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cdsouth
cdsouth
cdsouth
2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7:25:49 评论

最近,中央电视台在播放三线厂的一些采访视频,勾起了我的回忆,去年带家人回了一次儿时住过的地方,感触颇深,想写些什么又一直未落到实处。今日2018.02.25大年初十阳光明媚,骑着小摩托带着儿子又去了一次。大家收拾好心情跟着我的镜头再一起回忆回忆吧,匆匆那年。。。。。。

依据毛泽东他老人家对于三线建设的总构想和建设方针。要"大分散、小集中"要"依山傍水扎大营"要根据当地的地形、地貌条件确定建设项目。要使三线建设的企业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远离大中城市,分散布点做到即使在打核战争的情况下,也打不烂、炸不垮能继续坚持生产和科研支援前线。 1964-1969年提交计划和在西南三省选址,1970年由北京(761厂)广播器材厂支援和包建,国营成都630厂诞生,又名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那个年代,对外书信来往又称为四川成都双流籍田103信箱1975年验收投产。1990年从双流籍田镇回水乡旧址陆续搬迁到成都二环路永丰立交桥外,属国家二级高新技术企业。2005年12月破产拍卖。办公和厂区以拍卖给现三十所地址,家属居住楼在对面。

在好人好马上三线,备战备荒为人民的那个年代,籍田镇有两个三线厂,分别是:103信箱401信箱。103信箱(当地人喊103信箱为103厂)630厂、成都电视设备厂,1990搬迁到成都高新区。401信箱(当地人喊401信箱为401厂)4431厂、成都星光电工总厂,1999搬迁到成都龙泉驿。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103厂子弟校,一楼全部是教师办公室,二楼是3-6年级教室,那时娃儿不多,一个班就10-20个娃儿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标语,在那个年代就是企业文化,而且都信这个,说了算定了干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冰棍儿旁边就是到公园的路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厂区游泳池,现已杂草丛生,仿佛还能看见比我们大的娃儿或者家长双手合十栽密头儿(扎猛子)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厂总务科大楼,旁边有个小商店,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可以在里面买到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车队对面的一座小山包,我记得叫桃花山,那段时间正好演83版射雕英雄传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从破败的窗户望进去,许多那个时候的明星都在手绘墙报上面,刘胡兰、雷锋等等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到公园的第二道门,小伙伴们捉迷藏的一个好地方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家属楼一隅,我小伙伴就住里面,据说当时要双职工厂里面才能分配住房,而且要参考工龄和进厂的厂龄,差一点都不能由自己的意愿来选择楼层和朝向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教室就只有这么大,仿佛记得只有三四排的样子,每排三张桌子,一张桌子配一条马凳,要是同桌起来不打声招呼,坐另一头的小伙伴肯定要座翘起来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每次课间休息,我们就这样望着楼下活动的大哥哥大姐姐。有丢沙包、踢毽子、跳橡皮筋、打乒乓球的,很是羡慕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听父母说,这栋房子是教育科的教育大楼,主要是对厂里面职工的夜大和职业方面的进修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通往电影院的一条路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锈蚀的铁门已经被植物爬满了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游泳池入口标语:小孩游泳大人看管,人身安全自行负责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右拐的红花石梯步,承载了许多我们放学休憩的身影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在记忆中山上的路都是低矮的灌木丛,而今已是参天大树了,到处杂草丛生,一副荒凉的景象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个楼梯后面有块黄泥地,那可是我们小伙伴的宝地,课间弹玻璃弹珠和弹乒乒球还有扇洋画的绝佳之地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么多年,黑板报居然还在,每个小伙伴的表现都在上面一目了然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么多年,黑板报居然还在,每个小伙伴的表现都在上面一目了然1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是礼堂,厂里面有各大庆祝和表演的时候都在里面,我们参加六一儿童节都在里面表演过节目,打点腮红,杵个五梅花儿,擦点红嘴皮,想起来都好笑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是我曾经从出生到搬迁至成都前一直住的宿舍,一室一厅,厕所在大门外面过道,四户两所。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职工洗澡堂,当年最神秘的地方,常年楼房上面烟雾缭绕(水蒸气)。最期待的就是和父亲一起端个搪瓷面盆,拿张毛巾,里面还摆放一一块芙蓉肥皂或者上海药皂

被遗忘的三线工厂,褪色的记忆—国营成都电视设备厂(103厂)

这是一二年级的小朋友的教室,厂里面考虑太小了,免得爬楼梯出安全事故,就全部安排在操场旁边。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标语历历在目

cdsouth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7:25: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3759.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