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外东兵工厂工人的“索薪”斗争

    清朝末年由于世界上一些近代军事工业不断发展的影响,清王朝为加强其武力,以镇压不断兴起的人民革命斗争,当时的四川总督锡良奉命设立“大清国四川机器局”,与德国政府签订合伺,按国产步枪五十支的规模帮助设计建厂。建厂期间,有三个德国工程师监督施工,数百台专用机器设备几乎全是德国“柏林蜀赫厂”制造。工厂从筹建到建成开工,整整花了八年,直至一九一〇年(清宣统二年)才正式投入生产。原为“陆军兵工局”,以后又更名为“四川兵工厂”。

 

    清政府垮台后,四川出现军阀混战的局面。军阀们为了增强其实力,历来均把兵工厂视为极重要的争夺目标。工人们在这反来复去的你争我夺中,命运毫无保障,生活极端困苦。

 

    一九二五年成都军阀邓锡侯、田颂尧、刘文辉联合赶走军阀杨森后,田颂尧则独占了这座兵工厂。

 

    由于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三一年霸占这一兵工厂后,除继续生产步枪,马克沁机枪和手枪外,又增造825、865、100口径的迫击炮和木柄手榴弹等。对工人的压迫、剥削则更残酷。工人们每天工作十余小时,上下班还要经二道稽査排队搜身。而在工作中稍有不慎,轻则被罚工,重则被关进专设之牢房中。而对工人每月所发之薪金则以七成为全薪,有时还发给假银元。且经常欠薪不发或采更换总办为借口(即现在的厂长)不发工资,实际上是全;部侵吞工人的薪金。单田颂尧霸厂的五年中就先后更换了厂总办五个。而工人们的生活则愈加困苦。

 

    一九三〇年罗迺琼接替胡玉生任厂总办(第三任)后,连续欠工人工资九个月不发,工人们的生活极为困苦。但厂方仍强迫工人饿着肚子上班为他们卖命。同时扩充护厂大队,加强对工人的控制和镇压,并由工贼王会安出面组织黄色工会欺骗工当时,多数工人拖家养口实在无法生活下去,向厂方提出先发部份欠薪暂时维持眼前生活。谁知厂方拒不答应,有的工人连饿带气就关车不干活,以此怠工形式要厂方发清欠薪。

 

    当时中共四川省委的工委书记汪克明在厂的公开身份是钳工(四川兵工厂是有地下党、团组织的,当时约有地下党团员十人)。对工人们提出先发部份欠薪暂时维持的合理要求给予支持,并与该厂地下党负责人冯占文、龚俊明研究组织工人向厂方展开正面斗争。首先组织部份工人找有关负责人交涉。先到银丝街找厂会计处长晏群如,晏闭门不见。其后又到东大街东安里找工务处长杨于光,杨亦闭门不见。工人们十分气愤,即改要求发欠薪为请愿。杨见此情即支使其佣人出来答话:要工人们马上回厂去上班,他即来厂解决。当工人们回去后,杨迟迟不正面回答工人们提出的要求。同时黄色工会也出来欺骗工人说:“先上班”。护厂大队也硬逼工人上班干活并有抓人的迹象。在此情况下罢工条件已趋成熟。地下党员冯、龚二人与工人们商讨后决定:以“工人索薪团”的名义正式向厂方提出条件,如不答应,则正式罢工。当时提出的条件有:

 

    1、全部发给九个月欠薪,今后每月按时发薪,不准克扣;

    2、不准打骂工人,上下班不准搜身;

    3、工会要由工人自己办。

 

    以上条件如不全部答应立即全体罢工并上街请愿游行,不获全胜决不复工。同时于七月十八日又以成都外东兵工厂工人索薪团之名拟定了“外东兵工厂索薪团告白”的传单向社会散发〈附后)。厂方见此情况,只得当面全部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这些成都工人们被骗上班后,厂方便暗中将地下党员冯占文、龚俊明逮捕关进原老厂门侧的牢房中,不准接见任何人,不准送茶饭。七天后,冯、龚二人被活活折磨而死,厂方将其软埋了事。随即田颂尧撤换了罗迺琼的工厂总办之职,由田自兼总办。罢工未成,九个月的欠薪也就石沉大海。工人们仍然处于饥寒交迫的困境中。一九三一年田颂尧被军阀刘文辉赶跑,田临逃跑时,指使他的厂总办曾南夫大肆破坏工厂,并将所有机器全部破坏,关键的零部件全部拆走,兵工厂自此全部瘫痪,无法开工,造成上千工人失业。

 

    附:兵工厂索薪团告白

 

    兵工厂索薪团告白

    一九三〇年七月十八日

    四川省,兵枪万,扩充武力造枪弹,外东有个兵工厂,望江楼的对河边。

    二十九军田总办,会办就是王会安。

    田总办、王会办,养批狗腿真讨厌,办个工会欺工人,护厂大队更横蛮。

    如狼似虎压工人,一概装着看不见。

    平时事,且不谈,单表九个月来欠工钱;工人赊垮菜饭馆,家中当尽又卖完,饿得实在无办法,被迫才组索薪团。

    索薪团,凭理干,先与厂方来谈判,发点欠薪救苦难;谁知厂方头不点。饿肚仍要强上班,气得大家关车玩。

    厂里边,狗发疯,威逼工人立复工,呼哄吓骗使不灵,即命走狗持枪干。

    进出厂门搜腰包,不把工人当人看。狗工会(指厂里的黄色工会)假情面,说话做事两个面,工人受气看不见,工人挨饿他不管,好话只帮厂方说,未帮工人谈一言。

    我工人,去上班,作了工作要工钱,我们饿了要吃饭,一家老小要吃穿。

    现在弄得硬是惨,看到饿死在眼前。

    索薪团,理千万,(咱个)九月饷不关,饥饿死亡逼上山,哪管万枪摆面前。

    理直气壮壮人胆,武力压迫比屁弹。

    兵士们,听我劝,当兵作工为吃饭,工人兵士本一家,天下穷人无仇怨。自己弟兄常见面,莫听鬼话莫受骗。好弟兄,联肝胆,若是狗腿敢上前,一颗子弹一个眼,人多哪里死的完。硬逼工人来造反,工人用枪内行全。你的背上无钢板,子弹还是打得穿。索薪团,齐家愿,不发欠薪不上班,不准打骂搜腰包,每月一定把饷关。工人工会自己办,不要狗腿在中间,少了一条不答应,不获全胜心不甘。团结紧,提条件,狗腿吓得打战战,厂方被迫把头点,低三下四顺着谈,工人以为胜利了,人人上班想关钱。

    工人们,齐上班,狗腿心里打圈圈,回过头来变了脸,一口否认发工钱。

    工人个个气破胆,这才进城上街喊:

    市民们,父老们,我们工人实在惨,连续九月未关钱,人人饿得打穿穿。家有老小哭连天,大人孩子饿来团团转。

    饥饿死,无人管,还用武力压迫权,饿死也要强上班,打骂搜腰样样全。

    狗腿工会从中煽,被迫上街来喊冤。

    市民们,父老们,特将经过仔细谈,我们向你诉苦情,请求大力来支援。

    我们决心拼死干,团结一致勇向前,条件一定要实现,相信胜利就在前。

    请求主张公道,请求大力支援,要求发清欠薪,反对饥饿反对迫压。

    反对打骂搜腰,工会由工人自己办。

 

 

    (国营南光机器厂厂史办公室编写)

上一篇: 摧毁成都华西大学围墙的凯歌
下一篇: 张紫薇漂泊南洋结识郁达夫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