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3:48:34 评论

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龙池书肆图 插图均由吴绪经绘制

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蜀商足迹遍天下,惜别亦寻常

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屏风前的盛景繁华

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锦绣蜀都图

李有勋:揭开尘封往事 为蜀商立传

吴亦铮 摄

本报记者 吴亦铮 文 图片除署名外由受访者提供

嘉宾

李有勋,笔名未青,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顾问。发表、出版中篇科学童话剧《螳螂办案》、短篇小说《阴晴三月天》、长篇小说《金华寺传奇》《大宋蜀商》等文学作品约100万字。获各级颁发的文学作品奖共20多项。

提要

农耕时代的中国总体上虽然重农抑商,但每个时代都会有商人群体脱颖而出,山西的晋商、山东的鲁商、江苏的苏商、安徽的徽商、浙江的浙商……每个群体在历史上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然而,兴于先秦、盛于唐宋的蜀商,却因年代久远、文化断层,随着岁月流逝,被历史蒙上了厚厚的尘埃。

不久前,首部描写蜀商群体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大宋蜀商》正式发行,作者李有勋以交子的发明者—儒商王昌懿为引子,描绘蜀商全盛时的形态,展现开拓创新、包容并蓄的蜀商精神,为蜀商打上“聚光灯”,也让我们看到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成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对蜀商精神的时代性传承。

对话

为蜀商打上一盏“聚光灯”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是如何对蜀商这一题材产生兴趣的?

李有勋(以下简称李):一句话,创作的原始动力来源于内心为蜀商立丰碑的强劲冲动。

古代、近代的商帮,今人排名,前有著名的五大商帮—山西晋商、安徽徽商、广东粤商、江苏苏商、浙江浙商;后有山东鲁商、江西赣商、陕西陕商、宁波的宁波商、福建的闽商,但这当中却没有蜀商。近现代的文字、影视作品中,有刻画晋商的《白银谷》《乔家大院》《汇通天下》,也有展现徽商的《徽商》,还有书写鲁商的《闯关东》《大染坊》……但就是没有蜀商。

蜀商难道真的毫无地位,毫无亮点可言可写吗?完全不是。造成这种现象,有历史的原因,有文化的断层。它客观上也让现代蜀商找不着归依与寄托,缺乏“硬气”而遗憾。因此我们急需一个精神支柱或有着历史链接价值的作品,去给蜀商找回一笔不可磨灭的精神财富,也为中国文学添上一枚重要的砝码。

我作为一名生于斯、长于斯的四川作家,应有所动作,拿出勇气,敢于担当,拼却力气,去揭开蜀商被历史尘封的往事,为蜀商打上一盏“聚光灯”,让人们认知蜀商,了解蜀商,敬重蜀商。

记:蜀商在中国商业史中的地位其实是举足轻重的。

李:当然,蜀商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甚至,蜀商还可能是中国最早进行国际贸易的群体之一。司马迁《史记》记载,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在中亚地区发现了蜀布和邛竹杖。这些产于蜀地的蜀布和邛竹杖是谁贩卖到中亚去的呢?只可能是先辈的蜀商。

不仅如此,中国古代有八位著名的大商人,范蠡、白圭、卓氏、吕不韦、寡妇清、邓通、梁冀、石崇,其中卓氏、寡妇清和邓通都是蜀商的领军人物,不仅富可敌国,而且在历史上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也留下了无数重要的传说。南北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中国最著名的商路,都留下了蜀商的身影,也留下了属于蜀锦蜀绣蜀茶的传说。

特别是到了唐宋时期,成都商业经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成为“扬一益二”的全国性大都会,这也离不开蜀商不辞辛劳的商业活动。北宋初期,出现了以王昌懿为首的“十六交子铺户”。王昌懿创造性地发明了“交子”,这不仅是中国最早的纸币,更是世界最早的纸币。蜀商以独特的眼光,创造极具宏阔的商业格局,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奋斗拼搏精神,敦促我努力地要表达他们于国于民有利、于发展经济而涌现出的浩浩汤汤惊人伟力。

蜀商之名为何湮没不显?

记:为何到了近代,蜀商就变得鲜有人知了呢?

