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孟知祥历史故事及孟知祥墓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1:05:13 评论

孟知祥墓坐落在现成都成华区青龙乡。远远望去,一个巨大的夯土堆上,几棵稀疏的木芙蓉寂寞地开着不多的花朵,然而,辉煌气象,却昭示着墓主人不凡的身世。因尚未对外开放,所以,一堵墙、一把锁尘封了它的本来面目。然而,门边一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淡淡地说明了它的身份。还未进入墓园,即听到青龙乡政府的戴先生介绍,曾经有一台湾同胞,不远万里,来到孟知祥的墓前,因为无法进人,在墓边转悠了一个多星期,并且睡在了墓边,终于等到工作人员前来办事,才获准进入,最后满意而归。

孟知祥何许人也?值得有人对他如此青睐?

门里墙上写着“孟知祥寝陵一和陵”。凡称“陵”者,人们都知道是帝王之墓。

这是一个被成都历史所永远铭记,当今几乎被人们遗忘的人物。说他被历史永远铭记,因为他是一位帝王,翻开中国历史大系表一望而知。说他几乎被人们遗忘,是因为他称帝只有半年即驾崩亡故,他的故事人们知之甚少。不过,身为蜀人,他是不应该被蜀地的人们忘记。因为他不仅是蜀中继三国蜀汉皇帝刘备、五代十国前蜀皇帝王建之后又一位在蜀中建国的皇帝,而且对蜀地颇有贡献。

关闭在锁钥之后的孟知祥墓静寂而朴素,没有王建墓前的那些神道,也没有墓碑,唯有两旁的十余棵大树苍劲而挺拔地俯瞰着千年岁月的沧桑。墓道的门宽约有五米,远远望去像一个小小的亭廊。走到地宫前,宽大厚重的石阶伸往地宫深处,两旁巨大的石条支撑起地宫高大的拱门。拾级而下,刻着龙身的石棺出现在我们面前,与王建的石棺大体相似,不过,石棺上刻的不是二十四乐伎而是龙纹与饕餮纹罢了。历千年还能如此朴素地存在,不由不想到当年这位在天下大乱时造就的古代英雄曾经叱咤风云的许多故事与他的传奇般的豪壮人生。

那是一千多年以前的一天,成都街头走来一位衣履飘然的老道。

老道刚一出现,即招来了无数好奇的眼光,人们并不惊异于他头上雪白的银发、胸前飘冉的银须与南极仙翁般那双长长的霜眉,而是他推着的那辆奇怪的车儿。车儿新奇精巧,却是用刚砍下的芙蓉树自然勾连而成,树皮尚在,树叶尚青,更为奇怪的是,一簇簇鲜艳的芙蓉花开在车头。喜欢好奇的人们纷至沓来,追随其后,精神矍铄的老道和他那怪异的车儿与成群的围观者在街头构成了独特的风景。

来在蜀王府前,老道停住了。一位四十上下、气宇轩昂的中年人来到老道的面前,他呵呵然笑容满面地问:“老神仙,你这车儿新鲜倒是新新,可是能装几袋粮啊?”

老道捻着他雪白的胡须笑了:“不多不多,只装两袋!”

旁边有一自称“醋头”的僧人画龙点睛:“啊!还是只有两袋(代)啊! ”

是呀,三国鼎立时的蜀汉刘备之后,只有“乐不思蜀”的继承人刘禅刘阿斗;五代前蜀的王建之后也只有他的儿子王衍。

此时正值后唐庄宗灭了王衍,这位中年宿将即是后来成为后蜀开国皇帝的孟知祥。而老道的预言也不幸而言中,后蜀的江山只经历了两代,——个是孟知祥自己,另一个就是后来在都城上栽满了老道车儿上的芙蓉树,让成都成为芙蓉城的孟昶。

当年的孟知祥是邢州龙岗人,本是晋王李克用手下的一员战将,因功勋卓著而深得李克用赏识,故将其弟李克让的女儿许与孟知祥为妻。李存勖立国之后,对孟知祥更加信任,要封他为中门史执掌朝廷机要。生处乱世的孟知祥,目睹了许多任此高位的大臣因失去皇帝的信任而惨遭杀戮,因而居安思危,举荐郭崇蹈代替了自己。郭崇蹈因此出将入相。而身为都虞侯的孟知祥也官拜太原尹,充任了西京副留守。仅此一事,可见孟知祥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能如此清醒地审时度势,他那不同凡响的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已初露端倪。

