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婚外恋之历史纪实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0:48:59 评论

闻名全国的四川成都大邑县的地主庄园,官僚大地主、巨亨刘文彩,家有良田万亩、公馆28座、银行字号22所,富甲川西,府邸成街,无数金银珠宝价值连城。他一生正式娶了五个老婆还不满足,婚外又与许多女人有爱恋关系。笔者作了采访,真实的记录了这段历史。

回首往事,岁月悠悠,时光倒流,重现历史镜头:1909年,身强力壮、牛高马大的富家子弟刘文彩(字星廷),常吆喝一头驴,把自己家作坊烤出的烧酒从安仁镇运往崇庆县三江一带去卖,又买回煤炭、玉米、盐巴等回乡扩大生产。回家后刘文彩常夜赌通宵,嗜酒如命。其父刘公赞为了拴住儿子的心,就托人做媒,为他娶了本县三岔乡农民吕凤三的女儿为妻。吕氏精明能干,勤俭持家。婚后不断引导丈夫走正路,使刘文彩改掉了不良恶习,终于勤劳致富,把家庭治理得有条不紊。吕氏生下了一对儿女。可惜1917年不幸病死,儿女也双亡!

1920年,33岁的刘文彩续娶三岔乡杨登友的女儿杨仲华为妻。杨女刚满20岁,身材高大,红光满面,性格倔强,能吃苦耐劳,婚后先后为丈夫生了四男三女。夫妻感情和睦,但好梦不长。自从1922年,刘文彩被其弟刘文辉(四川省主席,廿四军军长)邀请到宜宾,委任为川南叙府船捐局长、税捐局处长兼川南禁烟局长等“肥缺”要职后,即飞黄腾达大饱私囊,生活也腐化起来,逐步冷落了二太太杨仲华。不到两年时间,刘文彩又娶了妓女凌君如作三太太及其表妹梁惠如(绰号:梁胖)作四太太。被冷落的杨仲华一气之下就到成都刘公馆居住,与刘文彩两地分居。

三太太凌君如,初中文化,能歌善舞(后沦落风尘为妓)。她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剪短发,娇姿百媚,口齿流利,一口成都腔,深得刘文彩的宠爱。她常坐私包车出游兜风,挑逗市民围观。为了取得丈夫的欢心,她在叙府一带广泛物色年轻貌美的姑娘,带回宜宾南街刘公馆住宿。有一晚,凌君如竟教唆一群妓女在密室跳起裸体舞来,让刘文彩坐在沙发椅上观看裸舞取乐!兴趣到高潮,刘文彩就手抛几个金戒指,让美女们抢着玩。谁拾得金戒指,他就上去拥抱谁,玩“跑马射箭”的花招,当场和她们淫乐“做爱”。简直不知人间有羞耻事。

又一晚,在叙府冠英街另一所刘公馆里,舞厅四周窗帘密闭,灯光从屋顶透下来,她们又跳起裸体舞来。由于夏天炎热,就将窗帘拉开一条缝。这时,邻居对楼住户吕家人,上楼顶乘凉,忽然看见刘家舞女群裸。在好奇地偷看中,忽有人惊叫起来。刘文彩知道丑事泄露,就派人通知吕家:“你家楼层太高,与我对峙,挡住了我家洪福,马上拆掉一层!否则,后果自负!”吕家因惧怕刘的权势,只好照办,才免遭其祸!

就是这个三太太凌君如(绰号“凌旦”)的寝室中,有春、夏、秋、冬各种漂亮衣服50余口皮箱,仅绣花鞋就有400多双。为了更进一步取得刘文彩的宠信,继承刘家的“万贯家财”,她就来一个“一胎生三子”的把戏。因自己过去是妓女,“绝育后”不能再怀孕,于是,用尽心机,用金钱收买三个女人(孕妇)为她代生。凌君如则伪装怀孕,用棉花内衬填大了肚子,装着各种怀孕象征与姿态迷惑丈夫。1935年的一天,她派出狗腿子四处打听,广泛搜寻妇女临产的消息,然后用重金收买,抱到刘家,果然一日“生”了三个男婴,交奶妈哺养。当时,成都《新新新闻报》,曾予以报导:“税捐总办刘文彩夫人凌君如,一胎生三子,大喜临门”云云。被乡里州县惊叹“人间奇闻”!

