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生命运坎坷、被人遗忘的作家······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4:05:49 评论

他是与沙汀、艾芜同时代的前辈作家,上世纪30年代即知名于文坛,是深受胡风喜爱的“七月”派核心作家,但由此也注定了他一生坎坷的命运。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被人遗忘了。

他叫肖萸,郫县花园场人,出生农家。

他是一生命运坎坷、被人遗忘的作家······

肖萸像

20世纪80年代中期,著名诗人木斧在重庆《人间》上发表《被遗忘的作家》一文,为他的艰难处境发出第一声呼喊。继之,被称为“四川冰心”的女诗人王尔碑又在《人民日报》上撰文介绍他的境遇。他由此逐渐引起文坛和世人的关注。

他是一生命运坎坷、被人遗忘的作家······

诗人木斧像

肖萸是一位曾经锋芒展露的传奇性人物。1918年,21岁的肖萸穿一双草鞋从郫县花园场步行七八十里到成都报考省师校。“五四”运动爆发后,他与同班两位挚友创办了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张壁报《春雷》。其后又与这两位好友发动了建校以来第一次轰赶不称职教师事件。1920年秋,他与这两位同学又发起成立了成都第一个安那其组织“无社”,其时比巴金等人创办的另一个安那其组织还要早两三个月。

1923年从省师校毕业后,他决心冲出封闭的四川。行前给父母留下四行小诗:“冲出蜗牛的甲壳,飞向祖国的蓝天;待我闯出自己的道路,就回来和爸爸见面。”他与那两位挚友由成都坐木船到重庆再转小火轮到武汉。再由武汉辗转奔赴北京。到北京后,他顺利考入北京国立医科大学,读了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开始懂得社会人生的大道理。他听胡适讲《中国哲学史》,听梁漱溟讲《东西方文化》,听鲁迅讲《中国古代小说》,听李大钊讲《唯物史观》,听吴虞讲《荀子》——他们全是国内当时集口才、知识、思想于一身的一流学者。1924年3月18日,肖萸参加了北京大学生的请愿活动,目睹了北师大学生刘和珍被枪杀的场景,这时候,他真正懂得了什么叫仇恨,在医大读了三年,遂决心投笔从戎去黄浦。

他是一生命运坎坷、被人遗忘的作家······

刘和珍像

1927年广州军阀叛变革命,大肆屠杀革命人士,肖萸被迫只身潜往上海,结识了口若悬河的四川老乡任白戈,并翻译了苏联作家格拉特珂夫的长篇小说《水门汀》。1931年他和任白戈一起到山东曲阜第二师范学校教书。他们在学校成立了“文学研究会”“社会科学研究会”,发表了许多言辞犀利的杂文。不久,他与任白戈被二师地下党组织吸收为共产党员。

一年后,肖萸被特务逮捕。1934年被营救出狱后四天,肖萸便离开南京去上海。在上海找到省师校友沙汀、艾芜,三人共住一室。沙汀、艾芜鼓励他写小说。他同意“试试看”,于是从箱底找出那支几年未用过的自来水笔又当起了文人。第一篇文章发表在胡风主编的《七月》上,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创作了包括长篇小说《曲阜》在内的许多进步小说。

他是一生命运坎坷、被人遗忘的作家······

胡风创办的《七月》杂志  图源:孔夫子旧书网

1937年抗战爆发后,肖萸辗转流亡到湖北恩施。不久被聘为恩施中学高中国文教师。几年间,创作了中篇小说《国文教员》《七十二荒》和长篇小说《百年大计》等作品,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和关注。1943年应邀到万县中学任教。在万中校刊上,肖萸继续发表抨击黑暗专制的文章,又被跟踪的特务逮捕。第二天重庆《商务日报》和《新华日报》登出肖萸被捕的消息并发表评论。迫于舆论的压力,特务不得不释放了他。

解放前夕,国民党特务追捕革命人士,进步作家杨甫(笔名木斧,退休前为四川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到花园场他家避居了一个月,肖萸冒着风险热情地接待了这位不到20岁的进步诗人。解放初,花园场的土匪叛乱,视他为“土共窝子”。正月初四晚上,上百名土匪闯进他家,土匪们的电筒照亮了整个院子。幸亏那天他不在家,妻子钻篱笆逃离了险境。

解放后,他被分配到重庆文联搞创作。反胡风运动开始后,厄运来临,肖萸受尽了屈辱。三年后被遣送回郫县老家花园场劳动改造,恰遇上吃公共食堂,体重由120斤减到90斤,其父亲、妻子都被饿死了。为了生存,想挣几个钱买两斤粮票,结果卖鸡蛋被市管会没收。这时的肖萸早已斯文丧尽,被迫到乡场饭馆里拣鸡骨头砸碎熬汤喝。公社某部长当众骂他“丧社会主义的德”。他真的被击倒了,浑身浮肿,一度精神失常。

1979年落实政策,肖萸被安置在四川省文联。离开家乡到成都之前,县文化馆的同志到花园场去拜访他,见他在乡场上卖南瓜。县文化馆的同志约他写长篇小说,他满口应承。后来这篇小说在温江地区的文学季刊《都江文艺》上发表,人们评价他“姜还是老的辣”,果然出手不凡。

一天,当县文化馆的两位同志到他家拜访时,见他书桌上放着一摞稿纸,问他:“你90多岁了,还有精力写文章?”肖萸回答道:“怎么不写!”他还说,三十多年前被赶回农村初期,他曾给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寄去一部小说稿,已通知要出书,后来一查,知作者是个入了另册的人,便写信斥责他:“你不安心改造,还想混进人民队伍!”出书的事当然告吹。肖老说,90岁以后,他还写了三十多万字的东西。其中十四五万字的长篇回忆录《坎坷人生》已于1993年被四川文艺出版社的《峨嵋》三期连载。他说:“现在文学不值钱了,但对我来说依然贵如生命,只要脑子还灵手还能动,我还会继续写下去的。”这位须发脱尽的老人,是个如此要强的硬汉!他始终感到,不把窝在肚子几十年的东西写出来,如何对得起自己坎坷的人生,也对不起苦难馈赠给他的那一笔相当难得而厚重的财富。直到病危送进医院后,他还在构思长篇纪实小说《上海滩》。

1996年1月,98岁的肖萸溘然长逝。消息传出后,文艺界许多老友及后生晚辈到灵堂给肖老送行。灵堂挂着流沙河亲撰的一幅挽联:“百年坎坷饶两岁,一星陨落冷千山!”一个“饶”、一个“冷”字,蕴涵了何等深沉的悲凉。告别肖老遗体时,木斧在遗体前长跪不起,在场的许多人感动得眼睛都湿透了。大约一年后,《峨嵋》杂志连载肖老的《坎坷人生》,并得到著名作家刘心武的支持与帮助,《坎坷人生》也更名为《与世纪同行》,由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4:05: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rwzg/2459.html
人物掌故

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一说蜀郡(今四川成都)人,西汉辞赋家,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   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因病...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扬雄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 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长安,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
人物掌故

马识途与《XNCR》

1946年7月,云南省工委接南方局通知,调马识途立刻回四川工作。他顺利到达重庆,到四川省委(中共中央重庆分局,统管西南各地的党组织)报到,省委决定派马识途到成都担任成都工委副书记(成都工委原名川康特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