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举办戏曲编导进修班历史情况

    1981年至1993年我四川省文化厅及其所属的省剧目工作室、四川省川剧学校,分别先后主办或承办了十期戏曲编导进修班(其中编剧班七期、导演班三期),培训了全省戏曲编导人员四百余人次,为培养我省戏曲编导队伍、提高戏曲编导水平,做出了应有的历史贡献。

 

    办班前后我省戏曲创作演出状况

 

    打倒“四人帮”,文艺得解放。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终于结束了统治十年之久的“八亿人民八个戏”的文艺禁锢时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经济改革开放搞活,文艺创作和演出也出现了空前的活跃:文学上出现了“伤痕”现象;艺术上,被赶下舞台十余年之久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又重新登上了戏剧舞台,一时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四川剧场门口出现了排队买票长达几天几夜的空前盛况。“文革”中成长的新一代,

 

    第一次在戏曲舞台上看到了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感到无比新奇;老一辈对久违的戏曲舞台形象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感到^无比的亲切和兴奋。当时四川剧协主办的戏剧刊物《戏剧与电影》的订户竟突破了60万份大关,其新老读者和观众对传统戏曲文化和艺术的新鲜感、新奇感所达到极鼎盛况可见一斑。

 

    但是,这种戏曲舞台上猛涨的繁荣潮水没有持续多久,便出现了迅速的回落和平静。有识之士还预感到了潜伏在这繁荣后面的危机◦意识到戏曲界一旦“老箱底”被翻光,很快就会出现萧条和冷落。调查了解全省戏曲队伍的情况表明:全省川剧团人数1980年是10541人;1984年减少至8934人,四年之间竟减少了1600多人,这是一个不祥的信号。其中,编导人员的情况更是令人担忧。老的编导人员普遍心存余悸,且精力大不如前;新的编导人才,由于十年浩劫耽误了大好时光,尚未培养出来,一时“青黄不接”的现象十分严重。川剧纵有“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尽的三列国”的丰厚家底,但“坐吃山空”的日子毕竟迟早会到来。更何况广大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也不满足于这些离他们年代久远、十分陌生的传统戏曲,没有大量新的生命力很强的创作剧目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艺术审美需求,这种表面的繁荣乃是不能持久的。

 

    鉴于此,当时主管宣传文化部门的有关领导,便痛下决心,哪怕省吃俭用,也要拿出一点钱来办培训进修班,培养新的戏曲编导人才。于是,经四川省文化局党组研究决定,第一期四川省戏曲编剧和导演进修班便于1980年10月20日在成都开办了。

 

    办班的指导思想及其宗旨

 

    粉碎“四人帮”后,中央召开了全国文化局长会和全国戏曲剧目工作座谈会。办班的指导思想,就是要把这两个会议的精神落到实处,解决我省戏曲编导队伍日益突出的“青黄不接”问题,使川戏这个古老的剧种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第一期戏曲编导进修班为期三个月,主要进修对象为各市地州县的川剧团、文化馆、艺术馆具有一定编导知识和创作实践经验的专业和业余戏曲编导人才。编剧班收60名,班主任由亚欣、胡立民、蔡文金、徐琪、于一、庄性根等人担任。导演班收30名,班主任由赵培镛、张述华等人担任。

 

    第一期人数最多,以后各期根据不同对象,有收20名、30名、50名不等,进修时间也分20天、30天、50天不等。时间最长的是省川校承办的西南四省区戏曲导演进修班,计八个月。

 

