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七中:彩色的票证时代

彩色的票证时代

--作者:成都七中高2013级1班李瑞雪 指导老师:饶玲

1955年8月25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17次会议通过《市镇粮食定量供应凭证印刷暂行办法》,粮票从此应运而生。此后,食用油票、豆腐票、布票等各种票证进入人们的生活,各种商品皆需凭票购买,中国进入长达30年的票证时代。

缘起

表姐结婚前夜一家人在家里忙东忙西,姨妈从床下抽出一只老式的小皮箱,拭去上层的灰尘,打开一看,是姐姐从小到大的照片、试卷、单据一类物件,但是我却在小小的夹层里发现一沓红红绿绿的小票。

姨父告诉我这就是“驰骋”中国社会几十年的粮票,最早的有1969年的,最晚的有1989年的。它们大多已经有些残破了,有许多缺口,甚至泛黄,字迹模糊,但是花纹依旧清晰如故。

而真是它们,见证了中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而商品短缺的那段泛旧的时光。

粮票的产生实在苏联十月革命后,但是苏联国内政局动荡,内乱外战不断,商品匮乏。列宁政府采取商品分配发放各种商品票证,由于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城市中实行供给制,把中小企业收归国有,在农村实行余粮征集制,发放票证领取物资,是一种特殊背景下的必然途径。二战时期,美国也曾因为商品紧张发放票证,其中便有类于粮票的种类。

姨父告诉我,新中国成立后,自1953年12月起,在全国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并从1955年开始陆续引发米粮油票证。第一套全国粮票也是从1955年正式发行。

在那时,城市居民家家户户必备的是一本“粮簿”,即《居民粮油供应标准》,按照定量、定点、定价的“三定”原则,粮簿上详细写明家庭每个人口的粮油供应标准。

姨夫一边翻着遗留下来陈旧的册子,一边回忆:“当时,每人每月购买的粮食都是固定的。如果你有固定职业,就按照你的工种分配,没有职业的,就按照年龄和相应标准定量给予供应。只有拿上粮簿,而且还要到指定粮店才能购买。”

那个时候有句话说:“在家时,没有粮簿,就甭想吃饭;出门时,没有粮票,将寸步难行。”

姨父是个老成都,家住在武侯祠一代,对于当时规定只有城镇使用的粮簿和粮票印象十分深刻:“只有单位开了出差证明或者有门道的人才能换上一斤多的粮票,普通居民才只能用粮簿去换,没有工作的人每个月就能领26斤粮食。”

而在农村,农民只能自己种地养活自己,一部分上缴国家,一部分自己留着过活。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要是遇上好年份收成往往富余,但如果在天灾人祸并行的年头,那可就是一场浩劫了。

六十年代的三年灾害,加上苏联和中国关系冰冻,一场饥荒汹涌而来。在农村,田里的裂缝可以宽达一米,庄稼缺水严重,农民颗粒无收,乡间饿殍遍野,大家挖野菜、草皮、树根,能吃的都能咽下去。老一辈说,那时一家人死几口,活着的人连埋葬家人的力气都没有,甚至在安葬亲人的路上也不幸殒命,许多家庭无一幸免。外婆说,那个时候也亏得自己被招去修铁路才能有口饭吃,但是日子却是实在过得艰辛无比。

在此时的城市中,同样也是一片愁云笼罩。家里的大人每逢领到工资就拿上粮簿换上粮食,此时的中国并未实行计划生育,家家孩子都有好几口,无奈生活过的斤斤计较却依旧难以维持日常开销,本来就是缺米少面的年代更加过得捉襟见肘。

粮票的现实意义和对家庭生活的重要性是不可估量的,它维系着一个家庭甚至几十口人的口粮问题,家庭好的大概不用操心,但是家庭条件并不优渥的人们却总是因着一斤甚至更少的粮食而愁容满面。

粮票的种类分为多种,面票、油票、布票、糖票、盐票、香烟票、肉票、酒票、煤球票、棉花票,反正缺什么,什么就得用票,甚至后来出现的豆腐票等等。每一种粮票所对应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是家家必备都是供应并不完全的。有老人告诉我,要想吃上白面馒头或米饭还真不容易。因为每人每月才供应三斤大米、两斤白面、三两豆油,所以大米、白面只能偶尔给老人、孩子吃。只有来了客人或过年过节才能全家吃上一顿。商店买的点心虽然品种少、做工又粗劣,买的时候还要用等量的粮票。到饭店、食堂去吃饭没有粮票也是买不来的。去亲友家住上几天,走的时候也要留下几斤粮票,不然亲友家的粮食也会不够吃的。 很多时候为了改善生活,操持家里生计的女主人为了迎接某个节日或者客人的到来,不得不存上好久的粮票去换上一直鸡或者几条鱼,那也就算是普通人家的一顿盛宴了。

更奇怪的是,那个时候闯祸犯事也很少赔钱,几乎都是拿出粮票进行赔偿,什么自行车、小轿车、三轮车,甚至四川话里的俗语“鸡公车”撞了人也得按伤员情况赔上几斤粮票。

姨父说:“最搞笑的是,那个时候谈对象也都是看男方粮票多不多!免得人家女孩子跟着吃苦啊是不?一个人要是有了几十斤粮票也算是有点‘家底’了,女方才跟你见个面,聊个天,成了就成了,看不起你还是得吹。”

