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成都的老街坊老照片老回忆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10:26:20 评论

1982我出生在成都一个居民小区,那是1979年新建的小区也是成都的第一个,因此跟大多同龄的成都人不一样,一出生就住在楼房里而且从来没有搬家的经历。可我恰恰对成都的老街确有一种特别的依恋。

对成都老街最直接也是映像最深刻的体验来自于大墙东街,这是一条东西向的小街。青砖黑瓦土木结构,是典型的川西民居风格,位于现在成都市中心上风上水的黄金地段太升南路旁。绝佳的地理位子和通讯时代带来的淘金热潮使这里寸土寸金。也使得老街在城市发展的巨变中悄然消失,我对这条的街的特殊感情源自童年的记忆。当年我奶奶住在这条街上,那时候不管屋外如何的炎热一走进她的老屋。就有一种清凉的感觉,地面是自然的泥土未经任何的加工,只是岁月的打磨将这片泥土变得油亮油亮的还泛着黝黑的光。老屋有一种久居的气息是泥土的陈香伴着老式家具和屋里木制栋梁的特殊气味,这种气味就是家的感觉,每当闻到都有种安心踏实的感觉。

这条街上大多数的人家都居住着这种老屋,老屋没有天然气有的人家烧“灌灌气”我奶奶家烧蜂窝煤,烧过的煤渣可以洒在地上作清洁之用;老屋也没有厕所,每家都备有马桶自用,客人则需凭五分钱的小票到附近的中山街就公厕。每天早上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早起的人们会在街沿上用竹制的刷把洗马桶,成都人管这个叫“涮桶子”,然后会有人拉着板板车载着一大桶水晃晃荡荡的泼水清洗街道。清洁的街道在初升太阳的映照下泛着慵懒的鳞光。接着叫卖声响起了,“豆浆油条”,“糖油果子”,这就是老街的晨曲,祥和,自在。

在众多叫卖声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满头银发佝偻蹒跚,带着黑框眼镜推三轮车老婆婆的酱油叫卖声,每当那响亮的“打酱油,酱油来啰!”的美妙音符穿过老街,穿透木板门的时候娃娃们就兴冲冲的,提着绿色的酱油瓶在街沿上翘首以待。帮大人们打酱油,自然找补的零钱就是自己的,可以到对面的杂货铺去犒赏自己一个雪糕。在我印象中老婆婆在这条老街上卖了二十多年的酱油(其实肯定不止)她的形象一直不曾变化,只是后来多了一个小姑娘帮她推车,天然的酱油叫卖声也由电子扬声器替代。再后来随着老街的拆迁我再也没有见过这老婆婆也再也没有听过这熟悉的旋律。

大墙东街的位子可谓是成都中心的中心,向南隔着一条中山街就是工人文化宫,前些年每年都有美食节在里面举办;向西行穿过鼓楼街再跨过顺城街就是成都市体育中心,以前是四川全兴队的主场,而在每年春节前都有年货购物节;向东穿过太升南路,走过蜀袜街就是繁华商业中心的总府路,春熙路。但是对于孩子和生活在老街上的人来说,老街最大的魅力是她的街沿。街沿记录了老街所有的生活场景,从早上“刷桶子”开始,刷牙洗脸,摘菜,吃饭,洗衣服。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都可以在街沿上看到。小孩子喜欢在街沿上做作业,大人也乐意向邻居们Show自家孩子的功课如何的好,学习如何的努力,而小孩子则可以借机跟邻家的孩子玩耍,放风,也没有关在屋里的郁闷。街沿也是社会交流的平台,晚饭后各家把板凳搬到街沿上沏上茶休息,不一会茶话会就开始了,大人悠闲的摆起“龙门阵”从酱油涨了两毛钱到下届美国总统的人选无所不包。我奶奶家东墙的一家姓李,西墙的姓张,每天大家都会默契的找到彼此干兴趣的话题大侃一晚,也许所谓的“东家长西家短”的俗语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孩子们则着跟邻家的玩伴在沿街嬉戏,对大人的八卦新闻全然不感兴趣。

我习惯把去奶奶家叫着“进城”老街上的人也自然就是城里人,我这个“城外人”自然是跟城里的孩子玩不到一起的。街上的孩子认为住楼房的跟他们玩的不同,我则不屑跟这些城里的孩子在街上打闹。直到十五年前“进城”对我而言都是很痛苦的事情。1993年大墙东街被辟为“图书批发一条街”当时进城我喜欢沿街淘书,时间自然打发得快,在书中汲取营养,虽然不比“颜如玉”那般诱惑但至少比跟“街娃儿”瞎玩要好得多,那时我才渐渐的喜欢上老街。从1995年开始临近的“蜀袜街邮市”成了我的最爱,进城的最大乐趣就是去淘邮票淘外币。再后来就成了去淘邮、淘币的时候一并到老街上看看奶奶。进城的频率高了,反而跟这条老街慢慢疏远了。不经意间老街也发生了变化,书市迁了,街道的一边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建起来了。到了2003年承载我21年回忆的老屋也拆掉了。大家都把全部的精力投注到搬迁赔付的问题上去了,谁都没有注意老屋的悄然倒下,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表哥的话“啊~,糟了我搞忘给老屋拍两张做纪念了。”这也成了我的一大遗憾。现在每当我跟爱人到市中心逛街路过的时候,我都会指着一棵小树说,“这个地方以前是我奶奶的老屋,这里叫大墙东街”。

90年代成都的老街坊老照片老回忆

90年代成都的老街坊老照片老回忆

90年代成都的老街坊老照片老回忆

成都市 大同巷

90年代成都的老街坊老照片老回忆

王安廷小小展览馆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10:26:2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8/741/
老成都趣闻

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

本书是《老成都系列》之一,作者对正史只注重大事件的呆板写法没有多少好感,因此想以鲜活有趣的细节,从传闻、笔记、笑话、民间故事、私家史乘、方志谱谍中,切入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部,复活先人们哀乐沉浮的...
老成都趣闻

出逃之前 蒋介石曾想“火烧蓉城”

解放前夕 1949年的初冬,解放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蒋介石企图凭借蜀道天险,组织所谓的“川西决战”。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蒋介石孤注一掷,带蒋经国一行飞...
老成都趣闻

成都的街道名称趣谈

成都街名历史趣谈 街道的命名,不一定都出自政府机关,多是约定成俗。因为街名能显露风物地貌的特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便自然而地喊开了。 如像成都的提督街、督院街、总府街、学道街、盐道街、藩署街……是以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