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成都趣闻

老成都 老城墙 历史

    成都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有正规的城垣始于公元前310年。秦灭古蜀开明王朝后,设蜀郡,治成都。公元前310年,由秦丞相张仪策划,蜀郡守张若主持修建了“与咸阳同制”的成都城。秦成都城周长12里,城墙高7丈,为泥土夯筑。城上建有供瞭望的“观楼”和作射剑场的“射兰”。城内沿墙建有储藏粮食的“下仓”。据《搜神记》记载,张仪在筑成都城时,由于成都平原土质疏松,所筑城墙屡次坍塌。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忽然一只大龟从江中浮出,游到东子城的东南角上死在那里。张仪请教巫师,巫师让他沿着龟迹筑城,终于把城筑成。所以成都别名“龟化城”。秦成都城分为东、西两部分,东为大城,西为少城。大城的南垣在今文庙后街,北垣约在西玉龙街之南,东垣约在盐市口一带。少城的西南壁在今通惠门以东、下同仁路口附近,其北垣约在今红光东路以南。在秦成都城修建时,筑垣取土都在城门十里之外,取土后留下的大坑被用来蓄水养鱼,成为后世的万岁池、龙坝池、千秋池、柳池、天井池等。至今仍依稀有遗迹可寻。

    秦筑成都城到隋建国前,虽然历代都有维修,但没有太大的变化。东晋王羲之在《与周益州帖》中说:“成都城池,门屋楼观,皆是秦时司马错所筑。”至北宋,还有一段紧挨文翁石室的秦城南垣保存完好。宋人李石在《府学十咏》中写道:“泮林堂后面峥嵘,不道诗书恨未平。瓜梦沉坑余鬼哭,此间学校倚秦城。”据《成都古今集记》载,秦成都城的城楼是用来定筑城南北方位的建筑。其中保留最久、最著名者乃少城西南宣明门上的张仪楼。任豫《益州记》云:“诸楼年代既久,榱栋非昔,惟西门一楼,张仪时旧迹犹存。”(此楼又称百尺楼,晋时称百菟楼。)由于张仪楼选址得当,虽紧邻郫江,但迄至唐代千余年间历年泛滥的郫江水未曾危及此楼。杜甫在《石犀行》、岑参在《张仪楼》有书为证。唐末,张仪楼被迁建于罗城之上。宋末毁于战乱。

    汉武帝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增修成都城。大城、少城各开九门,时称“都门二九”。②其中大城西南开三门,其余三面各开二门。少城则西、南、北各开三门。今能考知的城门有:大城北有洛阳门,南有江桥门;少城北有咸阳门,南有阳城门、宣明门,西有市桥门(又称石牛门)。汉代成都除大城、少城外,在城区近郊还建有锦官城、车官城、学官城。尤以集中生产蜀锦的锦官城最为著名。

    东晋永和三年(公元347年),桓温率晋军入蜀灭掉了成汉。在成都,他因“怒其(少城)太侈,焚之”。③将少城的一部分基本夷平。直到隋朝初年,少城才被重新恢复起来。隋文帝第四子蜀王杨秀座镇成都时,扩展了少城西、南两面,周约10公里,史称“扩广子城”。筑城就近取土,所遗土坑被改造为园池。传说有个胡僧看到这个池子,惊叹道:“摩诃宫毗罗”。(梵语,意为池大而有龙。后成为前、后蜀著名的皇家园林。)当时杨秀还在成都东门建了一座城楼,相传为天女散花处,因名散花楼。李白《登锦城散花楼》诗云:“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在《上皇西巡南京(成都)歌》中,李白更将散花楼与中国历史上最侈丽的皇家园林——西汉长安的上林苑媲美,写下了“北地虽夸上林苑,南京还有散花楼”的诗句。

