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历史上消失的古县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9:50:32 评论

成都历史上消失的古县

原崇宁县的老照片(资料图片)

华阳、新繁、崇宁、江原。你可知道,它们曾是成都地界上历史悠久的古县,只是已然远去,成为历史。

华阳县

曾与成都县共治成都

说华阳离不开成都市区。清代,成都、华阳两县共治成都,成都县辖西北部,华阳县辖东南,以暑袜街为界。今天的成华区、锦江区、武侯区,大部分属于华阳县。

华阳治所在成都市区的正府街,所以当时有句歇后语:成都到华阳——县过县(现过现)。华阳治所后来几经变迁,迁徙到今双流中兴场,即如今的华阳镇。

华阳县于643年建县(唐贞观17年),因紧邻成都,所以初名蜀县。建县大约100年后,县名更名为华阳,从此不再换名。

据说,取名华阳,是因古人论蜀之繁富有“地称天府,原号华阳”之说。华阳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在川西平原算是大县了,比后来合并它的双流县都要大三四倍。

华阳从建县到1965年撤销建制,一共存在了1300多年。作为成都府郭县,在漫长的历史里,华阳是一个耀眼的存在。

其地兼有平原、丘陵,物产丰富,牧马山盛产二荆条辣椒,为蜀中名品。岷江水运的动脉府河贯通全境,沿河形成多处繁忙的水渡。中兴苏码头是成都南下的重要口岸,日泊船筏一两百只。藉此可见华阳旧时之繁华。

论人物,华阳也是精英荟萃。助编《资治通鉴》的史家范祖禹、国民党元老张群、书法大家颜楷、金石兼辞章家乔大壮、辛亥英杰秦载赓、文学兼教育家林思进等,皆是华阳籍人士。

新繁县

秦朝设县,历史悠久

新繁建县的时间比华阳还要早得多,秦朝即设县。得名更要追溯到古蜀王开明氏,初名繁,北周更名为新繁。

新繁是小县,在原新都、彭州、郫县之间,地境虽小,却属川西膏腴之地,全境土地平旷,物产丰盈,其中土产泡菜,冠绝川西。地方风俗尤为纯美。

新繁传为美谈,与其历史文化颇有渊源。五代词人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说,唐时宰相李德裕,曾为新繁县令,任上凿成东湖。此湖传承至今,依然保存唐代园林格局,别为古园林遗珍。于此,后人有楹联赞颂李德裕:“千古乡风繁县好,万花湖水一相公。”

新繁龙藏寺碑林,搜罗宏富,俱为一流文人手笔,为川西平原仅见。至于人物,北宋龙图阁学士梅挚、清初诗人兼思想家费密、现代著名文学家艾芜,俱是新繁人。由此可见,新繁端的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1965年,新繁县撤销建制,并入新都。一个长达2000余年的古县,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崇宁县

县治在今郫县唐昌镇

崇宁县在郫县、都江堰、彭州、新繁之间,幅员200多平方公里,辖一镇十乡,可谓是典型的袖珍县。

崇宁建县于唐仪凤2年(677 年),初名唐昌县。北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依新年号更名为崇宁县,县治在今唐昌镇。1958年,崇宁县撤销并入郫县,县名废弃,古县崇宁自此渐次被遗忘。

崇宁曾是成都最富庶的县域之一,昔年所谓“温、郫、崇、新、灌”之“崇”也。崇宁虽小,但其手工业曾经相当知名。发端于乾隆年间的崇宁铁锅,为成都地区名牌;开业于咸丰年间的唐昌缠丝花剪和亮梢花剪,年产七八万把,远销陕西、甘肃、青海、云南、贵州等地。

道光时始生产的唐昌红酱油,风味绝佳,与郫县豆瓣齐名。兴起于“民国”时期的崇宁手工棉毛线,以其粗细均匀、松紧适度的特点,畅销川西。此外,崇宁竹器也很有名,清末“民国”间的何家竹篓,是盛豆瓣、酱油、菜油的上好物件。

江原县

县治在今崇州江原镇

华阳、新繁、崇宁撤销县建制去今不远,县情县境依然清晰存留老者心间,谈来仿佛就在昨天。其实,成都历史上行政区划变动甚巨,存在过一些很有意思的县域,江原县就是一个。

两宋时期,崇州东南曾经存在过一个江原县,县治在今江原镇大庙村,为崇州辖县。江原县在元朝时被撤销,此后以乡名传递至今。这个小小的古县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有几个历史人物与之紧紧关联,所以今天依然不时为人提起。

比如,方志始祖,东晋《华阳国志》作者常璩,就是江原三江人;清代振威将军周志林也是江原人。让人称道的是,北宋参知政事赵抃,多次主政成都,以京官身份做过江原知县,任上为政简易,清正廉明,常以一琴一鹤相随,很有风致,至今让人怀念,崇州由此建了一个琴鹤广场。

