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tscd
tscd
tscd
188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5:27:07 评论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1949年12月成都解放,旧政府大门挂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标牌,国民党省政府的牌子被扔。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前往总督衙门的清朝官员。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督院街在东大街的南边,红星路的西边,四川省人民政府就在这条街上。街道不长,但是从明代开始,这里就是四川最高行政机关的所在地。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在其《成都街巷志》一书里这样记载:从明代到清代初期,这里都是巡抚衙门的所在地;雍正九年(1731年),在成都设四川总督,这里也就从巡抚衙门改成了总督衙门;民国时期,这里先后是四川督军署、四川省长公署和四川省政府所在地;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是川西行署与四川省人民政府的所在地。

总督是个临时设置

袁庭栋介绍,总督这个官职最早出现在明代,是皇帝派出中央大员到地方上去总管、督查某项重要的军务或者重大工程,“总督”二字只是个简称,因为这个是临时性设置的职务,每个“总督”的具体职务和管辖内容也不尽相同,所以他们的具体官衔也不一致。

到了清代,“总督”仍然只是一个简称,并在名义上是临时性的设置。“总督用的印是长方形的军务关防,而不是官府大印。”但在实际上,总督已经是一个固定的官职,是中央派出的管理地方的最高军政要员,全国有直隶、两江、两广、四川等八个总督,少的管一个省,多的管几个省。四川总督就只管四川一个省。

既然是总督办公所在地,那这个督院街中的“督”字倒是好理解,可是这个“院”又是什么意思呢?这院就是“都察院”的院字。原来,总督要行使行政、军事、监察等多方面的权力的话,在官衔上就要把几方面的最高职务都加上。四川总督的全称就是“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使、总督四川等处、提督军务兼理粮饷、仍管巡抚事”。也正因如此,清代的总督经常自称为“本部堂、本部院”。

总督府前定时放炮

在清代,位于督院街的总督衙门不仅是处理政事的地方,这里还有一件事与成都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有关,这就是放炮。袁庭栋介绍,放炮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保路运动中成都城内的日常生活被完全打乱之前。袁庭栋还记得以前见过和听过的“放炮”情景:“放的炮是铁盒状的,宽距不到一尺,圆筒状,有点厚。放在地上点燃以后,只有声音,没有碎片弹出来,民间都管这个炮叫‘铁炮’。”

铁炮一响,全成都都能听见,黎明的时候放一炮,叫“醒炮”,擦黑的时候再放一炮,是“头炮”或者“起更炮”,一个时辰后再放一个“二炮”,也叫“二更炮”。报时的鼓楼也按着总督府前的“放炮”为准。全城的老百姓每天就在这定时响起的炮声中安排每天的日常生活。

在袁庭栋眼里,总督府前的炮声可不是为了服务百姓,“为服务百姓计时应该是鼓楼的职责,而总督府外的炮声,恐怕更多是显示自己的威仪和威风,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全城的百姓:这里是权力的中心。而且这炮声可能还是提醒在衙门工作的人,不要误了时辰。”

历史事件的见证者

袁庭栋介绍,“因为督院街是几百年间四川省的最高行政机关所在地,所以近代四川的很多历史大事都发生在这条街上。”清光绪二十八年八月十三日(1902年9月15日)晚上,大雨滂沱,出生在华阳的廖九妹率领一支突袭队,翻过南城墙进入成都城,直奔督院街上的总督府,又在督院街和走马街与清军发生激战,整个行动只牺牲了几个人。这场夜袭使清政府大为震惊,几天后就革了四川总督兼成都将军奎俊的职。

督院街也是后来的保路运动中的见证者。1911年9月7日,四川总督赵尔丰逮捕了保路同志会的领袖蒲殿俊、罗纶、张澜、颜楷等9人,还在总督衙门内的大堂前大开杀戒,命令四川营务处田征葵率督署卫队向上千请愿的群众开枪,当场打死市民32人。这就是有名的“成都血案”。

