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5:37:52 评论

“李冰治水,文翁化蜀”。

中国古代善于治理政事的技术型高官的典范。

鲜为人知。文翁还是中国古代著名水利专家。

“湔江堰”“有坝引水”……

有灵魂的活体工程。

成都平原又一山水与人成就的既浪漫、又忠贞的“天作之合”。

既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校长”,还是第一个扩大都江堰灌区的高官。

“精神”与“物质”并举。

  成都后脑顶的“堰塞湖”

岷江与湔江。

天府文化的两道文化之门。

洪水一直是成都平原文明发展的最大障碍。

成都平原能够诞生天府文化,与治水能力密切相关。只是,功劳全记在李冰身上。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录,由秦国任命的蜀郡太守—李冰,为成都平原打造一套水利系统“都江堰”。

继承大禹的衣钵,鳖灵“决玉垒山”的技法。

蚕丛首创“疏浚”,开天府之国“广都”;大禹以“疏浚”为重,把岷江与沱江相连,鳖灵继其业,增强两江的泄洪能力和速度;李冰仍突出“疏浚”,画龙点睛,把“疏浚与灌溉”相结合,把“雨养农业”转化成“灌溉农业”,将水文化推向高峰。

“道法自然”实物样板和注解。

蕴涵道家“天人合一”的精髓。

“人造堰渠”,都江堰的精髓。

从李冰到文翁,基本上走了一条“造江疏浚”之路。

维护体制。李冰修建都江堰后,留下管理堰工的机构湔氐道,负责工程管理、维护,兼理地方民情。建制与县同级。设水官“都水尉”“都水长”等,管理堰务。西汉,升为湔氐县。

如今流行的“河长制”的出处。

岁修精神。都江堰能保持到今天,全靠灌区百姓的岁修,从古至今,都几乎是“义工”。每个堰口都有堰长,堰长一打锣,就召集家家户户扛着工具维修。一坚持就是2000多年。

即中五年(前145年),李冰治水后约110年,汉武帝刘彻满12岁,司马迁出生。这一年,文翁带着一家老小到了成都,“筑石室以居”,出任蜀郡太守。四川最高行政长官。

“汉之地方官,最要者为太守”。

郡守与中央高官“九卿”,职位平等。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石室中学文翁像

文翁,名党,字仲翁,前187年出生,安徽舒城人。

少年聪慧好学,饱读儒家经典,通晓《春秋》,以郡县吏察举。

任期间政绩卓著,深受蜀人爱戴,尊称为“文翁”。

与诸葛亮、张咏、赵抃并称为四大治蜀名臣。

文翁极为重视都江堰的管理、维护。

治理岷江、湔江常年水患,实现治水理想。

成都平原的北上方,岷江、湔江上游之间,仍然还有一大片空白区,成都城区位于空白区下方的中心位置。尚未有效治理前,包括彭州、新都、什邡、广汉、青白江,旱涝不定。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龙门山

文翁的目光,投向湔江河谷。

龙门山脉,岷江与沱江上源的分水岭山系。

龙泉山脉,岷江与沱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

前285年,推行郡县制,秦国在今彭州市境内设立繁县。

建制开端。地处古蜀文明的原始核心地带,北部龙门山脉太子城海拔4814米,南部平原最低点乌鸦埝海拔489米。整个地势,宛如一把巨型浮雕靠背椅。高出成都城区4300米以上。

古蜀源流。湔江,发源于彭州市龙门山脉海太子城峰西南,在巍峨的群山之间,九曲回环,穿山而出,远望如一条蓝色的纱巾,全长139公里。古称湔水、蒙水、彭水等,上游称金河。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湔江九河”中的小石河

碧澄清冽,人工挖掘的河道,年代久远,不像现代标准的人工灌溉河渠。成都平原核心区域的几乎所有的河流,“不堵”“不堤”,都是人工灌溉渠,外表却都像天然河流,自由流淌。

