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善培与成都“新政”历史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1:04:46 评论

周善培,号孝怀,原籍浙江诸暨。其父周渭东,实授四川营山县知县。周善培出生在营山县署,他的宗亲师友多半住在四川或系四川人,因此他自认四川是第二故乡。其父聘请荣县赵熙任教读,教他发蒙读书,先后四年,奠定了他的旧学基础和处事做人的方法。成年后,曾回应浙江乡试,考取了一名副贡生。1899年,他东渡日本考察学校、警察、警政、实业等。这个时期,正是中国社会发生急剧变化的时期,各种矛盾互相冲撞,日益激化,使中国社会面临着严重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帝国主义的侵略不断加深,人民反清斗争绵延不绝。为了摆脱各种危机,清朝政府发布上谕,表示要“变法自强”,推行“新政”,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模仿英、美、日本等国搞近代化。四川总督岑春煊及继任的锡良、赵尔巽等对推行新政也十分卖力,并在成都创办《四川官报》,作为推行“新政”的喉舌。四川所推行的新政举措,大多首先在成都开办,然后再向全川推广。

在四川推行“新政”期间,除历任四川总督外,周善培便是推行新政的活跃人物。在锡良任四川总督时,周善培被委任为警察局总办,开始了在川的新政生涯。他先在成都设巡警教练所,继在成都实行新的警政,建幼孩教育工厂,设乞丐工厂,力戒鸦片烟,破除封建迷信,改造监狱,对成都的娼妓进行管理,预防火灾等。1908年后,他任川省劝业道总办,筹划农工商矿事业,全省普设劝工局,培养劝业员,在资金上大力资助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在成都设立大型商场一一劝业场,修建新式剧场说来茶园。当时,成都就有人把周善培的“新政”业绩归纳为“娼、厂、场、唱、察”五个字,生动、形象、具体地概括了新政的诸多举措。

察,即在成都实行新的警政,废除全省保甲总局,新设全省警察总局。周善培协订组织规则,局内分设总务、行政、司法、卫生四科。他提出两个方针,一是主外酌中师古,二是保安正俗卫生。设立两个训练干部的机构:一是设警察传习所,遴选候补佐杂人员中的青壮年,及招考各县的秀才和中学生分班学习,作为总局及分支机构的干部人才;二是办巡警教训所,招收粗通文义的青年,作警士的预备人才,并轮流调换现任警士入所学习,使警察机构组织逐渐完备。周善培将成都划为6区,每区设一分署,全城共设52个局所。成都警察分为执勤和司法两部分,各有专责。“以卫民防患为指归,尤以易俗移风为效果。”还在成都建立了1000余人的消防队,采用新式水龙、爬梯等救火器具;又令各街设立太平缸,数曰换一缸水,预防火灾。他还创办罪犯习艺所,管理戏院及妓院,抓赌戒鸦片烟,惩治扰乱社会治安的恶棍等,使成都市面一度“气象为之一肃”。

娼,是指政府出面,对各类娼妓进行监视管理。成都旧时娼妓甚多,可分为三种,一种是公开的妓馆,屋宇整洁,妓女可到餐、旅馆应客。一种是秘密卖淫,俗呼为“私窝子”,须熟客方能进出,不外出应客人的招邀。此类似旧北京的清伶小班与茶室,多散处于静僻街道。另一种是穷而容貌不好的妓女,过去多聚居于柿子园(今北顺城街)、天涯石一带,索价甚低,又是白昼接待,间有拉客的事情发生。这一种类似旧北京的三等下处。周善培先派人把前两种检查登记,一律编入监视户册,门枋钉一“监视户”三字的小木牌,只许游人入内饮食住宿,不准妓女应客人的招邀到餐、旅馆内去。同时又把柿子园改为新化街,把附近穷苦妓女尽驱入内,列屋聚居,只许客人入内,不准在门外拉人。还创办济良所,凡各型妓女,有犯规生事者,一律除去妓籍,收入所内,择配从良。

