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武侯祠的一幅楹联欣赏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这幅对联悬挂在成都汉昭烈庙诸葛亮祀殿的楹柱两边。上款题的是“光绪二十八年冬十一月上旬之吉”,算起来该是1902年,距今已经一百多年了;下款为“权四川盐茶使者剑川赵藩敬撰”。赵藩是干啥子的呢?他是清代云南剑川人,表字叫樾村。当年受命代理四川盐茶使的时候,游览武侯祠,瞻仰诸葛亮遗像,缅怀武乡侯诸葛亮治蜀的政绩,欣然命笔撰书了这幅对联。

上联,赞扬了诸葛亮深明韬略,善于“攻心”,以德服人,“使反侧子自消”——“反侧子”在古时指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并从而得出个结论:诸葛亮就像从古以来通晓军机的军事家一样,不是那些只重视攻城掠地的“好战”者可与伦比的。

下联,是思索,感慨诸葛亮善于“审势”,并大声疾呼:后来管理川蜀的官员,那些封疆大吏们要“深思”,要效仿诸葛亮的施政理念,宽严得当,才能严明纲纪,避免失策。

诸葛亮是善于“审势”和“攻心”的,三国建兴三年,建宁太守雍闿、牂牁太守朱褒、越巂太守高定(彝族首领),还有孟获,起兵叛乱,犯境抢掠。诸葛亮认为边区骚乱是国家大患,平叛降敌定要审时度势,有刚有柔,必须自己亲自去。他带兵南征,首先利用高定分别打退了雍闿和朱褒,进军到现在的云南曲靖县时,他采纳了马谡的“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策略。耐心地与孟获周旋,七次擒纵孟获。逮倒不服,放了又来。最后孟获和他的妻子兄弟、宗党将官,都被感动得流泪。肉袒在谢罪时表态:“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诸葛亮请孟获上帐,亲自松绑,设宴庆贺,并许诺他永做洞主,孟获感恩戴德,心悦诚服。而蜀国从此后方平安,这就是“攻心”政策的显著效果。

公元214年,刘备进驻成都,诸葛亮拟定的治国条例,刑罚很重。蜀郡太守法正,劝谏诸葛亮效法汉高祖“宽刑省法,以慰民望。”诸葛亮说:“秦用法暴虐,万民皆怨,故高祖以宽仁得之。今刘璋闇弱,德政不举,威刑不肃,”,必须“威之以法,法行则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则知荣。恩荣并济,上下有节”。结果不仅法正拜服,而且军民安定,巴蜀四十一州,就都稳定下来了。

诸葛亮平定孟获之乱后,长史费祎建议“置官吏一同守之”。诸葛亮深知“留外人则当留兵,兵无所食,一不易也;蛮人伤破,父兄死亡,留外人而不留兵,必成祸患,二不易也;蛮人累有废杀之罪,自有嫌疑,留外人终不相信,三不易也。”所以不留人,不运粮,与之相安无事。从这个事情上,看到了诸葛亮的“审时度势”,妥善解决了彝汉两家的争端,政治宽和,蜀汉国内更加稳定。

成都武侯祠的这幅对联,除了具备楹联的一般特点而外,还很好的运用了“对比”的手法:“反则自消”与“宽严皆误”充分的印证了“审势”“攻心”的不同结果。而且避开了诗联写作上的陈辞和俗套。在关联词上的运用也恰到好处,比如:“能….则”、“不….即”,应照了前后的因果关系,让人非常容易的理解到联文阐述的思想。而且吟念起来抑扬顿挫,朗朗上口,韵味无穷。因此受到许多好文钟联者的喜爱和好评。

上一篇: 成都,因为你我留下了一座城的记忆
下一篇: 吴学昭:吴宓和他的西南联大弟子们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