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存折

lisicd
lisicd
lisicd
8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1月2日19:33:11 评论

20世纪90年代之前,成都人着装是“统一”的:白网鞋、蓝网鞋、回力鞋,小管裤、喇叭裤,白手套、绿军装领口下露出白口罩的两条白细带(也可用白鞋带代替)。这身装束现在想想也算整洁、肃穆,只是穿的人多不嫌扎眼吗?不嫌!

 

那一年一种酱黄色的“军绦纶”布料面市。中午时分,陕西街一位个体缝纫摊主面对顾客又递来的“军绦纶”给予了拒绝,同样面料的裤子她今天已经接了四十条!成都的男性(也有少数女性)都穿着“军绦纶”的上装和下装,以至让外地人觉得他们来到了哪所军校。

 

“金兔”羊毛衫比起“军绦纶”有过之而无不及,流行到小伙子当时没有一件“金兔“就枉自活人的程度!“金兔”羊毛衫最早由上海毛纺一厂(后发展至毛纺七厂)生产,青年路商贩无意间带回。光滑平整、厚实热和,穿着还显庄重殷实的“金兔”羊毛衫一面市就大受欢迎,刹那间全城都在穿“金兔”,全城都在卖“金兔”。

 

我的一件“金兔”就是在街上锅魁店买的,因常买他的锅魁,被请求“照顾一件嘛! ”推却不过,忍痛六十元(亠月工资也就三四十元)买了下来。

 

价格不菲的“金兔”给了人显富的机会,穿一件已不算什么,重起穿。一位顾客在成都浴室宽衣时,工作人员数清了他脱下的“金兔”:六件。穿得起这么多“金兔“的人一定很有钱,也难怪当时形容穿“金用“是“把存折穿在身上“ 。

lisicd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1月2日19:33:1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6953.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打会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