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春熙路街名来历

    春熙路,成都的商业中心,成都最繁华的街道,在全国闻名,可是大家对成都春熙路的得名又知道多少呢,今天小编收集整理了一些关于春熙路街名来历的资料。


    1924年,马路修建成功后,杨森请素有雅名的前清举人、双流人江子愚为马路取名。江先生名椿,字子愚,双流黄水乡人。幼读私塾,曾在清朝废科举前最末一次朝考中获一等。辛亥革命后,江子愚曾先后担任四川《国民公报》《巴蜀日报》主笔兼总编辑。江子愚擅长古诗文,著作有《古代蜀诗评判》《冬青阁诗选》等十綠。1949年后担任四川省文史馆馆员,于1962年病故。


    江子愚先生不仅擅长“之乎者也'而且世故极深,他来了个“太极推手”,推出了一顶特级高帽,他给这新马路命名为“森威路”,因为北洋政府授予杨森以“森威将军”头衔,这令杨森十分“受用”,于是确定了马路的“初名”。不久,杨森在他发起的与川东军阀刘湘的混战中失利,被迫逃出四川。江子愚再战江湖,又向当局建议将“森威路”改为“春熙路”。出典是老子《道德经》中“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的典故,以描述这里商业繁华、百姓熙来攘往、盛世升平的景象。


    但另外有人予以了附会,认为“春”寓意春风和煦的“阳升”,与杨森谐音;“熙”表示升平气象。熙熙攘攘皆为利而来寓意指在杨森治理下的成都,犹如春风和煦,百姓熙熙而来,攘攘而往,一派升平兴旺的景象,全赖于杨森督理的“德政”。


    但有意思的是,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黄德昌近年指出,自春秋时代有《老子》一书流传于世以来至唐,这句话一直就是“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而不是“若登春台”。“若登春台”首次出现在唐玄宗的《御注道德真经》一书中◦由此,《老子》的各种版本中有了“若春登台”和“若登春台”两种说法。就这两句话而言,含义也大相径庭◦“若登春台”里,春成了一个修饰词,是定语。有春台则有夏台,秋台。而“若春登台”则说是如春天来临。两者相比,“若春登台,,的意思要丰富得多。那么,为什么唐玄宗要将“若春登台,,改为“若登春台”呢?黄教授认为,唐玄宗之所以如此改动,一则可能是笔误,一则可能是为追求文句的对仗工稳(《春熙路碑文谬误乍现》,见2002年3月27日《四川日报》)。


    还有一种说法,是出处源于西普文学家潘岳《秋兴賦》里的名句“登春台之熙熙兮,再金貂之炯烟”而定名。


    春熙路建成后,成了连接东大街和商业场的黄金通道,极大地便利了城市交通。来自国内的北京、浙江、广东、重庆等地的客商,与来自国外的洋商们同台经营。在这个路面宽八九米、长约两千米、汽车与人力黄包车同行的商业大街上,各种商店、书店报馆、银楼、百货公司光鲜林立,商贾如云,游人如织。此外,鸦片馆、赌场、妓院等亦应运而生,洋人挥舞“司迪克”、草鞋苦力奋力拉车的景象,让这条商业街在光怪陆离、灯红酒绿中展现出街道文化的五脏六腑。


    春熙路的改造为四川其他地区树立了榜样,比如资中县城里后来就有一条模仿春熙路而建的街道,为四川的古老街道的更新换代注入了新鲜血液。一位英国外交官感到“这时的四川具有令人惊奇的现代化程度,许多大城镇都很现代'成都在过去的几年中经历了“一场全面的改造,它的街道宽敞平坦,房屋商店鳞次栉比,卫生设施完善齐备”。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城市改革取得的显著成效,而街道的改善在城市面貌的变化中最为明显(王笛《街头文化:成都公共空间、下层民众与地方政治1870-1930》,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2月1版,第187页)。


    春熙路的“时空对位”


    春熙路分为东西南北四段,即春熙东段、春熙西段、春熙南段和春熙北段。后来逐渐拓展,还包括著名的大小科甲巷、北新街、锦华馆街、中新街等大小街道。杨森采纳7牛津大学毕业的戴顾问的建议,在春熙路4条道路交会的十字路口的中心,建造了一座街心花园。后由成都市政督办罗泽洲在此设立“春熙路建路纪念碑”纪念碑的四周镌刻着修路经过图景。


    综合四川省文史馆张绍诚先生《锦里街名话旧》一书的考证,再结合吴世先主编《成都城区街名通览》的记载,春熙路的指掌图如下:


