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8日21:34:34 2

钢管厂,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不是串串的代号。

它是亚洲最大企业,全称成都无缝钢管厂。它是十多万人的骄傲,更是挥之不去,也忘不了的地方。自1958年建厂开始,无数人的父辈还有兄弟姐妹都在钢管厂工作过。

从双桥子那一片到水碾河,一大片区域都属于钢管厂,由一个厂区和5个福利区组成。一区三食堂、女五栋、月宫酒家...一个个无比熟悉的名字组成了无数的回忆。

那时候厂里有自己的幼儿园、小学、高中、技校、职工大学,从幼儿园晃悠到大学毕业,很多人十几年的活动范围可能都不需要离家三公里。

那时候厂里的休闲娱乐很少,无非就是胜利电影院、灯光球场、长江游泳池、塔子山公园这一小圈,但是从没有人觉得乏味无聊。

那时候,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号:钢管厂人。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很熟悉这道大门。穿过这道门就是钢管厂厂区,能在里面上班就是无数人的向往。毕竟,八几年成都的平均工资才184元,而厂里一个人的工资就能拿200多,养活一家子都绰绰有余。

而每天下班回生活区,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一路上遇到的都是熟人,要打好多个招呼,钻过几个弯弯拐拐才抵拢宿舍下面。

放学早的娃儿些,都在楼下滚铁环,捉迷藏。到了饭点,妈老汉儿楼上吼一声,就搞快回去了。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记得设研所自动化室外面长长的走廊。光影交叠在走廊里面,仿佛没有尽头。

偶尔传出的一声电话铃响回荡在走廊里,听到却倍感安心。还有政治学习念文件的声音混合着路过人的嬉笑,穿过树梢。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很熟悉车间里轧钢的声音。叮叮咚咚的敲击,就没有断过。没有冷却的钢材冒出的红光,就像刚升起的太阳。

如果是一些机密的车间,还必须要挂上工作牌才能进。好奇心就会在心里作祟,总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作为全亚洲最大的企业,那时候钢管厂的生意之好,每天来运货的火车和货车就没有断过。充斥着工人们指挥上下钢材的吼声,汗水把白褂褂都打湿了,却一点也不觉得累。

钢管厂出品的钢材质量也是真的好,现在天安门的升旗杆都还用的是钢管厂的钢材。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用过厂里发的通用券。只要是厂里的自有企业,从吃的到用的,都可以用券兑换。最喜欢一区三食堂的白面馒头,每次早上换了就匆匆啃着去上课了。现在回味起来,都还记得那一口馒头的甜。

要说最期待的,还是夏天的厂汽水和厂冰棍。到了发放的时候,大人自行车后座的冰棍和汽水,就成了最靓丽的风景。小孩子一放学回家看到发了汽水和冰棍,高兴到直跺脚。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一定记得厂里的那条“春熙路”。什么卖的都集中在那里。到了大年三十,还会在路边上举办食品展,职工凭着通用券就可以拿一大堆吃的回去。那时候过年真的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应该从幼儿园到职工大学都是在厂里读的。大家从记事开始直到成家,几十年的感情,可以说是铁得很的毛杆子朋友。

那二年生,上课一个个都乖得很。毕竟爸妈和老师都是一个单位的,整不好老师就住在隔壁。不听话的话,老师随口的一句告状,说不定就惹来一顿“皮带炒肉丝”。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在大澡堂洗过澡。冬天的时候,整个澡堂子都是白茫茫的雾气,碰到叔叔伯伯,还要指着娃娃的雀雀儿逗一下,不捂好就要飞咯。澡堂的大池子俨然就成了大家嬉戏打闹的游乐场。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记得胜利影院。很多谈恋爱的,都是在影院的昏暗的灯光下才牵了第一次手。小学的时候,还会组织去影院看电影。一年级都抵拢了,说不定五年级才出发,队伍拉的老长。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在灯光球场上挥洒过汗水。每天晚上吃完饭就去球场上活动一下,空气里都是荷尔蒙燥热的味道。女生好多就在旁边观看,或者去打个羽毛球。

还有灯光球场背后的长江游泳池,一到夏天就挤满了青春的肉体,在一声尖叫下,有人被伙伴推到了水里,接下来就是响彻泳池的嬉笑。

那时候的娱乐活动,来来回回也就几样,却怎么也不会腻。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你一定去过月宫酒家。每次亲戚朋友有什么喜事,或者聚会就都去那里。明明是家常味的川菜,却无比的香。在那里吃饭甚至成了改善生活的象征。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一定忘不了稀卤面的味道,熊姐拌菜的爽口,还有39栋拐拐上那家锅盔的香。

如果你是钢管厂人....

二三十年的时间,钢管厂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是与攀钢合并,然后1999年迁到了青白江,2006年12月29日8时25分,成都厂区最后一根烟囱成功爆破倒下。16年8月,340机组扎完最后一根钢管准时停产。辉煌了五六十年的钢管厂正式退出历史的舞台。

如今,双桥子高楼修起来了,外地人也多了,但是曾经一切都在消失,二区拆了,五区也快了,子弟学校没了,冰棍厂没了,灯光球场没了,稀卤面也没了...

那些嬉戏打闹的欢笑,那些走街串巷的招呼,那些家长里短的唠嗑都不复存在。

曾生活在这里的我们,都散落到了天涯。

但是,相信你我都不会忘了钢管厂。这里留着我们一生最美好的年华。对我们而言,它是年年岁月更迭,却任然独属的情怀,是灵魂和身体都扎根于此的万千之爱。

它的一切,都足以让我们每一个老钢管厂人荣耀一生。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1)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2)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3)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4)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5)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6)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7)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8)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9)

我很怀念,因为我是曾经的钢管厂人

成都钢管厂 (10)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8日21:34: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1397.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Rainnie Rainnie 0

      博主您好,看了您的博文,非常有意思。
      我也是成都人,现在在从事影视编剧的工作,最近在努力的一个题材正好是以前钢管厂下岗工人的故事。因为我本人并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害怕会将太多的误解带入创作。如果可以,非常希望能和博主聊一聊,了解一下那段过去的历史。故事里没有什么敏感内容,请博主放心。希望有幸可以采访到您,期待回复,十分感谢!
      如果博主有兴趣可以给我发封邮件,我会再邮件您我的微信,期待回复,十分感谢!

      邮箱:zuzu822@163.com

      • 天缘 天缘 1

        偶尔读到这篇文章,感慨无比。因为97年以前,我也是钢管厂人,相继在平炉车间,检修车间,建安公司工作。作者的这篇文章,深深触动了我。毕竟我自1980年进入钢管厂以后,虽不太长的近二十年的经历,给我烙上了永久的岁月记忆……若有缘,让我们能一起缅怀那遗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