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2:07:24 评论

四川地处中国西部内陆,摄影术传入的时间相对较晚,位于盆地西部的成都尤其如此。有史料可查,成都照相馆最早开办的时间为清光绪年中期。自1890年之后,陆续有不少外国传教士、旅游探险家等携带照相机入川,他们留下来一批内容丰富、珍贵的的四川影像。

作为老照片爱好者,本人这些年从世界各国博物馆、图书馆等搜集了众多国内外的老照片,其中不乏许多以四川成都为主题的珍贵照片,时间跨度从清末到1940年代。此篇成都老照片图集是遴选出其中的100幅高质量清晰的老照片编辑成册,并经认真鉴别多方考证,力求准确注明、解读每一张老照片的拍摄时间、景物、建筑、人物、背景等,真实还原历史原貌和真相,让观者对成都某些历史事件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和感悟。

老照片是历史的碎片,又是历史的永恒。正是源于老照片的真实性和对于过往历史的留存与记忆,使得老照片愈发弥足珍贵,欣赏和研究老照片,已经成为一种颇具生命力的文化现象。因资料所限,本人对老照片的注释和解读难免有错误和纰谬,谨此恳请各位方家达人给予指正为盼。

本篇仅以选择成都1890年至1940年五十年间的百幅老照片为先,其余众多老照片有待以后另行刊出。

清康熙初年,四川巡抚张德地重修破烂不堪的成都城墙。重修后的城墙高三丈,厚一丈八尺,周长二十二里三分,有五千五百三十八个垛口。东西相距九里三分,南北相距七里七分,有四座城楼,十一间堆房,东西南北四门分别为迎晖门、清远门、江桥门、大安门。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四川总督福康安奏准发币银六十余万两,彻底重修成都城。这次重修集全川之力,历时三年,直到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才全部竣工。重修后的成都城“屹然金固”、“冠于西南”。周长二十二里八分,有八千一百二十二个垛口,砖高八十一层,压脚石条三层,大堆房十二座,小堆房二十八座,八角楼四座,炮楼四座。四门城楼顶高五丈,分别为东门博济楼、西门江原楼、南门浣溪楼、北门涵泽楼。

1938年12月,为了方便城内居民在日本侵略者轰炸时尽快疏散出城,成都所有城墙的城门被全部拆除。

四川省第一届运动会。清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1十九日(1905年),四川省举行全国最早的现代体育第一届省运会。运动会在成都北较场武备学堂大操场举行,省城40个学堂3281名运动员参加,运动项目34个。成都各所新式学堂:高等学校、通省师范学校、法政学校、警察学校等成为主力的参与者。这一具有现代意义的运动会,在四川历史上虽是初创,不仅有竞走、蛙式竞跳等田径项目,也有各类球赛及器械体操等。此外,还包含一些军训类项目,如操枪、劈刺、障碍竞走和着装竞走等。(陶维新摄于1905年)。

成都仁济医院大楼(现成都市第二医院)。位于成都四圣祠北街,由加拿大英美会创办。启尔德(1867—1922),加拿大金斯顿王后大学化学硕士、医学博士,于1892年开办仁济医院,早期虽名为医院,实为诊所,医生仅启尔德一人,设备亦极为简陋。 1895年“成都教案”中,该医院被民众打毁。1896年秋,启尔德又在原址建成医院一所。1905年,启尔德得到四川总督锡良的补助1500两黄金,建成四层医院大楼。大楼于1907年夏开工,竣工后的医院大楼,气势恢弘、建筑精致,为成都近代建筑中的典范之一。大楼1980年代末被拆除。(约拍摄于1909年)。

成都存仁医院大楼、塔楼(现成都陕西街省教育厅)。存仁医院是二十世纪初由一名叫甘来德的(Harry Lee Canright)美国医生、传教士1894年开始修建。甘乃德,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博士,著名的外科医生。1894年他在福音堂附近开设药房、医院,初名陕西街美以美诊所。医院建筑毁于1895年“成都教案”之后,他利用清政府的赔款和差会的资助筹划重建。存任医院于1929年由普通医院改为耳鼻喉科专科医院,是我国最早的专科医院,并被定为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后来成为全国乃至东南亚最好的耳鼻喉科专科医院。解放后存仁医院并入华西医大医院。(陶维新约拍摄于1908年)。

四川省咨议局大厅(位于成都纯化街)。1908年7月,慈禧太后以懿旨公布《咨议局章程》,同时命各省总督巡抚马上筹办咨议局,一年内成立。咨议局是清末实行所谓“新政”的体现,“咨议局”类似“省议会”,为将来的省议会做试验的机构。1909年(宣统元年)四川咨议局成立并召开成立大会。出席成立大会全川的议员共104人。蒲殿俊以76票的过半数当选为第一届四川咨议局议长,肖湘和罗纶被选为副议长。( W.E.盖洛约拍摄于1910年)。

1911年辛亥革命后四川内乱不停、命运多舛。各路军阀、地方实力派为争夺四川、成都的统治权,多次在成都大打出手,把个美丽的蓉城搞得千疮百孔、血流成河,百姓流离失所。1917年护国战争后的这一年,驻守成都的川军刘存厚、滇军罗佩金和黔军戴戡为争夺四川的经济、政治、军事权而你争我斗,枪炮并用。4月爆发的“刘罗之战”在成都进行巷战,使数百人毙命,市区多处民居被焚;7月再起的“刘戴之战”持续10多天,更使繁华成都毁于一旦。

