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苗子上任三板斧之历史故事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1:00:41 评论

清朝自道光年间遭遇帝国主义列强炮舰侵略以来,国势日弱。咸丰去世后,东宫慈安、西宫慈禧垂帘听政。光绪还是个孩子就被姑妈慈禧推上金銮殿接同治的班。在这内忧外患多事之秋时,偏偏四川发生了提督李有恒、知县孙定扬奉布政使(相当民政厅长,总督之下的二号实权人物)文恪“剿办”镇压宣汉县反对苛捐杂税请愿百姓,酿成万千民众死伤的“东乡血案”,引起国内外震惊。在“以农立国”的慈禧眼里,四川是块大肥肉,每年交纳钱粮、承担向列强赔款的大省,再乱下去会伤朝廷筋骨。认真追究“东乡血案”,总督吴棠难辞其咎,而吴棠却是自己幼年丧父扶柩路过清苑县时,正值穷途末路,被赠四百两银子的知县。慈禧人宫听政后,为报恩,将政绩平庸、只知听昆曲的吴棠一再擢升至一省的方面大员。他若倒台,自己也难脱干系。于是她下诏派山东巡抚丁宝桢去四川接任总督,不必来京面圣,直接赴川主事,彻查“东乡血案”。

丁宝桢是贵州人。贵州苗族多,丁宝桢绰号叫醒苗子。咸丰三年(1853),他33岁时殿试中了进士。任山东布政使时,报请东宫慈安太后批准,斩了违制出宫沿途敲诈勒索官民的慈禧红人太监安德海而名声大震。为此得罪了慈禧,坐了多年冷板凳。同治七年(1868),农民起义的捻军从山西入豫北,欲包围北京。丁宝桢率所训练的鲁军,一日百里急行军赶赴保定,解了京师之围,受到同治皇帝嘉奖,赏紫禁城骑马。第二年升任山东巡抚。光绪二年(1876),慈禧本已委派军机处首辅李鸿章之弟、时任湖广总督李瀚章接吴棠的班。李瀚章知道“东乡血案”是个炭圆摸不得,不愿到四川。慈禧这才派对头丁宝桢到四川来,若办不好差再撤职定罪,也可挡旁人说自己挟嫌报复的口实。

丁宝桢到四川升任总督,他在山东的缺由四川巡抚文恪平调去接任。经过官场多年浮沉,丁宝桢学圆滑了,对“东乡血案”“彻查”仍按吴棠、文恪原先定的调子,诬请愿百姓为“匪”,上奏结案。但死伤那么多人,怎瞒得住朝野,后经刑部重审,处决李有恒、孙定扬,有罪官员撤职、充军一大批。丁宝桢也因“办事不力,重罪轻拟”,由一品官降为四品官,仍署理四川总督。酿成血案的元凶吴棠、文恪只受到“申斥”。丁宝桢刚上任,就挨了一棒。他知道慈禧瞪大眼随时准备拈过拿错,便在职权范围之内挥出三板斧,决心干出点名堂,为江山社稷谋利,为黎民百姓造福,也好堵住别有用心的人的嘴写出“掀天波浪任悠悠”以明志。