解放战争时期,成都市民多次在这里举行游行示威活动,反饥饿、反内战,要自由、要民主。1948年4月9日这天,王陵基接任四川省主席,举行就职典礼。下午,四川大学、华西大学等学校的5000多位学生到督院街请愿游行,要求“停止内战,改善生活待遇”等,王陵基命令千余军警武力镇压,抓捕学生132人,打伤刺伤学生200多人。 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茜

袁庭栋供图陈羽啸翻拍

西御街:皇城根儿“吃货”乐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1995年的西御街新华书店。

成都天府广场西面有一条老街,名叫西御街,东起人民南路一段,西止东城根街。全长489米,宽30米,是成都重要的交通路线。

时间若倒退千年,这条路是明代蜀王府外墙(又称萧墙)南面的道路,由于蜀王府是传统的坐北朝南,南面是正式的出入通道,所以萧墙南面的道路就有“御街”之称。这条老街见证了成都无线电行业的发展、成都回民街的变迁、新华书店大楼的修建,成为了一代老成都人难以抹去的记忆。

明蜀王府御道 故称“御街”

关于西御街的来历,四川著名民俗学家袁庭栋介绍,东御街和西御街的前身是明代蜀王府外墙(又称萧墙)南面的道路。根据传统,蜀王府坐北朝南,南面是正式的出入通道,所以萧墙南面的道路就有“御街”之称,“御街”又以出入南大门的道路为准分为东西两段,故被称为东御街和西御街。

“在东御街和西御街之间的就是今天的人民南路,人民南路的位置正是明代蜀王府前的御道。”袁庭栋解释,1952年修建人民南路时,曾经在东御街的西头与西御街的东头地面下发现了明代蜀王府外的两座鼓吹亭,即东边的龙吟亭和西边的虎啸亭的石质基础,“可以推断,当年御道的宽度比今天人民南路的64米还要宽,可能有100米左右。”

不过可惜的是,明代的萧墙在明末时被毁,清代没有恢复,好在东御街和西御街的位置与名称都保留了下来,这两条曾经的“皇家御道”变成了普通街道。西御街过去曾经一度分为西御街和西御西街两段(中间以今天的小河街口为界),1981年地名普查时合并为一,没有了西御西街。

最早新华书店大楼建于此

由于西御街坐落在成都最古老的繁华地带,自然在城市演变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用老成都人的话来说,“很早以前,西御街就是成都皇城官宦人家出入地,相当于皇城根儿所在地,属于成都的少城。”

据袁庭栋的《成都街巷志》介绍,民国时期,西御街曾是成都最早的无线电行业一条街,著名的无线电器材商店如“新中国”“华美”“宇宙”“光新”“永安”等都集中在这里。

“民国时期,西御街和西边的祠堂街也是民主人士和革命人士经常联络的地方,”袁庭栋说,抗日战争期间,西御街113号(今77号)是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和川康特委的重要联络点与活动点,罗世文、车耀先、李一氓、邓颖超同志都曾在此召开过重要会议。而民俗作家温志航也曾提到,在西御街西南面有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黑色小院子,门前立有一块白底红字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写着:中共川康特委活动旧址。

1952年,在西御街东头修建了一座新华书店大楼。在之后40多年的时间中,这里一直是全市、全省最大的书店,将近两代成都人都曾经受惠于它,成为一代老成都人的记忆。

成都天府广场西面有一条老街,名叫西御街,东起人民南路一段,西止东城根街。全长489米,宽30米,是成都重要的交通路线。

时间若倒退千年,这条路是明代蜀王府外墙(又称萧墙)南面的道路,由于蜀王府是传统的坐北朝南,南面是正式的出入通道,所以萧墙南面的道路就有“御街”之称。这条老街见证了成都无线电行业的发展、成都回民街的变迁、新华书店大楼的修建,成为了一代老成都人难以抹去的记忆。

明蜀王府御道 故称“御街”

关于西御街的来历,四川著名民俗学家袁庭栋介绍,东御街和西御街的前身是明代蜀王府外墙(又称萧墙)南面的道路。根据传统,蜀王府坐北朝南,南面是正式的出入通道,所以萧墙南面的道路就有“御街”之称,“御街”又以出入南大门的道路为准分为东西两段,故被称为东御街和西御街。