成都水车汲水。 这是成都最早的自来水取水装置,位于成都南门外的南河上,照片中水车的背后可以看见南门城楼顶。成都自古城内水井水质不好,居民饮用水多是购买城周府南河的河水。清末年间,成都有关衙门在南门外的南河修建起直径达十米的大水车,把南河水打上来,穿过城墙,引入城内的一个大蓄水池里,再通过引水管把池里的水引到各条街上的蓄水井中。引水管用的是一节节粗大的竹子,用苎麻捆绑连接后再敷上水泥;蓄水井的周围及井底用木板作护壁,防止井水往外渗漏或井外的水浸入。当时,这项工程也是成都当局引以为傲的典范。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刘戴之战”后的成都贡院大门。“刘戴之战”时黔军据守皇城内,川军从外边攻打10多日,最终以黔军退出而告终。图中可见门口用石条垒起的工事还没清理完。(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年夏)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1911年11月27日,成都民众涌入贡院(皇城)参加大汉军政府建立仪式。(路德-那爱德摄)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1935年成都,蒋介石夫妇在华西协合大学参加毕业典礼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北门(大安门)城楼(涵泽楼)(西德尼 ·甘博拍摄于1917年秋)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城隍庙(约翰 · 伯奇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城里的老牌楼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存仁医院大楼、塔楼(现成都陕西街省教育厅)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大街上的行人和黄包车。(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德国教会开办的学校师生合影。(魏司约摄于1912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的街道(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的街道(约翰 · 伯奇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的两姐弟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的南城墙和城外的大道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东大街(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东大街的十字路口。(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东门(迎晖门)城楼(溥济楼)(约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东门水码头,成都东门外水津街沿河一带。(魏司约拍摄于191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高等学堂(四川大学前身)学生正在自习。(路德-那爱德约摄于1911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贡院“ 旁求俊乂”石牌坊、至公堂和两旁的考棚(号舍)(陶维新约拍摄于190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贡院的考棚(号舍)(陶维新约拍摄于190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贡院明远楼、至公堂和考棚(号舍)(陶维新约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贡院明远楼和两旁的考棚(号舍)(陶维新约拍摄于190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贡院至公堂、“ 旁求俊乂”石牌楼前聚集着参加大汉军政府建立仪式的民众。(路德-那爱德摄于1911年11月27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火神庙(约翰 · 伯奇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基督教教会学校的老师与学生。(约191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基督徒举行新式婚礼的合影。(1919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教会办学校的学生与老师。(1906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教会妇女培训小组合影。(1906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教会小学校的女学生。(190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教会学校的老师和学生。(1904年 )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皇城(贡院)附近的街道(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教会医院医生在为患者诊治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出售鸦片烟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店铺门前。(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二人运送肥猪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拉垃圾车的男孩。(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买卖鸡蛋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剃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围观的人群。(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街头小吃摊。(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金河岸边洗衣的妇女、儿童。(戴谦和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锦江上的安济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九眼桥(宏济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满城关帝庙(现在的成都支矶石街西口成都书画院)(威尔逊摄于1908年7月31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满城街道(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满城街道(威尔逊摄于1908年7月31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满城街道1(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jp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南较场正在操练的官兵(约翰 · 伯奇拍摄于190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清末的警察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劝业公会颁奖仪式在二仙庵外举行。(路德-那爱德摄于1911年春)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仁济医院大楼(现成都市第二医院)。位于成都四圣祠北街,由加拿大英美会创办。启尔德(1867—1922)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商业大街-东大街。(罗琳·张柏林摄于1909年4月)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蜀绣店铺的男孩。(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水车汲水。 这是成都最早的自来水取水装置,位于成都南门外的南河上,照片中水车的背后可以看见南门城楼顶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提督街口。(1910年代)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万里桥(南门大桥)下。(约摄于1920年代)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望江公园。(约摄于1920年代)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文殊院在室内打坐的和尚。(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年夏)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西门(清远门)城楼(江原楼)(约拍摄于1910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协合大学的学生正在上化学课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新军的装束。(路德-那爱德摄于清末)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一个没有鞋穿的鞋匠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成都一家缝纫店铺。(福尔曼约拍摄于1935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四川总督赵尔丰(1911年任职)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四川总督赵尔巽(1908年-1910年任职)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外国人参观正在拆除的成都贡院考棚(号舍)(约摄于1906年)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宣统元年(1909年)出版的成都城区地图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战乱的结果使成都贡院内外到处残墙断壁,瓦砾成堆,这是皇城坝周围民房被毁后的惨状,成片的民房已被焚为废墟,百姓流离失所。(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年夏)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这是被川军炸开的贡院(皇城)城墙,豁口处站满了看热闹的居民,到处是破烂的家具和房架。(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年夏)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正在拆建的华西协合大学。(1910年代)

百张成都历史老照片:一个你不曾熟悉的历史影像集

正在建造的华西协合大学加拿大建筑赫斐院 (合德堂)。赫斐院是加拿大美道会为纪念最早到西南传教的美国人赫斐秋(virgil chittenden hart)而捐建,1920年竣工。(1917年夏西德尼-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2:07:2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chengdu-old-photos/1435.html
成都旧照片

极度珍贵 解放前-老成都照片

极度珍贵 解放前-老成都照片 望江楼(上世纪40年代) 皇城外为国求贤石牌坊(上世纪30年代)1 万里桥(上世纪40年代) 皇城外为国求贤石牌坊(上世纪30年代) 人民公园内的金河入口(上世纪40年代...
成都旧照片

上世纪60年代老成都照片

人民南路(上世纪60年代) 火车北站(上世纪60年代) 东御街东口(上世纪60年代) 盐市口转盘(上世纪60年代) 东门大桥(上世纪60年代) 盐市口人民商场(上世纪60年代) 春熙路(上世纪60年代...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