第一斧,以“兴文助国”名义,向富商大贾募捐教育经费,刊刻四书五经,在全省百余县倡办义学、书馆,培养人才。他是总督,每年有养廉银一万二千两银子,带头捐出,各级官吏只好掏腰包。他在入川时,身着旧官服,促使养成听戏斗牌奢侈成风的官场转变作风,直到他67岁在光绪十二年(1886)病逝任上,他的养廉银仍大多用于教育、工业和赈灾,私囊只有俸银400两,连扶柩迁葬路费都不够。兴办教育的事,他委托学政(教育厅长)张之洞办。张也是个清正廉明、主张“西学中用”、深受学子拥戴的人。他和丁宝桢商定,将每年募集的捐资除印书无偿提供书馆外,还对贫寒学子按成绩发放津贴,解除后顾之忧。丁宝桢还让奉慈禧之命来川“查办”自己与“东乡血案”有无牵连的满族恩承和侍郎童华到书院视察,请童华为印的教材作序,让多年任京官、穷酸的童华欣然命笔,得了一大笔“润资”(稿费),还大大扬了名。那些不愿捐或捐得少的官吏商贾,见钦差大人都兴文助学,只好慷慨解囊。丁宝桢抓教育,从根本上为国家培养了人才。光绪钦点的状元、四川人骆成骧就是读了县学、府学,才参加乡试、会试、殿试高中的。在丁宝桢倡导下,仅双流、华阳在光绪末年每县义学、县学都达到百余所,每个乡镇都能听到琅琅读书声。募捐办学,既促进文化普及,又提高了百姓素质,贏得了民心。官民都说:“丁苗子牵了教育牛鼻子,抓得准。”

第二斧,禁止公款吃喝,裁减冗员。丁宝桢赴任时,轻车简从,不惊动沿途官府,让成都文武官员在接官亭白等。接印后接见大小官员,抬出光绪圣谕勉励大家:“克勤克俭,洁身自守,为官一任,造福四方。”“循例点班,兼听雨造,力戒骄矜,严惩贪赎。”他以治军严谨练出骁勇善战的鲁军,上任后雷厉风行抓吏治。那些官吏见他官袍陈旧照样升堂,忙到会府买旧官服,脱下手上金玉钻戒。对照例迟到官员,他严斥训诫,弄得文武官员兢兢业业,按时点卯。他还严查各级衙门账目,规定每月只在初一大小官员拜皇帝龙牌,及元宵、端午、中秋、腊八可以集体会餐,招待过境官员只能宴请一次外,其余祝寿、育麟、丧葬、升迁红白喜事,一律不准用公款,还在督院悬出免礼牌,不收受下级的寒暑“炭敬”“冰敬”(红包),否则罚没作赈灾款。这项措施施行并惩罚了几个有头有脸官员后,好吃嘴官员个个叫苦不迭:“丁苗子断了我们五脏庙了。”减裁冗员是每位新上任主管官员捞钱的大好机会,怕裁员的要进贡保住官位,想升官的送礼捞肥缺,安插亲信。中国自汉朝起,就有捐钱捐粮可以当官的“捐班”。清朝的官员有正途、捐班之分。正途指三年一次的乡试、会试、殿试,考中功名的叫秀才、举人、进士。举人每省约几十到几百人,取得候补资格,可以补到衙门做吏或到书院任训导。进士候补可作知县或在京城任职。进士三年取二三百名,能马上做官的并不多。因此,京城各省首府的会馆(各省办的招待所)哪怕有几十间到几百间客房,都塞得满满的。挤满了正途、捐班的候补人员等候被委任。清代,随国运兴衰和应付水旱兵灾需要,捐的官员等级大小,价格不同。如康熙、雍正、乾隆时,治黄河、淮河水灾,四品道台需二千余两银子,知县千把两,县丞七八百两。到咸丰、同治、光绪时,国力式衰,道台、知县、县丞(师爷)就需上涨一两位甚至更多才能捞到一个“候补待缺”资格。丁宝桢上任后,发现待补缺的官员中,约四成是正途出身,近六成待补是捐班出身。有的正途出身候补二三十年没措个官位,只有虚衔每月领点救济银维生。仔细一查,在成都竟有好几百位每天到各衙门画押签到等候上官给个短差得点实惠。各衙门占住茅坑的官,却委了一大把候补人员办差,自己落个清闲,而国库却要支出一大笔俸银。一些衙门形成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拖拉作风。他按照吏部任职及岗位规定对尉、道、州、县官员,亲自主持铨叙,年老体弱、政绩不佳或平庸者,一律淘汰,成绩优异者晋升。对候补者,照样考核决定去留。这一斧,把那些靠捐钱买官却大字不识几个,办不来案不懂稼穑工商的人,裁掉十之六七。有些满蒙八旗后裔,吃不成太平饭,挟皇亲国戚告御状,搞弹劾。慈禧也知道吏治腐败,丁宝桢整顿搞得有声有色,于国有利,能巩固自己统治,因此,压下弹劾奏章,静观其变。对下台官员,丁宝桢往往自己掏钱下厨炒一份肉丁或鸡丁(即后来称为宫保鸡丁,他有太子太保衔,故称宫保)招待送行。那些官员怨恨地说:“丁苗子板斧砍断龙脉啊!”老百姓却对贪得昏天黑地官员被撤职、降职或查办的事高兴。光绪五年春节,堆在督院门外的万民伞就有十多把。