“在东御街和西御街之间的就是今天的人民南路,人民南路的位置正是明代蜀王府前的御道。”袁庭栋解释,1952年修建人民南路时,曾经在东御街的西头与西御街的东头地面下发现了明代蜀王府外的两座鼓吹亭,即东边的龙吟亭和西边的虎啸亭的石质基础,“可以推断,当年御道的宽度比今天人民南路的64米还要宽,可能有100米左右。”

不过可惜的是,明代的萧墙在明末时被毁,清代没有恢复,好在东御街和西御街的位置与名称都保留了下来,这两条曾经的“皇家御道”变成了普通街道。西御街过去曾经一度分为西御街和西御西街两段(中间以今天的小河街口为界),1981年地名普查时合并为一,没有了西御西街。

老成都的“吃货”记忆

开车经过西御街,在高大的梧桐掩映下,仍能看见路边富有伊斯兰风情的建筑,成都市伊斯兰最重要、最著名的皇城清真寺(正门开在西御街以北的小河街)就坐落于此。这是“文革”之后全国首批开放的24座清真寺之一,在我国西北的穆斯林与云南的穆斯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那么,这些清真寺为何建在西御街边呢?在李果、田飞编写的《寻城记·成都》中有一篇文章提到:“当年四川巡抚年羹尧修建满城,驻防八旗官兵,同时还迁来大批回民,安置在皇城坝四周,即今东西御街至羊市街一线,约二十余条街巷,在满汉两城间形成一个由回民杂居的缓冲地带。”这一点在姚锡伦的《往事中走来的西御街》中也有提及:“皇城坝及周边的东、西华门街、西御街等20余条街巷,早在湖广填四川及以后一个时期,就有回民迁入定居。”

据《寻城记·成都》记载,迁来的回民以屠宰皮货餐饮为业,西御街上遍布着各大回族餐厅,“小时候街口有家‘粤香村’牛肉,无论是炒、卤、炖、凉拌、蒸,都很有特色。”温志航回忆。

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茹丹

府青路:俄式楼旁有“煤山”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府青路刃具立交桥,摄于2008年。

每天,有很多卡车和数不清的架架车来拉煤,又有火车不断运来。这座煤山搬空了,那座又堆起了。

坐落在成都府青路与二环路交叉路口的成都量具刃具厂,1956年“一五”计划开工建设,是我国生产精密测量工具、仪器和切削刃具的大型骨干企业。工厂按照东北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克隆”移植到府青路,建筑风格是典型的俄罗斯风格。量具车间厂房大楼是俄罗斯尖顶塔楼建筑,高17米。这座俄式尖顶塔楼在成都也是十分罕见的高层建筑,站在一号桥便能远远望见天际线上巍峨的尖顶塔楼,它自然成了府青路新东郊标志性建筑。

又想起肉联厂的诱惑

刃具厂隔着一条街对面就是成都肉联厂,建于1958年。是成都市专业屠宰生猪、加工猪肉食品、冷冻加工、外贸出口综合性大型肉类联合加工企业。火车东站有一条铁路专用线通向肉联厂,厂区有货运站台和冷冻仓库。高大的冷冻仓库和漂亮的办公大楼,在府青路上十分耀眼。

在计划经济年代,肉联厂可谓身价百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都中学生理想的工作,有“一进信箱厂;二进肉联厂”的说法。进了这两类厂,一是“铁饭碗”;二是“好找女朋友”。进信箱厂(东郊军工企业)固然是最理想的追求,但是条件要求严格:三代清白。进肉联厂门槛要低一档,对普通百姓来说那就是实惠。1963年,成都某民办中学一群初中生到肉联厂学工。一个月学工结束后,一个个长得白白胖胖。狗娃子回到家后,龙门阵摆得油爆爆的,听得院子里一拨“吃长饭”的毛根朋友口水滴哒,羡慕得心痒痒的。

