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矶石街: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6:24:54 评论

支矶石街原叫君平胡同,上个世纪初因为支矶石而改名。这块石头来头可不小,据说是天上织女织布机上的石头。支矶石原本立在支矶石街口,后来被移到少城公园。

关于支矶石的来历,《蜀中广记·严遵传》记述了这样一个奇异的故事。

汉朝有一个叫张骞的人奉命出使大夏(现阿富汗北部),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来了。可是他回来后却不直接去都城拜见天子,而是带着人马,来到成都。因为他要见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严遵。严遵就是传说中的严君平,是汉代成都名人扬雄的老师。据说他能掐会算,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支矶石街: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

支矶石街: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

严遵,字君平,西汉蜀郡人

严遵似乎早就料到张骞要来,一早就来到成都城上等待。张骞命人从车上取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严遵围着石头观察了很久,说:“去年八月,客星侵犯牛郎星、织女星,难道会是这块石头吗?它是天上织女的支机石啊!”张骞惊叹:“是吗?”于是他回忆起去年的事情。

那是一个很特别的夜晚,没有风,四周静得出奇。在西域矮矮的帐篷里,张骞一个人枯坐着。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他特别烦闷。他起身,走出帐蓬。西域的夜,很清,很静,无意中张骞发现一条小河,河水晶莹透亮,河岸上零星地开着些白色的小花。张骞对着河流吸了口气,霎时心旷神怡。他不由得顺着河流走开去。不知过了多久,河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空的荒地。张骞惊异地四下里张望,我到了哪里?正疑惑着,一名男子出现了。这人身穿白衣、蓝裤,脚登草鞋,手挽耕牛,愉快地朝自己走来。难道遇到了熟人?张骞仔细审视着男子。就在两人离得越来越近,几乎要碰到的时候,这男子稍一错身,来到他的身后。张骞惊讶极了,转身回望,身后竟然有座茅屋,屋里有一位年轻的女子,正对着织机织布。男子和那位女子打过招呼就牵着牛往后院去了。张骞走到屋前,向女子打探:“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

女子有些惊讶:“你一个凡人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也不知道。”张骞无奈,然后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告诉女子。

“原来是这样啊!”女子叹道,接着从自己身后摸了一块石头递给张骞,“你把这块石头带回去,问西蜀的严君平,他会告诉你到了什么地方。”

支矶石街: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

“原来如此……”严君平听罢张骞的叙述,说“去年我看到客星侵入牛郎、织女星座,心里很奇怪,原来是你到了那儿,你已经到达日月之旁了!”

支矶石街: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

《支矶石》

绘者:成都实验小学文苑分校赵天颖 陈雨菲

指导老师:伍盈盈

这则美丽的传说为支矶石增添了神秘的色彩,连唐代诗人岑参都曾在其《严君平卜肆》诗中写到:“不知支矶石,还在人间否。”从唐代开始,支矶石一直伫立在成都的支矶石街西角,先后由严遵观的道士和支矶石庙的和尚供奉守卫。到了清代,街上有个老太太见支矶石立在露天,日晒雨淋,还曾搭建过一座茅草屋遮盖。1958年,支矶石被移入成都少城公园(人民公园)。当然,织女馈赠,那不过是美丽的传说,支矶石并非什么天上遗物,而是与石镜石笋一样属于古蜀国的大石遗迹。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6:24: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msgj/3358.html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 曾 军 历史文化名城,从建筑意义上讲,必定是古城。西安是,有古城墙可以为证。南京是,其古城墙在诉说沧桑的历史。北京,古城墙在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悲怨声中消失了,但毕竟城内还有体...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