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历史上热闹的水上通道“府河”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1:04:21 评论

唐代诗人杜甫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对古成都水上通道府河的由来及兴盛最生动的写照。府河之发轫于“西岭”岷江,经灌县二王庙南河分水灌溉川西万顷良田,流经成都后,称为府河。经原华阳的中和、中兴、苏码头、古佛洞、黄龙溪、半边街至彭山县江口再汇入岷江,全长为120华里。“门泊东吴万里船”,是泛指水上通道的规模及盛况。府河,是古成都通向外州县和省外的重要水上通道。四川文豪巴金、郭沫若、沙汀、艾芜均是从府河始发,扬帆远航东下,造就了一番丰功伟业的。

航运事业的兴旺促进了沿河城镇的发展。以华阳县苏码头为例,它原是一个根本没有场镇,只有一两间么店子的地方,因水上交通的昌盛,而由当地苏姓宗族逐渐发展建立起场镇,号称苏码头,把当地的官方牌子也给甩掉了,上了年岁的人知道苏码头的人多,而对正兴乡秦皇寺却知之甚少。

原来的府河无论流量、水速、河床宽度远比今日规模要大,原因是解放后绝大部分水经人民渠流进简阳三岔湖、仁寿黑龙潭,分流使府河规模逐渐缩小,又随着铁路公路建设的迅猛发展,60年代府河航运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严格地讲,府河也是劳动人民开凿的“人工运河”,只是时代迁延漫长罢了。

昔日成都府河的规模,河床宽约百米,最宽处达150米(黄龙溪至江口),一江春水,浩浩荡荡。据解放前《四川政报》载:“往来船只,每日在千艘之上”,可谓千帆竞驾,热闹非凡。那时船家有一句俗语:“一日轻松下江口,四天背纤上成都。”可见,由于河宽水急,流速快,下水船一日即可走完府河到彭山;而上水船则因水急、滩多而险,三四十吨的木船,上百名纤夫一日行程只二十里。如遇洪水季节,由江口至成都,一般为七天,多则十二天,日行程仅10华里。

昔日成都,是四川最大的商贸商场,贸易额惊人,川西上五县的粮食、油料、生丝、烟叶、绸缎、布匹、日用百货、土特产品运销嘉定、叙府,再将食盐、木材、煤炭、纸张、竹器、酒类运来成都,在没有火车、汽车年代的成都,府河成为水上黄金通道是情理之中的事。

府河每日的运输货物量均在万吨之上,靠的是数以万计的无家可归的农民来撑持这危险而豪情的事业,自然形成了帮派势力。以成都商会维护商人利益的商派和以地霸、船舵爷为主的船帮,既有相互依存,又是针尖对麦芒,有着尖锐的矛盾。成都商会,以所营运的物资种类,下设五个帮口,总会设在成都,在乐山、宜宾等地下设分会,是为维护商家利益专门同船帮打交道的组织。船帮的帮口组织几乎遍及府河各场镇,他们一面对商家讨价还价,勒索管理费;一面对从事纤夫、船夫的破产农民大肆盘剥压榨。船帮其实已为当地地头蛇所操纵。华阳县中兴场是府河上最大的一个场镇,二三十年代时期民团大队长朱礼诚即是最大的船霸和土匪头子,拥有民团兵丁近千名,人称朱阎王。一个纤夫由江口拉船至成都,每拉一次原订大米五升,他削减成一次三升,强吃每个船工两升米,每天上千船工遭此剥削,虽有前仆后继的英勇斗争,终因势力单薄被朱礼诚宰割。他将盘剥来的米粮工钱又分给各个码头的船霸,以巩固他们的利益。这个怙恶不悛的土匪恶霸,在1939年被子报父仇的贾慎之买通杀手,将其击毙在中兴场一家茶馆里。之后,贾慎之勾结当地袍哥舵爷刘习之、杨凤之等,抢占了当地地方势力,又插手府河商船营运,成了新的船帮舵爷。

昔日的成都府河,欢乐和悲伤的故事何其多。(白荣)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1:04:2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8/1306/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