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七中:我家的历史

我家的历史

--作者:成都七中高2013级1班 谭秋言 指导老师:饶玲

我的家庭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中的一个。

我的家族源于湖北麻城谭姓,在元末明初湖广入川的第一次移民大潮中,落户川东地区。最初入川时共有五弟兄,在巫山县境内的广渡口边分手且赋诗一首:“本是元朝宰相家,洪军兵散入川涯,巫山岸上分携手,风劲江边插柳芽,体态在天皆是命,悲乡思我又思他,五人一别归何处,一梦云游水撒沙,吾儿自有三两路,各人逃散去安家”。从诗中可见,本家族应该有元朝贵族背景,至于这个背景究竟为何,家谱却没有详尽的记载。也许当时是为了避祸,有意讳莫如深,不想却给后世留下了一个谜。

谭氏五兄弟以“福”为字辈,以长幼排行,分别名福一,福二、福三,福四、福五。福一、福三、福四祖支系分布万州,梁平,石柱,忠县一带。福二祖支系主要分布在垫江县原高安区,福五祖则支系主要分布在原垫江县坪山,鹤游两区及涪陵、长寿一部(解放前一直属于涪陵管辖,当时叫重庆府涪州北里鹤游坪,1953年拆分为垫江县坪山、鹤游两区)。我属福五祖后裔二十三世子孙,祖居原涪陵县鹤游坪宏农湾。

鹤游坪向为川东名镇,涪北锁钥。名为“坪”,其实就是拔地而起的一块高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屯兵养战的好地方。其地理面貌独特,间于大巴山和武陵山系之间。多深丘幽壑、巨石陡崖,但又有沃野百里、阡陌纵横。其间小桥流水、竹丛炊烟、牧笛横吹、渔舟唱晚,极具田园牧歌风貌。更有逾两百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城堡。说到鹤游坪的古城堡,可有一定的名气。两百多年前,为了避兵匪之祸,坪上的居民依山傍岩修筑了长达两百余公里的墙垣,把鹤游坪牢牢地围了起来,并在险要关隘修筑寨子,一个寨子就是一道关卡,共有36道大卡,72道小卡。坪上的居民在里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近年垫江县申报千年古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前来考评,看了政府推举的各处古迹,都不为所动,最后来到鹤游坪,没想到,他们一见到哪古朴、浑厚、高低起伏、绵延不绝的寨墙,立即两眼放光,连竖大拇指,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古城堡。最后,垫江因鹤游坪的古寨而顺利入选千年古县。关于鹤游坪的来历,还有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有一位皇帝在初定天下之后,依道士之言,放出了白色的仙鹤到各地去选择吉祥之地修建新都皇城。放鹤前诏告天下,凡是见到仙鹤下地游玩不走的,当地官员必须速报朝廷。一天,仙鹤来到今鹤游坪上空后,便落地不走了。人们自此便称此地为“鹤游坪”。但鹤游坪最终却又未被立为“皇城”,据说是因为仙鹤在到达鹤游坪时,看到一位老人家在煮饭,为了讨一个好兆头,于是便问该老人“立得立不得”,结果该老人耳背,以为是问她煮的米沥不沥得,于是回答说“立不得,立不得”。由于老人的这句“立不得”让皇帝觉得兆头不好,于是就放弃了在鹤游坪建立皇城之想,从而留下一个美丽的遗憾。:

我族世代务农,曾祖父谭钟辅以务农为业,初通文字;曾祖母廖自贞为一典型农村旧式妇女,曾缠足,不识字,但聪颖贤熟,秀外慧中。曾祖母生下一子一女,取名国泰,春枝。爷爷四岁时,曾祖父因病去世,家里顿时支柱,两年后,姑祖母春枝也因病早夭,曾祖母和爷爷孤儿寡母遂相依为命。为维持生计,爷爷八岁便上街摆零摊,十二岁便跟大人一起到涪陵珍溪镇挑盐卤回来卖,爷爷后来多次回忆起当年的日子,说自己是长夜不见光明(夜里不点灯),长年难闻肉香,可见日子之艰难。爷爷祖居之宏农湾,为谭氏家族之书香门第,出过大量的读书人,虽无大家,但也有秀才、举人之流,在偏僻的川东农村,足为举祖之傲。爷爷也曾由族中长辈扶助,入私塾四年,因天资聪慧,勤奋努力,很快脱颖而出,被视为宏农湾读书人唯一种子。族中有一长辈,曾参加国民政府文官考试,获下川东第一名,时任涪陵商会会长的谭幼辅先生,他以为宏农湾读书人不能绝种,为此,他出钱资助爷爷到涪陵上新式中学,但爷爷刚到涪陵,即告解放,爷爷便参加工作,从此揭开了他自己,同时也揭开我们这个家庭的新篇章。爷爷十六岁就当村长,此后历任区文书,组织、宣传干事,区委书记等职。婆婆也是贫农家庭出身,也没有读过书,解放后就参加了工作,18岁便当了乡长,后来又任副区长,后来遇见了我爷爷,便有了如今的大家庭。

