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Lucifer6E
Lucifer6E
Lucifer6E
196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20:01:32 评论

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成都城区的秦城、隋城、清城示意图。杨仕成制图

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东大街倾斜角度为横向东偏南28.43°

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十二桥遗址房屋遗址为T字形,建筑布局方向为西北-东南斜向

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蜀都大道倾斜角度为横向东偏南28.53°

3000年前 成都街巷布局就是斜向的

【编者按】

2017年7月2日,成都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召开,首次披露了成都空间布局优化后的产业布局和主导产业定位。“五中心一枢纽”,是成都市着眼的城市长远目标和战略全局,将中心城区范围扩大至原一二圈层的11个行政区加高新区、天府新区。
成都是一座先秦古城,延续至今,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生命力最为强大的特大城市之一。公元前310年,传说张仪和张若仿秦国都城咸阳筑墙建秦城以来,成都这座古老的城市或毁或重建或扩建,但其城址从来没有迁移过,名字2000多年来也没变过。
在成都城区中心、古城址范围内,尽管高楼林立,但它的街巷结构并没有大的变化。这些传承至今的街巷结构不仅残留着古代城市生活的历史记忆,而且还蕴含着城市合理选址、创建与可持续发展的智慧。
“成都城斜向之谜”系列报道,旨在以一个小角度,从文化层面进行深入发掘,力图找出成都的城市独特个性,寻求从古至今的成都精神气质,进而发现成都的城市凝聚力。

