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紫薇漂泊南洋结识郁达夫

    张紫薇原名张朝佐,今成都郫县合作镇回龙村人,1900年生于一贫苦农民家里。1920年,在成都一中毕业后,考入成都华侨公学,毕业后去上海打工。后来,只身漂泊南洋,在马来亚、星洲(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地教书达26年之久。在此期间,创作了大量诗歌、小说、散文,成为享有盛名的华侨作家,并与著名作家、诗人郁达夫、郭沫若、曾圣提等关系密切,交为挚友。

 

    在南洋各国华侨学校执教中,张紫薇严谨负责,成绩卓著,被长期聘为教务主任和校长等职。但是,工薪菲薄,一家数口生活十分清贫。他在《献妻》诗中写道:

 

    “力薄亲疏只自知,精疲力倦苦支持。一丝一粥来非易,莫把无时当有时。安危异域本难知,俭朴纯风当自持。遇事应思财力薄,出门不比在家时”。

 

    张紫薇自幼过着贫苦生活,常常教育子女:“一饭一粥,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衡以物力维艰。”

 

    在文学创作上,早期写新诗和散文,连续发表十几首诗和一个剧本后,即崭露头角。以后转向小说创作,陆续写出短篇小说《桥》、《阿Y》、《二姐》、《木头先生》、《夜哭》、《弟弟的情妇》等30余篇。初期署名“紫薇”,后来改用“了娜”。以上作品相继发表在苏门答腊《民报》、棉兰《新中华报》、槟榔屿《光华日报》、星洲《南洋商报》、吉隆坡《益群报》、巴城《新报》等报的副刊上。他同时还参与这些报纸副刊和一些文艺杂志的编辑工作。以后又在《洪荒》、《春风》、《平凡》等文艺杂志上发表了不少引人注目的作品。如《幽囚的鸽族》谴责了以势压人抢占别人电影院座位的三个英国佬;《米司朱和她的狗》则鞭挞了人不如狗的资本主义现实社会。他的作品在读者中产生了强烈反响,引起了文艺界的极大关注。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中,张紫薇和著名诗人曾圣提等人以笔为武器,积极创作以抗日为题材的作品,在华侨中推动抗战,受到了普遍好评。新加坡南洋商报《文学人》专栏特别提到,张紫薇和曾圣提是那个时期马华文艺的开拓者和基本写作者。

 

    当郁达夫奔赴南洋进行抗日活动时,张紫薇为帮助他在当地站稳脚跟,立即引荐他同两位华侨联办旅馆,让他当“干股东”。后来,郁达夫为避免嫌疑,准备在当地结婚。张紫薇又为他慎重物色对象,并热情操办婚事,从而结下了深情厚谊。有一次,郁达夫想到张紫薇子女多,负担重,生活清贫,便把经营旅馆所得的四千盾钱,分了一半给张紫薇。

 

    张紫薇和郁达夫既是反法西斯战友,又是文朋诗友。一次,郁达夫把婚前吟诗用毛笔工楷抄给张紫薇存念。张紫薇也把病中吟诗抄给郁达夫,题目是《下巴东》:“掣妻挈子下巴东,风风雨雨又是空。数卷残书随我老,柔情侠骨两消融。”郁达夫看完后,连说两声“好”。接着,张紫薇又抄《杂感》一首赠郁达夫,诗曰:“未必蓬莱路便通,残山剩水寄萍踪。人间何处无知己,白骨青山总是同。”郁达夫说:“白骨青山一句,改为‘到处青山一列同,更好”。

 

    郁达夫在被日本宪兵逮捕前,准备送给张紫薇一个象牙烟嘴。烟嘴尚未送出,郁达夫已被捕入狱。直至郁达夫被害后,这烟嘴始由张夫人何丽有女士转交给张。张紫薇视之为珍品,一直藏在身边几十年。以后每当他回忆起与郁达夫相处的情景,便取出烟嘴玩玩,一见上面镌刻的“紫薇先生留为纪念,郁达夫赠与苏岛巴东”,便会心潮起伏,禁不住老泪纵横。

 

    1948年,张紫薇思乡心切,准备携眷回国之前,特别怀念郁达夫,遂奋笔写成《郁达夫流亡外记》一文,署名了娜,在雅煸达《生活报》连载。回国后,在上海应文学史家刘大杰之约,又将此文发表在《文潮》月刊第三卷第四期上。这篇两万字的报告文学,写得非常真挚感人,是记述郁达夫同类文章中最引人入胜的一篇,极富史料价值。后来北京人民出版社创办的大型文学丛刊《新文学史料》第五期(1977年),又将该文重新发表。两幵编者都在文前加了按语,《文潮》编者按特别指出:了娜先生大南洋教育家,和郁达夫友善,相处很久,所以知之甚深。

 

    抗战期间,他有部分作品在国外出版。国内的上海马来亚书店,也出版发行了他的中短篇小说集《飘流异国的女性》。正拉出版另一部小说集《桥》时,抗日烽火已燃遍南洋诸岛了。

 

    在南洋辗转流离20多年中,张紫薇常以一颗赤子之心怀念祖国和故乡。他在《怀乡》系列诗中吟道:“故国江山美,他乡白发新。应知游子意,况是乱离人。”“塞外风萧索,归心似箭流;夜深人不寐,遥望锦江头。”

 

    1948年回归祖国后,他在地下党组织领导下,积极从事革命活动。在成都郫县男中、女中任教时,接受党的嘱托,对中共地下革命武装“岷江纵队”的队员进行革命教育,撰写了有关学习《社会发展史》、《新民主主义论》和《论人民民主专政》等系列文章,提高了队员的思想政治觉悟,对打击敌人迎接解放做了有益的工作。

 

    解放后,张紫薇积极参加县上的宣传工作和下乡征粮工作.继而被军管会任命为成都郫县女中校管小组负责人和学校负责人。睹后,被调到川大附中、成都市九中和一中等校任教,并先后担任四川省政协委员、省侨联常委和顾问等职。他虽年老体弱,但总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努力把工作做好。

 

    张紫薇酷爱文学终身不渝。尽管教学任务重,社会活动繁忙,仍坚持不懈地撰写了不少诗文,部分寄往南洋,发表在一些华文报刊上。1986年张紫薇谢世后,友人将他的部分诗文汇成《张紫薇诗文选集》出版留世。

上一篇: 成都外东兵工厂工人的“索薪”斗争
下一篇: 成都《力文半月刊》的始末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