古蜀国的杰作,早于李冰治水几百年。

中游河谷20公里的“海窝子”里,藏着“瞿上”遗址。

到成都城区少城官衙的办公区,约53公里。

到湔江下游鸭子河畔的三星堆,约53公里。

广汉古域内三个起伏相连的三个黄土堆得名,有“三星伴月”的美名。

“三星堆文明”的“母亲河”。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彭州人湔江叫“母亲河 ”

古蜀国的国家矿场。《华阳国志》里,记述龙门山脉,“其宝则有璧玉、金、银、珠、碧、铜……”制作三星堆诸多器物的玉、金、铜,都在其列。

自古,龙门山就是有名的产金区。

古称金河的湔江,也生产砂金。

就地取材。彭州的大宝铜矿,距离“三星堆”最近。铜矿是自然铜,含铜量在50%以上,可用青杠树余烬(木质钢碳)直接冶炼,并且分析其含量与三星堆的青铜完全吻合。

三星堆灿烂的青铜文化,铜源可能就在湔江流域。

数量巨大的青铜器,所需铜矿石数以千吨计。

大宝山有废矿穴、炼铜炉之遗迹甚多。

他们,可能正是从龙门山矿山开采、冶炼后,经湔江“高速公路”运送到广汉。

“东方耶路撒冷”。

小盆地中,有著名的阳平观,道教二十四治的首治。

易涨易落。龙门山脉常常出现山洪泛滥,推移质多,不仅导致湔江、白鹿河下游经常出现河水泛滥,沿河居民粮食绝收,而且一旦壅塞,无法排泄,就会导致“蜀水不流、蜀地潴水”。

巨大的“堰塞湖”,“悬浮”在成都平原的后脑顶。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湔江沿岸兼具了山地、丘陵与平原的物产

一条“造江疏浚”之路

典型的山区河流,常致洪患。

向北,溯湔江而上,经彭州新兴镇,在通济镇三岔河口处,向西北而上,湔江的干流白水河,向东北而上,湔江的另一条支流白鹿河(又称雁江)。

两河交汇,史称“两河流域”。

《华阳国志》说:“蜀工鱼凫于湔山。”

“湔山”,起于新兴镇的阳平山。

第三代蜀王鱼凫,融合并取代蚕丛、柏灌,带领古蜀人在这里打渔、养蚕。

上源支流,在中低山区行进,一路上河谷狭窄,岩坡陡峻,有些河段,水面宽度只有40至60米,加上河道中跌水和深潭,一个接着一个,水流湍急,飞流溅沫、滔声振耳。

告别大山,湔江从深山冲出“彭门阙”,挟带着龙门山的大量砂石,进入平原。河谷突然展宽,水流突然变缓,水中沙石停积下来,造成砂砾石河床,河谷宽度有些河段达到4公里。

都需要一位智者。

湔江水、天彭门与成都人,用智慧将山水地人维系得更加紧密。

善听民声。文翁常步行于成都的大街小巷,以察民情。

一日,看到街头灾民突然增多,上前打听,才知道繁县(今新都区)、湔氐县(彭州古名)因湔江断流出现旱涝,良田裂缝寸余,湔氐一片汪洋。二县庄稼颗粒无收,百姓纷纷外出逃荒。

承继李冰之举。

他,带领“都水尉”、繁县县令,到实地考察灾情。

驻足“天彭门”。

只见皂角岩垮塌,岩石压断湔江河床,上游水淹良田,下游久旱无收。

“天彭门”,位于湔江出山处的“堋口”,又称关口。

“堋”“堰”相通。《华阳国志》有“天彭门”之称;《太平寰宇记》有“天彭关”之名。《元和郡县志》说:“彭州以岷山导江,江出山处,两山相对,古谓之天彭门,因取以名”。

牛心山、寿阳山两山夹持,隔江相对,状如门阙,气势雄伟。

天彭门,又称天彭阙,不是门,是圣地。

以北,崇山峻岭,以南,却一马平川。“云亡者悉过其中,鬼神精灵数见”,指古蜀人死后都要从天彭门经过,才能达到“昆仑”仙境,一如中原人认为,人死后魂归泰山一样。

群山与平原坝分割线。远望,在平原尽处山岭连亘如垒,豁然开一口门,湔江辟山而出,江口处,两山对峙,状如门阙。“天文地理”,彭州“天文则井络分其曜,地理则彭阙建其标”。

