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蓉城市民日常生活漫记-柴(下)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4:39:13 评论

旧时成都市民烧柴颇有些技艺,所谓“烧根板凳办桌席”。说法虽然有点夸张,但可以说明用柴之节约。

“欲工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节约的原因之一在于柴灶合理、巧妙。当时的成都市民普遍用的“行灶”——现在早已不存在了。所谓“行灶”,就是可以随处搬动的意思。外面是木制的框架,里面用胶泥敷灶膛,形状有点像一张带柜子的方桌,上方是内圆外方,圆处安锅,方框为木制,就作为锅台,台下方朝外的“柜”开一灶口,里面就是泥敷灶膛,膛内呈“U”字型,打横安一根一尺来长的铁条,用来架柴。

省柴的原因之二是用柴有方。本来本来一灶柴只要三、四根就可以大火熊熊,但却要根据实际用火猛缓、久暂的需要不同,来一个大小兼搭、干湿配合,再辅以竹叶、草把,还可以把一根柴宰成两段来烧。不用大火的如煮腊肉,熬汤之类,就把不冲火的老疙兜柴也用上。这样,既收到了文火细煨的功效,又保持了灶温,还处理了疙兜柴,一举多得。如何不省喃?

除此以外,还有挖掘潜力、利用剩余的措施,算是节约省柴的原因之三:当时每个灶口前总有两样东西,一把吊壶和一个浮炭坛子。吊壶可以利用灶口的火焰余热加温壶中的水,一家人的洗脸、洗脚水就解决了;灶内的红余炭闭在坛子里成为木炭,可以用来烧小火炉,或冬天作手烘笼的用炭,还散尽了火源,避免了火灾事故的发生。勤快的主人还经常刮锅底,说是“给灶王爷开光”,其实就是刮去锅底的烟垢,锅的传热性更好,当然就更省柴了噻。

旧时成都市民,中等以上的人家和一些工厂、作坊、学校等单位,大多是买趸柴——一年之内买一两次,备足全年之用。当时的柴行为了方便用户,还可以代为储存,随用随取,店家呢可以加强资金周转,用户也不愁堆放管理,真是两得其便。一般家户买捆捆柴,现钱交易,是木柴店最欢迎的主顾了。如果连捆捆柴也买不起的,诸如推车、抬轿、下力的人家,就属于“升升米,把把柴”的贫民阶层了,他们是木柴店的长买主:每天一把柴,只有板凳脚粗的三五根,当然再如何省也烧不了一日三餐噻。咋个办呢?穷则思变嘛,早晚背上一只背兜,带把竹扒扒,到路旁、城边林木多的地方,捞些枯枝败叶树丫丫,背回来同“把把柴”一起兼搭着将就烧噻。对于他们来说,找米下锅,比找柴烧要困难多了!

今天柴就说完了,明天说“米”。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4:39:1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lcdqw/2562.html
老成都趣闻

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

本书是《老成都系列》之一,作者对正史只注重大事件的呆板写法没有多少好感,因此想以鲜活有趣的细节,从传闻、笔记、笑话、民间故事、私家史乘、方志谱谍中,切入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部,复活先人们哀乐沉浮的...
老成都趣闻

出逃之前 蒋介石曾想“火烧蓉城”

解放前夕 1949年的初冬,解放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蒋介石企图凭借蜀道天险,组织所谓的“川西决战”。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蒋介石孤注一掷,带蒋经国一行飞...
老成都趣闻

成都的街道名称趣谈

成都街名历史趣谈 街道的命名,不一定都出自政府机关,多是约定成俗。因为街名能显露风物地貌的特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便自然而地喊开了。 如像成都的提督街、督院街、总府街、学道街、盐道街、藩署街……是以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