成都最大工业煤场

府青路最北端靠近东站丁字路口有一座成都最大的工业煤场,一条专用铁路线从东站穿过驷马桥路东口通往煤场。成都是岷江冲积平原,本地没有煤矿资源,工业和民用燃煤都是从重庆和省外的煤矿用火车运来,煤场的铁路线两侧堆满了一座座小山似的煤炭。这里又是通往驷马桥北郊工业区的交通要道,拉煤的火车每天来往不绝。一到下班高峰,火车来了,横杆一放车辆行人都不能通行。这火车很长,从头见不到尾,栏杆前车辆和行人挤挨得密不透风。等长长的火车过完,横杆升起放行,铁道两头车辆和行人经常发生彼此争道,互不相让的事。

有一天,一个推着崭新“凤凰”自行车的小伙子,紧跟在一辆卡车后面,前后左右都是人,只能随人流慢慢地往前捱。卡车在过铁道时,司机突然一踩刹车,车身往后一退,推“凤凰”的小伙子跟得太紧,前轮顿时被卡车挤扁,扭成一个丑陋的“8”字。车没法推了,小伙子脸都气青了,只好把车扛在肩上,想找卡车司机理论。一个穿着“涤确良”白衬衣的高个子帅哥扛着一辆挤扁了的自行车,在人群中挤得大汗淋漓。这种反差很搞笑,引来周围的人一阵讪笑:“小伙子,以前是人骑车,现在车骑人了哈。”“小伙子,买自行车要工业券的哦,可惜啊!”

“煤山”从没铲平过

在我的记忆中,工业煤场的一座座“煤山”,从来没有被铲平过。每天,有很多卡车和数不清的架架车来拉煤,又有火车不断运来。这座煤山搬空了,那座又堆起了。那时,有卡车的单位一般是东郊和北郊大中型国有企业,它们是用煤大户。城里的蜂窝煤厂和机关、学校、街道工厂和餐馆、浴室等服务行业没有卡车,除了有些采购员蹬三轮车来拉煤,大都是由搬运公司的工人用架架车拉运燃煤。架架车拉煤是用竹筐,一辆架架车要拉二三十筐。从工业煤场沿府青路进城,有几公里路程,架架车一路颠颠簸簸,沿途抖落的煤灰在慢车道上铺了厚厚一层。遇上刮风天,尘灰飞扬,梧桐树上全是煤渣粉尘。

于是,城里缺柴烧、缺煤烧的居民,就充当起清扫府青路煤灰的“清道夫”。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府河水转运木材就终结了,城市居民燃料就逐渐改用蜂窝煤。蜂窝煤是按煤折子计划供给,许多家庭必须精打细算,不然熬不过一个月。燃煤的紧缺,是许多家庭头疼的事。府青路洒落的煤渣,无疑成了天然的燃料资源。在家闲着的妇女、儿童、老人,就拿着撮箕、扫把,在府青路扫不花钱的煤灰。这些煤灰用水和黄泥拌和,做成煤球、煤饼,放在院坝里晒干,既可以煮饭,又可以冬天烤火取暖。 冯荣光

簇桥:养蚕缫丝兴盛地

督院街:百年“衙门”枪炮远

簇桥小平广场。

在古代四川,丝绸是南方丝绸之路上大宗贸易的货品之一。而老成都的簇桥,作为丝绸的盛产之地以及丝绸生产加工地,也一直在南丝绸之路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很长一段时间,簇桥作为成都最大的生丝产业,一度托起了蓉城的各行各业,丝绸交易更是千年不衰。成都“簇桥”的名字也是这样得来的。

簇桥一度被称“茧桥”

成都作为中国三大名锦产地之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蜀锦就已出现了。当时的蜀国,开始用色彩鲜艳的丝线织锦。这种出自四川的彩锦,被称为“蜀锦”。美誉度极高的蜀锦,在汉代逐渐发展到第一个高峰。到三国蜀汉时期,蜀国用蜀锦到魏国换马、向吴国换粮,蜀锦成为蜀国的经济支柱。