对孟知祥一直心存感激的郭崇蹈在奉旨灭了前蜀王衍之后,举荐孟知祥为西川节度使,让孟知祥从此踏上了帝王之旅。

然而,孟知祥却是在危机中踏着血腥来到成都的。

当年与孟知祥交好的郭崇蹈在登上高位之后,对国事忠心耿耿,南征北战,然此时整个中国都处于天下大乱、人心不古之际,免不了树大招风,遭人进谗。郭崇蹈攻下后蜀之后,为了减轻阻碍,以安反侧,采用了一系列“招降纳叛”的策略,因而兵不血刃,安定西川。然而,在那个权欲泛滥横行、黑白不分的时代,功臣被弹劾为罪人,功劳反而授对立面以“图谋不轨”的口实。此时,孟知祥正在西行将入蜀上任,唐庄宗急切召见,告诉他郭崇蹈身怀异志,到成都后要他立即诛灭。孟知祥婉言告禀:“崇蹈乃国家之栋梁勋旧,不应有此异志,待臣到蜀中后察访明白。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即可让他回朝。”谁知孟知祥还在路上,庄宗手谕派人兼程赴蜀取郭崇蹈性命。孟知祥见郭家父子性命难保,担心处于动乱中的蜀地更要大乱,因而昼夜兼行,赶赴成都。

孟知祥赶到成都之后,郭家父子已死,群雄各有异志。孟知祥断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慰抚吏民,犒赐士卒,去留帖然”,初步稳定了局面,开始树立自己的威信。

然而,蜀中动乱的祸根并未消除。当年已经投降后唐的梁将李绍探在剑州拥兵自重,自称西川节度使。孟知祥不得不与东川节度使董璋一起进剿,旗开得胜,凯旋而归。此时的孟知祥不但没有因循旧例将败兵们统统处死,反而下了宽大之令,对其好言抚慰,收为亲军;又择取了廉洁的官吏治理州县,豁免了百姓的赋税,安排流散人口回归乡里,进一步让民心与动乱的局面得到暂时的安定。

此时的孟知祥并没有割据称王的野心,他努力治蜀,操练士兵。后来,一直赏识孟知祥的唐庄宗死于乱兵,李成亶(唐明宗)做了皇帝。孟知祥目睹此情,心寒齿冷。他居安思危,开始了图谋称王的霸业。军事上,他扩建了义胜、定远、骁锐、义宁、飞棹等军,一一分任给自己的亲信李仁罕等诸将统辖,精心训练。他采用了一系列保境安民的政策,让百姓安居乐业,蜀中渐渐恢复了元气。

孟知祥开始雄踞成都,初步奠定了蜀中以后四十年的安定局面。

孟知祥的崛起,令朝中不安。他是庄宗心腹,他们当然对他耿耿于怀,因而派出朝臣赵季良为三川制置史,到蜀中收取财帛送往洛阳。没想到赵季良与孟知祥私交甚好,又有谋略,不但没有收取财帛,反被孟知祥留为己用。朝中更为恼怒,遣李严为西川都监来监视孟知祥。在此之前,李严曾经倡议伐蜀,因而两川对他恨之人骨。孟知祥的部属们一个个义愤填膺,劝他拒而不纳。孟知祥佯装大度,笑而不言。李严到了之后,他殷勤款待,然后突数其罪,立即将他斩首。唐明宗知道以后大惧,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好言相劝。谁知孟知祥自行其是,傲然如故,朝中由此派兵讨伐。

东川节度使董璋因自己妻儿被唐明宗杀害,辖地又被宰割,对朝廷早有反意,此时遂联合孟知祥共反后唐。孟知祥素来厌恶董璋,并且早存吞并东川之心,故假意应允,伺机而动。董璋先举反兵,攻破阆州,杀领兵之将李仁矩,孟知祥举兵应之。后唐震荡,继而又派石敬瑭为招讨史领兵讨伐,虽败董璋于剑门关,却不敢深入。孟知祥稳坐成都,一边遣人去救东川,一边派兵攻取了渝、黔二州,并趁唐军疲惫不堪之时,大败了唐军。此时的唐明宗不得不遣使将孟知祥的妻儿送入蜀中,并且重叙旧情,孟知祥也假意周旋。董璋因家小被杀,仇恨朝廷,又认为被孟知祥所卖,发兵攻取西川。孟知祥乘势反击,一举灭了董氏,得了两川。

公元933年,唐明宗诏授孟知祥为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任为行成都尹、剑南东西两川节度使、管内观察处置、统押近界诸蛮兼西山八园二云南安抚制置使,封蜀王。当年年底,唐明宗病逝,孟知祥于公元934年年初在成都称帝,沿用蜀为国号,改元明德,史称后蜀。

半年之后的一天,孟知祥正在宴请功臣宿将。大臣张虞钊奉觞上寿,孟知祥正要接受时,突然手臂不举,勉强接过,好像重似九鼎,急忙放置案上,以口承饮。及至大臣们告退,孟知祥的手脚已不能动弹,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他得的应该是脑溢血。孟知祥中风之后不治身亡。

从孟知祥入蜀到病逝,历时九年。

传说孟知祥在登基的那一天,正当他衮冕登台,受百官朝贺之际,天公却阴霾四塞,狂风骤起……而在街头,那位自称“醋头”的和尚拿着一个灯,一路疯疯癫癫地大喊:“得灯(登)便倒!得灯(登)便倒啊!”人们以为他是疯子,不知他喊了些啥。后来孟知祥病故,人们才知道他的预言是“得灯(登)便倒”!