    第一期进修班的进修课程大致分为四个方面:基础理论;专题讲座;作品分析;学员实习。基础理论主要要求编剧班学员专修中央戏剧学院顾仲彝教授编著的《戏剧理论与技巧》一书;导演班学员专修中央戏剧学院何之安教授编写的《导演基础知识讲话》一书。编剧班基础理论主要解决以下几点:戏剧题材的选择及主题思想的提炼;戏剧冲突的特征及其与生活的关系;戏剧的结构、类型及重要手法;戏剧人物的塑造以及戏剧语言的要求等。导演班主要要解决的基础理论是:针对戏曲界长期靠老艺人口传心授表演程式,台上一桌二椅,缺乏向兄弟艺术门类如话剧、电影借鉴的状况,着重解决导演与导演学;导演对舞台与剧本的认识;导演的舞台调度、导演风格、体裁的体现和处理;导演对舞台节奏、气氛的认识与处理;以及导演的构思和导演计划、排演、演出组织工作等。围绕结合上述两门主课,也组织插进一些专题讲座,邀请北京、上海和省内的专家学者及演艺界名家来上课。如请上海的余秋雨教授来讲戏剧审美心理学,结合选修朱光潜、李泽厚的美学理论,请川大王世德教授剖析《十五贯》谈美学原理;还请北京葛一虹、刘木铎、李紫贵、王荣增,请川大历史学家缪钺教授、成大白敦仁教授、川师屈守元教授主讲戏剧编导理论及元曲、明清传奇等,还请周企何、周裕祥、曾荣华、向霖、刘健、苏枚、刘沧浪、熊正堃、夏阳、安民、张继舜、冯光钰、文国栋、赵树尧等来班讲授传统戏曲表导演基础知识、剧本分析、戏曲表演、戏曲音乐、戏曲舞美及戏曲如何向话剧、影视借鉴学习等专题讲座。最后给学员留出一定时间进行教学实习,编剧班让学员联系自己的作品实际来消化讲课,并与观摩、讨论结合起来,在理论和技巧上来一番比较、对照,最后运用自己的所学,修改自己的作品,使自己学以致用,得到提高。导演班则选定一个剧目,在教师指导下进行导演实践。第一期办下来,反映很好,希望继续办。

 

    针对学员不同情况,每期对象各有恻重

 

    省厅先后举办的七期编剧进修班三期导演进修班,除主修课与第一期大同小异外,以后各期,针对学员不同情况,教学上安排各有侧重。如1984年12月10日省文化厅《关于召开戏曲编剧进修班、剧本创作讨论会的通知》就这样写道:“各市、地、州文化局:为了进一步振兴川剧,繁荣我省戏曲创作,培养中青年戏曲编剧人才,决定于今年12月10日在成都召开戏曲编剧进修、剧本创作讨论会。现将会议的有关事项通知如下:(1)这次会议的时间暂定为70天。本着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的精神,会议拟分为两段进行:第一阶段,以40天左右时间,采用读书、讲课和讨论重点剧本相结合的方法,集中在成都进行学习。为了提高到会人员的戏剧理论水平和从事创作的实际能力,与会人员除了学习有关教材以外,还将聘请省内外部分戏剧专家和专业人I员到会讲课。第二阶段,以30天左右时间,学员各自回到本地区深入生活,进行创作实践,独立完成或改好一个剧本,作为学习成绩的检验,送交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然后发给结业证书。(2)为了培养戏曲编剧的新生力量,要求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员,系未参加过前几期编剧进修班学习,本人有志于戏剧创作、年龄在45岁以下的中青年作者。……”除此之外,还有以读书为重点的、有以观摩学习舞台演出为重点的、有以深入生活或基层调查研究为重点的、以及有以讨论修改作品为重点的进修班。

 

    对我省戏曲编导队伍的贡献

 

