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中美十一机械厂加薪斗争历史回忆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0:43:50 评论

一九三八年至一九三九年我在成都任中共成都市工委书记兼市西北区委书记。我的主要工作:一、学生工作。二、工人工作。工作内容是抗日救亡,宣传党的政策、主张,发展党的组织、推销新华日报等。下面主要谈一下工人工作。

一九三七年从南京迁来一个工厂,是美国同国民党合办的专门修理飞机发动机的,厂址在成都外北昭觉寺内,工人有300多人,厂名叫中美十一机械厂。我去过这个厂,领导过这个厂的一次加薪斗争。具体组织领导这次斗争的,在厂内的地下党员有万铭(支书)、陈宝庆、仇镛等,这几个人都是下江人。

在这个机械修理厂组织加薪斗争,深得工人们的拥护。当时是提出一小时工作增加五分钱,一天做十多个小时工作,就可以增加五、六角铐,一个月就增加十几元的收入。资本家虽然会算账,但一个小时才增加五分钱,很有理,说得过去。当时工入采取人人签名,提出增加工资,要写英文申请书,找资方交涉。万铭同志他们提出的办法是,发动全厂工入签名,并巧妙地把名签成圆圈式。这样的签名就无头无尾,找不出为首者。这个办法好,我就同意和支持他们。经过几次与美国理力争,终于取得胜利,对此,工人们很高兴。通过这次加薪斗争,又在这个厂发展了几名党员,其中一个就是仇镛。当时在工厂里主要就搞了增工资的斗争。我向工人说:眼前还是以团结抗日为主。我告诉他们,现在只可能争取到一定程度的生活改善,要取得真正、完全的改善,只有到将来的社会主义,工厂归工人所有才办得到。这个工厂后来(三九年)迁到了缅甸的八莫去了,我就把工厂里党的组织关系交给了川康特委程子健同志。这些同志到了缅甸八莫以后,给我来信,告诉我他们的组织关系已转去了,他们接上了组织关系,我也就放心了。

一九三九年冬天,一次在开市工委会议时,程子健告诉我说:川康特委决定调我到延安马列学院去学习,原因是我红了,应撤退,同时也是为了总结工作经验。这次会后,我就换上了棉军装,由八路军办事处的卡车送我到了延安。

(本文作者:梁洪 成都在线小编收集整理)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0:43:5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248.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