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鹤龄枪击北洋政府驻法公使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17:45:06 评论

李鹤龄 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原名李登寿,又名李松林,成都郫县郫筒镇东街人。其父李星衢,以经营古旧衣货为主◦李鹤龄于1931年考入成都郫县第一高等小学堂,后转入模范高等小学第一班,学习成绩居全班第一。1915年考人成都联合县立中学(今石室中学前身)肄业。1917年考人北京清华中学。曾参加著名的“五四”学生爱国运动。1920年秋,在青年学生赴法勤工俭学高潮中,自费由上海赴法国勤工俭学。曾在巴黎附近的枫丹白露中学补习法文,同时在一家工厂务工。当时法国经济萧条,物价飞涨,许多工厂停工。1921年李鹤龄被解雇后,旋即失学,被迫返回巴黎市区,暂住华侨协社,帮助设于华侨协社内的华法教育会作留学生文件收转工作。其时,早于1931年秋即留学法国的官费博士生郑毓秀(广东人,1919年前中国留学法国的唯一女学生),在巴黎极为活跃,常与官府和国内外名人往来,有“中国交际花”之称。她的宽大的寓所,为其义父、法国国会议员禹格勒阿所赠;家中座上客常满。当时她刚完成博士论文,家中每日宴会舞会不断。她的中文极差,频繁的往来函件极难处理,急欲聘请一名中法文俱佳的助手。经华法教育会华籍秘书李光汉介绍,仪表端正、谈吐不俗、下笔很快的李鹤龄,顺利地作了郑毓秀的私人秘书。

这时,许多中国勤工俭学生既无工可做,又无书可读,反遭国民党右派李石曾、吴稚辉等人的诬蔑辱骂,说他们“既无勤工之能,更无俭学之志。”一些留学生被迫回国。巴黎的中国留学生开展争取“三权”(吃饭权,劳动权,教育权)的斗争,向中国北洋政府驻法公使陈篆请愿。陈篆以“过激分子”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暗中勾结法国军警,用枪柄和警棍殴打徒手请愿的学生。其中一湖南籍学生,在被军警追打时被电车轧死。陈篆继将陈毅等35名四川留学生强行遣送回国。包括李鹤龄在内的中国留学生对陈篆恨之入骨。李鹤龄多次向留学生们说:“陈篆不仅不学无术(不通任何外语),而且不会做好事,只会做坏事!”大欲杀之而后快。

李鹤龄暗中购得手枪,一段时间早晚练习空枪瞄准。1922年3月19日是郑毓秀的生日。这一天,郑在家设宴祝寿。李鹤龄知陈篆一家必来赴宴。当天上午,张振华等五名四川籍女留学生正在郑宅厨房帮忙做中国菜,李鹤龄忽来厨房将张振华叫出,将一厚册日记交张代为保存,并说准备在散席时除掉陈篆,致令张对他颇为担心。李鹤龄在厨房内喝了两杯闷酒,匆匆上楼而去。宴会结束后,客厅里传出送客声。陈篆出门即将登车离去之际,李鹤龄急忙下楼冲出门外,取出手枪向车内连发三枪。陈篆赶忙屈伏车内,未被击中。子弹打碎车窗玻璃,其妻的手臂和法籍司机的耳朵被碎玻璃划伤。李鹤龄正要开第四枪,已被郑毓秀拦腰将他死死拉住。陈篆的随行武官立即上前将李鹤龄的手枪击落。李挣脱逃走。不一会,法国警察包围了郑宅并进行搜索。张振华担心李鹤龄的日记会被搜出,借口替晕倒的郑毓秀买药离开了现场。三小时后,李鹤龄到警察局自首,用流利的法语答辩,称自己的义举系为里昂中法大学被迫回国的勤工俭学同学报仇,博得在场多数旁听者的同情。

中国留法学生得知陈篆被狙击,无不称快。学生们常聚会的巴黎北京饭店,存酒供不应求。为营救李鹤龄,在巴黎的勤工俭学同学颜实甫(四川江津人,曾任四川教育学院院长,建国后任川大中文系外国文学教授)等十余人,手执刀棍闯进公使馆警告陈篆,如不设法救出李鹤龄,会有成百上千个李鹤龄前来报仇。陈篆惧,只好假惺惺致函法国外交部,声言“李鹤龄年幼无知,受了共产党欺骗才干出此事,请法国政府从宽处理。”因有中国公使兼当事人为李求情,法国政府对李给予监禁一年惩处。李鹤龄被监禁期间,巴黎的四川同学对他在舆论上作了大力声援,同时捐款帮助他改善狱中的生活。监禁半年后,即1922年10月底,法国政府将李鹤龄驱逐出境。

李鹤龄离开法国后,取道法国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途经柏林时,专程到柏林大学会见张振华(张在李鹤龄入狱后,恐罹祸,赓即转赴柏林留学)。张郑重地将李托她保管的日记原物奉还,并将李送至火车站。

李鹤龄在东方大学学习一年,加入了共产党。回到广州后,任黄埔军校教官。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在北伐军总司令部任组织科长。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一度对革命失去信心,退出了共产党。旋即深自后悔,并向党组织泣诉,希望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组织将他派到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他携妻子先到上海,再转赴广东。不久,在肃反中被彭湃误杀于海丰。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17:45:0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198.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