蜀锦的发达,离不开蚕丝,而成都乃至整个四川最负盛名的地方就是簇桥。

簇桥自古盛产蚕丝,自秦汉以来,栽桑养蚕业十分兴盛,丝织品和生丝交易亦十分繁荣。唐宋时期,因蚕丝交易兴旺,簇桥一度被称为“茧桥”。

明清之际,无论东路的资州(资阳),北路的潼川(三台),南路的嘉州(乐山),西路的灌县,还是陕西、湖北、江西、广东等地的丝绸商人,均云集成都的簇桥古镇,每晚十时后仍然灯火辉煌。随着交易市场的扩大,丝绸店铺不断增多,建起了儒林祠、灵官楼(遗址现为簇桥乡工商行政管理所)、铁佛庵、文昌宫、湖广会馆(禹王宫)、江西会馆(万寿宫)、广东会馆(南华宫)、陕西会馆。

上好生丝用来织锦

四川巴蜀文化研究专家谭继和介绍,几百年来,成都簇桥的生丝产业,如同一架精密运转的仪器,所产的生丝每一分毫都不浪费,上好的生丝用来织锦缎,稍次的生丝用来织少数民族姑娘们衣裙上的栏杆辫子,不能用的断头丝还能用来制作丝绵袄子,蚕丝被。

武侯区地方志资料表明,1911年统计,当时簇桥镇上从事纺丝织锦的多达300余家。嗣后,因日本生产的人造丝绸大举入侵加上连年军阀混战、抗日战争,簇桥丝织业逐渐衰落。

到1950年,镇上仅存丝绸店铺六家,1966年后则消失殆尽矣。在夏季来临前的3到4个月,是整个簇桥最为忙碌的季节。所有的蚕茧必须在这几个月内缫丝完毕,否则等蛹孵化成蛾,将蚕茧咬开,生丝就都变成断头丝了。每到这时,簇桥的各大丝厂、丝店就开始拼命招揽四村八店的村民。媳妇、婆子齐上阵,连扎毛根的小女孩也不放过,能干动活就行。

成都民俗文化研究者刘孝昌介绍,当时,如果生丝能早于别家上市,就能卖个好价钱。因此,前来帮工的女人孩子们,终日把手泡在沸水中,忙着缫丝,把双手泡得又白又肿。有些老簇桥人的双手到了冬天就关节炎发作,就是那时落下的毛病。很多时候,女工们手工劳作整整一天,不过能得到二三个小钱,买2个锅盔就没有了。而一把丝能织4-5匹缎,价值200两雪花银。

帮会功能泾渭分明

由于簇桥丝业的发达,缫丝工们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帮会。刘孝昌还介绍,在民国二十年代初期,簇桥的帮会就形成一个高潮,那时,不同的帮会泾渭分明,比如,绞丝工有自己的帮会,名为太阳会,因为晒丝,晾丝需要晴天。太阳会供奉皇帝,关公。每年农历5月13日,是太阳会的会期,穷人可以借庙办会。穷兄弟伙们凑在一起,商量今年工钱如何,但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吃顿饭,虽然请不起戏班子,但能在簇桥的木鱼庙或者关帝庙中看一场灯影戏或木偶剧,也是其乐无穷。长机帮,也就是小老板和熟练工,则组成三皇会,供奉伏羲,神农,燧人三位大神。和太阳会五湖四海皆是朋友,几文钱就可入会不同,入三皇会的人必是手工业者,至少有1到2张机子。每年的9月16日是三皇会的会期,办会也气派得多,或在南府街的川主庙,或在簇桥的瘟主庙。交几吊铜钱就可吃上九斗碗,还能欣赏乡班子早、中、晚三场大戏。 李仕伟

东郊二场镇:历史渊源很“特色”

以“姓”得来的赖家店

在成都近郊的东山丘陵上,很早以前就有一个古老的小镇叫赖家店,过往行人走到这里,都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否则,再往前走,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找碗水喝都没门。因此,赖家店虽然店小人少,地盘不大,却在成都市郊场镇中相当有名。

赖家店之所以有名,还有一段历史渊源:

明朝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蜀僖王朱友壎病死后,连同他的夫人“罗江王妃”就葬在东山,名曰:“蜀王府的坟山”。蜀僖王朱友壎是蜀献王朱椿嗣子朱悦燫第三嫡子。换句话说,蜀僖王朱友壎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封第十一子朱椿为蜀王后的第三代蜀王。所以,蜀僖王朱友壎死后,蜀王府专门找人来守护坟墓,被老百姓说成“守山”。

