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已经在成都消失了的河流——解玉溪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5:14:49 评论

解玉溪,一条已经在成都消失了的河流,它的开凿与发展是否与先人们绳割沙磨般打磨玉器相关呢?它流经的途径在何处?当年它给成都人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方便了呢?由于年代的久远,现在的资料相当稀少。

据《成都城坊古迹考》载《大明一统志》:“解玉溪在大慈寺(今锦江区内)中,与锦江同源,唐韦南康(韦皋)所凿,有细沙可解玉,寺有玉溪院。”

一条已经在成都消失了的河流——解玉溪

《成都城坊古迹考》

张唐英《蜀梼杌》卷下:“明德元年(公元934年)六月,(孟知祥)幸大慈寺避暑……广政元年(公元938年)上巳游大慈寺,宴从官于玉溪院。”

元费著《岁华纪丽谱》:“七月七日晚宴大慈寺设厅,暮登寺门楼,观锦江夜市,乞巧之物皆备焉”(注:这里的锦江是指解玉溪)。

上面三则典籍所载透露:解玉溪的开凿是在唐贞元元年(公元785年)韦皋任西川节度使期间,自西北引内江水入城,经城中斜向东南至大慈寺,于东郭附近仍流入内江。这里的内江就是郫江(即今天的府河上游),解玉溪的开凿,既方便了城内生活所需用品的通航运送,也可以解决洪涝时城中积水的排泄。取名解玉,是因为溪中之沙(大概是金刚砂一类),可以解玉。解玉溪的开凿在城中与新兴的大慈寺相邻,遂成为游览胜地,还修建了解玉院供官员及市民游乐。

在成都的街道地名中,包含着相当多的解玉溪的信息。陶亮生先生在《成都街名琐记》中指出:锦江街不见江的原因是当时其街在解玉溪旁,市民称解玉溪也叫锦江,其后溪流干涸淤废,故无江可见。同样在《岁华纪丽谱》“暮登寺门楼,观锦江夜市”中的“锦江”也同指解玉溪;玉沙街也是濒临解玉溪,有玉器作坊,可取溪水夹带之金刚砂解玉,故名玉沙;玉带桥在解玉溪的转弯处,其形如带,上有石桥,故名玉带桥。成都西北的白家塘、王家塘、子龙塘等“塘”也是解玉溪干涸后留下的塘名。流沙河先生在《老成都·芙蓉秋梦》中讲到梓潼正街时,说“千年前的唐代,此街是一条河,河床出产优质金刚砂,可以解剖玉,故名解玉溪。河水是从西北城角水洞子入城的,流经通顺桥街、西玉龙街、玉沙街、东玉龙街、桂王桥街,蜿蜒流到此地,仍向东南流去。又经过东锦江街,流过大慈寺南门前,从老东门水洞子出城去”,《成都地名掌故》采用此说。这个勾勒与《成都城坊古迹考》所载《宋元罗城与子城图》大概是相符合的,从图上所画位置看,老东门水洞子,大概在合江亭附近。

一条已经在成都消失了的河流——解玉溪

合江亭区域地理位置 一条已经在成都消失了的河流——解玉溪

韦皋像

韦皋凿解玉溪时,成都的双江(外江与内江)并流都是流经城南,而城北无河道,解玉溪所引的内江是由西北靠城边,向南与外江并流,因而流量巨大。到晚唐高骈任剑南西川节度使,为抵抗南诏入侵,开始在旧城外修建罗城,“遂作縻枣堰(今九里堤)转内江水从城北流,又屈而南与外江合”(《舆地广记》),所开的江叫“清远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府河雏形。由于清远江与解玉溪同引内江水,解玉溪的流量必然相对减少,另外战乱、朝代更替,当政者不主持疏流,随着时间的流逝,解玉溪流水渐细渐小,最后在明代淤塞,干涸,直到变为平地,留下的仅是那些因溪而架的桥梁和临溪街道的名称了。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5:14: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9/2776/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 曾 军 历史文化名城,从建筑意义上讲,必定是古城。西安是,有古城墙可以为证。南京是,其古城墙在诉说沧桑的历史。北京,古城墙在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悲怨声中消失了,但毕竟城内还有体...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