李: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三点:第一,蜀商历史过于久远。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晋商、徽商、浙商,大多兴盛于明清时期,相关的记载史料众多,其中还有可考的直系后人、实物以及家族建筑留存至今。相对而言,蜀商留存至今的史料不仅稀缺,而且几乎没有真实可考的实物留存。当下流传甚广的交子拓件,已被史学家考证为假。因此在史料上,蜀商处于先天的弱势。

第二,蜀商历史存在断层。蜀商之所以兴于先秦而盛于唐宋,与四川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关系密切。崇山环绕为四川提供了绝佳的天然屏障,使得这里在宋代以前都远离战乱,有着良好的商业发展环境。南宋之后,四川成为中原政权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前线,在宋末元初、明末清初时遭遇了数次大的战乱,不仅让天府之国元气大伤,更让蜀商群体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终明清两代,蜀商也未能恢复往日的辉煌,以至于到了近代,声名愈加不显。

第三,文化底蕴挖掘力度不足。任何一个历史群体,要想后人对其有所了解,必须要后人对其进行不懈地挖掘与创作。晋商、徽商、浙商之所以有名,离不开众多文学家的演绎。令人遗憾的是,蜀商群体却鲜有作家和影视作品去挖掘其中的宝藏。四川有着浓郁的文风,有着实力雄厚的作家群体,有着创意十足的文创企业,我希望蜀商能够成为未来被深入挖掘的精品题材,涌现出更多精彩的文学影视作品,为蜀商扬名立传,传播正能量。

用文字描一幅成都版“清明上河图”

记:《大宋蜀商》为何会以王昌懿作为切入点?

李:法国小说家巴尔扎克有言:“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故我认为,《大宋蜀商》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展现宋代成都商贾搏击商海的雄心壮志、雄韬慧智、克艰克难、奋斗成长、终成大业的精神风采,努力将这“秘史”大白于天下,切实地担负起弥补蜀商历史“断层”的任务,真正地为今日蜀商寻根溯源,竖起楷范形象,让蜀商走进世人视野,起到对蜀商文化一块“敲门砖”的作用……

至于为何是宋代,为何选王昌懿?我考虑到第一,宋代是蜀商最为辉煌的时期。北宋时的成都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都市,“蜀土富实,无兵革之忧,居官者以为乐土。”当时的四川,一季收成三四次,供应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军粮;茶叶产量占全国的50%;商税在宋神宗熙宁十年占到全国税收的14%……可以想象,那时的成都必然是商贾辐辏,百货骈阗,一派繁荣盛景。活跃在此地的蜀商不仅创造了令人目眩神迷的海量财富,更拥有着令人惊叹的创新能力,值得关注和书写。

第二,交子是研究金融发展专家学者口中常出现的“高频词”,也是天府文化一张靓丽名片。“交子”横空出世,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纸币,其发明地和发行地成都,在世界商业史和金融史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也是先辈蜀商遗存至今的宝贵财富,是描写蜀商群体无法忽略的重要历史节点。

第三,交子诞生之初为“私交子”,最终由王昌懿等“十六交子铺户”经营,流通市场。王昌懿作为宋时蜀商群体唯一在史籍中留下姓名的人物,无疑是该群体最具影响力的一员,其身上必然充满了精彩的传奇故事,以小说家的眼光来看,王昌懿是天生的男主角,也是串联宋代蜀商最合适的“金线”。

记:您的书中不仅展现了蜀商的拼搏奋进,对于宋代成都的商贸繁荣与人文风情,也有着深入的刻画。

李:成都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其历史可追溯至4500多年以前,自灿烂辉煌的古蜀文明起,历经秦汉“列备五都”、隋唐“扬一益二”的鼎盛繁华,直至今天成为对标世界、领跑西部、“最具幸福感”的国家中心城市,其人文历史底蕴的厚重悠远,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所以在这部小说中,随着故事情节的推动,我再现了凤凰山春游、古衙门断案、工场造锦、金牛坝王府、典铺、交子铺等诸多场景,对古摩诃池、锦江、大慈寺等名胜景点也予以敷写。同时,我对宋时成都的斗鸡、赌坊、勾栏、酒肆等世俗风情也有描绘,尽量画龙点睛地展现多姿多彩的市井百相,力求打造出文字型成都版的“清明上河图”。

蜀商精神 继往开来

记:在您看来,蜀商精神对当下的人们有怎样的启迪?

