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9:51:47 评论

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何君樽楗阁刻石

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邛崃平乐古镇的秦汉驿道

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考古印证下的南方丝绸之路

早在3000多年前的先秦时期,古蜀文明就已经走起“国际化”路线。《史记》记载,“四塞”的蜀地,通过“栈道千里,无所不通”,从蜀经云南出外域的国际交通路线,就是我们的“南方丝绸之路”。

考古印证了历史的印记,接连出土的文物和古迹相互印证,让这条路的“形态”变得愈加清晰。当时不同地区之间的文化交流,到了哪种程度?有哪些东西受到了相互的影响?又如何相互印证?

历 史 镜 像

中印商贸交流始于商代或更早

从成都往南亚的“蜀身(yuan)毒道”,最晚在3000多年前就已经形成。这一历史的有力佐证,来自于四川人熟悉的“三星堆遗址”。在这个以青铜器闻名的遗址中,出土的不仅仅有青铜、金、玉石器,还有4000多枚海贝,其中有种齿货贝只产于印度洋深海水域,而这种贝类被磨平、穿孔,系串,作为货币。当时的印度,这种贝类也充做货币。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段渝说,这种海贝,在四川、云南的多处先秦时期的遗址中大量发现,如四川广汉、凉山、茂县;云南的昆明、晋宁、楚雄、禄丰、大理、曲靖等。把这些地方连在一起,恰好就是“蜀身毒道”的走向。

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的邹一清则提出学术界的另一观点:南方丝绸之路开通的时间要早于商代。这是因为三星堆出土过一件饰有海贝的小平底罐,时间相当于夏代,这证明当时海贝就已经输入到了三星堆,而输入海贝的路线——南方丝绸之路就已经存在了。

雅安出土文物与印度遗存很相似

雅安市博物馆的本土许多文物中,从形制、图案上,与云南昭通、印度部分地区的遗存非常相似。雅安市博物馆馆长李炳中说,它们可证明这条南丝路的真实存在。在雅安市宝兴县出土的带柄铜镜,是典型的受了中西亚文化影响的遗存。在雅安西南夷系统的镜带柄,而先秦两汉时期是钮镜。而带柄铜镜与中亚、西亚一带的带柄镜相似。

在雅安市荥经县出土的巴蜀印章,或与荥经曾经的置所(古代的行政中心)“严道古城”相关。印章上的印文有“王”和“心形纹”、“月形纹”等各种神秘的符号,常常存在于两河流域西亚古代文明、古埃及文明和印度河文明。跽坐青铜人像是1974年在芦山出土的。李炳中说,这样的铜人很少被发现,目前只在云南昭通汉墓出土一尊与之相近。这些“遥远”的相似都说明,当时确实存在南方丝绸之路的交流。

秦汉驿道与唐宋

茶马古道重合

据《史记》记载:“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说明南丝路至少在秦朝时就已开辟出来。2004年,在邛崃平乐古镇东南边的骑龙山上,一条古道被意外发现。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刘雨茂当年曾参与到现场发掘中,他们在清理最下面一层红色砂石路挡墙时,发现了几枚“五铢钱”,据此推断,该古道的年代应该在汉代。

这条路在汉代还是羊肠小道,到唐宋时期宽约4米,中央用平顶大鹅卵石铺就,有些地方甚至铺上石板。古道的某些路段,两旁筑有墙垣,用卵石砌成,墙高约1.4米。

邛崃文物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这段“秦汉驿道”与唐宋茶马古道重合。秦汉驿道也是四川省现存最完整的南丝路遗址。

这种古道,最近几年频频被考古人员发现,在蒲江、雅安、汉源、西昌等地,都能见到至今仍保存下来的南丝路古道。在大邑斜江村,则发现过若干块“晋原第一石乔”字样的青砖。

成都蒲江县境内,清道光年间重修衬腰岩古道的竣工碑上,“王道荡平”则显示出官道的荣光和辉煌。

石刻记载了对外修路的重要性

“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兰津、渡澜沧、为他人。”这首最早见于史书的民谣,见证了南方古丝绸之路由民道转为官道的全过程。自汉代在皇家主持下打开了这条国际性道路后,这条官道上不乏历史遗迹。

“蜀郡太守平陵何君,遣掾临邛舒鲔将徙治道,造尊楗阁,袤五十五丈,用功千一百九十八日,建武中元二年六月就,道史任云、陈春主。”2004年,荥经县烈士乡冯家村的“何君樽楗阁刻石”,记录了公元57年,东汉光武帝时期修建一段栈道的情况。

在“何君樽楗阁刻石”之下,每隔数米便有一个直径80厘米的栈道孔,可想而知当时栈道的负重和规模之大。2000多年前,雅安荥经是秦汉时期严道的治所,汉严道古城遗址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也是牦牛道的起点。

而在凉山州越西县境内,有两处摩崖石刻题记则反映了明代南丝路的情况。一处是灵关道旁的“零关”摩崖石刻题记,另一处是塔拉摩崖石刻题记“明左都督刘挺同男文昭奉旨征剿番倮,岁之,万历癸丑季冬,师抵此地全捷”。凉山州越西县文物管理所刘明说,这些石刻印证了明代万历年间在越西的“零关古道”上,朝廷派兵征讨“番”、“倮”的历史事件。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浩野 何艾琳 (主要供图雅安市博物馆)