    春熙北路长400米,宽12.3米(包括两边街沿各宽2米),此段为春熙路主路段,初名北春熙路,后改为春熙北路,1949年后改今名。1966年曾改名反帝北路,1981年地名普査时恢复。它抵总府街,本街主要商业是匹头(绸缎、呢绒、布匹)、百货、钟表,多售舶来品,1930年代“有来鹤”楼茶馆(屋面M白鹤为标记)生意特盛。其间还有一家咖啡店,名叫劳福咖啡店,取其“劳工福利”之意。店主穆耀枢,是位进步人士,他同时在金河街开设了一家草堂图书馆。他的劳福咖啡店里,经常有年gA細。后来不知何故,穆先生被当局抓出来枪决在该店门口,也就是孙中山先生铜像下面,罪状是“借开咖啡店诱惑青年男女,搞苟且淫秽之事。‘劳福’者,love也”云云,上演了一出莫须有的杀人丑糊。


    后街中有漱泉茶楼代之,茶楼同时出售各类报刊,零售花生米、瓜子、薛涛干、灯影牛肉佐茶,颇受大众欢迎。街中有基督教青年会,民初创立,1924年设电影院(后改名大华、新闻),以后附设图书馆、会议室、饭馆。西侧锦华馆内多男女中西各式服装店,沾上了洋风,所以工价颇昂。附近多银行、参茸行、银楼,西面廖广东刀剪铺,质地优良,以石质柜台为标记。亚新地学社,专售中外地图、地球仪。世界书局和商务印书馆所售中外书籍,特别是儿童读物,在成都市很受欢迎。《中兴日报》社在春熙饭店南面。本街初建时,有北京同仁堂药店,因与成都同仁堂药店同名涉讼败诉,改名达仁堂,仍售名贵中药。街西北亨得利茶馆是商界人士聚会场所,亦有“高级”看相算命者混迹其间。钟表、眼镜行(设修理部)有及时、大光明、协和等,抗日战争时期最兴旺。解放咏争时期,本街百货商店如聚福祥、福泰和等一年到头都在搞大减价,大型条幅耀眼夺目,鼓号齐鸣,高音喇机播放流行歌曲,夹杂鼓号狂鸣,震耳欲聋。总而言之,商家的促销手段极大地影响了后来的营销模式。


    按照春熙路方位定名,春熙南路长240余米,现宽12米。1966年曾改名为反帝南路.1981年地名普查时恢复。它南接走马街,街西有益智茶楼,表演曲艺:楼北为正则补习学校,有精益眼镜行和宝成银楼:街东有德仁堂销售参茸燕桂及名贵中药材,其北为春熙大舞台。1930年首聘蒋叔岩、刘云霞、娄外楼等名角演出京剧,是开先河,随后以连台剧轰动成都。抗曰战争时期改放映电影,再改为百货公司,人民银行。其北五芳斋是下江口味面点铺,其北1935年前有卡尔登,是成都豪华的大烟馆,吸毒的瘾君子呑云吐雾于混沌之中。抗战时期改建银行,再北为成都市最大的《新新新闻》报社和《新中国日报》,前者所建新闻大厦是20世纪40年代成都最高的建筑物。1949年后成都市总工会在此办公。


    春熙东路长85米,宽10米,1966年大科甲巷并入,曾改名为反帝路,1981年地名普查时恢复。春熙东路东接大科甲巷,清代按察使司署所在地,路北是监狱(后改四川省财断,抗日战争时期田赋改征实物,内设田赋粮食管理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残杀东乡县民的四川省提督李有恒、反帝民众领袖余栋成等先后监禁于此。1949年后改建为成都“市立医院”,即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西端有福泰和百货公司和凤祥银楼。1949年后改成都市工艺制品社,展销成都市精工制作的金银制品、丝织品、漆器等艺术品。


    春熙西路现长170米左右,1966年曾改名为反帝西路,1981年地名普查时恢复。西路与荔枝巷相通,街北成都大楼亦20世纪成都市新型建筑物,几家银行和撷英西餐厅在此;对过西侧耀华茶点室,所售饮料、茶点、面食均享盛名。1949年后在街北增修西餐厅,1958年毛泽东主席曾来此就餐。此街是民国时期少爷小姐喜欢光顾的街道,亦多寄卖行(亦卖洋货化妆品、小衣饰、扑克、打火机等),西服制作业设店作立体剪裁。也有金石刊刻和书报代售店。西段上有“国际艺术人像”照相馆,1946年秋曾展出李公朴、闻一多两教授在昆明街头被刺杀的一组特大新闻图片,轰动蓉城。


    春熙路东南西北四路交会处有独立楼房两栋,南面一栋是中华书局(多售古籍校勘新本,1949年后改声成都市古籍书店)和四明银行,北一栋是广益书局(多卖笔记小说、通俗读物、附设金笔修理部)、茂昌眼镜行(1949年后改为瓷器商店)


    春熙路在人民公社风行全国时期,还短暂地被命名为公社。在同一个地段上出现如此之多的新旧街名重叠,就像历史是层金而成一样。各种空间符号逐渐被时代荡涤而去,人们站在春熙路上,就能感到历史的脉动。

上一篇: 一些不为人知的川渝大轰炸历史
下一篇: 成都劝业场中的风化史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