李:岁月流逝、时过境迁,我们很难在今朝去回望千年前波澜壮阔的蜀商时代,我只能在《大宋蜀商》中,尽我最大努力,从历史思辨和再现出发,以小说笔法,合理演绎以王昌懿为首的大宋蜀商,正面地、多角度地描绘他们的奋斗史和跌宕起伏的人生,从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中刻画他们的精神品质,从而记录他们可歌可泣的传奇。总体来看,可供今人体味的精神大体有几种倾向:
从主人公王昌懿身上学习自我拼搏的奋斗精神;儒商订典铺例规,展现的是知识即力量的精神;建立成都总汇商团,道出的是企业抱团发展的精神;发明交子,表明的是创造不息,敢为天下先的革故鼎新精神;敢闯“蜀身毒道”、远走漠北,体现的是货贸天下的战略精神;施粥赈济难民,表现出的是仁商之家国情怀,奉献精神……这些精神虽然无法从史籍中得到确切描述,但从古至今就镌刻于川人的基因之中,也是每个时代所展现的川人独有的精神魅力。

记:当下成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经济高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其实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一脉相承的蜀商精神。

李:的确如此。成都虽地处西南内陆,崇山峻岭环绕,但自古以来并不闭塞。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天生就具备奋勇前行、积极向上的开拓精神,蜀道再难,从来没有困住川人与外界交流、互通有无的步伐。蜀地商品走出国门、行销世界,举世闻名,蜀商创造了无数的传奇,也留下了无数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天的成都是国家中心城市,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汇集了世界500强半数以上的企业入驻,而且城市文化多元多彩,颇有唐宋之风。成都的企业和企业家也在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都是川人对蜀商精神最具时代性的传承,也是对包容并蓄、开拓进取的天府文化的有力践行。

手记

2020年8月1日 成都

纵观农耕时期中国的历朝历代,虽至唐重农抑商,但宋肇始后的各朝代,商业却得到蓬勃发展,表现出了旺盛的生命力,有极辉煌的丰功伟绩,且留下了无数的动人传说。晋商、徽商、浙商……时至今日依然频繁出现在各类文学、影视作品当中,令人记忆深刻。然而,相比较而言,世人对蜀商却不甚了解,现代商潮中人们对“蜀商”二字也颇感陌生,这一群体似乎被遗忘在了历史的角落。

其实,从秦代至宋代,成都都是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蜀商将蜀锦不仅传播到全国,且“覆衣天下”,还通过丝绸之路,远销欧亚……隋唐时期天下富庶有“扬一益二”之说,“益”即指成都,“既丽且崇,实号成都”。宋代成都的经济,尤其是市场每年“十二市”的轮番上演,物资交流的频繁,货殖的广博,皆说明蜀商经济的繁荣昌盛。

以临邛卓氏、邓通、寡妇清为代表的蜀商不仅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更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北宋时,以王昌懿为代表的蜀商创造出的交子,不仅是中国最早的纸币,也是世界上公认最早使用的纸币。遗憾的是,宋代以后蜀地饱经战火,特别是宋末元初、明末清初的战争,让天府之国元气大伤,甚至不得不依靠“湖广填四川”来恢复人气。因此明清之后,蜀商慢慢被历史尘封,变得鲜为人知起来,近代的文学、影视类作品在蜀商的表达上,也几乎是一片空白。

蜀商的辉煌不应当被遗忘,蜀商精神也不应当被尘封,蜀商文化更是天府文化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值得后世铭记与传承。在此背景之下,成都作家李有勋花了七八年的苦功夫,撰著了首部描写蜀商群体的小说《大宋蜀商》,日前正式发行,这部作品让大宋蜀商真正走进了世人的视野。李有勋通过私交子的创造者王昌懿为主角,描绘了一个风起云涌的蜀商大时代。难能可贵的是,书中不仅栩栩如生地再现了蜀商的“标杆”形象,而且完美地展现出蜀商开拓创新、包容并蓄、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对今天每一个热爱成都,为成都建设发展作出各自贡献的人,都有着深深的启迪和激励。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3:48: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rwzg/2431.html
人物掌故

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一说蜀郡(今四川成都)人,西汉辞赋家,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   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因病...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扬雄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 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长安,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
人物掌故

马识途与《XNCR》

1946年7月,云南省工委接南方局通知,调马识途立刻回四川工作。他顺利到达重庆,到四川省委(中共中央重庆分局,统管西南各地的党组织)报到,省委决定派马识途到成都担任成都工委副书记(成都工委原名川康特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