    唐朝后期,南诏屡次进犯西川,数围成都。因成都城垣狭小,有警则民竞入城,窘困万分。唐僖宗乾符三年(876年)6月,西川节度使高骈为加强成都城防,上表请求扩建成都新城(罗城)。唐僖宗《赐高骈筑罗城诏》许之。于是高骈让高僧景仙负责工程的测量规划,自己亲自指挥筑城。唐人顾云《筑城诗》云:“三十六里西川地,围绕城郭峨天横。”此次筑城,高骈改变了用土垒的办法,采用砖砌。他下令开挖成都平原古墓中的砖瓦作为筑城材料,并铲平城内高地,运土筑城。成都城墙为砖墙自此始。

成都筑城,自秦以来,以罗城规模最大,役八州十二县丁夫约十万,费钱一百五十万贯,用砖一千五百五十万块。在刚开始筑城时,高骈担心南诏听到风声会乘机进犯,于是派景山假托外出游玩进入南诏,劝南诏王归附唐朝。同时高骈扬言在四川边界加强巡逻。这样,南诏不敢贸然出兵,终于在87611月将罗城修筑完工。建好后的罗城周长25里,加上外围的瓮城共33里。高骈的《请筑罗城表》成为成都有瓮城的最早记载。罗城城墙高26尺,墙基宽26尺,城墙顶宽1丈,城朵高4尺。城上并建楼橹廊庑5608间。在城的四隅,还设有马面,士兵可于此向外射箭或发射石炮。罗城有10座城门,今能考知的有:南门万里桥门,西南门笮桥门,大东门,小东门,大西门,小西门,北门太玄门,朝天门。建造罗城,无疑增强了成都的防御能力,稳定了西南局势。

    罗城因环绕秦隋旧城而建,故后来称其为大城。而秦隋旧城则被称为子城。五代前蜀王建称帝成都,遂改修子城为皇城,修旧节度署为宫城。前蜀灭亡后,后唐天成二年(927年),孟知祥于罗城外增筑羊马城以为外郭。至此成都共有羊马城、罗城、皇城、宫城内外四城。

    北宋初年,王小波、李顺起义,成都失陷。宋师败李顺后,故蜀宫城被毁。宋祁在《蜀宫故城》中写道:“国破山河在,人亡岸谷摧。鸳飞今日瓦,鹿聚向时台。故苑犹霏雪,荒城但劫灭。废社才存数,阴垣自上苔。”此后,羊马城也逐渐颓毁。南宋末年,蒙古军三入成都,千年古城,全被毁败。有宋一代,成都子城西南门楼得贤楼被誉为“当代之盛”。此楼乃前蜀皇帝王建所建,所在城门因有五道被称为五门。

    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明军灭明氏大夏政权。曹国公李文忠奉旨经理四川,他认为成都旧城狭小且城墙低,于是尽废成都汉唐内城,根据宋元城基增筑新城,垒高城墙深挖护城河,成都的城址没有多大变化。洪武十一年(1378年),都指挥使赵清增修外城,包砌砖石,周围20余里,高34尺,比罗城小,但城墙有所增高。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凉国公蓝玉为配合朱元璋第十一子蜀王朱椿就藩,再次督修成都城,力图把成都打造成“非壮丽无以示威”的金城汤池。此后,都督陈怀复又在宣德三年(1428年)浚修成都城隍。崇祯年间,刘汉儒又培修一次。这样,明代的成都共有五座城门,分别是东门迎晖门、西门清远门、南门中和门、北门大安门、另有小西门。每座城门都有城楼一座,门外均筑有瓮城。各建庙一所。明代成都城的中心地带,还有一座蜀王府。位于武担山之南,金河以北,俗称“皇城”。外围建有9里长的萧墙,有金河水、御河环卫。萧墙高一丈五尺,其南垣在今东、西御街一线,东垣在顺城街一线,北垣在羊市街、西玉龙街一线,西垣在东城根街一线。萧墙设四门:东门体仁门、西门遵义门、南门端礼门、北门广智门。萧墙以内是全用砖石砌成的五平方华里的蜀王宫城,城高三丈九尺,有棂星门、承运门等大门。

