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总督骆秉章与石达开的生死赌局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21:10:11 评论

四川总督骆秉章与石达开的生死赌局

入局,才能体味生命成败之所在。天下之事,局外呐喊无益,唯有躬身。

四川总督骆秉章与石达开的生死赌局

晚清四川十大总督 之一

骆秉章会剿石达开部批文。
郑光路供图

【开栏语】
四川总督,是清朝九位最高级的封疆大臣之一,总管四川省的军民政务。晚清四川,历任总督开始刷新吏治,惩治贪官,风气渐为一新。吴棠创建尊经书院,后成为中国时代教育的典范;丁宝桢督川,灭掉自贡大盐枭王朗云、修理都江堰水利工程、兴办兵工厂,深得民心;赵尔巽在凉山实行“改土归流”,受到少数民族拥护。政声人望只是他们的A面,还有鲜为人知的B面:骆秉章血腥老辣,吴棠妙解音律,奎俊贪得无厌……今日起,“四川发现”栏目将陆续推出晚清四川十大总督系列报道,骆秉章、吴棠、丁宝桢、刘秉璋、鹿传霖、奎俊、岑春煊、锡良、赵尔巽、赵尔丰的风云人生,也折射出晚清的时代百态。

作为一个不太地道的成都人,每天穿行科甲巷,总能看见一方汉白玉碑。
伫立于青砖尽头,孤立突兀。骄阳似火的7月,显出一丝冷色调来。
不明白其意义之所在,大多数人以为这只是一块沉睡的石头。
如果细看上面镌刻的诗文,又会觉得这石头仿佛有些生气。
“大道亦有道,诗书所不屑。黄金如粪土,肝胆硬如铁。策马渡岩崖,弯弓射胡月。”
这首豪气干云的《入川题壁》,是清末文人高旭假托石达开之名而作。
这样的假借,恰恰点中那段历史的死穴,从而浮出一个莫大的赌局:
日期:1863年6月13日,午时。
地点:石棉洗马姑清军营地。
赌注:六千太平军性命。
下注者:天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四川总督骆秉章。
下注方式:投降。

牢狱锁翼王

天下之事,局外呐喊无益,唯有躬身入局,才能体味生命成败之所在。
1863年6月,成都科甲巷,按察使署臬台衙门监狱。一间阴暗的牢房,沉重的铁链锁着三个人。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死寂一样的黑。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颜色。
狱卒端进一盘饭菜,摆下三双碗筷,屋内三人都没动,任凭食物的余温慢慢散去。
残阳从窗棂游进来,刚好照亮了一个身穿黄绸缎的人脸。他阴郁地站着,余光勾绘着英武的轮廓,却像是远山上的冰雪雕塑。
他,就是“舍一命全三军”而被清廷诱降的石达开。身后,盘坐的两人,分别是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
他们跟随石达开一起被清军诱降,一同押送成都。不远的一间牢室,关押着石达开5岁的幼子石定忠、恩丞相韦普成等重臣。
带领十万人马入川,几次血战,陷入紫打地的绝境后,太平军只剩六千人。石达开自投洗马姑清营,就是想换取六千人生存的希望。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回想起战场上冲阵杀伐、金铁交鸣,石达开总是心神难定。梦里,一直都是太平军血流成渠、尸横遍野的景象。
梦魇似真,与骆秉章第一次在审讯中见面,石达开就预料到了部下的命运。
作家蒋蓝在《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中提到,骆秉章与时任成都将军完颜崇实,总共会审石达开三次。
这位赫赫有名的四川总督,身材瘦削,略带病容,问讯时话语较少,但老辣之气咄咄逼人。
从两湖到四川,骆秉章一直都保持着杀手的本色:手中无刀,却有十余种方法夺人性命。
与太平军鏖战的12年里,他伏击南王冯云山、炮击西王萧朝贵,永安分封的六王,两位先后折与他手。
三次审讯完毕,石达开大抵知道,自己舍命全军的想法太过幼稚。