    自1982年省委提出“振兴川剧”号召之后,我省基本上坚持了两年一届的“振兴川剧会演'单在八届全省性振兴会调演中,由各市、州、县所推选出来的剧目就不下百余出,若算上各市地县举办的各种会调演的剧目,少说也有两三百出,在这些剧目的作者中,至少有80%〜90%是进过进修班的学员,有的学员甚至进过两三次,他们的作品也不止一次地拿到进修班来讨论过。如今,在全省一百余位坚持写戏的专业和业余创作队伍中,至少也有80%的人是进过进修班的学员,他们中不少人的作品在省上或全国频频获奖。有不少人已成了知名剧作家、名导演,正高、副高或出色的文化管理人才,也有些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在专家面前他是领导,在领导面前他是专家”的内行管理者,诸如文化局长、艺术科处长犮创作办公室主任、剧团团长等。如重庆市的张昌达、王逸虹、魏晓林、李文彬、谢伯淳、秦世吉、秦中圣等,代表作有《山魂》、《阚泽荐陆》、《金银坡》、《佛海烟云》、《巫山神女》、《凌汤圆》、《魔鬼索尔南塔》、《无言的结局》、《丁家村的喜剧》等;成都市和省直院团的董雯、程贤光、黄雅妮、张培根、邬丰泰、胡金城、林国志、李远强、刘朝俊、赵冰、陶开敏、钟志如等,代表作有《火红的云霞》、《班超回旌》、《慧梅出嫁》、《殷小姐娶妻》、《少帝福临》、《雪宝公主》、《薛涛》、《邓幺姑》、《廖观音》、《峨眉山月》、《我们仰望星空》、《血溅宫墙》、《李冰》等;万县地区的王楚华、廖元善、韩天惠、纂爱华、李永安、郭奇泉、刘又积、刘璐、阎宗培等,代表作有《邯郸雪》、《碧血红花》、《秦良玉》、《巴曼子》、《问号》、《烈士像前》、《坟台恋》、《断线风筝》等;达川地区的宋小武、宋小涛、宋大清、何光表、张镇亚、王代隆、郑恬、吴源泉、陈时荣、陈云福、陈昌其等,代表作有《史外英烈》、《白杜鹃》、《巴山游击队》、《王维舟出山》、《巴山的喜悦》等;巴中地区的梁阿筠、黄绪仁等,代表作有《太子贬巴州》、《巴山作证》、《巴山游击队》、《边关恩仇》、《赤身知府》、《许都行》等;涪陵地区的黄瑛、孙因、王确、陈发奎、李克勇、瞿泽仿、肖树恒等,代表作有《翼王旗下四姑娘》、《秦良玉》、《白果雀》、《附子姑娘》、《泥马渡康王》、《发富之后》等;乐山市的李永贤、陈果卿、邱福新、晏资生、黄平、胡太玉、马翠华、康武能、曾文饮、王安康、郗伯康、康智明、吴代源、汪明中等,代表作有《桃村新歌》、《是谁害了她》、《郑姑姑》、《大佛传奇》、《杜鹃啼月》、《苏东坡写扇》、《索玛花》、《男婚女嫁》等;南充地区的周宾伟、张清、张映禄、唐正怀、汪洋、何剑青、邓玉树、黎人忠、林解、陈家坤等,代表作有《琵琶声声》、《楚天情泪》、《包公照镜子》、《张浪子嫁妈》、《奇怪的包褓》、《半边月儿明》、《洛阳梦》等;广元市的左培鼎、陈正鹏、魏育才、王洪韬等,代表作有《百日知府》等;绵阳市的杨中泉、商欣、铁佛田、唐永啸、陈竖琴、何烺等,代表作有《杨七娘》、《冰河血》、《大禹魂》、《凤飞记》、《卫青拒封》、《飘然李白》、《情探》等;德阳市的赵勤、傅正深、林贵祥、杨本林等,代表作有《丑公公》、《双请医》、《绵竹关》、《急件》、《抢鱼桶》等;遂宁市的任衡道、金国辉、胡雪松等,代表作有《马嵬轶事》、《周八块》、《钻窥记》、《郎当驿》、《琼江作证》等;内江市的谢昌明、阎克勤、周安民、周朗、文先荣、何犁、张善良、周明纯、王中杰等,代表作有《紫竹观音》、《杏花二月天》、《陈毅回乡》、《湘妃扇》、《乞丐与寡妇》、《血沃殷家寨》、《红螺女》、《陈抟老祖》、《喜鹊闹梅》等;雅安地区的陈维明、罗志彬、郑胜国、喻谠、聂德林等,代表作有《刘文辉》、《胡餑抗旨》、《石达开嫁女》、《大榕树下》、《一篮鸡蛋》等;攀枝花市的王汶、谬斯中、于映时、周锡达、叶春凯、陈开国等,代表作有《日月葬、》、《攀枝花传奇》、《杨汉秀》、《铁树岭》、《彝寨春晓》、《雪雨之夜》、《问路》、《买年货》等;自贡的陈学名、卢天才、万焕奎等,代表作有《饮食男女》、《江边有幢小楼》等;宜宾的吴彬文、查成林、雷良辰、徐国良等,代表作有《太君辞朝》、《手镯情》、《正气歌》、《狗腿传奇》、《葛一刀》、《烈士的叹息》、《老人情》等;泸州的杨邦国、余开元、段文汉、毋玉铭、周邦勇、倪高举等,代表作有《轵侯剑》、《李硕勋》、《血战泸州》、《护国崖》等,真可谓硕果累累、举不胜举。