北宋还有一个文学侍臣张縯,亦为江原人氏,其家世甚为显赫,高祖、曾祖、伯祖俱为高级官僚,本人进士出身,与陆游友谊深厚。范成大《吴船录》还专门记载了应张縯之邀,访其家善颂堂事。凡此种种,足令人遥想彼时之江原。 

朱鸿伟/文

李白笔下的成都散花楼

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 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

唐开元8年(721年),21岁的青年李白,在江油大匡山书院学习结业后,拜别师尊,开始了长达5年的四川漫游,写出了许多流传千年的壮丽诗篇,其中就有令成都人喜爱和自豪的《登锦城散花楼》。

《成都记》记载:汉武帝时期(公元前140年左右),成都“府城东亦呼为锦官城,以江山明丽,错杂如锦也”,所以,锦城,即锦官城的简称或俗称,成都古称别名。

散花者,天女也。据佛教《维摩经·观众生品》说,维摩室中有一天女,以天花散诸菩萨身,即皆坠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坠。天女说:“结习未净,花著身耳。”这里是借天女散花,测验佛门弟子的典故,暗喻楼房高大、绮丽,可谓天人合一,奇妙无比。

另据《成都记》说:“散花楼,在摩诃池上,蜀王秀所建。”再据明万历46年(1618年)出版的《蜀中名胜记·成都府二》说:“东城楼,即散花楼也。”这就很明白了,1290年前,大诗人李白登临的成都散花楼就是东城楼,具体位置大约在今槐树路东口,东门大桥西头至东安北路一带,由隋朝开皇年间(581-601年)蜀王杨秀组织建造。

杨秀,隋文帝杨坚第四子,初封越王,后封蜀王并出任益州(治所在今成都)总管。开皇20年(600年),因对父皇废太子杨勇而立杨广不平,被杨广废为庶人囚禁内侍省,后于大业4年(618年)“江都兵变”中被杀。

大约在开皇10年(590年),杨秀任益州总管前后几年中,他组织人工改造旧城,向西南扩展筑起土墙。筑墙泥土取自城东,形成大水凼,便因势建一水池。为纪念无量寿佛摩诃萨,取名摩诃池。同时又将东城楼改建为高大绮丽的散花楼。将治安、军事用设施与旅游景观一体建设,实为古人了不起的大创意。

这散花楼建造得很是结实牢固,以至于130年后,大诗人李白登临游览时还熠熠生辉。李白情不自禁作诗《登锦城散花楼》,放声讴歌道:“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金窗夹绣户,珠箔悬琼(一作银)钩。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今来一登望(一作临)。如上九天游。”

李白诗的大意是:一轮红日照耀着锦城大地,早晨的阳光下散花楼更是绚丽多彩,光辉射目。那精致的小楼房镶嵌金色的窗户,串串珍珠缀成的窗帘,挽挂在侧边的玉钩上。沿着飞腾的楼梯到达顶层,仿佛置身绿色云雾之中。极目眺望,旅途仕途忧愁顿无。傍晚时,再凝视着东南方那遥远的三峡,像似笼罩在濛濛雨雾之中(暗想,那可是自己出川求仕一大险关啊)。调头东南方,只见郫江、流江围绕着古县城双流流淌着。不管怎样,今天登览散花楼,总像神仙一般到九天之上周游了一遭,值。

李白这首五言古诗,虽隐约透露出自己些许的复杂心理,更多的是以他特有的浪漫主义精神,色彩鲜明的笔调,歌颂了散花楼高大壮观而精致华贵的景象。

唐上元2年(761年),“安史之乱”尚未完全平定,边远地方官又趁机兴兵作乱,攻城掠地扩张势力。唐大历3年(768年),泸州牙将扬子琳率兵进攻成都,被代西川节度使崔宁妻浣花夫人任氏出资募兵击溃。唐建中年间(780-783年),西川兵马使张胐乘北方叛乱攻占成都,赶走西川节度使张延赏。一段时间后,张部发起反攻,收复失地。

在这10多年的社会大动荡中,成都东城楼——散花楼,经过两次大浩劫,精美华贵的设施设备乃至琼楼玉宇,很可能在那时期被乱兵洗劫一空,破坏无遗。

 肖定沛/文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9:50: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9/4414/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成都名胜古迹

新津纯阳观记

吴得民   纯阳观座落在离成都38公里的新津县城西1公里处。远眺这座清光绪年间的建筑群,绿竹映红墙,垂柳拂禅房,飞檐挑云岭,香烟绕翠柏。占地50余亩的各式亭台楼阁,摆布均衡对称,由南朝北舒展...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