风云卷巴蜀

32岁的石达开,只是一个入局者。70岁的骆秉章,才是这个大赌局的操盘手。
1862年,石达开经湖北入川,“真天命太平天国神圣电通军主将翼王石”的杏黄大旗,誓要席卷巴蜀大地,搅动巫山风云。
四进四川,血战川南,迂回云贵。最后一次入川,他的计划是渡金沙江至四川会理,从宁远府(西昌)北进,以窥四川腹地。若时机成熟,经雅州(雅安)直捣成都。
1863年3月,石达开率军渡过金沙江。《西昌县志·兵寇志》记载,“3月14日至河西,15日抵樟木箐驻扎,纵横20余里。16日官兵渡安宁河与战失利,18日官兵大败。”
4月末,石达开带领部队从樟木箐出发,经冕宁,直奔越西向大渡河而来。裹挟着攻城拔寨的锐气,石达开又泛起重振太平天国的念头。越西是一个彝、汉杂居的地方,地势险要,土司的武装不容小视,所以他事先送礼给彝族土司岭承恩和王应元,求他们让道。
《凉山历史上的“长毛乱”》指出,当时,安顺场是越西北境的一个市镇,属于越西土司王应元的管辖地。它北阻大渡河,西临松林河,东南是层峦叠嶂的高山,形势险恶,是一个极易遭到包围和伏击的地方。这里的河面宽阔,水流湍急,渡河时,通常都需要由渡口沿岸逆流而上几十丈,然后以30度的斜角顺流而下,船只像箭一般斜冲到对岸。
岭承恩和王应元,正是骆秉章率先布置的两个重要筹码,从安顺场到老鸦漩,再到紫打地,正是这两位土司,一步步带领石达开陷入绝地。
4月初,骆秉章就得到泸定桥巡检文策三通过建昌道转呈的密报,当地土司头人已收下石达开的贿赂,有借道放虎归山之嫌。
收买人心,必恩威并用。骆秉章当即承诺给予胜过石达开数倍的金银,并密令王应元和岭承恩“假降”石达开。


间谍刺行踪

布下一个局,要赢得万无一失,还得有制胜秘器。
孙子兵法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
骆秉章深知,若不深黯敌我地形,不能料敌先机,决胜千里之外。
4月的成都,还有森森凉意,总督衙门军情已是雪片飞来。
成都将军完颜崇实,摇摆着肥胖的身子,惊慌地跑到来喜轩,“骆督,石逆已奔越西,欲越大渡河。”
来喜轩,乾隆时期川督文绶所建,时种樱花两株,一枯萎,一壮硕,如今已碗口粗壮。
“将军稍坐,看茶观樱。”骆秉章说话,不疾不徐。
完颜崇实抹着额头细密的汗珠,哑声道,“骆督……”骆秉章摆摆手,望着总督清矍的背影,崇实只得老实坐着。
来喜轩不大,室内空间几乎被数十张小方桌挤满,每张小桌上贴着一处四川城邑地图,骆秉章在小方几中来回踱步。
看着这满屋的地图,崇实油然而生敬畏。挂图作战,屡显神奇,他是见识过的。
骆秉章在来喜轩布置的地图,每一块就是一处城邑,合起就是四川的鸟瞰图。公务闲暇,他反复浏览,一山一水,道路要塞,全都融会于胸,指挥作战随心所欲。
据清末周询《蜀海丛谈》记载:一日,幕僚报合江抓住一巨盗,奉命押解来成都受审,已出发。骆秉章正在浏览该处地图,突然以掌击桌,下两道命令:一游击带兵到某处,将巨盗就地处决;一游击到某处伏击劫寇。待处决巨盗的游击回程途中,劫囚之寇已被伏击重伤,大家这才明白总督用兵之神。
紧盯着大凉山越西的区域,良久,骆秉章令幕僚给越西土司王应元去一封密函,“破贼以后,所有资财,悉听收取”。同时,“解银千两分赏松林地土千户机邛部土司岭承恩等。”
至此,骆秉章的局已是严丝合缝,石达开的北面有重庆镇总兵唐友耕的大军,西面是王应元的土司武装,东面是岭承恩的彝人部队,南面则有清兵越西营参将杨应刚堵守。
在这个铁桶似的围剿战阵里,唐友耕是骆秉章最倚重的主将,分扼大渡河13个渡口,以防石达开突出重围。
早在石达开撤退时,经骆秉章授意,雅州知府蔡不钟分遣心腹,收买耳目,化装成难民刺探石达开行踪。并沿途留下记号,使得后续部队总能咬住石达开的尾翼。
这样的间谍安插,石达开浑然不觉,还陷在两位土司的迷魂汤里不能自拔。


