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会

lisicd
lisicd
lisicd
8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1月4日08:49:43 评论

打会

 

困难岁月,小民婚丧嫁娶或遇突发事件或“居安思危”,找人凑钱是唯一办法。凑这种#份子钱”,成都人谓之“打会” 。

 

打会一般由某人发起,三四人参加;如大家没有特别的要求,拿会钱的先后次序由大家商量或掷骰子定,有七个儿女要养的母亲长年都上着一个会。家里再困难,上会的钱母亲每次都准时拿出去,她常说:“皇帝买马的钱都用得,上会的钱用不得。”小娃娃不懂事,听母亲念叨会钱,就总觉家里有一笔“大”钱要飞来,也就缠着母亲买这买那。每当这时,母亲总是一脸慈祥:“等拿了会钱就买。”会钱是家中的企盼,是幸福的等待。拿到会钱,母亲就会兑现她的诺言;还为我们做新衣服,一家人因会钱其乐融融。

 

一次母亲得到会钱买了只鸡。是公鸡还是母鸡记不清了,只记得母亲从义学巷茶铺跑回丝棉街叫我去拿。我邀约了十几个小伙伴赶到茶铺,我抱着鸡走中间,小伙伴手里拿者铁棍、木棒将我国住。那劲仗哪是在保护一只鸡,完全是一拨小混混要到什么地方去械斗!食物紧缺,人类的一切活动都为了找东西下肚。

 

母亲买到鸡后不敢拿回,才叫我去上演了这一幕“全武行”。鸡平安到家后,我与小伙伴们都松了口气。忠实的小伙伴却没认为是完成了任务,一直在我家呆着要等到大人回来。“乖娃娃,都是乖娃娃,等下喝鸡汤。”回到家的母亲着实表扬了一番护送鸡的小伙伴。

 

母亲将鸡炖好后,用最大的碗倒了满满一碗鸡汤叫我去找小伙伴来喝,能找到的小伙伴都来了,不大的天井里,黑压压地站满了娃娃;那个天蓝色的搪瓷碗在娃娃手中传递,谁都想喝,谁都不敢大口喝,以至搪瓷碗传了第二遍鸡汤才喝完。吃掉这只鸡,也许吃掉了一间现在月租都要上千元的铺面,但九泉之下的母亲没有可可,她做了她该做的!

 

------------------《成都市井》曾智成

lisicd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1月4日08:49:4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pmjs/6955.html
成都平民精神

二炭

成都人口中,没燃尽的炭叫“二炭”或“炭花”,拣出来能卖钱。拣二炭的脏、累现在不可想象,以至娃娃不争气,大人那句“长大了只有去拣二炭”的话就会冲口而出。   原来新南门桥头的一块空地叫“渣滓坝...
成都平民精神

穿存折

20世纪90年代之前,成都人着装是“统一”的:白网鞋、蓝网鞋、回力鞋,小管裤、喇叭裤,白手套、绿军装领口下露出白口罩的两条白细带(也可用白鞋带代替)。这身装束现在想想也算整洁、肃穆,只是穿的人多不嫌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