《牧誓》彭人立国地,逢乡的出入口,始名彭门。

“天”字,彭州“东周为蜀王所居”一证。

春秋以来,继鱼凫后,杜宇、开明等古蜀三王便先后迁徙、立国于湔山、湔水,与彭人杂居、融合。彭门恰好位于三治相际的中心,成为春秋至战国中期古蜀国治地的标志。

“能知天文地理”的李冰,莅任首事,视察天彭门。

西汉扬雄《蜀记》首记其事,东晋常璩《华阳国志》有更详细的记载,说李冰至此“见两山相对为阙”,“云:亡者悉过其中”,本人也“仿佛若见神”,故而号天彭门,为天彭阙。

精神崇尚。将灵魂与天门观念相连,成都平原一大习俗。

天彭牡丹因发源地,丹景山麓湔江口天彭门而名。

文翁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当务之急,须立即打通皂角岩,以排上游水患,解下游旱清。

回到郡府。上书朝廷,争取治水资金。

共襄盛举。同时,开始在地方绅士中募集钱款,广收“财礼”。收富豪财帛,集治水资金。

文夫人听说夫君广纳达官绅士之礼,倾家中多年积蓄,以助丈夫。

“堋口”一富绅,闻听将大兴土木治理湔江,想谋一肥缺,便带三千两白银“贿求”太守。

文翁赞扬:“解囊以解民忧,可喜。”

喜出望外。富绅确实获取一个美差,想借机贪污中饱私囊。谁知太守下令:专项资金。治水钱款有限,若官吏有贪贿之举,就地立斩不赦。听令,富绅如听惊雷,不敢造次。

他,近程徒步,远程骑马。

足迹遍布湔江、蒲阳河流域。

夜静入定。城区少城,灯火一盏一盏相继熄灭,郡衙里一灯独明。

冥思苦想。手中的毫笔,在公案的纸上,沙沙移动。

夜夜秉烛。“湔江堰”方案,报到朝廷。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美得心醉的湔江河谷夜晚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距西汉湔江堰工程两千余年后,一座全新的闸坝在天彭门开工兴建


  疏导流水“扇形水系”

“湔江堰”设计,沿袭了道家“道法自然”的思想,采用疏导、分流的方法,巧妙利用西北高、东南低的地理条件,无坝引水,使堤防、分水、泄洪、排沙,相互依存,共为体系。

涉及到系统工程学、水流力学、地形学等多方面的科学技术。

不久,朝廷拨来专项经费,令早日开工。

文翁也集筹到无数银两。

秋后开工。文翁坐镇“天彭门”,率领、指挥数千堰兵、数万民工,挖掘河道。

堰兵纷纷卖力,民工不遗余力。

“穿湔江口”,开蒲阳河。

不到两年,疏浚了山内的九条河流,顺畅汇入湔江,在“天彭门”打通皂角岩,凿通湔江口,开江口灌渠,渠首在湔水出山关口,关口以下,模仿都江堰,分泄从乱山丛中咆哮而出的湔江、白鹿河水,让水流象一把摺扇似的分成多股,开通“湔江九河”,水流不再向南,流向平原腹心,流入成都城区,而是顺着平原的北部边缘,流向东……

彭州别名“九溪”的由来。

“岷山导江”,是导江,不是开江,通过都江堰枢纽蒲柏闸分流,分内江水,引到彭州,与湔江会合。因位于蒲阳镇之南,流至广汉三水关,有彭州的蒙阳河自北来汇,名蒲阳河。

文翁所凿蒲阳河,比较“另类”。

与几条从都江堰流出的河流不同,没有与柏条河(检江)、李冰建堰时开凿的走马河(郫江)、蜀汉后主刘禅组织开凿江安河一样,呈现出由西北向南而下的流向,而是调头呈现出东偏北的流向,经过都江堰的蒲阳镇、驾虹镇以后,经过郫都唐昌镇,就东南拐向彭州、新都,沿着成都平原边缘,向川东北方向延伸。

