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当年在成都是个“好吃嘴”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9:23:49 评论

陆游当年在成都是个“好吃嘴”

陆游在《剑南诗稿》里谈到四川饮食达50多首

自古以来好吃者甚众,尤其是到了美食遍布的成都,再文雅的儒士都不能抵抗这份诱惑。

比如,我们一向敬重的爱国诗人陆放翁。

一首《蔬食戏书》便将他吃货气质暴露无疑。

诗曰:“新津韭黄天下无,色如鹅黄三尺余;东门彘肉更奇绝,肥美不减胡羊酥。贵珍讵敢杂常馔,桂炊薏米圆比珠。还吴此味那复有,日饭脱粟焚枯鱼。人生口腹何足道,往往坐役七尺躯。膻荤从今一扫除,夜煮白石笺阴符。”

在诗句中渲染美食

我们知道陆游曾在成都宦游了很多年,但却未必知道,新津的韭黄,彭山的烧鳖,成都的蒸鸡,新都的蔬菜,都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离蜀多年后还念念不忘。

只有真正的吃货才会关注,是东门上的彘(即猪)肉好吃还是西门上的巴适;也才能体悟肥而不腻的肉质口感和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引人垂涎的诱人美味。最为特别的是,用桂树作柴烧出来的薏米饭这样的食用方法,也只有资深的吃货才能品味其中的鲜美。

如此看来,放翁资深吃货一枚无疑。他早已领回了在朋友圈深夜放毒的精髓。因此,一条不够,他又补发一条。给远方的朋友继续分享:“剑南山水尽清晖,濯锦江边天下稀。烟柳不遮楼角断,风花时傍马头飞。芼羹笋似稽山美,斫脍鱼如笠泽肥。客报城西有园卖,老夫白首欲忘归。”(陆游《成都书事》)

尤其提到,成都用新鲜竹笋炖的菜羹,就像从稽山上挖下来的竹笋炖的一样,味极鲜美;从锦江里打捞垂钓上来的鱼儿,就像从笠泽江里打捞垂钓上来的一样,壮实肥大。

陆游当年在成都是个“好吃嘴”

春天的笋子也是陆游的最爱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陆游对于吃这件事,尤其是对合了他胃口的蔬菜食物,从来不吝惜其才情,而是大肆渲染付诸于各种优美的诗句中。

“蓉漂”自居为“土著”

另外,最为凸显其吃货本质的一点是,他对成都美食的执着追求。只要是想吃的,不管多远,都一定会去找来,即使是偶然听得一句与此相关的话语,也会毫无顾虑地飞奔而去。就像那笋、那鱼,一听说城西有园子在卖,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奔就去了,什么年龄啊,什么该回家了啊,都是浮云,去买笋、买鱼才是正事。

这还不够,作为业余烹调爱好者,又作《饭罢戏作》一诗:

“南市沽浊醪,浮螘甘不坏。东门买彘骨,醯酱点橙薤。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蟹。轮囷犀浦芋,磊落新都菜。欲赓老饕赋,畏破头陀戒。况予齿日疏,大脔敢屡嘬。杜老死牛炙,千古惩祸败。闭门饵朝霞,无病亦无债。”(《饭罢戏作》)

他谈到:“东门买彘骨,醢酱点橙薤。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鳖。”这里的“彘”即“猪”,“彘骨”是猪排。说排骨用加有橙薤等香料拌和的酸酱烹制或蘸美至极。此外在诗中称道了四川的韭黄、粽子、甲鱼羹等食品。

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宦游成都的陆游,其实也是一个“蓉漂”。但他这位“蓉漂”却常自居为“土著”。因此,即使他后来离开了成都,却始终没有忘记这里,尤其是成都的美食小吃。

有诗为证:“昏昏雾雨暗衡茅,儿女随宜治酒殽。便觉此身如在蜀,一盘笼饼是豌巢。”(《巢》)

一个昏暗阴雨、雾气朦胧的早上,儿女都在厨房准备吃食,有酒,也有肴肉。诱人的香味,飘出厨房,散进了他所在的小屋,窜入他的鼻息。他恍然,呆呆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闻着和着酒香和肴肉香的润湿空气,一种仿若依旧在蜀的感觉不期而至。

按常人的思路,面对此情此景,接下来想到的应该是某个重要的人,或者某件感动的事,亦或者当时的一种心境。但是,陆游都没有。他想到的是成都的美食,一种叫豌巢的小吃。

“巢菜有大巢、小巢之分,均为豆科野豌豆属植物。大巢就是豌巢,小巢又名野蚕豆。”而“龙饼”,按陆游自己的注释,“蜀中杂彘肉作巢馒头,佳甚。唐人正谓馒头为笼饼。”“一盘笼饼是豌巢”就是一盘包有猪肉和豌豆做馅儿的“馒头”。根据现在对食物的精细分类,确切地来说,这已经不叫馒头,而叫包子。

春天他还喜欢吃春卷

除了豌巢和肉包的“馒头”,陆游在成都的时候,还吃过一种小饼。

诗曰:“江风吹雨暗衡门,手碾新茶破睡昏。小饼戏龙供玉食,今年也到浣花村。”(《饭罢碾茶戏书》)

陆游这里讲的“小饼”即春饼,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春卷”,这是成都冬春季节最具风味特色,也最富诗情画意的传统小吃。

陆游诗曰:“小饼戏龙供玉食,今年也到浣花村。”讲的是他看到成都人立春时节踏青赏花,喜食春卷,这一历久不衰的时令食俗。可以想象,对成都美食向来没有抵抗力的陆游,自然也是没少吃。

唐宋时,成都的美食很多,让诗人满口生津,对川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剑南诗稿》里谈到四川饮食就达50多首。当时的甲鱼、江团、河鲜丙穴鱼,他几乎吃了个遍,烧肉、蒸、鸡果蔬等都给他留下了美味的记忆。

远近/文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9:23: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9/4342/
人物掌故

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一说蜀郡(今四川成都)人,西汉辞赋家,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   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因病...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扬雄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 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长安,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
人物掌故

马识途与《XNCR》

1946年7月,云南省工委接南方局通知,调马识途立刻回四川工作。他顺利到达重庆,到四川省委(中共中央重庆分局,统管西南各地的党组织)报到,省委决定派马识途到成都担任成都工委副书记(成都工委原名川康特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