相信很多人在看成都城区地图时会发现,成都二环城区内,尤其是内环城区内的街道和房屋布局,大都是斜的。东边的东大街、蜀都大道、武城大街-玉双路、新华大道4条笔直大道是斜着平行的,西边的蜀都大道、羊西线、西大街、新华大道也是如此,连长顺街左右两边的小街巷也一样。
真是奇怪,成都城区的街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布局?相信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然后呢?可能就没往深处去想了。
来自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的刘聪,平时爱好天文地理,对成都内城并非正南齐北的现象也有同样的疑问。他用各种工具测试了蜀都大道、东大街等主要街道,发现偏斜角度为横向东偏南28°左右。同时,刘聪还发现,金沙遗址的重要建筑也与此角度基本相同。这个数值有什么特殊意义呢?
最近一年多来,刘聪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这个疑问上,奔波于各大图书馆查资料,调阅相关论文和书籍,用软件计算和模拟推测,向有关专家请教,忙得不亦乐乎。经过孜孜不倦的求索,成都城斜向之谜,有了属于他的答案。
在解读刘聪的答案之前,我们先从成都城区的发展史说起。
成都平原:从沼泽地到居住之地
到青城山游玩的人,稍微细心一点就会发现:路边岩层里有贝壳!与贝壳融为一体的是无数细石子,就像公园里的碎石路用的小鹅卵石。
难道青城山是从海里冒出来的?非常正确。
地质学家告诉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四川盆地是一大块陆地。从5亿多年前到3.7亿多年前,因地质板块运动被挤压而不断下陷,海水乘势涌入,成了海洋盆地。
从3.7亿多年前到2.7亿年前,西边的龙门山地槽继续下陷,其他地方慢慢上升,露出海面成为陆地。这似乎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从2.7亿年前后,又下陷成了海洋。
到1.9亿年前,盆地四周边缘逐渐隆起成山,被海水淹没的地区又上升成陆地,由海洋盆地转为内陆湖水盆地。几乎整个四川盆地都是湖水,被称为蜀湖。
7000万年前,发生了又一次强烈的地壳运动,盆地四周山地继续往上噌噌噌地冒,蜀湖水面积急剧缩小。
大家知道甘肃敦煌市沙漠里的月牙泉吧?那时的蜀湖大致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2000多万年前,受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影响,盆地西北部抬高,蜀湖水朝东南部流去,就像端着盆子倾斜倒水一样。蜀湖水流啊流啊,慢慢地就流干了。
盆地西边高原的冰川消融,形成多条江河。江河水带着大量沉积物从高到低往下流,不停地冲刷,沉积物堆积在蜀湖底部,最深处厚达300米。
江河水最终刷出越来越大的平原,形成了西北高、东南低的成都平原,俗称川西坝子。
成都平原南北长110公里、东西宽80公里,面积约9000平方公里,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平原。
成都三环路大约有51公里长,三环内的面积大约是210平方公里。对比一下,就知道成都平原有多大了。
别以为这时的成都平原就可以跑马开车了。因为水系发达,沟渠交错,成都平原到处是汊道,大小支流数十条,形成了纺锤形的河网。就像江南水乡一样,走不出几步就会一脚踩到水里,而且到处是沼泽地。
不过,成都平原的气候倒是安逸得很,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年均气温在18℃左右,舒服得不要不要的。
成都城区驷马桥北侧羊子山土台基址,曾发现5件旧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这说明,一万多年前,成都平原已有古人类活动了。
到新石器晚期,生活在成都平原及周边山地的人类几个族群,沿着岷江,从西边的山里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就像歌中唱的那样:“我从山中来,带着……”
1990年以来,成都平原连续发现新津宝墩、都江堰芒城、温江鱼凫村、郫都古城村、崇州双河和紫竹村、大邑盐店和高山等多座古城遗址。它们都属于同一文化,年代距今4500-3700年。
从这些古城遗址分布地可以发现,它们大多分布在成都平原的西部边缘,那里是比较高的地方。
曾任金沙遗址考古队队长的张擎说,这些古城遗址的修建,大多根据地势而建,因地制宜之下没有什么规划,谈不上多大的布局,面积大小也不一样。
而那时的成都城区一带,还是洼地和沼泽,每年都遭遇洪水的冲刷,没法生存。
随着治水能力的提高,古蜀先民逐步从高地迁移到成都平原的中部,也就是现在的成都城区。
3000多年前,中原地区正处于商周时期,古蜀先民已大规模在成都平原定居了。
成都市区发现多处这个时期的文化遗址和遗迹,如指挥街发现3000多年前的治水设施,就是明确的证据。