“东别为沱”,去向也变为沱江。

最后,在金堂的云顶山下,汇入沱江。

湔江水分流到下游各州县。

在平坝建立了自流灌溉水系。

涝灾旱情,得以控制。

百姓欢呼雀跃。

《华阳国志》记载,文翁“穿湔江口,灌溉繁田千七百顷”。

《蜀中名胜记》说:“江水出羊膊山,北连甘松,至于灌口”,“汉文翁为守,穿湔江水堰流以灌平陆,春耕之际,需之如金,号曰金灌口也。”灌口因春耕时需水如金,称“金灌口”。

并不满足。文翁还要把都江灌区,扩大到成都平原的北部。

构筑水利网。又带领堰兵、百姓,在蒲阳河流程8.95公里的桃花滩处,依地势开凿一条河,连接蒲阳河与清白江,引泯江水入湔江中游,汇泯江水入进清白江,最后入沱江。

至此,接纳白鹿河水的湔江,由北向南,蜿蜒穿流,从丹景山镇的关口流出,进入平原,分为数流呈扇状,向东南辐射,把湔江之水分流到下游各州县;蒲阳河,从都江堰东门外分水东北流,流经蒲阳镇,进入彭州界,两河于青白江汇合,增加清白江的灌溉用水,既减轻岷江洪水对平原西南部的威胁,又增加沱江的水量,平原腹地的农田在枯水期也能得到灌溉。

丰富、完善疏导流水的“扇形水系”。

“双生水源”。青白江成为同时流淌岷江、沱江两江水的双生河。把岷江、沱江的水送往平原东北部,在金堂的交界处汇合石亭江、绵远河后,称为北河。穿过龙泉山,进入沱江流域。

沱江流淌着岷江的水源,被称为“混血儿”。

四川省内唯一的“非封闭型”流域。

穿彭门,疏湔江,接岷江,连沱江。

山水与人成就的既浪漫、又忠贞的“天作之合”。

湔江,在孕育灿烂的古蜀文明的同时,向南,进入广阔的成都平原,和岷江一起,造就“千里沃野”的天府之国;再向东,流经广汉,孕育出神奇灿烂的“三星堆文明”“金沙文明”……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天彭门(效果图)

天彭门位于湔江冲扇的顶端,成都平原的最高点。

两千多年来,仍是彭州水利命脉所在。

自古贯通山坝的交通咽喉。

南接首府成都,北通山内松茂。地形险要,历代均为军事要地。

唐人常把“彭门”“剑门”并提。

杜甫诗:“天彭剑阁外,虢略鼎湖旁。”

时任彭州刺史的高适,也有“彭门剑门蜀山里”之句。

近代,“湔江堰”还在发挥作用,出山口以下分为7支,有小堰100座左右,灌溉今彭州、新都、广汉、什邡等区市田20万亩。还是青白江40万居民饮用水的供水水源。

如今的天彭门,成都市北部连接矿区和城市、沟通城乡物资交流的必经之地。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成都平原与都江堰

再造一个“文化都江堰”

目光远大。

文翁又开始再造一个“文化都江堰”。

相互互补。

兴修水利以发展经济,兴办学校以培养人才。

设置学官,创建官学。

即后三年(前141年),选址今天府广场东御街口附近,以石头修筑校舍,建“石室精舍”“玉堂”,设立了最早的地方官学,自任“教席”。面向平民,招收各县青年为“学官弟子”。

“为除更繇”。入学者免除徭役,学习律令与各种学科知识。

出台中国地方官学中最早的优惠政策,资助家境贫寒的学生。

成绩优良者,补缺郡县官吏。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文翁石室中学

同时,选派了一批“开敏有材”的官员到京城学习。一批又一批的受业博士回到成都后,都被文翁择优重用,授予官职,回“石室”任教,命他们传播先进的管理理念、文化知识。

“减省少府用度”,选派人到京学习的经费,是节约郡守的办公费用。购买四川名特产,巢丝、织绸、煮盐、漆器等送给博士们。既可作缴纳学费,又尊师重教,“行束脩之礼”。

每次出巡所辖县,都选品学兼优的学员同行。

班固《汉书》记载,民间“见而荣之,数年,争欲为学官弟子,富人至出钱以求之,由是大化。”官民看到读书是荣耀之事,抢着成为学官弟子,有钱人甚至花钱以求能成为学官弟子。