平定西南夷开辟南丝路

商代贸易走廊汉代晋升“官道”

除了“搞定”卓文君,西汉四川大文豪司马相如还费尽移山心力干了件大事——传奇

南方丝绸之路作为一条商道,更具生命力和更重要的在于其上行走过的人。从汉到民国,都有不少知名的人行走过,留下不少故事。这些人当中,司马相如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如果不是他,可能汉武帝要从四川经云南通往身毒(印度)不会那么容易,也可以说,他是中原统一集权政府开发大西南的第一人。

说起司马相如,普通人的印象不外乎这么两点:第一,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那热辣的爱情故事;第二,汉赋大家,比如都知道《子虚赋》《上林赋》是汉赋中的名篇。还帮失宠的陈阿娇写了《长门赋》,让汉武帝找回了少年时候的爱情。

这里,四川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王川教授,还原了司马相如和南方丝绸之路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四川才子 因赋得用

王川教授介绍,司马相如是四川成都人(一说南充蓬安县人),按《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的说法,“少时好读书,学击剑”。

汉景帝时,司马相如捐了一个“郎”官,没得重用。当时汉景帝的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梁王有不臣之心,企图争夺皇储之位,招兵买马了一大批文人武将,司马相如结交了梁王麾下的不少辞赋家,后来因病退职以后,就去了梁王的封地梁国,《子虚赋》也是那时所作。

梁王死了以后,司马相如回到四川,这时的他可谓家徒四壁,然后应临邛县令王吉的邀请来到临邛(今邛崃)。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遇到了卓文君,“以琴心挑之”,一曲《凤求凰》成就了一段流传千古的风流佳话。

到汉武帝时,一天,武帝读到《子虚赋》,非常推崇,遗憾说不能和作者同一时代。武帝身边管猎犬的太监叫杨得意,是四川人,就说是司马相如所作。武帝一听,这人要见!司马相如说,《子虚赋》是旧文,新写了一篇《上林赋》呈给武帝。然后武帝一看,很是高兴,又让他做了郎官。

两次出使 通西南夷

就在司马相如当了几年郎官时,唐蒙得知四川产的蒟酱经夜郎国牂(zāng)牁(kē)江可到今天广东番禹一带,于是向武帝请求经巴、蜀通夜郎,在夜郎国置吏,就是犍为郡。将其纳入中央政府的统一管辖。武帝同意了。唐蒙经朝廷批准动用数千吏卒,在当地征用上万人作运输补给,拓宽五尺道。

西南地区地势险要、气候湿热,开路困难重重,又因工程庞大、耗费巨额,加之军事处置了一个地方头领,激发矛盾“巴蜀民大惊恐”,唐蒙的工作遭到强烈抵触。

汉武帝责备了唐蒙,又派司马相如去安抚民众。司马相如写了檄文,公告巴、渝两地的太守和百姓,正面引导皇帝的德意、开发西南这件事的原委,说唐蒙唐蒙有些做法并非皇帝本意,从太守下发,平定了事端。这也是司马相如第一次出使西南夷。

回到长安后,唐蒙基本连通夜郎,准备接着往西南方向继续打通道路。又在巴、蜀、广汉等地发动好几万人修路,耗时两年,没有修成。人员死伤多、耗资又巨大,反对声四起。这个时候,西面的邛、筰看夜郎与汉建立关系后得到不少经济好处,也想请为内臣。

南丝之路 开辟雏形

于是武帝请司马相如做了分析,并让司马相如做了中郎将,持节,带着副手乘着驷马,第二次前往巴蜀地区出使西南夷。这次蜀郡的太守亲自到郊外迎接他们,县令更是亲自背着弩箭在前开道。

司马相如和副手带了大量礼物,并在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政权中积极奔走斡旋。靠近四川的邛、筰、冉駹等少数民族一看,汉朝国力如此强盛,打也打不过,与之交结还能得到很多实惠,首领就都起了臣服的心思。“司马相如略定西夷,邛、筰、冉駹、斯榆之君皆请为内臣”,依附于边关一带生活。

汉朝对四川的实际控制权也往西扩到了沫水、若水,就是今天的大渡河、青衣江;往南到了牂牁。平定西南夷后,司马相如又派人通了零关道,在孙水上修桥,与邛、筰相通。

雄峻深峭的群山峡谷与奔流咆哮的江河深拥雄关漫道,赋予了南丝路奇险壮丽的地域特点,灵关道、五尺道、永昌道,一线迢递过百城,途经之地或千峰嵯峨壁立、岩石磊砢,或道径迂回盘折、高峻入云,或溪河纵横、江流滔滔……可以说,早期的南方丝绸之路,就是在司马相如的主导下,费尽移山心力开辟出了雏形。

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茜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9:51:4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msgj/4418.html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 曾 军 历史文化名城,从建筑意义上讲,必定是古城。西安是,有古城墙可以为证。南京是,其古城墙在诉说沧桑的历史。北京,古城墙在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悲怨声中消失了,但毕竟城内还有体...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