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成都码头工人斗把头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0:42:32 评论

本文为成都老工人李辉武口述

一九四六年七月成都涨水季节,成都盐码头船舶充塞,盐巴堆如积山,成都“力脚”们忙着起盐。成都码头把头段继明乘混乱之机,盗走官盐二张半(共125包,每包100公斤),运往温江变卖。对这件事,我和几个工人都知道,但不敢说,怕段继明整我们。

大批起盐煞搁了,成都盐务局清査实货,发现少了两张半。成都盐务局的人追查段继民,段慌了手脚,就朝我们“力脚”身上推,诬说我们把盐抬掉了,并且,非要我们赔不可,不然就扣我们的工钱。

成都水码头一带的袍哥总舵把子李贤章,为了给段继明撑腰,并向成都盐务局有所交待,就把我们叫到他的公馆里盘问,要我们交待掉盐的经过。我们心想:事情我们清楚,但想把账算到我们脑壳上,那就不得行。李贤章坐在当中一把椅子上发问了:“你们哪几个参加的?”“我们都参加了!”我们都这样说。刘子山进一步说:“起盐巴从开头煞搁我都在场,因为我在照亮、堆货,数目我弄得一清二楚。”李贤章以为我们不晓得段继明盗盐、卖盐的经过,就轰我们说:“你们说段继明偷盐,敢不敢负责?”那知我们早就从给段继明偷运盐巴的板车工人口中弄得一清二楚了,看到“雷”朝我们脑壳上打来了,便把事情经过一盘一碗地.给他端了出来段继明偷的是杜秉安船上的盐,当天晚上找板车拉到温江,交给亲家扬大夫(此人是地主兼资本家)处变卖,脱手后,又经袍哥三爷何德基介绍回老家华阳县白沙坡瞭云寺,买了地主李大林四十多亩地。”事情前后明明白白、有凭有据。李贤章无法,只好叫我们走了。

三天后李贤章为了把这件事“搁平”,又把我叫到他的公馆里。今天,他是欺哄讹诈一齐来:“前天你们说的话,是不是暗下来算了……,就说你们不晓得。上面喊赔的话,我们晓得合情合理的办。”我一听,发毛了:“明明是段继明偷了嘛,有我们哈相干I舵把子做事要讲良心啊丨”李贤章大发雷霆:“给你们面子不要!”“把李辉武弄到惩役厂去关起!”当天我就被李贤章的狗腿子押到惩役厂关起来了。

我被关的消息传出后,盐码头的穷苦弟兄们万分愤慨,奔走相告。码头工人朱吉安招呼了一百多个“力脚”,手执抬杠,潮水一般涌到惩役厂门口,要求警察放人。高喊:“不把李辉武放出来我们就要打烂大门!”警察看见这阵势,不顺一下众人的心是下不了台的,只好把我放了出来。于是我就伙着弟兄们一起,欢欢喜喜地离开了惩役厂。

段继明终于因我们的揭发,罪行大白,不得不认罪,并且赔出了偷盗的全部官盐。

(成都市搬运装卸公司工会整理)-成都在线成都百科栏目小编收集发布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0:42: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242.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