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金堂黄金仙的历史故事

   网友朋友们,古蜀国的历史极其久远,成都金堂是古代先民们寻梦的地方,是蜀王常游的京畿内地,故历史上有“蜀以成都、广都、新都号名城,有金堂山”的记载。金堂山上有金仙址,住着黄金仙女,如果你到这里来寻梦,也一定会财运大发,走向成功!

 

    黄金仙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女神,比月里嫦娥更美丽,可称“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她教人至善至孝,并把美好的祝福写进诗谜里,有人要问是哪首诗谜嘛?这就是:“人王殿前一对瓜,一颗珍珠落王家;二十三天下大雨,和尚口内吐泥巴。”这首诗谜一经传开,这里可就热闹非凡了,猜中是金玉满堂四个字的人群,不远万里来到金堂山下寻宝,并朝夕与黄金仙女谈论生财之道,有的人就干脆住下不走了。黄金仙女是金堂山的正住人口,查其家世,《华阳国志•蜀志》有记载:“太极之年混沌圻,此山即是金仙宅;后世何人来得道,紫阳真君李八百。”该书还记有:“相传金仙址,玉质存至今。”原来金仙是女娲神的徒子徒孙,这个故事还得从女娲炼石补天谈起。

 

    太极之年混沌初开,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那时天上还有九个大洞,天河之水从洞口倾泻而下,地上洪水泛滥成灾,万类生灵受到挑战。时势造英雄。面对补天的任务,众神仙面面相觑,束手无策。于是女娲挺身而出,立下军令状,冒死补天!她四出拜师,到群众中去寻找智慧,补天的方案在她的主持下,很快就研究出来了。她一呼百应,好汉和大力士们都云集到她的工地上,炉火映红天地,好不热闹啊!功夫不负苦心人,当第一炉钢水炼成后,女蜗的双眼已经熬得红肿了,一炉接着一炉地炼,一个个的天洞被补好,当最后只剩下一个天洞时,一位天神为了抢功,窃取了女娲炼石的技术成果,也炼出了钢水,把最后一个天洞补上了。由于他“争火欠炭”,技术不过关,仍然有沙眼跑气,后来的龙卷风和台风,就是从这里跑出来的。当女娲把最后一炉钢水炼好送上天空时,天神忽然挡住,狞笑道:“嘿!嘿!我已经补好天洞,不用大妹子操心了!”并夺下女蜗护送的庞然大物,往地上丢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轰隆隆连声巨响,一个金色的光柱升向了天空,只见女蜗灵机一动,口中念念有词,拿出一只洁白如玉的宝瓶,将金光全部收入瓶内,顿时化作一瓶金水。因女娲炼石补天造福万类,留下了冶炼的技术,受到了仙人的崇敬,宗教史书尊女娲为“金仙的始祖”,金仙也因女娲炼石补天被称为“金液宗”。她的大徒孙也修成了“黄金仙女”。

 

    一天,女娲在金仙址给黄金仙女下达了一个紧急任务,到成都金堂山下去创造人间乐土,将保存的那瓶金水赐给她,要她再往北河上游走。黄金仙女来到绳乡境内,也就是现在的成都官仓镇境内,哎呀!这里正在流行瘟疫,禽畜也被传染,眼前田园荒芜,树木枯萎。生性仁慈的黄金仙女,得知这里的人群至善至孝和尊老敬贤时,她便决定留下来,开展防病治病和发展生产,誓将这里建成绿色食品基地和人间乐土。她将宝瓶中的金水化作药物往大地上一洒,枯萎了的树木马上长满了香甜的四季水果,地里长满了绿油油、嫩闪闪的长寿瓜菜和粒大似珍珠的粮食。人畜吃了这些食物,都百病清除,身强力壮,住处也变宽敞明亮了,真是书声朗朗,歌声阵阵,老头子都变成了小伙子,老太婆都变成了金凤凰。大家为了感谢黄金仙女,便结队上山打猎和下河捕鱼来办酒席,庆贺新生活的到来。黄金仙女闻言,满是笑容的脸上马上严肃起来,用好言劝大家:“你们把这份情送给老年人吧,孝心是会感动天地的。”说罢,她把大家领到北河岸边,向河里洒了一滴宝瓶中的金水,顿时沿河上下金光闪闪,河里立即出现了沙金。孝敬父母的人下河,一天能掏很多很多的沙金;心术不正的人下河,整天一粒沙金也掏不到。黄金仙为了保护当地的人畜和庄稼,便在山冈上撑起了一把巨伞,她昼夜坐在伞下守候,后来这里就长出了硕大的黄荆树,人们传说这颗黄荆树就是黄金仙女的化身。附近栖贤山上的神仙李八百,闻讯也从这里引去各种农作物种子,播种后获得各种食品。由于营养充足,他活了八百多岁,道号紫阳真君,被古蜀王聘为国师,成为千古佳话!

