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棒棒

lisicd
lisicd
lisicd
8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1月1日12:02:19 评论

挨棒棒

《成都市井》曾智成

被敲竹杠,成都人称“挨棒棒”。 “棒棒”挨得轻一笑了之,挨重了哭都哭不出来。

沙发还是稀罕物时代,明娃子结婚,其父送的一对单人沙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赞叹沙发漂亮比赞叹新娘子漂亮的人多。新娘子尽管恨得牙痒,可看见那对普通人家想都不敢想的红色人造革沙发真真切切摆在自己家,也就心平气和了。

当时沙发的填充物是泡沫,分高泡和低泡,但无论哪种泡沫都价格昂贵。比泡沫价低的弹簧呼之跃出,钉木架、装弹簧自制沙发就常见到。街头、桥上有了手艺人做好的沙发拉在自行车后面卖,这些沙发又比家户人家自制的还要便宜,成批嘛。“成批“沙发低价之谜很快揭晓一填充物全是烂棉絮、破衣、扎拖帕的布巾巾!

一心想为家里添一个三人沙发的赵伯伯深知街边沙发的“B门”,几次选购都因怀疑填充物使假而放弃。最终赵伯伯还是买了街边沙发,并且价格之低,他说这么相因管它装的啥子,坐耍嘛。
买到沙发的这天恰逢星期二,电视台每周一集的《加里森敢死队》准时开映。坐在沙发上看敢死队,赵伯伯觉得是莫大的享受。幸福了几天,坐凹的沙发再没弹起。把沙发抬到街上彻底清理,褪去罩子,揭开蒙布,沙发的填充物让所有人傻了眼——排列整齐的莲花白!

买“生活片”挨棒棒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岀。走进电子市场,就有一些背着挎包的人围上来,一边问你要不要“生活片”,一边从挎包内拿出没有封套的录像带;只要你搭话,这些贩子就会拍着胸脯给你保证绝对是资格顶级片。
我的铺子里,就来过好多买到这种录像带急于想知道内容的人。抱着好奇的心理,我同意他们试放——这类带子更多的是一卷只见雪花、不见人影的白磁带。一次一个人拿着标有《杂交》两字的录像带来试,放出后旁边人都差点笑岔了气,内容真是“杂交”一袁隆平的水稻杂交介绍。试带人将录像带在街沿上摔得粉碎,“老子180元买的啊!”

还有挨棒棒的,比如“亿万富婆重金求子”的棒棒,打得纯朴憨厚的男人寻死的念头都有。有个老实农民进城卖了他辛苦种的菜,无意间看见电杆上的广告:一女子称老公不能生育,重金聘请一名有生育能力、且无疾病的男子让她怀孕。如果事成,将用120万元的重金酬谢。
老实男人为这事彻夜难眠。天上终于掉馅饼了!立即照广告上的电话号码与对方取得联系,按对方要求先后付出诚信金、个人所得税、公证费几千元,连面都没见,又被要求付8万元体检费。老实男人这才清醒被骗,于是报案。破案后,那个“亿万富婆”早花光了他的几千元。挨了棒棒的他,气得那口气差点没接上。

lisicd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1月1日12:02: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6946.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