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历史歌谣搜集大全

成都保路歌

平地风潮路债生,合同签字万心惊。川民爱国无他意,为怕瓜分抵死争。

赵氏居然家天下,弟来兄去统四川。勾结权奸呑路款,川人敢于杀赃官。

杀人起家赵屠户,顶子原是血染红。万人咒骂此凶贼,都喊挨刀赵尔丰。

煌煌告示拿首要,会长兵禁来喜轩。市民义愤群情愿,乱枪打杀督衙前。

百姓哀求跪拜忙,肆行焚杀见弹章。“匪徒”凶器君知否?先帝灵牌一炷香。

飞章诬奏川民反,可怜送剿逞凶残。可怜送去活把子,片甲匹马不见还。

新军错计恃洋枪,谁料愚民愤莫当。夺得洋枪还死斗,可知器不敌人强。

十月十八打启发,校场哗变巡防军。不是困兽还思斗,为何出示招散兵。

川人流血成海水,血汗路款亦渺茫。

血债终须血来偿,屠户被屠致公堂。

搜集者:邹辛士姜梦弼

 

怕的外人占路权

光绪二十八年把路办,银子凑了千千万。

也有官的商的款,也有土药烟灯钱。

最可岭是庄稼汉,一两银就要出这项钱。

凑钱办铁路是为哪一件?怕的是外人来占路权。

搜集者:郑华钰

 

辛亥保路谣

张熙不稀,韩檀不疚。

活捉赵尔丰,夺回我路权。

搜集者:王纯五

 

赵尔丰没良心

赵尔丰,没良心。七十二行加厘金。

成都府,人齐心。拿起枪杀巡防军。

巡防军,锥子火,到处杀人又放火。

同志军,真英武,杀得巡防军无处躲。

搜集者:刘素云李兴玉

 

巡防兵丁都吓憨

吴二大王不简单,扯起大旗扎营盘。

一声命令往下传,大队人马拥河边。

连槽枪有五百杆,新式枪有千打千。

千刀万剐赵尔丰,巡防兵丁都吓憨。

搜集者:郑华钰

【附记】清末宣统3年8月(1911年9月)中旬,温江县同志军首领吴庆熙部配合崇庆县同志军在金马河边三渡水附近伏击清军,清军死伤百余人,后流传此歌谣。

 

推倒满清改大汉

推倒满清改大汉,而今讲的是自由权。

男的都把毛根儿剪,嫂嫂伙都在割纂幕。

割了纂幕多好看,赛过仙女下了凡。

有的妇女多随便,齐颈子短发街上转。

剪发有人看不惯,人家讲自由与你球相干。

搜集者:李兴玉

 

就怕丘八打启发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丘八打启发。

紫禁皇城挨大炮,御河干人遭刀杀。

搜集者:刘西源

【附记】这首民歌流传于20年代,是对川、滇、黔军为争夺四川控制权而在皇城(今人民南路省展览馆、体育场一带)等地打巷战的真实写照。

 

“统一之战”谣

十万大军出简阳,一王战败一王降。

一王送出夔门外,回首巫山泪两行。

【附记】1925年杨森依靠北洋军阀任四省军务督办,妄图以武力统一全川,出兵攻占川东各县,史称“统一之战”。在与刘湘军的交锋中,担任东路指挥的王兆奎被打败,王缵绪突然倒戈投降刘湘,杨军大败,节节败退,不得不放弃成都逃到叙府(宜宾)。最后走投无路,由师长王仲明护送杨森搭船顺长江出三峡,经汉口到洛阳,投靠吴佩孚去了。

 

“二刘之战”谣

你也歪,他也歪,大家都把地盘揣。

你也恶,他也恶,亲亲叔侄都戳脱。

你也好,他也好,神仙面前都跪倒。

你也笑,他也笑,盘剥干人买枪炮。

搜集者:刘西源

【附记】三十年代初,系亲叔侄关系的刘文辉和刘湘,为争夺地盘,一夜成仇,爆发了一场四川军阀之间最大的“二刘之战”。

 

划口袋

张老二来王老九,拿起口袋跟我走。

大家去把口袋划,捉他几个米老鼠。

搜集者:郑华钰

【附记】民国17年(1928)4月,温江县知事公署、县征收局开征民国29年(1940年)的粮税。温江县境内各条道路上常有饥民聚集一起,拦截官府运粮车辆,割开装米口袋,抢米活命,称为“划米口袋”事件。

 

世态歌

 

讽贪官污吏谣(四首)

 

(一)

新都县城两个怪,一个瞎来一个踯。

鮮子见钱跑得快,瞎子见钱眼睛开。

搜集者:《新都镇志》编写组

【附记】民国26年(1937),冉崇亮任新都县长,其脚跛;其弟冉崇暄任县税捐处长,有眼病。兄弟二人上下其手,搜刮钱财,故又有冉糍粑之绰号,谓其掉在地上,灰也要粘一层,足见贪财之凶。

 

(二)

新繁县城四只角,中间有个杨活独。

城外土匪牵索索,他还在讲新生活。

搜集者:胡子昌

 

(三)

卸任知事烟些甘,黑心乌龟乱想钱。

呑了路款两三万,百姓敢怒不敢言。

整得银子回家转,台子开在如是庵。

这回下任好体面,回到成都顶钱盘。

搜集者:胡子昌

 

(四)

一戒贪赃要白黄,二戒鸦片搬上床,三戒嫖妓娶几房。好个清官滥县长-滚他娘!