成都平原迎来了以蚕丛、柏濩、鱼凫“三代蜀王”为代表的古蜀先民几大族群。
他们不是先后的古蜀统治者,也不是一系相承的单一族体,来源不一,族群不同,在成都平原活动的时间也不同。
因为他们的出现,导致成都平原出现了大规模聚落群。作为文明标志之一的城市,随之兴起。
成都城,在古蜀王朝更迭中发展
2001年2月8日,注定是成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
这天下午,城西金沙村蜀风花园城小区修建下水管道,从挖掘机倾倒的泥土中,出现了象牙、玉器、青铜器等。
文物专家闻讯赶到,金沙遗址从沉睡中逐渐醒来。
早在金沙遗址被发现的10多年前,1985年底到1987年春,通过抢救性发掘,成都城区西边的十二桥,发掘出了商朝时期的木结构建筑遗址。
由于十二桥和金沙遗址具有相同性,考古学家将其统称为金沙-十二桥遗址,时间为3100多年前的商末周初。
在此前发掘的三星堆遗址,是3700年前夏末商初时期的古城遗址。再加上羊子山土台基址,位于城区商业街的春秋战国时期古蜀开明王族的船棺葬等,成都早期的城市发展轨迹有了逻辑上的连贯性。
成都城市的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古蜀统治者。
古蜀先民是多民族发展融合形成的民族综合体,继蚕丛、柏濩、鱼凫“三代蜀王”的统治后,古蜀接下来的统治者是杜宇和开明王朝。
目前,学术界大多认为,三星堆文化属于鱼凫文化。鱼凫是“三代蜀王”的最后一代,也是古蜀的统一者。
商朝晚期,鱼凫的统治被杜宇取代,这是古蜀王国政治史上第一次王朝更迭。杜宇号为蜀王,又号杜主。
周朝取代商朝后,周成王举行诸侯大会。杜宇王朝派人参加,成为西周八百诸侯之一。
按西周制度,杜宇王朝也实行两都制,即一个主要的都城加一个别都。
杜宇王朝的都城建在成都,作为“先君宗庙之主”所在地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别都在“岷山下邑曰郫”。
西周晚期,杜宇王朝离开成都,改别都郫邑为都城,以瞿上(今双流境内牧马山一带)为别都。
到春秋前期的公元前7世纪初时,蜀地遭受特大洪灾,杜宇王叫丞相鳖灵治水。鳖灵治水成功,得到老百姓拥戴,人气指数爆表。
鳖灵乘势发动战争,推翻杜宇王朝,自立为蜀王,号为开明。古蜀进入开明王朝时代。
开明王朝沿袭杜宇王朝旧制,定都于郫邑,后来才迁往成都。
扬雄的《蜀王本纪》中说,开明五世移都到了成都。常璩的《华阳国志·蜀志》说,是开明九世迁往成都。
2011年出版的《成都通史·古蜀时期》一书,采信了扬雄的说法。
开明五世为什么要迁都呢?
《华阳国志·蜀志》中说:“开明王自梦郭移,乃徙治成都。”意思是说,开明王梦见都城的城郭发生了迁移,决定把都城迁到成都。
这当然是一种冠冕堂皇的说辞。
真实原因是,当时的开明王朝已非常昌盛,郫邑对王朝的统治出现了诸多限制,成都更靠近成都平原中心,其交通、战略地位非常有优势。
开明王朝迁都到成都后,王族及平民住在哪里呢?
考古发掘显示,开明都城的规划,部分继承了金沙-十二桥古城的规划内涵。也就是说,主要居住地在金沙-十二桥一带,核心部分是金沙村、黄忠村和十二桥。
金沙-十二桥,在此前的杜宇王朝,就已是王族和平民的居住地了。开明王朝迁都成都后,又对其作了进一步开拓,发展到了少城。
成都城斜向,3000年前就存在了
根据金沙遗址和十二桥遗址的考古发掘,有关城市布局和方向的现象引人关注。
十二桥发掘出的商朝时期的木结构建筑遗址,有专家认为,这个大型建筑是宫殿性质的建筑,说明十二桥是当时的城市中心所在地。
但考古学者施劲松在《十二桥遗址与十二桥文化》中却认为,十二桥的建筑不是宫殿,十二桥遗址也不是十二桥文化的核心区,核心区在金沙遗址。因为金沙片区三合花园小区出土的大型建筑,超过了十二桥的木构建筑,更可能是上层人物的居所。
朱章义、张擎、王方撰写的《成都金沙遗址的发现、发掘与意义》一文,赞同了施劲松的说法。
三合花园小区发现的大量房屋建筑,其中5座房屋遗址都是大型排房建筑,长度在20米以上;最大的一座至少有5个开间,面积在430平方米以上。
这样大型的房屋建筑,换成现在也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更何况是2000多年前。
所以,考古学家推测,这样的大型排房建筑,只有古蜀国最高统治阶层才有能力修建,估计三合花园小区一带是金沙遗址的宫殿区所在地。
兰苑小区发现有大量的房屋建筑、窖穴、灰坑和墓葬等遗迹,房屋有一定的布局结构,估计兰苑文化堆积分布区是居住生活区和小片墓葬区。
一切迹象表明,在商周到战国早期,成都就已是一座大型城邑了。这座城市的中心地在今西门、十二桥到成都中医药大学一带,沿古郫江东、北岸,形成半月形布局。
十二桥遗址和金沙遗址的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表明,其房屋是有着一定方向规律的。
十二桥遗址发掘出的房屋遗址为T字形,东为纵向的廊道,西为横向的干栏式主体建筑,建筑布局为西北-东南斜向。
金沙遗址考古发掘出的房屋遗址,主要在芙蓉苑、兰苑和三合花园等。