就在凌君如伪装怀孕期中,为了取得丈夫的欢心,便介绍自己的表妹梁惠如与刘文彩同居。此女长得白白胖胖,性格倔强,放荡不羁,在表姐的引诱下,学会打扮粉饰撒娇,勾引男性,两只眼睛水汪汪,夺人魂魄!与丈夫如胶似漆,日夜淫乐。后来,她与表姐连在一起共同对付二太太杨仲华。妻妾之间勾心斗角,常吵嘴闹架,弄得家庭关系如水火不容。两姐妹得宠后,行为更加放荡,常坐小汽车上街兜风,出入于歌舞厅戏院与公园酒席宴会上,引起流氓阿飞挑逗、吹风打口哨,闹得满城风雨,以至老丈夫心中不满。后来,凌君如“一胎生三子”的丑事败露后,被刘文彩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于是,她从此就恼羞成怒,携带金银财物和几十口皮箱,和丈夫立据离婚,逃之夭夭。剩下梁惠如深感“唇亡齿寒”与“兔死狐悲”。两人本是同鼻孔出气的姐妹,所以梁氏又向刘文彩提出离婚,搬走七口大皮箱金银手饰和衣服,回娘家去了……

1937年,大邑蔡场刘氏收租管家赵建廷,介绍其表妹王玉清(年方25岁)与刘文彩为妾。人称五太太。刘文彩赠送她娘家良田40亩,小公馆一座作为聘礼。用青纱大轿抬到安仁镇刘公馆拜堂成亲,大办酒席几十桌。当时,刘文彩已50多岁。王玉清身材高瘦,瓜子脸,高鼻梁,大眼睛,颇有几分姿色。她聪明能干,善持家务,服侍丈夫的衣食起居,非常贤惠周到,因此,颇得丈夫的信任与宠爱。与三太太四太太相比,她朴实无华,既不抽鸦片烟,也不赌钱,更不出入于茶房、酒馆、舞厅。现在,王玉清尚健在,虽年已84岁,仍头脑清楚耳聪目明口齿清,与笔者曾作了两次长谈,犹记当年事。

但是,刘文彩过惯了花天酒地的腐化生活,因而,娶了五太太之后,仍不满足,在婚外与不少女人发生爱恋,纠缠终生不断。1933年,四川军阀爆发“二刘之战”其弟刘文辉兵败,退守西康任主席。刘文彩也丢了在四川叙府的官职,用22艘大木船,载4500箱银元,逃回老家大邑安仁镇定居。回乡后大兴土木,修建庄园(人称四川故宫)。其中有后花园、吸烟室、逍遥宫等,专门供其玩乐。在镇中,还专建了“星廷戏院”。

新津川戏团女艺人雪菊,到安仁镇来演出,被刘文彩包下来,为他个人唱川戏《秋江》。晚上,又留她下来,关进其袍哥组织“协进社”同床共睡,占有了她。其三子刘元富也醉心于此女人,并要求雪菊嫁给他。于是,父子争风吃醋,在戏院里几乎动起手枪来了。事后,刘文彩派人将雪菊送回成都搭戏班子去,才结束了此桩闹剧!

筱惠芳,年方20岁,是戏班旦角。刘文彩把她当作“干女儿”。开始时,陪刘吸烟、喝酒、跳舞,后来,竟然把她给奸污了。筱惠芳再也忍受不了痛苦与折磨,终于在一天夜晚,逃亡他乡。

据雪菊揭露:庄园里还有马二姐、林奶妈。两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是刘家的常住女客,陪刘文彩日夜打牌,饮酒作乐,服侍在身边,给刘文彩倒茶、装烟、捶背、按摩、洗脚擦身体等,关系密切无间,情同夫妻。

在后花园“逍遥宫”里,某军官之妻马太太和李三妹等,经常陪刘文彩打牌、抽鸦片烟,半夜后就在室中铜床上三人同居共眠。还有小地主董场游首丰的太太刘二姐去刘家玩,亦被刘文彩诱奸。其丈夫敢怒而不敢言。另有一寡妇薛泽兰,被刘文彩看中,请到公馆里打牌后,诱奸了她,以至怀孕,用中药打胎,出血过多死去。刘文彩还命其家为她做道场40天。

总之,刘文彩一生的“婚外恋”情妇不少,被人称为:“风流总办”、“笑面虎”、“老色鬼”。

刘文彩由于长期抽鸦片,吸吗啡因、好赌、嗜酒、好女色,放纵淫欲,到晚年,落得冷清悲凉不可救药!1949年9月,62岁的刘文彩脸色蜡黄,全身浮肿,眼皮下垂,、每天咳嗽不止。秋天,他刚从成都坐小轿车返回大邑安仁镇老公馆,突然一阵血腥味从腹中上涌,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昏晕中吐了一口鲜血!从此,经常吐血不止,病情日益严重恶化,只好重回成都文庙后街公馆治疗。经名医诊断结论为:长期抽大烟、酗酒及纵欲无度,身体已虚空!两叶肺已溃烂大部,确诊为严重的肺结核病,空洞开放期,只有动大手术才行!

可是,刘文彩又不相信西医,拒绝开刀治疗。他的背上又长了—个大疔疮。因而,在1949年11月中突然死亡。纵有万贯家财,也难买一条性命。(本文作者:胡嘉)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0:48: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265.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