因而母子俩相互惨叫着。老道士看到这可怜的母子俩,立即回屋拿来锄头,小心地挖着洞口。他想把洞口挖得大一些,以便下去把小黄麂救出来。当他快要挖到洞底时,锄头“当”的一声脆响,溅起几点火星,原来锄头挖在了一块坚硬的石板上。老道士刨去石板上的瓦砾,见石板上好像刻有文字。他用袖口轻轻拂去石板上的尘土,石板上的文字依稀可辨。原来这石板是一截残碑,碑上文字的内容大致是:勾践同众多国君一样,只可与其共患难,不能与其同甘甜。灭掉吴国后,勾践害怕有功之臣功高压主,必然要对一些大臣下毒手。范蠡劝文仲等人早日引退,以避祸患。但文仲等人不听劝告,范蠡只好独自离开勾践,北上山东,以经商为名,居于定陶。在定陶经商不久,范蠡就听到文仲被勾践杀害的噩耗。随后他又得到密报,说勾践已派杀手跟踪追来。他赶紧设法离开。范蠡便以病故为掩护躲过杀手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定陶,来到远离越国几千里的西蜀漓沅山学道,于一百五十六岁时升仙……

李调元听了老道的讲述,既惊喜又疑惑。他怕碑是后人伪造,要重新返回鸿都观废墟去看个究竟。老道说:“不必了。发现残碑后,为了避免失去这一珍贵的历史文物,再次造成历史的千古之谜,我已将其深埋在鸿都观原址的地下,以待将来有人重修鸿都观时,能把它取出来重新竖在观中。现在没有两三天的时间是挖不出来的。”李调元听说短时间内挖不出来,对老道士说:“别说三两天,哪怕挖一年,只要能够挖出来,并且能够证明范蠡在漓沅山修道的历史是真实可信的,那也值得。”

老道士说:“我可没那份闲心去陪你挖一年哟!我年迈体衰,你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要挖出那块石碑来,也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理解你的心情:作为一个做学问的人,不能道听途说,必须以事实为依据。我敬佩你严谨的治学精神。我现在拿不出石碑来,当然不能使你相信我所说的石碑内容的真实性。不过,我有办法使你相信的。”说着,老道士从怀中抽出-卷黄纸来递给李调元:“凭你的学识,是完全可以从这上面辨出真伪来的。”

李调元打开一看,见是一幅碑帖。而碑帖的内容,正是刚才所讲的在残碑上看到的内容。这碑帖,字迹虽然比较模糊,但完全可以辨认。再从字体来看,是现在大多数人难以辨认的蝌蚪文。这正是春秋战国时期人们普遍使用的文字。按照碑文范蠡活了一百五十六岁的说法,范蠡升仙时应在战国时的秦孝公或秦惠文王时代。虽然碑的落款已残缺难辨,但可以基本推定碑是范蠡死后由他的弟子们所立。从碑的古老和所记事实来看,也是完全可信的。千古之谜终于得到破解,李调元笑着对老道士说:“你咋个不早点把拓片拿出来呢?”老道士笑着说:“这是为了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嘛!”李调元捧着碑文拓片爱不释手。老道士对他说:“既然你喜欢,那就带走吧!”

李调元说:“这是你老用几十年心血探索来的无价之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夺人之爱啊!”

老道士说:“我在世的时日已是屈指可数了,万一有一天离开人世,使这幅碑文拓片遭到毁坏和遗失,而他人又不知道那截残碑埋在何处,岂不是又将造成历史的千古之谜么?因此,现在我把碑文拓片交给你,让你把它记入你的书中,以便给后人留下范蠡那一段不见经传的真实历史,也就达到了我几十年艰辛探索的全部目的了。那时,我将死而无憾,含笑九泉。”

李调元见老道士对自己如此信任,将毕生大事托付给他,十分感动地说:“老师傅,你把这么珍贵的礼物送给我,而我现在身边却无值价的物品予以回赠,教我如何是好啊?”

老道士又从怀中掏出一卷黄纸来,双手捧给李调元:“你就在上面题几个字吧!能得到你先生的珍贵墨宝,贫道就心满意足了。”李调元满口答应,接过纸来,略微思考了一下,便题诗一首:

漓沅治里鸿都观,响石关头白石沟。

高尚原来于此隐,虚传范蠡五湖舟。

老道士接过题诗一看,见李调元已把范蠡在漓沅山修道的史实反映在诗中,而且将此前的说法进行了纠正,感到无比的欣慰。他捧着题诗,反复吟咏:“高尚原来于此隐,虚传范蠡五湖舟”,然后渐渐闭上眼睛,带着十分的满足,羽化而去。

作者:赖祥毅 选自《传奇成都》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0:59: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8/129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