    明末清初,由于战争不断,明末所建新城多已毁圯。唯蜀王宫墙和大城的瓮城、门楼尚存。清人张懋畿在《竹枝诗》中写道:“蜀王城上春草生,蜀王城下炊烟横。”康熙初年,巡抚张德地重修破烂不堪的成都城墙。重修后的城墙高三丈,厚一丈八尺,周长二十二里三分,有五千五百三十八个垛口。东西相距九里三分,南北相距七里七分,有四座城楼,十一间堆房,东西南北四门分别为迎晖门、清远门、江桥门、大安门。城外有护城河。和明城相比,东垣外移,逼临江水。康熙四年(1665年),又在蜀王府旧址上建了贡院,作为乡试之地。皇城的后门被命名为后子门,左右两边是东华门、西华门。前门有三个门洞,俗称“皇城洞子”。其中洞上挂有“天开文运”的横匾。雍正五年(1727年),巡抚宪德补修成都城墙。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四川总督福康安奏准发币银六十余万两,彻底重修成都城。这次重修集全川之力,历时三年,直到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才全部竣工。乾隆皇帝十分重视,他得知成都城墙重修完成后,即命工部侍郎德成入蜀验收,还命福康安将成都城墙各段是否坚固和预算有无浮冒之处据实查勘奏报。重修后的成都城“屹然金固”、“冠于西南”。周长二十二里八分,有八千一百二十二个垛口,砖高八十一层,压脚石条三层,大堆房十二座,小堆房二十八座,八角楼四座,炮楼四座。四门城楼顶高五丈,分别为东门博济楼、西门江原楼、南门浣溪楼、北门涵泽楼。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四川总督李世杰命“有司于内外城隅,遍种芙蓉,且间以桃柳”。同治元年(1862年),成都城墙四角又添筑小炮台24处。周围的城壕也够深够宽。成都城墙的最后一次整修是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当时四川总督奎俊整治城门,重建故楼,还疏通了城外壕池。

    清代的成都城墙十分雄伟,远望城墙垛口,有如锯齿一般。大城外的瓮城上有四座炮台(箭楼),各高三层,有炮窗,大城内侧有一道矮矮的女墙,城墙上的堆放每隔半里一所,瓦顶砖壁,是预备军务是守城所用。四门城楼皆五楹二层,即所谓八角楼。

    清代,由于成都住有满蒙八旗兵,所以在城西修了一座满城,习称少城。清人吴好山在《成都竹枝诗》中写道:“满城城在府西头,特为旗人发帑修。”满城周长四里五分,高一丈三尺八寸。其城墙北面从八宝街东头起到大城西门清远门一段,名北栅子;东面从八宝街东头起向南,经羊市街西口、明蜀王府遗址、西御街西口,过半边桥、君平街、小南街、西较场和南较场之间与南大城城墙相接,名南栅子。满城有五座城门,即大东门迎祥门(今祠堂街与西御街之间)、小东门受福门(今羊市街与东门街之间)、大城西门清远门、小南门安阜门(今小南街与君平街之间)、小北门延康门(今长顺下街与宁夏街之间)。除小北门外,其它城门都有城楼,共412间。当初建满城时,其内汉人官署和住宅一律迁至大城,满城是汉人不可逾越的禁区。

    民国以后,成都城墙开始被部分拆除。1912年首先拆除了少城的北段城垣,继拆南段城垣。为交通方便计,1913年于西较场侧增辟通惠门,民间称新西门。1914年又于东较场侧增辟武成门,习称新东门。1921年拆除了西御街口的少城城垣。1933年又拆毁了大城的瓮城,辟为街道。1935年拆毁了少城的最后一段城垣(从人民公园至小南街)。1939年于城南中、下莲池之间增辟复兴门,习称新南门。抗战期间,为防日军空袭,便于市民疏散,又在各交通要道处拆除部分城墙。有些地方城墙垮塌,人们走出了通道,称之为“垮城墙”。还有些有权有势的人家将城墙拆回建造私宅,以至城墙垛口和城顶面砖几乎扫地以尽。墙外包砌之砖亦多被拆剥。到1949年,成都的城墙很多已成摇摇欲坠的黄土堆。而皇城在1911年做了杀末代川督赵尔丰的“刑场”,还迁入过中学、大学。也成为1917年军阀刘存厚、戴  、1932年刘文辉、田颂尧在成都进行巷战的中心,成都人称为“打皇城”。战后的皇城残垣断瓦,满目荒凉。解放前,皇城已成为平民窟和拐卖人口的“人市”,三教九流充塞其间。