第三斧,改革盐税,充实国库。四川井盐开采历史悠久。清朝盐税是按雍正年间每井产量定的税。百多年来,新增盐井不少,开采技术不断革新,产量大幅增加。盐商只按当初低产量的制度交税,拥有自产自定价销售权。川盐要供滇、黔、藏,运距长,加价获利丰厚,因此盐商个个日进斗金,富可敌国。盐商王余照用钱买官。按规定捐班是四品以下,中央各部、各省总督、巡抚、学政、盐政,部队将军、参将、副将、都司等拥有带兵权的官员都不能捐官。但王余照捐的官衔却比丁宝桢高一品,丁宝侦召见盐商议事,还得下阶跪迎王余照。地方官见到盐商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财神爷、太上皇。盐商们颐指气使,唯我独尊。哪个地方官给的孝敬少了,他就不往哪个地方运盐,激起民变,地方官不掉脑袋也得丢官。丁宝桢处置这涉及千家万户生计的大事,先找王余照开刀,要王答应其盐井由官府重新核产定税,产品官运商销,各地官府挂牌定价销售。这样,盐商仍有利可图,国家税收增加,各地方政府也可收取运输、差价税。王余照一贯吃铜吐铁不在文告上画押。丁宝桢立刻交其拘押,住在花厅雅室,摆花焚香,酒肉款待,放出风声说王老爷同总督把酒言欢,相处融洽,让管事按总督衙门规定执行。各地盐商见王老板已按官府规定执行,只好跟着照办。几天后,全省新的食盐挂牌销售顺利实施,百姓奔走相告,欢声雷动。丁宝桢这才放了王余照,但收了每天食宿的高价,理由是吃喝美食美味,享受檀香鲜花,住现任总督花厅,过荣华富贵神仙日子,还不该给高价?王余照回到公馆听管事汇报,才知被丁宝桢坑了,跑到北京向军机处大臣塞了包袱,告丁宝桢“擅改祖制,愚弄场主”、“执坳纷更,终必殃民祸国”。军机处大臣们得了好处,少不得对丁斥责一番,派出专使到川检查实行新盐政效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新盐政实行一年,收税630多万两银子,比过去年税多好多倍。专使不敢隐瞒,禀报慈禧,撤销降衔处分,发文嘉奖,还将“官府核产定税定价”办法推广到其他产蚕丝、油桐、煤、铜、铁的省,国家就不再捉襟见肘,财源滚滚了。丁宝桢深知推行新盐政阻力不小,对阳奉阴违、抵制破坏的盐商,派出人员展开调查,断然处置民愤极大、罪不可恕的坏人,没收其盐井。其余人心自警惕,不敢触犯。盐商们说:“丁苗子让人吃到平价盐,真想绝了。”百姓们则说:“丁宫保给我们吃的盐,好甜哟,

丁宝桢上任三板斧,舞得虎虎生风,让昏庸腐败的官场有了生机,国库得到充盈,造的万多条步枪支援了闽广边防,朝野对其一片赞誉,把丁宝桢恨得牙痒痒又无处挑剔的慈禧只好忍气吞声,等待以后再下手了。

作者:苑玫 选自《传奇成都》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1:00: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294.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