“守山”人姓赖,不是本地人。自从赖姓人家在东山定居后,繁衍生息,薪火相传,搭屋建房且不必说,要解决生计问题才是关键。因此,为方便过往行人小憩,率先开了一个幺店子,卖茶水、烧酒、花生、胡豆、火石、烟叶、红苕片,赢得歇脚的路人称赞,纷纷直呼“赖掌柜”,慢慢地就把赖姓开的幺店子叫成赖家店。印证了当地人古老的传说,赖家店实为赖姓居住而得名。

在赖氏家族的示范效应下,附近的村民主动效仿起来,在赖家店摆摊设点,修建房舍。经过漫长的岁月,赖家店终于形成了农工商贸聚集的场镇。据历史资料显示,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赖家店正式建场开市。

到了民国初年,赖家店先后有了下街、中街、上街三条街道,有了菜市巷、和平巷、鸡市巷三条小巷,首次被当地政府封为“保和场”,是保和乡政府所在地的场镇。不过,民间依然口传为赖家店。

新中国成立后至今,赖家店先后有过保和乡、保和公社、保和镇、保和街道办事处的建制。但是,留存在老百姓心中的几件大事仍历历在目。

以“龙”定名的青龙场

“龙”,是我国古代传说中的神异动物,能走,能飞,能游泳,甚至还能兴云降雨。因此,古人把龙作为崇拜的偶像,把龙作为旗徽、族徽的标志。特别是秦王政26年庚辰(公元前221年)完成统一,开始称皇帝后,更把“龙”作为帝王的象征。凡帝王使用的东西都要冠以“龙”字,如“穿龙袍”、“睡龙床”、“戴龙冠”等等,掀起了“龙卷风”之势。受此影响,民间冠有“龙”的名目亦逐步滋生起来,诸如海里有龙王、龙虾、龙宫,山里有龙争虎斗,天空有龙飞凤舞,地上有龙潭等等。所以成都市近郊的街道、场镇,以“龙”定名的古镇值得炫耀的就是“青龙场”。而且是涉及龙最多、最广的一座古老小镇。

先细数一下青龙场上代“青龙”的称谓吧:青龙场旁有一大一小的两个山丘式的土包,大的称为“大青龙包”,小的叫“小青龙包”。场内,有条小溪,从北向南,终年流淌,则称为“青龙沟”。沟上建有一座红沙石雕“龙”而成的小石桥,又叫“青龙小桥”。至于场上的客栈、饭庄、茶馆等等,都要冠以“青龙”二字,方显气派。因此,每当夜幕降临,青龙场上万家灯火,放眼望去,处处充满“青龙”二字的生动景象,让人过目难忘。

青龙场上的居民对“青龙”二字十分厚爱,他们为“青龙”感到骄傲。还说:“中国人是龙的传人,我们是青龙的传人。”这种喜悦,这种自信,这种自豪,催生了“青龙场”的兴旺发达。

“温鸭子”、“林醪糟”、“青龙场麻饼”、“苏家糖果铺麻饼”等都是叫得响的老字号。

王文钦

支矶石街:摆摊算命严君平

西汉末年的成都街头,常出现一个穿着长袍,拿着竹竿的“算命先生”,他就是严君平。人不可貌相,他虽然终身不仕,却是汉代的道家学者、思想家,还是大文学家扬雄的老师。

为了纪念这位致力于学问、不慕名利的大家,后人将他曾算命的地方以他的名字命名。不过,现在的君平街是在清代时新建的,最初的君平街,其实就是现在的支矶石街,这条街,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老师当不下去,改行做算命

君平街在陕西街和小南街之间,是一条不到500米长的街道。街口的石碑上,写着“西蜀著名文学家严遵(字君平)的卜肆所在地。”严君平是成都人,其实,他的本名叫庄遵,君平是他的字,而因避汉明帝刘庄讳,东汉班固在《汉书》中将其姓改为严。史书中,关于这个人的记载很少,因为他实在太低调,他终身没有当官。