芙蓉苑小区南发现7处相当于商朝晚期的房屋遗迹,面积较大的平面为长方形,较小的近似方形,方向大多为西北-东南斜向。
兰苑小区发现的17座商末周初的房屋遗址,平面也为长方形或方形,基本为西北-东南斜向。
三合花园和兰苑房屋遗址一样,都是挖基槽的木(竹)骨泥墙式建筑,房屋遗址方向,基本上是西北-东南斜向。
《成都通史》一书推测,春秋战国时的成都城,人口规模已达27万。
如此众多的人口,必将不断地从金沙-十二桥一带往四方拓展居住。从已发掘出的房屋遗址可推断,城市街道、房屋布局和方向,都是差不多的。
由此可见,在金沙-十二桥文化时期,成都城的街道、房屋布局,就已大面积是西北-东南斜向了。
这种布局,又源于3000多年前的杜宇王朝时期的规划。可以说,成都城斜向现象,早在3000多年前就存在了。
修筑秦城,遵循古蜀国方位布局
开明王朝末期,内乱加剧。
公元前316年秋,秦惠王派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率军从石牛道伐蜀。
同年十月,秦国灭掉开明王朝。蜀地成为秦国的一部分,两年后被设为蜀郡,成都是蜀郡郡治所在地。
《华阳国志·蜀志》记载,秦武王元年(公元前310),张仪和张若第一次修筑成都城。民间根据此记载,也大都持这种说法。
这是真的吗?
公元前310年,张仪还在燕国劝说燕王归顺秦国。回国途中,秦惠王去世,秦武王继位。
秦武王一向对张仪不爽,张仪不敢回国,投奔魏国,第二年死在魏国。
张若是在秦昭王22年(公元前285)才入蜀任蜀郡郡守的,怎么可能参与25年前修筑成都城的工作呢?
《成都通史》认为,这次修筑成都城的具体领导者,应该是蜀相陈壮(陈庄)。只是因为陈壮后因谋反被诛杀,成了负面人物,所以把他的政绩挪到了张仪和张若身上。
陈壮修筑的成都城是大城,少城早就在古蜀国时期就存在了。
大城的规划、设计、布局,基本上“与咸阳同制”,也就是模仿当时秦国首都咸阳城的样子修筑。
咸阳城池为长方形,所以,成都城的布局也大体以长方形规划设计。大城形状类似乌龟,俗称龟城,又叫秦城。
大城城墙修好后,里面“修整里阓”,即修建专门的居民区,把外来移民分片、分里居住。
“修整”二字表明,大城里此前就已有街道、民房,这次筑城主要是按咸阳城的规制进行规范、整理,并非是全部拆掉重建。
这说明,成都城第一次修筑,其街道、房屋,大体上仍遵循了此前古蜀国时期的方位和布局。
张若到成都后,又曾重筑成都城。一是重筑少城,把成都县衙迁到少城内;二是修补大城城墙。
这又说明,秦灭古蜀国后,所建的秦城是基于开明王朝时期成都城的规划建设框架改建而成。
后世王朝对成都城的增修,都是以秦城为基础。城市的位置和街道布局,至今仍留有战国末期开明都城的规划痕迹。
成都古城的规划基础,在3000年前的杜宇时期就奠定了。
成都古城经过历朝历代的发展叠加,形成了现代成都城市的3套路网格局:内城大部分范围内是秦国时确立的路网,市中心是正南北向路网,内城西部是清朝满城形成的路网。
有心的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市中心天府广场一带的街道、房屋不是斜向,而是正南齐北方向呢?
那是因为在明朝洪武18年(1385)建造蜀王府时,完全遵照明王朝的营城制度,确立正南正北的中轴线来定位,并沿袭至今。
这就是如今天府广场一带街道走向与四周街道走向不同的原因。
如果将天府广场一带忽略,把东、西街道延伸连接起来,整个内城的街道斜向现象就会一目了然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黄勇
1946年时的成都城区地图。

Lucifer6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20:01: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msgj/4481.html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成都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 □ 曾 军 历史文化名城,从建筑意义上讲,必定是古城。西安是,有古城墙可以为证。南京是,其古城墙在诉说沧桑的历史。北京,古城墙在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悲怨声中消失了,但毕竟城内还有体...
成都名胜古迹

成都古城墙

四川成都的城墙建于明初,在宋、元城基础上筑成,是中国西南地区著名的城垣建筑。明末,战乱频繁,城墙多被破坏。时至康熙年间,由四川巡抚在明城废墟上重新修建了清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又花费巨资重修,...
成都名胜古迹

琉璃厂———成都古陶窑址

琉璃场街   据《华阳县志》载:“琉璃古窑始于唐,盛于宋,衰于明末”。从五代至明朝的700多年间,琉璃古窑烧制过大量的青瓷和五彩缤纷的琉璃釉陶器。上个世纪,琉璃场附近出土了不少精美的陶器,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