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天宫堂之千年动人故事传说

    在成都十二桥死难烈士曾鸣飞家半边龙门(位于现百仁村三组)院子的后面,紧接一个连二大院(位于现百仁村四组)。其上首院正对大门的一间正房内,供着一尊观音神像,这就是成都人们称之的“天宫堂”。这间观音殿就是“天宫堂”的象征。她这地名在1990年以前的成都市简图上赫然在目。“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天宫堂之名流传至今,享誉至今。

 

    这间供观音的较一般农户住房略大的“观音殿”,在它后壁半人多高的神台台座上,在门栏窗格和帷幕、幡、幢之中立着一尊金色的观音神像,显得那么庄严、肃穆,也显出了人们对“天宫”的敬仰。

 

    成都民国年间,每年的农历九月十九,是观音的第三个生日,也是观音得道后飞升到南海普陀山之日,这里都要举办“观音会”。会期都要大锣大鼓地唱上十多天的“精助助”(木偶)戏。届时,卖冷淡杯的,卖凉粉小食之类的,转糖饼的等等小贩们都会云集于此;打牌的,掷骰子的,推牌九的也会蜂拥而至聚于其间,热闹非凡。台上唱戏、锣鼓声,台下两旁的呼么吼六声,牌九的什么吃天门、平顺门、赔尾门等的唱判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末梢,有的吼声令人发狂。故引得远近的高家、清水、郎家、龙嘴、清波等村的人前来观看这虽小但热闹非凡的庙会,使得“天宫堂”留传下来,越来越响,远近闻名。

 

    她还为人们留下了一个十分美丽动人的成都历史爱情故事:

 

    这里住着一对成都的青年男女,家境都十分殷实,他俩从小就青梅竹马,令人十分倾慕,男的叫智华,女的名慕华。男的有着健壮华美的体魄,聪睿的才思,文才出众。女的多才多艺,貌美如花,是远近闻名的美才女,她慕智华,对他一往情深。他们都得益于成都平原宜人的气候,丰美的食物和摸底河甘甜之水的润育。女子出落得美丽动人,周身散发出勃勃生机和令人心生绮思的气息,成为青年男子都欲追求的对象,但他们大都望而却步,对这样的佳丽深感自己不配。

 

    在互为敬慕的交往中,这两人不知不觉产生了情素,双方暗暗地恋上了,十分般配的。男的在成就未显之前,不愿向女子提亲,恐女的看轻了自己而使其仍待字闺中。但两人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均暗誓,他非她莫娶,她非他不嫁。

 

    妩媚的春天又降临在成都平原,翠绿一片,显出勃勃生机,也是最令人引起绮思的时候。蔚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下,远处早已现出青翠的群山山影。大片大片的金黄色菜花,绿油油的小麦和像地毯一样厚厚一层的苕菜交错地布满了田野。慕华常在这样的美景下徘徊于院前的田间地角,沉浸于这大自然的妩媚里,望着西边的雪山宝顶而沉思:传说那上面有黄金的柱子、白银的柱墩建的宫殿,住着一对神仙眷侣,过着令凡人向往的神仙生活。从这美妙的暇想之中,她幻想着和智华夫唱妇和,共论诗文、绘画、弹琴的美好时光和舒心的生活。

 

    当她正欢快地畅游在这美好的爱河之中时,突然,她好似听了一道猛烈的电闪雷鸣。它撕破了静谧长空,震撼着大地。霎时,她为有这样的感觉惊呆了,为有这样的感觉而感到恐惧,痴痴地立在当地,忘记回归。

 

    果然还真的印证了她的预感,她不幸被天子选美选中。在她生长的五代时期,蜀王在成都称帝。为充实其后宫,颁诏天下选美,这位远近闻名的美貌才女身处天子足下,更加难逃被选之列。于是被画像而报入宫廷候选。皇上一见,龙颜大悦,欲待入宫后册封为妃。

 

    敕书下达,选定良日,衣锦入宫。但这位不贪图皇家富贵的美貌又多才的奇女子,追求的是“一室论文、二人共吟,同案作画、共调弦琴”的夫妻间志趣相同、相敬如宾的令人羡慕的舒心日子。她待选取时便郁郁寡欢,闻知决定自己命运的敕书下达后,如遭雷击,眼前一黑,一大口鲜血猛然喷出后便昏了过去。

 

    一时急坏了家人,延医抓药,待至多日,毫无转机,显然已于事无补。慕华死志早生,绝医绝食,数日后便香消玉殒,含恨离开了人间。临终前,久积心中的情思冲口而出:“智华,吾要走了,愿来生再结连理,伺待于你。”言毕便弃世长逝。

 

    此事以慕华身患暴疾,医治未果而报入宫中。蜀帝心内暗叹:“这位人间色艺俱佳的奇女子,未能如朕所愿进宫伴驾,实为可惜!”这位风流天子还是舍不得放过她,仍将其列入自己的妃嫔之列。启开他的金口赐封道:“既入皇家册,即为皇家人。”但未正式人宫册封,现已升入“天界”朕就封她一个“天宫”吧。这就留下了因帝封“天宫”而得来的“天宫堂”。

 

    既封为“天宫”理应按礼厚葬,就在她生长的当地附近为她垒起了一个极大的坟包,这即是经千年沧桑、自然洗礼而留下来的“天宫包”(位于现百仁村五组)。

 

    智华闻慕华已死,知其为自己掏情而殁,也决意尽快追随她去。他绝食或少吃,久郁成疾便一病不起,知自己不久也将撒手人间而感到欣慰。临终前,他对自己的双亲恳求道:“请双亲二老恕儿的不孝,尔后儿再也不能孝敬二老,承欢膝下。儿死后将儿葬于慕华近旁,余要和她长厮守。”言毕而逝。于是家人按照他的遗愿,就近距天宫包数十米处,同样为他垒起了一个大坟墓,顺理成章地称为“地宫包”(现百仁村五组内)。

 

    因地宫没有“正名”,故未有“地宫堂”。这“天宫”、“地宫”看来不免有些阴阳颠倒,但“天宫”为皇上御封,未按阴阳常理。不然,世上哪能还有“大郎观音庙”的存在。

 

    这正是:只求幸福不求荣,至死未入皇家门。喜获帝王来封天宫堂上名。

 

    后记

 

    位于成都天宫堂不远的两个大坟墓,经过千年沧桑,早已变成了两个高约2米、大约1亩的土墩墩了,长于其上的有数十株柏树,灌木荆棘杂草掩住闲置其间的两个石桌和十余个圆鼓形石凳。由于当时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不强,未对其有充分认识,1965年间,被挖去填了废沟,成了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牺牲品,最后失去了它的可觅遗迹。但那里现在仍被成都当地人以“天宫堂”之名来呼之。

 

    观音殿里的观音神像也未逃过厄运,在“文革”破“四旧”中被毁。

 

 

    作者:张国风  选自《传奇成都》

上一篇: 成都金堂黄金仙的历史故事
下一篇: 成都历史故事之锦江神龙水上漂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