解放后,爷爷婆婆对新中国充满了激情和希望,努力的工作,于是生活条件在当时算好的。直到三年自然灾害,我们家又一次遇到了挫折。说是自然灾害,其实过来人都明白,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主要是当时的大跃进、浮夸风造成的。当时许多人被饿死,我的大伯也差点被饿死。本来爷爷婆婆在工作,都有供应粮,大伯不应挨饿,但爷爷婆婆工作忙,就把大伯放在老家由曾祖母照看,曾祖母善良,四邻八舍的人因为饥饿,都来跟曾祖母讨吃的,老人家总是有求必应,结果大伯差点被饿死。在浮夸风盛行的时候,由于我的爷爷敢于说真话,抵制这一种现象,结果挨了整。听爷爷说,当时有一个区已经饿死好多人了,区委书记还向县里报喜,说粮食放了卫星,亩产上万斤,县里组织开现场会,让全县的干部去参观,村民们家家粮食满仓,我爷爷当众揭短,他把粮仓上面一层的谷子刨开,结果下面全是稻草,区、县的领导下不了台,但把帐给爷爷记上了。还有一次,是县里的主要领导要我爷爷把他那个辖区的竹子砍去炼所谓的钢铁,我爷爷以劳民伤财顶了回去。爷爷为他的正直敢言付出了代价,被一撸到底,我婆婆也受到牵连,从领导降成了普通职工,家境就逐渐困难起来了。后来我爷爷只有做生意,却被当做投机倒把而饱受打击。于是我二伯,三伯上不了学,我的家族被人打压。大伯好不容易上完了高中,成绩在全校是最优秀的,但当时没有高考制度,上大学实行保送,强调政治,不讲学习成绩,以我家的情况,当然不能被保送上大学,所以他又被下放到农村当知青,幸好就在本地当知青,可以照顾家庭,尤其能为家里挣工分(现在老家的外墙上还存留着大伯当年用石灰刷写的大幅标语“全党动员,大办农业”)。当时正值“批邓”时期,爷爷也被批斗,爷爷小时候落下一种病,一激动就会晕倒,但那些当权的人不顾爷爷的死活,仍然抬着爷爷批斗。大伯不顾别人的嘲笑,随时守在爷爷的身边陪斗。可想而知,一个刚出校门,正值青春期的年轻人,心理面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但一家人都坚强地挺着,相信总会有过去的一天。那几年,是我们家庭最困难的时候。直到“四人帮”被打倒了,我们家才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恢复高考更是改变了我们家庭的面貌。可道路仍然是曲折的,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的大伯考上了重点大学分数线,由于政审的人悄悄做了手脚,大伯没被录取。第二年也就是1978年,大伯再次上了重点线,这次的政策更加宽松,尤其强调政审必须跟本人见面,这使得那些好使阴谋诡计的人束手无策了。大伯是在田头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当时他正在劳动,我无法想象他当时的心情,30多年过去,大伯已经是大学党委书记、博导、教授了,他仍然觉得,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瞬间,是他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用他的话说,当时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另外,二伯、三伯也同时考上了中专。现在的中专几乎没人读了,但在当时,考上中专就意味着铁饭碗,意味着当国家干部,也是了不得的事。一家人同时考取三个,当时轰动了全县。随后,爷爷的问题也平反了,整个家庭又进入了康庄大道。

往事不堪回首,这其中几番挫折,几番起落,仿佛是命运在给我们家开玩笑。但其中的规律,却又有迹可寻:首先是我们每个家庭成员都聪明、能干且特别能吃苦;其次是生活态度积极,始终乐观向上。纵观家庭史,虽然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甚至几番濒临绝境,但一家人惯于苦中寻乐,始终坚信一切都会过去;三是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善良,尤其主张以德报怨。不管是爷爷、婆婆,还是我们的父辈乃至我们,都以助人为乐。爷爷曾说,不记仇是我们的家风,以德报怨是我们家的追求。在这方面,爷爷为全家人树立了榜样。他多次挨整,多次被朋友背叛、出卖,但他总是说,这不能怪哪一个人,而应归咎于那个特殊的年代,归咎于极左的政治环境。在那个人人自危,动辄要划清界线的环境下,人很难说真话,很难讲义气、重感情。所以,他的朋友们评价他具有古代的侠义之风;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原因:我们家庭的命运主要还是被时代的大环境所改变的。中国现、当代最大的两次社会变革,都深切地影响和改变了我们家的命运。当曾祖母和爷爷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时,任凭他们怎样的坚强和乐观,也绝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现状,爷爷曾说过,当时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过年能吃上一顿白米饭。婆婆也一样,她曾在大年三十夜到亲戚家借两升包谷做一顿年夜饭,亲戚怕他们还不起,没有借给她。无论是曾祖母,还是爷爷、婆婆,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命运会在1949年被彻底地改变;又当爷爷、婆婆还有大伯、二伯们在极左的泥潭里苦苦挣扎时,尽管一家人坚信一切都会过去,但也绝不会想到,1978年的到来会再次改变全家人的命运。没有粉碎“四人帮”,没有高考制度的恢复,我们家绝不会有今天的。到了我们这一代,我根本无法体会到他们当年的生活,每当长辈讲起时,我都无法理解。但我相信,一个人的命运,一个家庭的命运,固然跟自身的努力有关,但从根本上还是由国家和社会的大气候决定的。我们的家庭就是对于历史最好的照应。从我爷爷那代起,我们的家庭改变了务农的命运,三代人的努力使我们家庭更加壮大。从农村到城市的移居,从孤儿寡母到子孙满堂。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与新中国的成立和改革开放。