搜集者:刘西源

【附记】此歌讽刺民国时期川西某县县长,他上任时发表训词说:不要黄金白银,不抽鸦片烟,不嫖妓。孰料不久即在其家乡广置田产,连纳两妾,又挟巨款离任。

 

刺世韵对(四首)

(一)嘲世

夫对妇,弟对兄,玉女对金童。么姑对大姐,姨妈对舅公。

洒水车,吹火筒,官富对民穷。事防忙里错,谷怕午时风。

一品夫人为命妇,二僧和尚是尼姑。

婆娘要分大婆娘、小婆娘男人也有野老公、家老公。

(二)战祸

文对武,哭对笑,边鼓对洋号。

造币厂,铸枪炮,司令对强盗。

手插对腰刀,烟枪对长矛,将军善倒旗号,长官爱抓元宝,争权夺地盘,黩武伤人道。

起兵通电发今天,交杯调情看明朝。

枪声乒乓,你掠我夺抢防地;大炮轰隆,侄杀叔逃争翘宝。

(三)诉讼

估对逼,撮对捏,巧嘴对说客。

黑心代书街,烂条少城月。

编编匠,棒棒客,包楸对关节。

有钱无罪进班房,伤天害理找师爷。

雁过拔毛,不管天昏与地黑;鸡脚剐油,那怕杀人与造孽。

(四)时谚

呵对哄,扯对凶,滥眼对滚龙。

吃雷对耍水,坐月对装疯。

天棒对地痞,娼妇对相公。

骑马马,斗虫虫,小嫖对大通。

人有十年旺,花无百日红。

笑他知利不知害。

劝你要穷休耍疯。

无心无肠,外实内空糖罗汉,秃脚秃手,上轻下重不倒翁。

搜集者:刘西源

【附记】以上四首,是借用旧时《声律启蒙》押韵对子(对联)的形式而作的刺世歌谣。讥刺旧社会成都的种种污浊现象,曾颇为流传。

 

世态谣贼至兵无影

贼至兵无影,兵来贼无踪。

可叹兵与贼,何曰得相逢?

乡长万户侯

乡长万户侯,保长有搞头。

甲长搜山狗,百姓眼泪流。

搜集者:新都县天元乡文化站

 

千捐万税交不完

狗儿叫,又收捐,乡长背枪到门前。

哼哈一声吐口痰,千捐万税交不完。

乡丁才要“抗战”税,保长传锣缴寒衣。

鸡脚刮骨还熬油,孤儿寡母脱层皮。

搜集者:刘西源

 

大雨天天下

大雨天天下,柴米都涨价。

板凳做柴烧,吓得床害怕。

搜集者:季成颜

 

棒客真不少

春眠梦惊晓,处处闻狗咬。

夜来抢劫声,棒客真不少。

搜集者:雷昱

【附记】解放前土匪极多,有人改唐人孟浩然诗为民谣。

 

摩登女子厚脸皮

摩登女子厚脸皮,脸上搽的是“日本旗”。

国家未亡就投降,枉在世上披人皮。

搜集者:陈明忠

【附记】此谣抗日战争期间流传于成都市区,是讽刺那些国难当头还爱打扮的女人。

 

乘车谣

一去二三里,停车四五回,抛锚六七次,八九十人推。

搜集者:崔万铸

【附记】此谣仿“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古诗,讽刺抗战期间的长途公共汽车。

“停车四五回”言汽车出站后就要停车四五次搭“黄鱼”(不在车站买票,所付之钱为驾驶员所得)。流传于川陕、成渝等公路线上。

 

好个歪婆娘

好个歪婆娘,恶名臭四方。

仗恃男人是保长,周围乡邻尽遭殃。

佃客粮食被搜光,长年天天喝稀汤。

脸上擦些葫豆粉,麻子坑坑填得溜溜光。

母老虎偏会卖妖娆,哪个不晓得她的男人在把乌龟当。

搜集者:钟英钟德明

上一篇: 成都华大工人夜校与工人储蓄会历史纪实
下一篇: 成都历史上热闹的水上通道“府河”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