中国第一所地方政府的官办学校。

200年后,班固评论说:“至今巴蜀好文雅,文翁之化也”。

“好文雅”,“精神文明”的表现。

奠定成都平原人文的精气神。

司马相如、扬雄等文化巨星,与文翁兴学造成的社会风气,联系紧密。

汉景帝嘉奖文翁兴学,“令天下郡国皆立文学”,汉武帝复制文翁的做法,在中央政府层面设立太学,“为博士官置弟子五十人”,下诏“乃令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

开启中国古代中央官学的历史。

李冰治水,总结出科学原理:“深淘滩,低作堰。”

文翁兴学,总结出教育原理:“师资高,学风严。”

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教师”。

他,首创私塾,给我们留下一个“软件”:《论语》。

《论语》传遍世界,年年再版,成为人类思想宝库的经典之一,人文精神和教育理念,影响了世世代代。孔子被推举为“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当之无愧。

“官学始祖”。文翁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校长”。

他,除了西汉版的都江堰外,又给我们留下一个“硬件”:“石室精舍”。

源远流长。从“石室精舍”开始,成都办学历史从未中断,地址未曾改变。两汉为蜀郡郡学,三国为蜀国太学,两晋南北朝至唐为益州州学,五代十国为孟蜀太学,北宋为成都府学。

中国科举制度的起点。

汉武帝吸取文翁在成都兴学,依据考试成绩择优授予官职的做法,实行察举制,让学业与出仕直接相关,打通了“学”通往“官”之间的路径,儒家“学而优则仕”的理想得以实现。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西汉《文翁石室授经讲学图》

汉武帝一朝人才济济的盛况,集中代表了积极的一面。

“察举制”,科举和文官制度的摇篮。

如今的公务员,都应该尊称一声祖师爷。

文翁兴学,打开成都人视野。

“蜀学”见于史籍,是常璩《华阳国志•蜀志》:“(文)翁乃立学,选吏子弟就学,遣隽士张叔等十八人东诣博士受七经,还以教授。学徒鳞萃,蜀学比于齐鲁。巴、汉亦以立文学。”

《三国志》是蜀人治史的代表作。

巨星辈出,成就了“蜀学”一脉。

李冰、文翁为“蜀学”奠定基础,为天府文化注入基因。

天府文化人文历史符号

再接再厉。

就在建“石室精舍”的当年,文翁再把都江灌区扩大。

“蒲江大堰灌郡下”。

《水经注校》记载,“籍江为大堰,开六水门,用灌郡下北山”。

藉江为堰。又在成都平原最低处,今新津县城东南修觉山下(邓双镇),南河和西河的汇流处,修筑一道拦截蒲江水的大坝,开“六水门”,将岷江水引至成都平原南部,灌溉农田。

五水汇流处的岷江西岸,“仿都江堰例,以竹篓垒石为堤”。建有坝引水的通济堰。拦河坝与南河斜交。堤防采用“顺篓”堆砌,拦河坝采用梯形断面的“品篓”安砌。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与都江堰一样古老的堤堰

渠首,建六个上下开关的大的水门。可据需要放水灌溉农田。

通济堰的前身。历史上曾有六水门、蒲江大堰、远济堰等称谓。

壅竹笼堆筑,一般夏秋冲毁,冬季岁修再建。

与成都平原普遍使用的无坝引水工程相比,相当特殊。

“有坝引水”。泽被着成都以南和眉(山)嘉(乐山)平原。

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运用时间最长的活动坝。

功劳卓著。拦河坝长约860米,灌溉成都新津、眉山彭山、东坡、青神农田52万亩。至今还为成都以南的岷江沿岸百姓提供生活用水,眉山城区与周边100多万人口生态环保用水。