 

    广大成都网友朋友们,你听了黄金仙的故事,很崇拜她吗?!这里的长寿绿色食品是金堂的特产,你到这里来亲口尝一尝鲜,不仅可以大饱眼福和口福,而且从踏上金玉满堂大地的那个时刻起,黄金仙女就会根据你的德孝,给你应得的报偿。

 

    作者:陈道康  选自《传奇成都》

丁苗子上任三板斧之历史故事

    清朝自道光年间遭遇帝国主义列强炮舰侵略以来,国势日弱。咸丰去世后,东宫慈安、西宫慈禧垂帘听政。光绪还是个孩子就被姑妈慈禧推上金銮殿接同治的班。在这内忧外患多事之秋时,偏偏四川发生了提督李有恒、知县孙定扬奉布政使(相当民政厅长,总督之下的二号实权人物)文恪“剿办”镇压宣汉县反对苛捐杂税请愿百姓,酿成万千民众死伤的“东乡血案”,引起国内外震惊。在“以农立国”的慈禧眼里,四川是块大肥肉,每年交纳钱粮、承担向列强赔款的大省,再乱下去会伤朝廷筋骨。认真追究“东乡血案”,总督吴棠难辞其咎,而吴棠却是自己幼年丧父扶柩路过清苑县时,正值穷途末路,被赠四百两银子的知县。慈禧人宫听政后,为报恩,将政绩平庸、只知听昆曲的吴棠一再擢升至一省的方面大员。他若倒台,自己也难脱干系。于是她下诏派山东巡抚丁宝桢去四川接任总督,不必来京面圣,直接赴川主事,彻查“东乡血案”。

 

    丁宝桢是贵州人。贵州苗族多,丁宝桢绰号叫醒苗子。咸丰三年(1853),他33岁时殿试中了进士。任山东布政使时,报请东宫慈安太后批准,斩了违制出宫沿途敲诈勒索官民的慈禧红人太监安德海而名声大震。为此得罪了慈禧,坐了多年冷板凳。同治七年(1868),农民起义的捻军从山西入豫北,欲包围北京。丁宝桢率所训练的鲁军,一日百里急行军赶赴保定,解了京师之围,受到同治皇帝嘉奖,赏紫禁城骑马。第二年升任山东巡抚。光绪二年(1876),慈禧本已委派军机处首辅李鸿章之弟、时任湖广总督李瀚章接吴棠的班。李瀚章知道“东乡血案”是个炭圆摸不得,不愿到四川。慈禧这才派对头丁宝桢到四川来,若办不好差再撤职定罪,也可挡旁人说自己挟嫌报复的口实。

 

    丁宝桢到四川升任总督,他在山东的缺由四川巡抚文恪平调去接任。经过官场多年浮沉,丁宝桢学圆滑了,对“东乡血案”“彻查”仍按吴棠、文恪原先定的调子,诬请愿百姓为“匪”,上奏结案。但死伤那么多人,怎瞒得住朝野,后经刑部重审,处决李有恒、孙定扬,有罪官员撤职、充军一大批。丁宝桢也因“办事不力,重罪轻拟”,由一品官降为四品官,仍署理四川总督。酿成血案的元凶吴棠、文恪只受到“申斥”。丁宝桢刚上任,就挨了一棒。他知道慈禧瞪大眼随时准备拈过拿错,便在职权范围之内挥出三板斧,决心干出点名堂,为江山社稷谋利,为黎民百姓造福,也好堵住别有用心的人的嘴写出“掀天波浪任悠悠”以明志。

 

