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当年“王爷会”历史纪实

    本文由成都老工人李辉武口述


    成都东门府河边的码头工人,在旧社会被人称为“力脚”。这些“力脚”们完全靠府河水吃饭,河水的涨落关系着大家的生存。那一年如果大水不发,下河一带的货船就上不来。“力脚”们无货可卸,便要眼巴巴的饿肚子。有许多弟兄在腹内空空,脚把手软时抬“过河跳”掉入滚滚激流丧了命。当时力脚们信奉的“镇江王爷”主宰着“力脚”们的命运,它在力脚们的心目中是一尊至高无上、权势熏天的大神。府河边的把头段继明等为了压迫剥削“力脚”们,便用他们虚伪的信仰,办起了一个“王爷会”。“王爷会”里有会首、会员。会首就是把头段继明、舵把子李贤章之流,会员就是他们的一批“贴心豆瓣”(即爪牙、打手)。这些人组成的“王爷会”,在码头上耍尽威风,掌红吃黑,压榨“力脚”。“力脚”们呢,只有向“王爷会”纳贡的义务。段继明一伙规定:要在河边上找吃,必须缴纳工钱的三成,否则不准!一年一度的“王爷会”一来,他们便唱戏敬神,宴请士绅官商,吃饱喝足兴尽而散。“力脚”们只好站在戏台下伸长颈子,咽着口水看半天“坝坝戏”,三成工钱便落入了段继明等一伙的腰包。


    世道不平,反抗的火种在力脚们的心中播下了,并且在悄悄地燃烧着。


    1947年7月,一年一度的“王爷会”期又将近了。段继明一伙到处催逼缴纳“会钱”,见着“力脚”就打招呼:“会期要拢了!赓即想法送来!”这时广大的“力脚”们确实在“想法”。想的什么“法”呢?他们在想斗争的办法。


    会期临近了,蔺团才、朱吉安等工人找着李辉武商量:“我们出钱,他们办会吃油大,这才安逸喃1未必我们自己就办不起来?”“啥子办不起来啊!只要我们大家不缴钱给那几爷子,看他去吃铲铲!”大家商量议决:“明天起我们自己逗钱。到了那天我们照样吃油大,看他几爷子把我们怎么办?”


    这样一来,府河码头两个“王爷会”都在抓紧筹备。会期那天,两个“王爷会”同时开办。“力脚”们换上干净衣裳,上午敬“镇江王爷”,下午请了沿府河的各堆栈老板、管事先生以及我们全体“力脚”,在“镇江茶楼”办了十四桌酒席,大家开怀畅饮,哈哈连天。席间朱吉安、蔺团才、李辉武等人宣布:


    “从今天起歇工三天,各人吃茶耍,码头上不要去,那个去了就不算我们‘王爷会,的人,今后有啥子事,我们‘王爷会’就不管他!”段继明他们一发觉找不到人卸货,十分惊慌,我们讲:“对不起,我们要涨工钱丨并且向堆栈老板、管事先生打招呼,要他们支持大家的行动,今后有业务直接交到力脚的王爷会手头”,不让段继明一伙再吃一道。平时,沿河的堆栈多次受段继明一伙的“卡”,货到了,火烧到眉毛,找段继明要人,他说“没有人”,把“包袱”给他塞够了,他才给你找“力脚”。所以这些行栈老板、管事先生也痛恨段继明一伙,巴不得和“方脚”办的“王爷会”直接打交道,少受一些“卡”。这时,他们都表示支持力脚“王爷会”的行动。


    三天还没有过完,码头上货物堆积如山,重载的货船沿河靠满,弄得府河一带拥挤得混乱不堪。“力脚”们个个稳起、喜在心头。成都国民党政府管河运的官员找到段继明要他马上想法找人卸货,不然要他负河道阻塞的责任。段继明一伙慌了手脚,一改他们拒不承认“力脚”办的“王爷会”的面孔,赔着笑脸找:到力脚“王爷会”商量,力脚“王爷会”则堂而皇之地提出了全体力脚的要求:工钱要涨!按盐包量计算,同重量的货一律由一百文涨至二百文,不涨不干!段继明无法,擦着急得满面直滚的汗珠答应了力脚“王爷会”的条件。


    力脚们办的“王爷会”胜利了!把头压迫剥削工人的“王爷会”垮台了!


    (本文由成都在线成都百科小编收集整理)

上一篇: 记成都码头工人斗把头
下一篇: 回忆当年成都的“晨呼队”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