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16路公共汽车爆炸事件(转帖)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7:16:32 评论

小学很长一段时间我步行回家。通常走上一个钟头。后来有一天回到家,父亲拿出一张深黄色带绿色花纹的纸片跟我眼前晃,说看看这是什么。我登时欢喜不已,抢了来摩挲。一眼便知道那是公共汽车月票。其时,小孩都觉得家长给买张月票是件顶牛逼的事情,拿着这纸片在司机和售票员跟前一晃说声月票,就可以免去买票查票种种麻烦,着实潇洒。从那时候起,我就坐公共汽车上下学了。

往来在家和小学之间的公共汽车是拾六路,长的掰两段那种,中段颇像手风琴。车身白漆底,腰上有绿色的杠杠,车头和屁股上的“16”字样是用朱红漆刷的。乘客椅垫还有靠背覆着同样的革子,日子久了就微微发硬,而且油光发亮。靠背卯在漆皮脱落,黝黑锈蚀的钢管上,有股奇怪的腥味。

尽管从学校走到车站等车,下车再步行大概两钟才能到家,算起来并没轻省太多,我却觉得这是莫大的进步,每天出门或者放学时都心情良好。如今有点记不得当时为什么觉得坐公共汽车这般的有趣了。大概和周围的小孩都坐有关。记得司机旁边巨大的发动机盖上覆着赭石色的人造革,用棕线钉出菱形的格子。

九零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放学早,记得是想快点回家赶完作业出去玩,所以推掉了同学打沙包的邀请,屁颠颠地跑向车站。在车上的时候我喜欢透过车门长椭圆形的窗洞死瞅着外头的地面向后滑行,时间过得颇快,也不爱和人交谈。下车头也不回朝家跑,到家时天还亮着。我清楚记得那天的天气,典型成都初夏的闷热,空气好象止息着。脑子里空荡荡的只听见蝉鸣和楼下叫卖豆腐脑的商贩。那时候我家背后是苗圃,正面是大院儿,很安静。天是橘红色的,伸到那头有点发青,昏沉沉的朝下压。写着作业我爸说,该下雨了罢。

约莫到家两三分钟后,西南角上一声巨响,桌上的杯子都震了。那时成都没什么噪音,所以回响持续了很久还依稀可辨,却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方位,大抵多远。我爸说:XX,出什么事了,哪家放炮仗呢吧。我站到窗口看了又看也摸不出究竟,便没有当回事走开了。

到得第二天事情就闹得有些沸沸扬扬了。说是一个人身上绑满炸弹,在一辆南行的拾六路公共汽车上拉开引线爆炸了。那辆车恰好是在当时市中心人民广场上爆炸的,各种版本的传闻跟着来上学的同学炸锅了。说得最多的是当时的情形何其惨烈,据说有人的碎肢飞出,砸在路人的身上,挂在街边的树上,还砸中了当时成都最高大的两块写着八十年代典型口号的广告牌。虽然心有不甘,我却没能亲睹,更没听到街坊邻居间有何说道,只能听着,偶尔指出同学明显吹牛的描述。说是炸弹一炸开,整个路都断了,血流成河,喷到妇女的脸上,小孩的头上,大爷的衬衫上。等晚上回到家,街坊邻居就都在谈了,还拉住我们几个小孩说你们回家不就坐拾六路?我跟我爸说了这事,他说他们学校里都在说。那时候成都难得有什么大新闻,这样的事情哪能不抓住机会狠狠说一通。最后的结论是:没有结论。大家既不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知道他拉开引线前是否喊着什么口号。死了多少人,碎了多少玻璃,断了多少树丫。这些全都没人知道。时间长了就淡了。这事没见报,也没上电视,都是坊间流传。

唯独我们小孩不肯放弃。也恰巧几天后听说,那辆爆破后的公共汽车残骸就拖放在小学一墙之隔的市武警总队操场。小孩那精力,要找到办法溜进去却也不难。听说这事那天中午我们说干就干了。远处看去那辆破车还是那么长,只是手风琴不见了。车上歪歪扭扭的摊在操场的草地上,反倒觉得安详,像个没人知道的所在。因为知道是爆炸,还死了人,上车时多少有些战战兢兢。走上去就呆了。手风琴靠车头几米的地方估计是爆炸中心,所有的东西都被吹飞了,车窗自然是一扇不剩。这片地方倒干净,只有些碎玻璃和残渣。远离些的地方就有些可怕了,椅子靠背那曾革子基本都碎了,露出像被耗子啃过的碎棉渣,血浸在上面,凝成一块块的挂着。有的地方还有些粉绿色或者土蓝色的衣服碎片。不过车上显然已经打扫过一次,否则应该能看见更多东西。我们是从后门上的,跳过断掉的手风琴朝前走,越靠近司机的位置血越多,看轨迹确实是喷射出去的。那是初夏的午后,很安静,耳朵里好象能听到血拍到座位上扑的一声。司机右手边的发动机盖上的人造革也是破败不堪,菱形花纹再不齐整,露出的碎棉絮里也是结着血块,看上去感觉凉凉的发硬。有些地方也还凝着类似肉块的东西,怕是凝结时间太长,打扫的人再无法从上面撕扯下来。更多的是分不清什么物品的碎片,不知道是从哪个乘客身上散落下来的。我呆在那半分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忽然鼻子里一股腥甜的味道向上冲,我猜我那时脸色惨白,赶紧退了出去。

下午回到学校大家都在说这个事情,我不能落了后,当然也要谈谈自己的感想,唯说话有点咬舌头。但回到家我什么都没对父亲说。我害怕。那天晚上,一分钟也没睡过去。小时候我常一个人望着空洞想这些可怕的事情,不爱对人说。这事烦扰我很久,却是在亲见那破碎的残骸之后。直到好几年后才淡忘。

这是我对拾六路公共汽车爆炸事件的全部印象。之后我又改回步行上下学了。

长大之后和父亲谈起这个事情。我们算算时间,假如我没能赶上前面一班拾六路回家,那么我当时就在爆炸的那辆车上。父亲说,孩子,我们家命好呵。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小时候总去想象的是那些薄命的人。想象中他们的怨恨让我不安。

成都16路公共汽车爆炸事件(转帖)

成都16路公共汽车爆炸事件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7:16: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3750.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