    第一斧,以“兴文助国”名义,向富商大贾募捐教育经费,刊刻四书五经,在全省百余县倡办义学、书馆,培养人才。他是总督,每年有养廉银一万二千两银子,带头捐出,各级官吏只好掏腰包。他在入川时,身着旧官服,促使养成听戏斗牌奢侈成风的官场转变作风,直到他67岁在光绪十二年(1886)病逝任上,他的养廉银仍大多用于教育、工业和赈灾,私囊只有俸银400两,连扶柩迁葬路费都不够。兴办教育的事,他委托学政(教育厅长)张之洞办。张也是个清正廉明、主张“西学中用”、深受学子拥戴的人。他和丁宝桢商定,将每年募集的捐资除印书无偿提供书馆外,还对贫寒学子按成绩发放津贴,解除后顾之忧。丁宝桢还让奉慈禧之命来川“查办”自己与“东乡血案”有无牵连的满族恩承和侍郎童华到书院视察,请童华为印的教材作序,让多年任京官、穷酸的童华欣然命笔,得了一大笔“润资”(稿费),还大大扬了名。那些不愿捐或捐得少的官吏商贾,见钦差大人都兴文助学,只好慷慨解囊。丁宝桢抓教育,从根本上为国家培养了人才。光绪钦点的状元、四川人骆成骧就是读了县学、府学,才参加乡试、会试、殿试高中的。在丁宝桢倡导下,仅双流、华阳在光绪末年每县义学、县学都达到百余所,每个乡镇都能听到琅琅读书声。募捐办学,既促进文化普及,又提高了百姓素质,贏得了民心。官民都说:“丁苗子牵了教育牛鼻子,抓得准。”

 

    第二斧,禁止公款吃喝,裁减冗员。丁宝桢赴任时,轻车简从,不惊动沿途官府,让成都文武官员在接官亭白等。接印后接见大小官员,抬出光绪圣谕勉励大家:“克勤克俭,洁身自守,为官一任,造福四方。”“循例点班,兼听雨造,力戒骄矜,严惩贪赎。”他以治军严谨练出骁勇善战的鲁军,上任后雷厉风行抓吏治。那些官吏见他官袍陈旧照样升堂,忙到会府买旧官服,脱下手上金玉钻戒。对照例迟到官员,他严斥训诫,弄得文武官员兢兢业业,按时点卯。他还严查各级衙门账目,规定每月只在初一大小官员拜皇帝龙牌,及元宵、端午、中秋、腊八可以集体会餐,招待过境官员只能宴请一次外,其余祝寿、育麟、丧葬、升迁红白喜事,一律不准用公款,还在督院悬出免礼牌,不收受下级的寒暑“炭敬”“冰敬”(红包),否则罚没作赈灾款。这项措施施行并惩罚了几个有头有脸官员后,好吃嘴官员个个叫苦不迭:“丁苗子断了我们五脏庙了。”减裁冗员是每位新上任主管官员捞钱的大好机会,怕裁员的要进贡保住官位,想升官的送礼捞肥缺,安插亲信。中国自汉朝起,就有捐钱捐粮可以当官的“捐班”。清朝的官员有正途、捐班之分。正途指三年一次的乡试、会试、殿试,考中功名的叫秀才、举人、进士。举人每省约几十到几百人,取得候补资格,可以补到衙门做吏或到书院任训导。进士候补可作知县或在京城任职。进士三年取二三百名,能马上做官的并不多。因此,京城各省首府的会馆(各省办的招待所)哪怕有几十间到几百间客房,都塞得满满的。挤满了正途、捐班的候补人员等候被委任。清代,随国运兴衰和应付水旱兵灾需要,捐的官员等级大小,价格不同。如康熙、雍正、乾隆时,治黄河、淮河水灾,四品道台需二千余两银子,知县千把两,县丞七八百两。到咸丰、同治、光绪时,国力式衰,道台、知县、县丞(师爷)就需上涨一两位甚至更多才能捞到一个“候补待缺”资格。丁宝桢上任后,发现待补缺的官员中,约四成是正途出身,近六成待补是捐班出身。有的正途出身候补二三十年没措个官位,只有虚衔每月领点救济银维生。仔细一查,在成都竟有好几百位每天到各衙门画押签到等候上官给个短差得点实惠。各衙门占住茅坑的官,却委了一大把候补人员办差,自己落个清闲,而国库却要支出一大笔俸银。一些衙门形成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拖拉作风。他按照吏部任职及岗位规定对尉、道、州、县官员,亲自主持铨叙,年老体弱、政绩不佳或平庸者,一律淘汰,成绩优异者晋升。对候补者,照样考核决定去留。这一斧,把那些靠捐钱买官却大字不识几个,办不来案不懂稼穑工商的人,裁掉十之六七。有些满蒙八旗后裔,吃不成太平饭,挟皇亲国戚告御状,搞弹劾。慈禧也知道吏治腐败,丁宝桢整顿搞得有声有色,于国有利,能巩固自己统治,因此,压下弹劾奏章,静观其变。对下台官员,丁宝桢往往自己掏钱下厨炒一份肉丁或鸡丁(即后来称为宫保鸡丁,他有太子太保衔,故称宫保)招待送行。那些官员怨恨地说:“丁苗子板斧砍断龙脉啊!”老百姓却对贪得昏天黑地官员被撤职、降职或查办的事高兴。光绪五年春节,堆在督院门外的万民伞就有十多把。

