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蓉城市民日常生活漫记-柴(中)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4:26:27 评论

接倒昨天说“开门七件事”——柴。

成都的这些木柴来源分水、旱两路。

水路沿府河,或自乐山一带而上,或自灌县(今天的都江堰)而下,运到成都。这其中以眉山张坎一带的“张坎松柴”和邛崃西山的“南河柴”为上品。柴运到成都的东、西门码头上岸,这两路一般是大宗进货,很少有市民直接去码头买柴,即或有,就是附近的住户或餐馆,因为地利买点相因,大多是舱底的水泡柴——俗称“水打棒”。对于沿河贫民,反正力气有的是,河岸不用花钱租,摆来晒起,闲时买来及时用,劈开架在房前屋后,要用时搭点干柴边炕边烧。俗话说“湿柴怕猛火”,很是管用的。

水路柴的特点就是生柴多,干湿不一,块头大,一般三尺长——俗称“娃娃柴”,捆子也较重。如果柴炭行进货以后,往往还要改短、改小,经过晾晒,再卖给市民,也很受居民住户的欢迎。

旱路柴多数是成都四郊出产的,由农民用“鸡公车”——一种木轮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运到成都,直接卖给市民。早年成都市内中小街道,很多都是石板路面,大街上虽然不全是石板,街中间也有一道是石板路,略高与两则,专为鸡公车通行方便,俗称“鲫鱼背”。所以旱路柴可以沿街叫卖,送到家中,还帮主人码堆,部分劈小。主人添点工钱,或帮补一餐饭作为酬劳。这种交易各得其所,还带点古朴的人情味。上世纪20年代中期,市内修了不少的“新式马路”,那种木轮子的鸡公车就禁止入城了,于是鸡公车只能推拢城门洞就卸下来了,自然而然城门洞的柴市就形成了。一般市民只好移尊就驾,到四方的城门洞去买柴,买好后再请挑夫或叫黄包车送会家去。至于劈小、堆码之事,就只好善自躬亲了。

因为旱柴几乎全部直接卖给市民,所以柴的块头,捆子大小就随着市民的需要变化了,一般20来斤一捆,一尺多点长,块头呢:粗的四开,稍细的对开,细的不劈。柴买回家后,还要根据品种分别处理:松、栢柴干湿都易劈好烧,以捆码放随取随用;桤木柴一般不很粗,也易劈开,四开两半立堆顺码皆可;只有青棡柴木质坚硬,必须趁湿劈开,干了难劈得很!且井字型架放,便于透风易干。不过青棡柴是最耐烧的,正如四川俗话说:“除了青棡无好柴,除了郎舅没好亲”,可见人们对青棡柴的喜爱。

旧时成都人用柴一般劈成板凳脚粗细,半干后就可以放到厨房内备用了,湿柴则码放在屋侧墙边通风处阴干,架成井字型,出太阳搬到院坝晒晒。架柴一般是孩子们的事情,他们也很乐意,好玩又不费力,像玩积木一样。但孩子们最喜欢的还是看大人劈松柴,为啥子呢?因为松柴中“老母虫”最多。啥子叫“老母虫”哦?就是金龟子之类的加壳虫的幼虫,它们爱吃松木心,钻在里面长期不见天日,养得油光水滑,肥白如蚕,一经劈出,蠕蠕而动,捡进小碟,蠢态可掬。半天劈柴下来,多的可捡几十个,少的也有十几个。耍玩之后,用油炸一下,香酥可口,实在是难得的美味哟。

劈柴不免有些很难对付的老疙兜,实在劈不开,暂且放在一边。旧时成都有专门做这个活路的人,肩头扛把“开山儿”——一种柴斧的俗称,一路走一路吆喝:“包花(劈)……疙兜柴!”巡行在街头巷尾。遇到有对付不了疙兜柴的人家,就顾他代劳。这是一种专门行当之人,有力气,还有特技,犹如解牛之“庖丁”,任何盘根错节的怪疙兜到了他的面前,只需翻看一番,找准脉絡,乒乒乓乓一顿“开门儿”——一种专门对付怪疙兜的铁楔子,不一时,便噼里啪啦地崩成了一堆可以放进灶空的小柴块了。他的表演,往往引来一大堆左邻右舍来看热闹,每当老疙兜应斧而开时,大家禁不住为他喝彩!

明天继续说成都人节约烧柴的技术。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4:26:2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lcdqw/2558.html
老成都趣闻

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

本书是《老成都系列》之一,作者对正史只注重大事件的呆板写法没有多少好感,因此想以鲜活有趣的细节,从传闻、笔记、笑话、民间故事、私家史乘、方志谱谍中,切入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部,复活先人们哀乐沉浮的...
老成都趣闻

出逃之前 蒋介石曾想“火烧蓉城”

解放前夕 1949年的初冬,解放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蒋介石企图凭借蜀道天险,组织所谓的“川西决战”。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蒋介石孤注一掷,带蒋经国一行飞...
老成都趣闻

成都的街道名称趣谈

成都街名历史趣谈 街道的命名,不一定都出自政府机关,多是约定成俗。因为街名能显露风物地貌的特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便自然而地喊开了。 如像成都的提督街、督院街、总府街、学道街、盐道街、藩署街……是以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