孕育古蜀文明的岷江两大灌溉工程。

有灵魂的活体工程。

湔江堰,完美的自灌水利系统。

“天人合一”,一个西汉版的“缩水”都江堰。

在成都平原,蒲阳河与柏条河呈小“八”字状,湔江、蒲阳河与走马河、江安河呈大“八”字状,形成密如蛛网、星罗棋布的农田水利网,覆盖了成都平原北上方那一大片空白区。

灌溉范围涵盖都江堰东部、彭州与新都区的大片面积。

福及什邡、广汉、青白江、金堂。

继李冰创都江堰后的又一大水利工程。

天府文化的人文历史符号。

饱含着“为民造福”“尊重科学”的志向。

利在千秋。通济堰肇始于西汉,经唐代重建,宋代扩修,枢纽取水位置在蒲江口附近,即后所称邛江(今南河)口,形成延续至近代的渠首枢纽—包括拦河大坝、引水渠堤、通航水缺等工程设施的大致格局。在宋代的灌溉面积就达34万亩,与近代通济堰的规模不相上下。

著名诗人陆游曾写诗赞颂:“横堤百丈卧长虹”“西山大竹织万笼”“蜿蜿其长高隆隆,截如长城限羌戎”。

每年清明节,在新津通济堰进水口举办“拜水节”。

与都江堰“放水节”形成南北呼应。

“江造平原”。岷江、沱江和涪江,造就、滋润了成都平原。

古老的“天府陆海”,延伸到更远的地方。

千里沃野初具规模,万顷良田自兹肇始。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船游锦江中,两岸上的风景

西汉初前,“天府”用来艳称“关中”,东起潼关,西至宝鸡,长300公里,宽30至80公里,即八百里秦川,曾上演了中华历史上光辉灿烂的“汉唐盛世”,到西汉后期,成都平原的富庶逐渐超过关中平原,农产量水平前所未有,水稻亩收可达30斛至50斛,大约相当如今亩产390公斤至580公斤,而当时全国中等土地种栗,一般仅得三、四斛,粮食亩产仅为成都平原的十分之一。说到“老天府”关中时,反而叫做“郊野之富,号为近蜀”。

“蜀地膏腴,亩千金,无闲田以葬”。

汉初,成都一带为边陲。

“世平道治,民物阜康”。

经济和文化的持续繁荣。

到了北宋,成都平原仍是全国最重要的稻米产区。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班固的《汉书》,将文翁列于整个西汉“循吏”的首位,认为他“谨身帅先,居以廉平,不至于严,而民从化”。以民为本,“科教兴国”。

既“修兴水利”,将都江堰灌溉系统扩大,“穿湔江口,灌溉繁田千七百顷”,蒲江大堰(通济堰)的修建工程,采用竹木材料修筑陂塘,壅竹笼堆筑坝堤,发展农田水利,修凿一个西汉版的“缩水”都江堰,打下成都平原“世平道治,民物阜康”的物质基础;又“仁爱好教化”,大力“兴办学校”,重视人才培养。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大慈寺与太古里融为一体

中国古代善于治理政事的技术型高官的典范。

湔江因文翁治水,成为彭州的母亲河。

彭州人感谢文翁功德,修建了“文翁祠”“文翁塔”。

文翁祠,在“湔江堰”旧址,至今廊柱犹存,颂褒的联刻于柱上,清晰可览。其中有“东流不尽汉时水,西望长陪秦守祠”。将文翁治湔江与李冰建都江堰相提并论,功若等同。

【读者来稿】从“缩水”都江堰到“石室精舍”

安徽舒城文翁纪念馆

思慕文翁之意。把仙居乡改成思文乡、场名改为思文场,现思文社区。

“岁时祭祀不绝”。

成都人为文翁立祠纪念,以文翁为“蜀郡人物”为荣。

信息来源:易旭东,知名纪实作家,非学院派天府文化学者,北宋人物史研究学者。在国内外报刊发表纪实作品400余万字,近50篇作品获各种奖项。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5:37:5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msgj/2978.html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 曾 军 历史文化名城,从建筑意义上讲,必定是古城。西安是,有古城墙可以为证。南京是,其古城墙在诉说沧桑的历史。北京,古城墙在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悲怨声中消失了,但毕竟城内还有体...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