 

    第三斧,改革盐税,充实国库。四川井盐开采历史悠久。清朝盐税是按雍正年间每井产量定的税。百多年来,新增盐井不少,开采技术不断革新,产量大幅增加。盐商只按当初低产量的制度交税,拥有自产自定价销售权。川盐要供滇、黔、藏,运距长,加价获利丰厚,因此盐商个个日进斗金,富可敌国。盐商王余照用钱买官。按规定捐班是四品以下,中央各部、各省总督、巡抚、学政、盐政,部队将军、参将、副将、都司等拥有带兵权的官员都不能捐官。但王余照捐的官衔却比丁宝桢高一品,丁宝侦召见盐商议事,还得下阶跪迎王余照。地方官见到盐商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财神爷、太上皇。盐商们颐指气使,唯我独尊。哪个地方官给的孝敬少了,他就不往哪个地方运盐,激起民变,地方官不掉脑袋也得丢官。丁宝桢处置这涉及千家万户生计的大事,先找王余照开刀,要王答应其盐井由官府重新核产定税,产品官运商销,各地官府挂牌定价销售。这样,盐商仍有利可图,国家税收增加,各地方政府也可收取运输、差价税。王余照一贯吃铜吐铁不在文告上画押。丁宝桢立刻交其拘押,住在花厅雅室,摆花焚香,酒肉款待,放出风声说王老爷同总督把酒言欢,相处融洽,让管事按总督衙门规定执行。各地盐商见王老板已按官府规定执行,只好跟着照办。几天后,全省新的食盐挂牌销售顺利实施,百姓奔走相告,欢声雷动。丁宝桢这才放了王余照,但收了每天食宿的高价,理由是吃喝美食美味,享受檀香鲜花,住现任总督花厅,过荣华富贵神仙日子,还不该给高价?王余照回到公馆听管事汇报,才知被丁宝桢坑了,跑到北京向军机处大臣塞了包袱,告丁宝桢“擅改祖制,愚弄场主”、“执坳纷更,终必殃民祸国”。军机处大臣们得了好处,少不得对丁斥责一番,派出专使到川检查实行新盐政效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新盐政实行一年,收税630多万两银子,比过去年税多好多倍。专使不敢隐瞒,禀报慈禧,撤销降衔处分,发文嘉奖,还将“官府核产定税定价”办法推广到其他产蚕丝、油桐、煤、铜、铁的省,国家就不再捉襟见肘,财源滚滚了。丁宝桢深知推行新盐政阻力不小,对阳奉阴违、抵制破坏的盐商,派出人员展开调查,断然处置民愤极大、罪不可恕的坏人,没收其盐井。其余人心自警惕,不敢触犯。盐商们说:“丁苗子让人吃到平价盐,真想绝了。”百姓们则说:“丁宫保给我们吃的盐,好甜哟,

 

    丁宝桢上任三板斧,舞得虎虎生风,让昏庸腐败的官场有了生机,国库得到充盈,造的万多条步枪支援了闽广边防,朝野对其一片赞誉,把丁宝桢恨得牙痒痒又无处挑剔的慈禧只好忍气吞声,等待以后再下手了。

 