    建国后,19583月,成都会议前夕,毛主席乘车观览成都市容,明确表示,成都城墙妨碍交通,影响市容。并提出,拆墙是先进,不拆是落后。4月,成都市第二届人大四次会议决定拆除城墙。这样成都就只剩下北较场成都军区一段500余米长的残墙。1966年文革爆发,布局类似北京天安门的皇城在大批判中被指控为有与中央分庭抗礼的“独立王国”之嫌。因此1968年省革委决定拆除皇城。在其原址上修建了万岁展览馆。从此,成都的城墙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关键词: 老城墙 , 成都

对老成都的探索(成都的来历)

今年初秋读张衡思玄赋,当读到“鳖令殪而尸亡兮,取蜀蝉而引世”一句,此乃蜀之先祖,便勾引起我对老成都的探索,于是重温史籍,溯其源头。

根据《蜀王本纪》之所言,赋句中的望丛二帝。望帝是蜀王杜宇在郫县筑城为都,体恤子民,兴修水利,教民耕种,使民风淳朴。后归隐让位于其相开明,每逢二月,子鹃啼,蜀人怀念望帝,呼之为杜鹃。《说文》称蜀王望帝化为子规。杜甫诗曰: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所以人们又呼之为了规鸟。

丛帝即开明氏鳖令,传说蚕丛称蜀王,从郫县迁至成都。从蚕丛二帝得知那时养蚕者聚集,所以黄休復《茅亭客话》蜀有蚕市,每年正月至三月,州城及杘县循环一十五处。因古蚕丛氏为蜀主,民无定居,随蚕丛所在致市居,此其遗风也。

到秦惠王九年,秦王依司马错之言,起兵伐蜀,十月取蜀,将蜀主降为侯,使陈庄相蜀。秦得蜀后,更加强富便轻视诸侯。由此可知,那是富裕之蜀,为秦撑了腰。《蜀中广记》记有成都城墙为张仪、张若所筑。筑对选择基础很困难,使张仪心神不宁,常在晚间漫步闲游,偶然见一大龟在地上爬行,便按龟行之路作城,而安然无恙,所以成都又名龟城。《史记》说龟者天下之宝也。而今已成为聚宝之城了。

之后蜀太守李冰发动群众凿离堆,避免了沫水之害,穿二江于成都之中。从此水旱从人,不知饥馑。一年冬寒夏热的日子不久,让人有冬温夏清春晖秋声四季分明的感觉。

到了汉景帝时,文翁为蜀守,而倡其教,又因土地肥美,有江水沃野,山林竹木蔬食果实之饶,蜀郡人口已达一百二十四万多人。遂与长安及五都(洛阳、邯郸、临淄、宛、成都)市长皆为五均司市师。市场设置均价则市无二价,市民感到公平,故恩及小民矣。

再读到《蜀都赋》,更言水陆会含兼四方上下而交会,卭竹遍山巅,茵桂颠蹶山崖,旁挺龙眼,侧生荔枝,布萋萋之绿叶,结累累之果实。其城金城石郭,兼匝中区,既丽且崇,实号成都。常璩也赞许成都,城东有千秋池,城西有枊池,至冬不竭。杜甫不是也说,锦官城外柏森森吗?纵观成都是何等的秀丽。而李白更加称赞: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

