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巨匪孔锡之史故

    时间大致在民国廿五年(1936年)。成都的大邑县新场有一个外号叫“孔黑眉毛”的人,此人年龄约四十开外,精明能干。父母早亡。他的妻子很会勤俭持家。夫妇俩膝下有两个儿子。老大人称孔光光,二十出头,就因为在八岁那年,害了一场病,把头发几乎全都害掉了,所以大家都这么叫他,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老二叫孔锡之,年方十八九岁,长得臂阔腰圆,脑袋瓜好使得很,里里外外都要帮父母一把,的确是个好帮手。


    当时,孔家有水田和山地各一、二十亩,并开有水碾、水磨,日子过得蛮红火的,真使人有点儿眼红呢。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一年,秋收后不久的一天,“孔黑眉毛”拿给棒老二拉了“肥猪”(绑票),“孔黑眉毛”被关在无嘴(现大邑新场镇境内)里面的一个谁人也不晓得的山洞里,家里人急得要死要活的。


    土匪提出要孔家拿出三十石米,作为放还“孔黑眉毛”的条件。在当时,就像孔家这样中等水平的人家,要拿出这么多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也不容易啊。


    大致过了六、七天以后的一天早上,孔家老二孔锡之,从头到脚化了装,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背着背篼,拿上砍刀,装着上山砍柴的样子,翻过一座又一座大山,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眼看已过响午,还没有找到父亲的下落,心里很是着急。他放下背篼,准备吃点干粮,歇歇脚再走。当他靠着一棵大树坐下的时候,听到远处好像有人在说话。他一下子就跳将起来,爬到高处,看到远处山沟里有好些人影在晃动,还有一股一股的青烟不断往上冒。他急忙轻手轻脚地挨了过去,在离那大约三四百米的地方,找了一块隐蔽处,藏起身来,拨开杂草,仔细往前看,见有七八个穿着杂乱衣服的人。有的蹲在火堆旁好像在烤鸡;有的在火堆附近来回走动,手里拿着烤熟的东西,狼吞虎咽地啃着;有的斜靠在大石头上,不停地吸着烟。孔老二的心头不住地一阵窃喜:总算没白费工夫,父亲一定被他们藏在身后的山洞里。随后,他还听到土匪们大声嚷着明天要去抢一户姓王的人家。孔老二心头盘算着如何救出父亲。


    第二天,天刚麻乎乎儿亮,孔锡之就急忙起了床。他赶到那个关“孔黑眉毛”的山洞附近,天还很早。他朝洞口丢了一块石头,见半天没有动静,断定棒老二们全部出窝了。他飞快地冲下去,摸索着走进黑乎乎的洞里,找到了他父亲,拿出刀割断了他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背着一口气跑回了家里。


    孔锡之从土匪窝窝里头救出了父亲,使四邻八舍都震惊了。难怪有人说:“孔老二硬是胆大,一个人敢钻到深山老林里头的土匪窝窝救人,简直像一块‘金钢钻,。”


    就这样,大家送了他一个“金钢钻”的外号。


    “金钢钻”虽说救回了自己的父亲,但心里头毕竟窝着一肚子的火。心想,你龟儿子些也太可恶了,看我二天如何收拾你们。于是,把和哥哥孔光光经常在一起打猎的几个兄弟伙收拢起来,总共有七八个人,七八条火药枪。有一天,“金钢钻”趁那伙土匪出去抢人的时候,带起人把他们的老巢洗了个精光。


    那些土匪很快就打听到,是“金钢钻”那小子把他们的窝洗白了,鬼火直往脑壳顶上冒:噫?“金钢钻”,太岁头上敢动土啦。于是乎,一窝蜂似地撵下山来。此时,“金钢钻”的家里硬是挨得惨:家里的东西不仅被一抢而光,房子还被放了一把火。


    “金钢钻”呢,躲起来了。他并不后悔:嗨,现在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幸好,救火还算及时,有两三间房子总算保住了,不然,那真是无家可归喽。这回呀,“金钢钻”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他发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转眼,又过了四五个年头。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路过横山岗(现大邑西岭镇境内)。在那里,红军击败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许多人马。随后,有一股国民党的残兵败将(大约二三十人)逃窜到新场,犹如一群丧家犬。领头的拿出上户,去拜会“金钢钻”。“金钢钻”心里头很是高兴。他给手下的人吩咐,到时候要这么这么。他拱手把那群“丧家犬”让进院子里,接着,摆酒款待。席间站起来说道:“诸位,请放心,走到孔某这里,不会有人来捣蛋。今天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请大家痛痛快快地喝个够。”


    经“金钢钻”这么一说,使他们的心踏实多了。不是吗,红军已经走了,还有哪个敢来这里?这些丘八被红军吓了一阵子,加上好久没闻到酒气了,一个个大喝特喝起来。不一会儿工夫,都喝得醉熏熏的。这时,“金钢钻”手下的兄弟伙,各人手上拿起一根木棒,一拥而上,一个收拾两个,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部解决了。


    这么一下,“金钢钻”他们有了二三十条真家伙。“金钢钻”也挂上了“驳壳”,神气起来了。紧接着,“金钢钻”把自己的人马扩充到五六十人。他不仅报了多年未报的仇,还抢了好几个土匪窝子。


    “金钢钻”手下的人中间,有些是当地地痞或好逸恶劳之徒,他们私下里连老百姓的猪牛牲口也抢,刚开始,“金钢钻”还要干涉,随之慢慢地就看习惯了。过了不多一阵子,他手下的人还把他拉去抢了几家老百姓。慢慢地“金钢钻”也学会了见鸡儿就捉,见鸭儿就逮,见东西就抢,他真正变成了一个人人害怕,人人痛恨的土匪头子了。


    再后来一两年的时间里,“金钢钻”网络了好些土匪头子。如像三坝的李成章及伍卓成、伍国成两兄弟,太平的胡中祥、王麻子,安顺的孔步高……他还收用像任梦堂、郭宝之这样的亡命之徒作为左右臂膀。这样,“金钢钻”就有了一支几千人的队伍。他带领人马征服了一些不愿归顺他的人,如王泗的袁卓成等等……他的地盘越来越大了起来,性情变得越来越粗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残害老百姓的大恶霸、刽子手。


    由于孔锡之作恶多端,双手沾满老百姓的鲜血,解放后被我人民政府镇压。


    本文作者:郑蜀晋

上一篇: 金堂巨匪赖金廷史故
下一篇: 枭雄杨森的新政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