    作者:苑玫  选自《传奇成都》

青城道茶之故事及历史由来

    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时,安禄山谋反,攻向长安,唐玄宗带着杨贵妃等仓皇出逃。行至马嵬坡,众兵将认为杨贵妃是祸国殃民的根子,于是哗变,要求处死杨贵妃兄妹。李隆基无奈,只好妥协。但气得来手也在抖,话也说不清楚了,一下就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李隆基仿佛见到杨贵妃在一青幽幽的山上向他招手。李隆基伸手就想去拉杨贵妃,可是无论他怎么跑,最终都够不着,心急之下,不由大喊道:“爱妃,这些天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朕找得好苦呀!”杨贵妃一听,泪水刷刷地往下流,哭着说:“陛下,太真也好想你啊!”李隆基又道:“太真?爱妃,你真的要实现我们在长生殿上说的修道之志?”杨贵妃哭泣着点了点头。李隆基又问道:“哪你去哪里修道呢?”杨贵妃说:“太真,我去我该去的地方修道……”说完,杨贵妃就要走了,李隆基急忙跑上前阻拦,杨贵妃回头扔给李隆基一片叶子一样的东西,说道:“陛下,太真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要是思念太真心切,就闻一闻、舔一下它吧,这是太真给你留下的一个念想!”话音刚落,杨贵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时,李隆基急得来大叫:“爱妃,太真,太真,爱妃,等等我……”

 

    这时,只听得众将说道:“皇上,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吓死我们了。”

 

    李隆基慢慢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明白这是一场梦。正失望之时,突见手中的叶子,眼睛一亮,不自觉地把它拿起来一闻,只觉得清香扑鼻,嘴里再一尝,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硬是从头顶舒服到脚跟,那滋味简直好极了!不由得喊道:“再给朕一片!”众将面面相觑,李隆基回过神来,指着手中的叶片问道:“谁知道这是什么?朕重重有赏!”众将纷纷摇头。这时,一个道士走了过来,说道:“皇上,这是我道教发源地青城山上清观边所栽的千年古茶,不过……”李隆基见他支支吾吾,忙问道:“不过什么?”道士不解地道:“此地离青城山百里有余,皇上是如何得此仙物的呢?”李隆基兑:“是贵妃娘娘梦中所送。”众人都惊讶不已,以为他在说胡话,纷纷说道:“皇上是太累了,应该再好好休息一下。”李隆基只得苦笑道:“你们信也罢,不信也罢,朕的爱妃都被你们……唉,朕也不怨你们了,朕只问你们一件事,贵妃娘娘的娘家在哪里?”有人知道杨贵妃是汉州人氏(今四川广汉市),但为了讨好皇帝道:“好像就是青城山。”李隆基一拍手掌,大叫道:“着、着、着,这就对了,小师傅,劳烦你到青城山走一遭,给朕找点这种叶子来。”道士说:“微臣这就去,一定把茶给皇上带回来。”

 