孟知祥的发妻是李克让的女儿,后唐庄宗登基之后被封为琼花公主。孟知祥称帝时琼花公主已故,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多少故事,只被追认为皇后而已。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第二个出身低微的夫人李氏,她本是唐庄宗的嫔御,后来唐庄宗把她赐予孟知祥,从此不但追随孟知祥生儿育女,伺奉起居,而且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传说有一夜,她在梦境中见一个大星掉入她的怀中。第二天告知琼花公主,公主告诉孟知祥说:“此女有福,当生贵子。”后来果生了后蜀主孟昶。孟昶即位时只有一十六岁,面对功勋卓著、对皇权虎视眈眈的权臣宿将,这位出身低微的李太妃临危不惧,帮助儿子诛灭异己,稳定江山,开启未来。后来治蜀,她功不可没。后蜀亡于宋太祖赵匡胤麾下,孟昶被赵匡胤毒死后她也绝食而亡,表现出一位母亲卓尔不群的独立人格。

在蜀中历史上昙花一现、只做了半年皇帝的孟知祥,他的儿子后蜀主孟昶却治蜀三十九年。孟昶在初期与中期,也曾宵衣旰食,励精图治,因而国家安定,蜀地一度出现了空前繁荣。史载蜀中三钱银子即可买米一斗,在数十年战乱不断的中原,可谓全国最低米价。还在蜀锦、出版、冶炼等各行各业都蓬勃发展的同时,孟昶不知不觉地构筑蜀文化的底蕴,为蜀文化添砖添瓦:主持雕刻了中国最完整的、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蜀石经》(十三经);构建了中国第一个花鸟画院;编辑了中国第一部诗词集《花间集》;在成都满植芙蓉,让芙蓉城的美名千年不朽,等等。更为令人感叹的是,孟知祥还有一位未曾谋面的儿媳花蕊夫人,在举国溃败、国破家亡之后,面对灭国仇人宋太祖赵匡胤的诘难,慨然赋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屈指可数的二十八个字,让后蜀主孟昶及十四万男儿面有愧色;让大宋朝这个鋳躇满志、满腔豪情的开国之君刮目相看,因而又上演了另一场人生悲剧。那倒是题外的话了。

话又说回来,当年成都的繁荣已经走在了华夏文明的前列,如果没有孟知祥当年创立蜀国,也就没有后蜀文化的踪迹……

“昔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

物以人名,没有孟知祥的故事,那个夯土堆再大,也不过是一杯黄土。而李白的“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不朽诗句,却让那堆高不过两三百米的一大杯黄土敬亭山也随之而不朽,这就是穿透时空的历史文化的魅力。

历史上的一个个古人,一个个故事连缀演绎了中华的五千年文明。因而,这些年的旅游产业带给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国以空前的活力。“蜀之为国,肇于人皇,与巴同囿。至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生子高阳,是为帝喾,封支庶于蜀,世为侯伯,历夏、商、周。武王伐纣,蜀人与焉。”秦惠王遣张仪与司马错伐蜀,遂置蜀郡。然后张仪筑城,城屡建屡坏。一天,忽见一大龟从江中爬出,绕圆圈行走。后按巫师说,依龟行的路线筑城方可,果然建成城市……成都数不清的历史传奇与华夏文明一路走来,饱经沧桑。随着半个世纪的革命实践,不少人的急功近利之心让我们的文化渐渐流失。这个有着几千年文化积淀的历史文化名城,却被叫成了一些令人不解的附会于西方的什么“伊甸园”,什么“奶奶惦记的城市”,真是叫人啼笑皆非!古人的几句诗文,一个“东坡肘子、东坡肉”即能让商家赚足银子,而我们家里藏着金矿,自己却不知道。成华区政府对孟知祥墓十分重视,因为成都仅出过三个皇帝(刘备、王建、孟知祥)。如果大家都能翻翻我们的老底,知道自己的文化库存,就不会闹那些忙中无计、临时凑合的笑话。

明代任四川右参政的曹学全先生曾说:“凡为山者皆可以高,凡为水者皆可以深。一切山水皆可以为山为水。而山水却不能自为‘名’、为‘胜’。山水者,有待于‘名胜’也。”用大白话来说,一切的山、水乃至土堆堆都要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到了那时,不用打旅游文化这张牌,人们都将欣然而至。

作者:严淑琼 选自《传奇成都》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1:05:1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310.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