厂,指创办乞丐工厂、幼孩工厂,收容无业游民和孤儿,从事生产劳动,学习谋生技能。旧时的成都,市面秩序不好,有一些孤贫的青壮年、儿童,经常在街巷以乞讨和偷窃零星小物为生,冬天衣着俱无,赤身裸体,仅以一片草席遮掩下体,夜里露宿于城门洞和桥头,成都人呼为“干鸡子”。过去政府置若罔闻,及保甲总局成立,间以十数人组成小队巡行街头,遇见则以鞭驱走,毫不作根本的安置。而市人以为偷窃一些小物品,又没犯什么大案,虽然气愤但也可以宽恕他们,只是对他们保持警惕而已。周善培认为此种无辜贫民不妨害社会秩序,但又觉可怜,应从根本上给予救济。于是创办两个工厂:一是乞丐工厂,凡成年以上的“干鸡子”,一律抓入,给以衣被,供其饮食,雇用手工技师,教以编织竹木器具及打韋鞋等粗浅工作;二是幼孩工厂,凡未成年的“干鸡子”,一律抓人,工作待遇与乞丐工厂相同。过了一些时候,便有一些懒惰成性,既得饱暖,不甘劳作的人私逃出厂,故态复发的事情发生。于是便决定把两厂所收人员,一律剃其发辫,额前故留一撮短发借作标志,警察在街上遇见这样的人,立刻抓回原厂。从此以后,成都市面秩序井然,而“干鸡子”的名称也渐渐被人忘记了。

场,即建一个大商场——劝业场,将本地商品和洋广杂货纳人其中,既批发又零售,方便顾客和各地到省的采购人员。旧时成都,生产丝绸刺绣、鞋帽、香粉、银铜器物、文具用品等等,品类繁多,质量都好,唯价格参差悬殊。有些商家利益看得较少,则索价稍廉;有些商家贪心过甚,任意叫价。甚有质劣价高者,专以看人叫价,如土著熟人,则说真实价目,如遇外县顾客则故意抬高叫价,市场无一适当标准,远方顾客颇感苦恼。周善培决心矫此颓风,为提倡引进新工艺、新技术来发展和改良本地产品,也需要建成大商场,便力促成都商会来办好这件事情。商会买下总府街与华兴街面的地皮,开辟一条横街,建成一个大商场,名曰“劝业场”(以后改名为商业场)。两层房屋,上下可以通行,凡成都生产的各种商品,以及外来的洋广杂货,一律纳人。这是清末试行新政的典范,劝业道也指定各官办的商、厂和历年在劝业会(即花会)上参加过产品工艺大赛、得过奖的民营厂商,在场内设有售货柜,推销产品……总之,这里集中了成都工商业的精华。各店铺均悬木牌,照牌给钱,既省叫价还钱的麻烦,又可免除欺诈蒙骗的陋习。各县商人到这里采办货物尤感便利。为方便顾客,场内配有茶馆、饭馆、酒肆、高级餐厅等一系列饮食服务场所,使人们购物之余,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个舒适、雅洁的休闲场所,或品茶、或小吃、或宴客……

唱,即改良戏曲行业,净化舞台,在成都的华兴街修建“悦来茶园”,专供戏曲艺人轮流演出。成都自来演出戏曲的组合团体甚多,词调各别。演出一般多在寺庙、会馆,无固定的场所,人们要看戏也不方便。会府东北街吴某创办“可园”,是成都有剧院之始,营业以来,生意兴隆。当时成都的演出团体之剧本,间有淫荡,伤风败俗。周善培又建议设戏曲改进会,报名演出团体的剧本需调去审查修改,还召集演员们交换意见。他认为,戏园对繁荣市面能起一定作用,力促成都商会会长樊孔周在劝业场附近开设戏园。1909年悦来茶园建成,先后接纳复兴班、宝顺和班、翠华班、长乐班、荣泰班、文明班等演出团体在此上演,尤其举办过两次赈灾演出,邀请成都八大班名角串演。观众在此一边品茶,一边看戏。辛亥革命后,川剧老艺人杨素兰、庚子林、唐广体等就以悦来茶园为基地,组成有名的川剧组织“三庆会”,悦来茶园便成为川剧发展的发祥地。

上述这些举措,对成都的文化、经济的发展和社会风气的改变,起到了一定的好作用,客观上也加速了四川近代化的步伐。

作者:王安明 选自《传奇成都》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1:04: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8/1308/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