杀气逼人心

会理、冕宁之间,有一个漂亮山谷,名紫打地。
谷底开阔,绵亘数十里。谷中有一条大溪流松林河,南北两山皆壁立千仞,东西谷口仅羊肠一线。
一到5月,高山杜鹃从河谷一路蜿蜒上附近的险坡,甚是壮观。
土司王应元和岭承恩派出的向导策马在前,带领石达开由西口进入。待所有人马入谷,向导借口前面有险峻之地,前去探路而脱离大部队。
山谷的东口早被王应元和岭承恩砍伐巨大的树木,推下巨石堵塞。西口也如这般,无路可循。
石达开才知陷入绝地,粮草吃完,只得吃草根树皮。4万人的部队,活活饿死数万,只剩6000人。
唐友耕派重兵在东西谷口威胁,石达开已是穷途末路,提出议降。“窃思求荣而事二主,忠臣不为;舍命以全三军,义士必作。布德而绥,则达愿一人而自刎,全三军以投安。”
石达开提出赦免太平军将士,按官授职,量才擢用。愿为民者,散之为民;愿为军者,聚之成军。
清末周询《蜀海丛谈》记载,投降的协议达成后,石达开亲自督促妻妾子女十余人,跳进波涛汹涌的松林河自尽。
但也有野史传闻,议降前夜,石达开派出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带着王娘刘氏和儿子石定基,攀岩逃出,就此不知下落。
受降之后,唐友耕派重兵押送石达开前往成都。1863年6月27日,石达开在四川总督大堂受审。
“就死之日,成都将军为崇实与骆文忠同坐督署大堂,司道以次合城文武咸在。石及两王跻堂,为设三拜垫于堂下。三人者皆跏跌坐垫上。其头巾及靴褂皆黄缎为之。惟石之头巾上,加绣五色花。两王则否。盖即章制之等威也。清制,将军位在总督之右,骆故让崇先问。崇语音低,不辩作何语。只见石昂头怒目视,崇顿气沮语塞。骆始言曰,石某今日就戮,为汝想,亦殊值得。计起事以来,蹂躏数省,我方封疆大吏,死汝手者三人。今以一死完结,抑何所恨。石笑曰,是俗所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今生你杀我,安知来世我不杀汝耶。遂就梆。石下阶,步略缓,两王仍左右侍立,且曰,‘仍主帅请前。’”
作家蒋蓝说,石达开行刑之地有五种说法:科甲巷的臬台监狱,上莲花街的督标箭道、北较场、督院街口、东较场口。向四川省文史馆馆员李殿元、张绍诚分别求教,他们指出,行刑地可能还是在科甲巷的臬台监狱。
选择凌迟之地,骆秉章是有考量的。当时已风闻有太平军来成都的消息,恐夜长就梦多,遂上报朝廷就地处决石达开。
行刑之时,《蜀海丛谈》记载:“时天色昏暗,密云不雨。”从凌迟的第一刀到最后一刀,石达开均默然无声。观刑的四川布政使刘蓉很是敬佩,“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是丑类之最悍者。”
当刽子手范某放下屠刀的一瞬间,突然长舒一口气。这是什么样的一股气?是正气?是侠气?是勇气?是义气?还是这几种用男儿的血性混合成的一股血气?

/两段秘闻/
鸩杀石达开之子

这段历史已经过去154年,石达开一直是一个英雄的存在,而骆秉章却像是飞翔在黑夜的蝙蝠,带着嗜血的巨齿,隐匿黑幕。
石达开请降后,其部下缴械投诚。骆秉章发路票遣散老幼孱弱4000余人,尚有2000余精壮安置在大树堡寺庙,清军一晚上将他们全部剿灭。
就连5岁的石定忠,在石达开就义后,也被官府秘密杀害。费行简在回忆文章《石达开在川陷敌及其被害的事实》记载:翼王就义之后,“定忠自不见其父,日夜啼哭,由杨重雅建议,以布包石灰堵口鼻压毙之。未毙前,牢卒谢福以实告之。‘我死可见父乎?’谢福答:‘正好见于天上。’定忠遂破涕为笑。”
一个5岁孩子的死,是让人心颤的。如果没有骆秉章授意,四川按察使杨重雅也不敢擅下杀手。

翼王之印的下落

作家蒋蓝说,石达开的大量珍贵物品,包括翼王剑、翼王伞、翼王旗、翼王印等归唐友耕所有。值得一说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翼王金印。
在天国前期六王中,翼王金印规格最小,这是一方乌金印,长六寸二分宽三寸一分。唐友耕把这颗大印的字迹磨掉,但字迹又没有完全磨蚀。主要是害怕授人以柄,传出保存翼王印鉴,有图谋造反之心。后来唐友耕传给儿子唐百川秘藏。进入民国后,曾陈列于成都通俗教育馆展出,引起轰动。
所谓树大招风,刘文辉手下地痞团长石肇武得知后,绑票唐百川,逼其交出翼王金印。由于石肇武很快被枪决,印鉴由其夫人龚淑芬保存,但龚淑芬和这枚宝贵的金印后来不知所踪。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仲伟 绘图罗乐
●下期预告:
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骆秉章的A面凶狠老辣,他的B面呢?他惩奸除恶,勤政爱民,查办布政使祥奎、逮捕中军副将陈八仙,以霹雳手段震慑四川官场。督川7年,深得民心。他身边虽然有“诸葛小亮”刘蓉这样智计百出的帮手,也潜伏着成都将军完颜崇实这样的巨贪。巨贪的背后,大有来头……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21:10:1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2020/09/19/4877/
人物掌故

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一说蜀郡(今四川成都)人,西汉辞赋家,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   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因病...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扬雄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 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长安,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
人物掌故

马识途与《XNCR》

1946年7月,云南省工委接南方局通知,调马识途立刻回四川工作。他顺利到达重庆,到四川省委(中共中央重庆分局,统管西南各地的党组织)报到,省委决定派马识途到成都担任成都工委副书记(成都工委原名川康特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