姨父在军队时有个战友,条件也不错,队上要发全国或是军用粮票,几十个大老爷们整天为了有人介绍朋友吃饭也省着吃,除了部分往家里寄,大部分攒着就是为着有个姑娘能看上自己。人家看上你的粮票底子才能和你更深一步进行联系,那个年代的人都十分含蓄,不会一上来就冲着你问“有车和房子吗”,而是羞答答地等着你自个把“票子”拿出来。

一个人除了粮簿上领的多,如果粮票也厚那生活过得也算滋润,粮票多了还可以换些大衣、皮鞋什么其他日用品。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粮票逐渐开始淡出社会时才慢慢失去了其真正意义上的价值。

除此之外,在现代收藏者的眼中,粮票的文化艺术也有很高的欣赏价值。

各地粮票精心选用本地的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工农业建设工程、风土人情为票面图案,并且采用多色印刷,从而使粮票有了独特的收藏价值。在这些粮票票面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的毛主席语录、农业机械、人物花鸟、火车轮船等图案,还可以欣赏到那些展现新中国丰收的田野、沸腾的矿山、繁忙的海港、茫茫的草原的感人场面。

在市值上,最初的粮票采用16两制计量,1959年改为10两制计量,从1985年起改为公斤制,公斤和市斤并存、混用。面额有半两、壹两、贰两、伍两、壹斤、贰斤、拾斤,甚至百斤、千斤。

时至今日,外婆和姨父记得清楚的故事也不多了,零零碎碎也就给我铺出了几件生动的故事,虽然都很陈旧,但是品起来总有一种令人赶到回味悠长的气息,那样经典,与现在的80后、90后感受到的社会状态与经济状态是迥然不同的。尽管我们未曾经历这些,但是当我再次注视那一沓薄薄的小小的粮票时,却忍不住泛起一阵亲切感,那样生动鲜活的记忆,仿佛我曾经便经历过这样的生活,曾经与这些小票打着交道。

偷偷踮着脚从母亲的柜子里掏出他们,一次次奔向市场的零食铺子,心满意足地买上一串糖油果子或是其他诱人的零食,舔着捏着的舍不得吃,悄悄把家里的粮票花光,即使挨了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打依然我行我素,受不了那些好吃的向我招手。

不过可惜,那样的日子毕竟早已与我们失之交臂,在我们出生之前,粮票已经被取消,现在摆在我眼前的都是一张张应该被好好收藏的艺术品了。

向前看,也向后看

粮票,是上一代人的记忆,但是与粮票擦身而过的我们也应该理解,一个打过经济发展与进步的背后艰辛。

新中国建立初期,发展道路曲折艰难,先后面临资本主义国家的冷遇和苏联关系结冰的危急处境。在物质匮乏,粮食短缺的社会条件下,粮票与粮簿的产生是必然的。

粮票从战时开始发展到全国2500个市县、乡镇统销统供的见证,其历史价值却是其收藏价值望尘莫及的,在使用的40多年时间里它影响着千家万户的正常生活。直到1993年,中国取消此制度,它们才得以告老进入历史橱窗。

但是,从粮票的背后我们也可以窥出中国建国初期社会经济发展缓慢与复杂的历程。它是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缩影,在那个年代,它保障了最基本的粮食供应,对促进社会主义建设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即使它们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但他们镌刻的是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人们的生活与记忆,它也刻画着那个时代与新世纪的巨大鸿沟。

1955年出现的粮票,终于在1993年告别的人民。

粮票作为特殊经济条件下的产物,种类繁多,使用范围广、时间长、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它一方面标志了当时社会的落后与生活困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见证了中国经济历史的前进。

在了解那些故事时,又会不自觉地走进当时的环境中,触摸着手上的花花绿绿的小票,就像亲身经历了跨越时间的旅行,带回来数不尽的意味深长和无限深思。中国改革开放也都三十余年了,票证时代也早已褪色,保存在了社会的博物馆,当和上一辈子谈起这些小票时,他们也总是可以滔滔不绝和你聊上一整晚。但是,那些彩色的日子、困苦的岁月已经渐远,货币的流通是我们社会经济制度改革的重要标志。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也在迅速融入,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made in China”也逐渐可以昂首面对全世界,进出口贸易力度的加大,人民币角色的鲜明化都是一方面的体现。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地位的显著提升都在全面拉动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不可思议的发展速度与国民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无意不让世界各国侧目。作为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济实力的提升让国民生活早已是日新月异。

而如今,粮票作为特定历史文物,因辅优广泛的文化内涵、历史性、知识性、文化性,票面题材广泛,印制精细,即使经累岁月侵蚀,也依旧是备受瞩目的珍贵收藏。

于是,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在感叹中国经济建设的重大成就时,也在追忆着不久前的四十个年头里,那些彩色票证的珍贵和意义。它们牵动着一代人的喜怒哀乐,它们走进千家万户,却最终避免不了走进尘埃的命运,但幸好,这是一个国家的幸运。

上一篇: 成都七中:我家的历史
下一篇: 族谱:寻亲密码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