再说我们这一代人,五个兄弟姐妹已经有四个考上了重点大学,其中还有两个哥哥分别是英国牛津的硕士和美国得州大学的博士。生活过好了,再也体会不到以前的苦日子。现在的我们已经不需要去追求温饱了,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有我们的使命,传承并发扬家族的优点,紧跟时代大潮,为家族再创辉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孜孜以求,应该是我们这一代的人生之路。

很感谢命题组的老师们给出的这个题目,坦诚地说,我曾经对这个题目望而止生畏,主要是觉得这个题目太大了,不知道从何着手,一旦深入之后,却又一发不可收,我第一次了解了我们的家庭和家族,第一次知道,我们这个普通的家庭背后,曾经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我熟悉而又无比亲近的亲人们,包括我的爷爷、大伯,他们竟然有着那么多的经历,尽管哪些事情和经历只是普通人的悲欢离合、命运起伏,但却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是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一个缩影,越深入,我的兴趣越大,反过来,又越想深入下去,我的曾祖母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爷爷去年11月才去世,他特别疼我,也爱把他经历的一些事给我讲,只是我原来没有太在意,现在想起他原来给我讲的那些事,我才深切地意识到,我的爷爷不只是一个可爱的老人,更是一个正直的,实事求是的有良心的人。大伯们这一代人被认为是国家的脊梁,他们受过苦,经历过挫折,有知识而又善于思考,目前是各个行业的中坚力量,正应了一句话,梅花香自苦寒来。为了这个题目,我第一次去瞻仰了我们家族入川的老祖宗谭福五老人的墓地,两个老人长眠在大沙河边,墓周竹丛掩映,墓前一片平畴,风景绝佳,就是这两个湖北麻城的移民,在陌生的土地上繁衍了几十万子孙,就在去年,墓地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像这样保存完好的迄今600多年的家族墓地实属凤毛麟角。这也体现了我们家族慎终追远的传统家风。我还探寻了鹤游坪的古寨,那苔痕深深的寨墙仿佛在向我诉说两百多年前金戈铁马的故事。

当然,我探寻得最多的还是我们家庭和家族的过去,这次去了瞻仰了祖坟,查阅了族谱,还问了许多长辈,了解到我们家族的繁荣兴衰。随着历史长河的流淌,随着时代的进步,随着政权的更替,我们的家庭和家族也更加兴旺,我们的家庭和家族就是历史最好的照应。从我爷爷那代起,我们的家庭不再务农,三代人的努力使我们这个家越来越圆满,越来越幸福,从对物质的追求到对精神的追求。从农村到城市的移居。从孤儿寡母到子孙满堂。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与新中国的成立和改革开放。

我的家族尤其是我们的家庭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中的一个,她反映的只是历史的冰山一角,从另一个角度说,她体现的却是历史的全部。时间只是历史的一部分,空间也只是一瞬间,岁月在流逝,但哪些闪光点却会永恒。那就是历史。一次活动能让我们了解我们的家庭和家族走过的路,但更多的却是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让我们有了一种厚重感。又通过感受历史来感知时代,让我们油然而生时代的责任感,也许在历史的长河里,我的家庭,我的家族最终会被湮没。但只要我们每一个家庭成员都不辜负于时代,那我们就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生。

上图:老家的墙上大伯当年当知青时用石灰刷写的标语“全党动员,大办农业”.jpg

上图:老家的墙上大伯当年当知青时用石灰刷写的标语“全党动员,大办农业”.jpg

大小: 15.12 KB
尺寸: 350 x 200
浏览: 4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上图:谭氏入川始祖谭福五老人之墓,为垫江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jpg

上图:谭氏入川始祖谭福五老人之墓,为垫江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jpg

大小: 22.22 KB
尺寸: 460 x 238
浏览: 5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上一篇: 钢铁先驱--我的大伯父朱起汉
下一篇: 成都七中:彩色的票证时代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