    当时的成都青城山是个妖怪出没的地方,方圆几十里都是原始森林,一年四季雾气腾腾。虽说张(道陵)天师早在汉代就在此地建立了道教,修了道观数座。传承到唐代已是规模宏大,蜚声四方/道士领旨来此寻茶之时,恰逢师傅仙游去了,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条黑蟒精盘踞了茶苑,肆意狂吃苑中茶树,妄想变成人形,长生不老。道士上山寻茶,一进茶苑,扑面而来的清香让他惊喜不已,正准备动手采时,突然看见不远处黑蟒精缠着一个砍柴的小姑娘,正要吸她的血。道士大吼一声“畜生!放手!”一步蹿上前去,用尽全身力气,“嗖”地一声,把手中的利剑猛地刺进黑蟒精的脊梁。黑蟒精感到脊梁上一阵剧痛,想要腾空飞起,可是还没直起腰,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它挣扎了一下,在地上一滚,又抬起脖子,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两排毒牙,恶狠狠地向道士猛扑过来。道士也不示弱,他沉住气,举起利剑迎了过去。于是,道士和黑蟒精展开了一场恶战,从茶苑打到三岛石,又从三岛石扑打到掷笔槽,再从掷笔槽又打回了茶苑,一直搏斗了三天三夜◦黑蟒精扭不动了,道士的利剑也举不动了。黑蟒精躺在茶苑边,血从它身上一股一股地喷了出来,乌黑乌黑的,一股臭气阵阵袭来。道士静静地躺在山坡上,殷红的鲜血从他身上的伤口处慢慢地向山下流去。那些被黑蟒精乌血流过的地方,茶树如同遭了重击一般,一株一株都蔫了。道士伤心地看着这一切,但又无能为力。一旁的小姑娘看着救命恩人流血不止,着急地叫道:“道士哥哥,你流了好多血呀,怎么办嘛?”道士挣扎道:“小姑娘,不要着急,我听说这里的茶叶吃了能百病不生,你帮我扯点来,我试试。”小姑娘听后却连连摆手:“不得行,不得行,黑蟒精的臭血把茶树都毁了,叶子都蔫了,一定是中毒了,你不能吃呀!”道士:“姑娘,快给我找点没有被污染的叶子来。”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小姑娘这时也顾不得许多了,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几片绿油油的叶子,放了两片在道士的嘴里,剩下的全涂抹在道士的身上。不一会儿,奇迹发生了,道士醒了过来,血也止住了。小姑娘惊喜地说:“道士哥哥,你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道士:“我倒是没事了,可这满园的茶树……我对不起师傅呀!”小姑娘:“道士哥哥,不能这样说,要是你师傅知道了是你打败了盘踞多年、作恶多端的黑蟒精,会很高兴的。”道士唉声叹气地:“多好的茶园呀,就这样被毁了,我该怎么办?”小姑娘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道士哥哥,你不要着急,我祖爷爷或许有办法◦”道士疑惑地:“你祖爷爷?”小姑娘:“我祖爷爷和你们师傅是好朋友,山里的一切他们都知道,办法可多了。跟我走吧!”道士跟着小姑娘来到一间草屋边,小姑娘叫出一位白发飘飘、鹤发童颜、慈祥的老者,小姑娘道:“爷爷,就是这位道士哥哥救了我的命!”老者:“谢谢小道兄救命之恩!”道士忙还礼:“应该!应该!老人家言重了!”老者:“听说茶园被毁,可惜呀,可惜!”道士:“请老人家指点!”老者:“很多年前,我听你师傅说过,上清观后面有一处仙泉之水有起死回生之效,不过”道士着急地:

 

    “请老人家明言。”老者:“仙泉离茶苑有十里路之遥,杂草丛生,崎岖不平。而且听你师傅说,如要用仙泉之水浇灌茶树,那就必须在九天之内浇完,不然将前功尽弃。”道士:“我明白了,多谢老人家指点,告辞!”小姑娘叫住他:“道士哥哥,等等我,我去帮你挑水。”道士:“多谢了,我一个人能行。”小姑娘点点头,目送着他远去。道士上山寻找到仙泉之后,不分昼夜不停地挑水浇灌茶树,看着茶树一棵一棵地恢复了生机,道士更是加紧了步伐。眼看着九天就要过去,也只剩下最后一棵茶树未浇了,道士挑着水马不停蹄地往茶苑赶。连日来高强度的奔波,他太疲劳,刚进茶苑,脚下一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水撒了一地,人也爬不起来了。好在这时小姑娘跑了过来,关心地:“道士哥哥,你没事吧?”道士强撑着:“小姑娘,你来的正好,快,快把水给茶树浇上,时辰就要到了……”小姑娘:“道士哥哥,你怎么了?说话呀,说话呀!”道士艰难地睁开眼睛,道:“记住,帮我送一罐最好的茶叶给皇上,不要管我,快去浇呀!来不及了……”小姑娘含着眼泪,提起桶里剩下的一点水,浇在了最后一棵茶树上,一下子,满苑的茶树长得绿绿葱葱、生机勃勃。小姑娘回头寻找道士哥哥时,雾气迷蒙之中,道士哥哥渐渐升起,慢慢向远方飘去,留下了满苑的清香。

 

    当李隆基得到此茶,并了解此事后,心中感慨万千,看到茶碗里茶叶一部分茎朝下、叶朝上,另一部分却浮于水面,茎朝上、叶朝下,恰似一幅太极图。“太神奇了!”李隆基一声惊叹。只见汤色碧绿,清香扑鼻,端起来连喝几口,忍不住又赞道:“好茶,好茶,真是和爱妃梦中所赠的一个味呀!”小姑娘于是请皇上赐名,李隆基想起为茶献出年轻生命的道士,提笔写下四个大字:“青城道茶”!

 

    作者:谭昕  选自《传奇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