在唐天宝年间,安禄山反唐,攻入长安,玄宗奔蜀。肃宗至德二年,升成都为府。因地在长安之南,置成都为南京。而与杨州并列为喧然名都。

《蜀梼杌》载有,五代孟蜀后主时,在成都城上遍植木芙蓉,因名芙蓉城,简称蓉城。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说:石曼卿卒后,其故人有见之者说,恍惚如梦中,言我今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前蜀时尤袤入蜀,以诗投王建:河南河北处处灾,惟闻全蜀少尘埃。可见战乱飞纷的五代时期,而蜀却安然无恙。

北宋时代,成都商业贸易已相当发达。据《成都史略》所言:每月一市,依次是灯市、花市、蚕市、锦市、扇市、宝市、香市、桂市、药市、酒市、梅市,十二月为桃符市。真宗时张詠治蜀,患蜀人铁钱重,不便贸易,设质剂之法,一交一缗,以三年为一界而换之,六十五年为二十二界,谓之交子。这是我国最早的纸币。

明代初期宋濂也赞尝:西南山水,唯川最奇。到了明末清初,成都遇到兵连褐结,遭到屠杀,蜀中百姓所剩无几。清初高其倬诗云:蜀道荒凉身万里,不闻铃雨亦消魂。沈廉亦说,锦江忽作辊雷鸣,大声振动芙蓉城。可见当时何等的萧索。后来经过移民,各地不同风俗习惯的人民,长期相处和睦以共,形成了如今的民族大家庭。今后还要更加努力地把这座城市建设成为人和之都。


作者简介:时年八十有五,是一个爱读书的小知识分子。

关键词: 历史 , 成都

成都公交无轨电车10周年祭

电1路 火车北站——新南门
电2路 西门车站——九眼桥
电3路 通惠门——牛市口
电4路 火车北站——中医学院
电5路 火车北站——九眼桥
                                  ——题记

前些日子,正逢成都无轨电车取消10周年。猛然想起当年,我感觉到,我确实是需要写点什么了。

1996年6月12日,成都电改汽工程正式宣告完成,伴随我们一代朋友长大的无轨电车从此在街头上消失了,留下的只是每年6月里,许许多多朋友看着街上一辆一辆喷着黑烟的“墨斗鱼”时,对于无轨电车那种淡淡的怀念。

成都那时候的公交大线上最多的是两截子的无轨电车和公共汽车。那时人民北路,红星路等大的街道上空都布满了电缆。而且在很多地方,据说是为了省材料,电缆是像晾衣服那样直接用穿街的绷线吊着的,没有使用电线杆。一到路口,一大盘一大盘,与蜘蛛网很有几分相似。这样,便经常能看到无轨电车立着两根辨子,满大街的奔跑。

其时我住在红星路上,总有机会坐附近的1、2、5路电车。可爱的电车,起步总是那么的平稳,每当听到“滴”的一声,电柜里便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感觉好像坐电梯。不坐车的时候也很喜欢到岔口处看电车变线。那时在我心中总有一个迷,当线路分叉时,长长的辫子为什么那么聪明总不会走错线?那时我还想过,火车北站往荷花池方向的电车线到底通到哪里?那边没有电车客运线路啊!一次坐2路汽车去高笋塘的路上,终于看到了神秘电线的终点。这以后,那停了众多的电车的大院竟成为了我神往的地方。

有时候,我还顺着电线溜到太升南路那边去,当时那还是一条很普通的街道,和现在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那满大街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它一直没有变,树木长的很旺盛,枝繁叶茂。因为有电线在,所以不用担心迷路。于是,我借着它的余光,在夏日的骄阳里走过树荫,在夜晚穿过路灯下的斑斓光影,度过了我童年的每个夏天。

这种称作氛围的东西,在那里显得极为突出。特别是大慈寺到东大街一段。在那种传统的商业区,本来就是有着喧哗的人流的。热闹中,有一辆2 路无轨电车驶过,在街角转弯。在这样的窄细的,林荫布道的马路上,设有1路和2路两路无轨电车。它们均是从北到南,贯穿了这个城市的街面。它们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街区,领略各路风光。前方盘踞着一座成都常见的天桥。这时候,2路在路口这个人潮的集中点转了弯,驶上一条更为宽大,人却并不那么多了的马路。今天这里已经成为一条步行街的南头,彻底改造后一去不复返的旧日景观已经无法向人们诉说这一切。