 

    “峨联”——进修班的拓展与延伸

 

    1986年前后,进修班学员们看到和谈起近年来在浙江、福建等省堀起的“小百花剧团”、莫干山、武夷山笔会,连连推出了像《五女拜寿》等这样一批在全国叫响的剧目和人才,深有所感地道••我们四川为何不可以也搞一个这样的组织呢?当时学员中的陈维明、陈德忠等便是积极的鼓吹者和筹划者之一。经一番热烈的议论和商讨之后,终于,在1986年一次省文化厅召开的创作工作会上,川南组宜宾地区文化局创办主任刘兴明率先发起了倡议。他说:为了加强我省各兄弟地市戏剧创作队伍的横向联系,交流经验切磋艺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加强我省的戏剧文学工作者的团结和联络,也搞一个类似武夷笔会、莫干山笔会式的民间松散联谊组织。此倡议,立即得到了与会者的积极响应,先后便有自贡、乐山、宜宾、内江、泸州、雅安和遂宁等七地市的创办参加,并很快就于1987年2月5日在自贡召开了成立大会,取名“蛾眉戏剧创作联谊会”。相继,南充、绵阳、德阳、攀枝花、达川等五个地市的文化局创办又纷纷加盟,形成了目前这样具有12地市为集体会员的大家庭。

 

    这个民间组织的成立,不但实现了在全省剧作家和艺术家之间增强友谊、联络感情、交流信息、切磋技艺的宗旨,还为繁荣巴蜀戏剧创作起到了“偏师”、“同盟军”和“良师益友”的作用。从它成立迄今风风火火地走过的十个年头所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绩看,着实让人感佩3如十年来它召开了十余次笔会,讨论了大中小型剧本113个,其中有川剧、歌剧、通俗音乐喜剧、山歌剧、相声川剧、戏剧(曲)小品等艺术样式,题材范围既有现代戏,又有古装戏,既有整理传统戏,又有新编历史戏,还有神话传奇剧等等。不少剧本经峨联笔会加工修改后,提高很大,在省市级调会演中获得嘉奖。如第六届振兴川剧会演,14台剧目中,峨联成员就占了九台,获奖总数为75%;在四川省首届川剧小品比赛中,参赛的13个市地23个剧目,峨联会员就有九个市地16个剧目;获奖奖项27个,峨联便占22个;又,1994年在德阳举行的全省川剧丑角比赛中,12个参赛代表队,峨联占了9个;20个参赛剧目,峨联占了13个,以压倒多数摘取了桂冠,名声大振。有的剧目还在全国戏剧舞台上夺魁争冠,引起了各界的关注。所以,省文化厅副厅长严福昌不止一次地称誉这个组织为我省的戏剧创作和人才培养都起到了省文化厅、省剧协、省剧目工作室的部分职能作用。如今看来,笔者以为说它是进修班的拓展和延伸,恰如其份。不仅如此,还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借仙山之名而形成的民间自发组织,之所以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凝聚力和号召力,其原因也在自它成立之日始,便把繁荣戏剧创作放在首位,紧紧围绕这个中心开展活动,使“联谊”的基础经得住时间考验,巩固了组织,壮大了队伍,生气日甚、魅力愈增。正如原文化部艺术局局长曲润海为它的题词所言,它是“为戏而联,为谊而联,联则戏新,联则谊深。”确实如此。

上一篇: 成都历史之笔痴与宋笔
下一篇: 海峡两岸川剧联袂演出之历史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