在算命之前,严君平曾是石室书院的老师。不过,这位老师喜欢教授主张清静无为的道家思想。因为与主流的儒家思想“做对”,他终于在学校“混”不下去了。当不了老师,严君平还是想方设法地宣扬他的忠孝信义和老子道德经。

于是,他开始举着旗子,拿着乌龟壳给人算命去了。据说,头三天生意都很“秋”,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来了第一个客人。“如果你猜出我为什么发愁,我就付你双倍的钱。”这位客人“挑衅”道。见此人穿着得体,二十出头,严君平断定,他肯定在为前途而发愁。被一言说中,客人大吃一惊,急忙拉住严君平算上一卦。

街名纪念严君平的淳化蜀风

渐渐地,严君平料事如神的本领在这条街上传开,找他算命的人越来越多,不用愁没收入。不过,他每天只要赚够一百个铜钱便收摊,绝不“加班”。严君平如此“傲娇”,是因为他算命并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推销他的道家思想,因此,他每天的重头工作,不是算命,而是看书、教书。

正如严君平所想,几乎每一个来找他算命的人,都折服于他的长袍之下,成了他的学生。后来,他还成立了自己的学校。严君平收学生的标准不高,只要信奉道家思想就可以了,有钱交钱,有米交米,什么都没有,不交也可以。

一天,严君平正在激情澎湃地讲课,门口突然出现一位少年。“请……请问,您是……严……严君平老师吗?”虽然口吃,但严君平却一眼看中了这位眉清目秀的少年,没有收任何学费,就收他为学生,两人后来还成为了忘年之交。这位口吃的学生叫扬雄,也就是后来和司马相如齐名的西汉著名辞赋家。为了纪念严君平使蜀风淳化,人们把他算命的这条街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君平街”。严君平死后,这里还建起了严真观,后人在此悼念他。清初,这条街被划入满城,汉族的老百姓不能再在此祭祀严君平,于是,他们把君平街“移”到了一公里外的满城南墙边上,就是如今的君平街。而原来的君平街,后来改名为君平胡同,后又改名为支矶石街。

有织女垫织布机的天石?

为什么要改名为支矶石街?这还有一段传说。

据《蜀中广记·严遵传》中记载,张骞出使大夏时,乘船沿着黄河一直前行,遇到了一个正在织布的美丽女子,屋子外,一个男子正在耕牛。“这是什么地方?”张骞询问,女子只是给了他一颗大石头,“你带着它去问西蜀的严君平,他会告诉你的。”

于是,张骞载着大石头,跋山涉水找到了严君平。“这是天上织女垫织布机的天石啊!”严君平告诉他,他看到的这对夫妻正是牛郎和织女,他到达的那个地方,是日月之旁。这块天石所在的地方,就是原本的君平街,因此,后来这条街改名为支矶石街。

华西都市报记者吴冰清

tscd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5:27:0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9/2905/
图说成都

成都远洋太古里

成都远洋太古里位于成都市锦江区商业零售核心地段、与春熙路购物商圈接壤,是一个楼面面积逾10万平方米的开放式、低密度的街区形态购物中心。项目还包括博舍酒店、服务式公寓、国际甲级办公楼睿东中心,整个商业综...
图说成都

蓉城风采

成都风景 成都麻将馆 成都南湖度假区欧式风情街 成都夜景 银杏 成都夜景 成都风景 成都桂湖风景 成都宽窄巷子一角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成都夜景 成都夜景 成都城市一角 成都大庙会仿古祭祀 成都夜景 成...
图说成都

成都特色景点推荐

【成都十景】成都十景是什么,成都必去的十个景点 成都十景1——古堰流碧(都江堰) 入选理由:饮水思源,拜水都江堰 建于战国时期的都江堰,历经两千多年风雨仍发挥着越来越巨大的作用,千年无坝古堰堪称人与自...
图说成都

成都小吃

成都被誉为“美食之都”,各种小吃美食想想都让人垂涎三尺,有朋友说,来成都不吃美食你就不算来过成都。那究竟成都有哪些特色美食呢?下面给推荐其中比较热门的几款 钟水饺 是四川省成都市著名的汉族传统小吃之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