梧桐树叶间闪着阳光,掩隐着一扇扇商铺,门上贴着各式各样的广告,也许还可见里面整齐的货品。加速时电流的嗡嗡声,还有转弯时的"哗啦哗啦"的声音,带来了些外面世界的活跃。但由于这里的热闹的缘故,这些声音就好像包了一层膜似的,是隔世的。电车转过弯,就驶上了前面的宽平的大马路,速度也略微加进了。那嗡嗡的声响,也更明快了。

那时因为总坐,竟积累了一些经验,比如看看车有没有来,先看上面的电线动没动,如果电线动了,可能车就快来了,但此时你还没有看到罢了。但也有失误的时候,比如刮大风,就不一定那么准了。有的路段,电线架设得不那么整齐的,车的辫子还有可能掉下来,那车就走不了了。这辫子就像"水是生命之源"一个道理。这时候售票员还有另外的一个活计了——跳下车去扯车后的尼龙绳,让辫子重新回位。以前技术不过关的时候,下雨天坐这种车还有危险呢!因为如果漏电的话,就会对乘客造成威胁。

后来,由于上面支持不足,车况渐渐不好,电车的命运就逐渐走了下坡路。记得最早是3 路。3路从琴台路口到牛市口,是唯一一条正东西走向的线路,也是唯一一条横穿过天府广场的线路。接近政治、商业和集会活动中心的线路走向,似乎从一开线起就注定了它坎坷的命运。文革以来历次政治动乱中浓烟滚滚的成都,总有途经广场东西侧的3路电车被一些人拦下扯下辫子点燃,推至路中央作为路障……某一次我坐3路电车,车到了盐市口突然掉头了,然后人们全部下了车。茫然间,我看到了前方盐市口改造的通知和挖得不成样子的道路,看到了被改接到返回侧的电线,看到了被改为“盐市口——通惠门”的站牌,电车调头返回,只留下发呆的我。而且后来我知道,它再也没有回到那边它曾经走过的路上,再后来电3路全线撤销,改为汽车,番号也随之取消,改为了47路。

黑暗的前奏曲终于响起,1995年的春节,1路电车被宣布改为55路,并确定即将改为汽车。2、4、5路电车更改了路号,变成了62、64、65路。但是,那个时候,城市的改造和政府的歧视,已经注定让它们无法挽回在成都的一片天空。除了62、65路还近乎正常运行以外,64路几乎没车跑,55路还有的少量电车也是一片颓势。终于,几个月以后,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最后一辆CD-664型62路铰接无轨电车在与公交公司的同志们合影后,默默地从九眼桥启动驶向终点。这是它在成都的最后一次运行。明天,它将在这座城市完全消失;不久以后它将被运往兰州,继续它未竟的使命。

今天,你走在火车北站公交总站里,你还能在站台顶棚上看到当年支持过能源大动脉——电车线缆的铁塔和电线杆,甚至有绝缘子和残留的吊线。它们已经彻底沉默在这个比当年繁华不知道多少倍的城市里。

当年的我没有留下任何电车的照片,直到他们消失的时候才追悔莫及。成都的电车,我很想你们!有人说,随着世界性油气能源的枯竭,或许有一天,无轨电车还会重新回到我们身边。事实上,无轨电车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在每个寂静的夏夜,她总是在我们的睡梦中驶过……

成都公交无轨电车10周年祭.jpg

成都公交无轨电车10周年祭.jpg

大小: 54.78 KB
尺寸: 500 x 375
浏览: 7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成都公交无轨电车10周年祭1.jpg

成都公交无轨电车10周年祭1.jpg

大小: 63.71 KB
尺寸: 500 x 375
浏览: 7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成都 公交 电车.jpg

成都 公交 电车.jpg

大小: 91.16 KB
尺寸: 550 x 294
浏览: 8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关键词: 公交车 , 无轨电车 , 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