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豪杰孟获 曾在成都任“边官”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17:39:03 评论

彝族豪杰孟获 曾在成都任“边官”石棉县孟获城

彝族豪杰孟获 曾在成都任“边官”

 

 

 

《三国演义》中,被诸葛亮“七擒”的孟获被认为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但在川西南很多地方一直另有说法——作为著名的“三国历史文化城市”,《三国演义》中大书特书的“七擒孟获”故事,一直存活于成都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故事主角孟获,也经常作为反复无常的形象被人谈笑。京剧舞台上,孟获更是一副碎脸勾勒的净角脸谱,让人忍俊不禁。

然而,在今天川西南许多地方,提到孟获,却几乎不约而同有着另一版本——他是彝族人心中的大英雄。

石棉孟获城的悲壮传说

前不久,我手持地图背负行囊,来到海拔4700米的冕宁县与石棉县交界的拖乌山上的孟获城。这里,是藏区和彝区的分界点,相传也是三国时诸葛孔明七擒孟获的古战场。

眼前的孟获城,当然不是一座“城”,而是茂密原始森林附近一处大草甸。正值晚秋,茫茫原野上,苍黄野草和小树丛一直蔓延到天边。远处,隐约现出几座起伏的山峦。高处,有两处烽火台。这烽火台应该是新修的,石梯齐整,城楼崭新。瑟瑟秋风中,浅草坡头,零星的羔羊和牦牛在低头吃草,颇有些“天苍苍野茫茫”的关外草原景象。

孟获城附近,有一处罕见的红石滩,如同它上面附着的鲜艳红色,红石滩深藏着一个我从未听说的悲壮传说:孟获在他第七次被擒前,请来乌戈国的藤甲军,准备与孔明决一死战。孟获还得神树一株,通过这株神树可搬来天兵天将。诸葛亮得此情报,买通孟获部下,偷出神树。没有了神助的孟获,当然不是诸葛亮的对手,节节败退。他的牛头军阵被击破,队列被打乱。原野上,军马尸骨遍野,将士的鲜血也染红了满山石头,孟获仰天痛哭。上天怜惜他,把孟获的眼泪变成了眼前的一条河流,延伸到1.5公里的密林深处。

这当然只是传说,石头上面的红色,只是附着在石头表面的微生物在高山环境下繁衍的色泽,它随着季节和温度的变化而深浅不同。但红石滩的传说,却让拖乌山这片土地赋予了深深的悲情色彩。

马湖金龟岛上的孟获殿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都没明确说明,1700多年前那场著名的“七擒孟获”大战,就发生在眼前这片大草甸上。但小说家津津乐道的“七擒孟获”故事,却和这里有着很深的历史牵连。

石棉县地方志载,刘备病逝白帝城后,蜀国南边相继发生叛乱。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亲率大军南渡泸水(金沙江),迅速平定云、贵地区的叛乱,巩固了蜀国后方。南征中,诸葛亮为达到“攻心为上”的目的,在拖乌山孟获城这片草甸上连续七次抓住蛮邦首领孟获,又七次放走了他。

孟获最终信服了诸葛亮。他把各部族首领请来,流着眼泪说:“作战中七纵七擒,自古从没听说过。丞相对我们仁至义尽,我哪有脸回去再战呀?”就这样,孟获等终于顺服蜀汉。

岁月的厚云早随雨打风吹去,发生于1700年前的那场大战也早如南飞的大雁,杳渺不知踪迹。不过,对孟获历史身份的认定向来颇有争议。

去年深秋,我从成都经沐川县来到雷波县马湖。这里,烟波浩渺中,有一座湖心岛,名金龟岛。岛上有座孟获殿,这是雷波人为纪念他们的“保护神”孟获修建的。

孟获殿的正殿塑有孟获、孟优、摩铁三尊神像,殿塑还有孟获之妻祝融夫人像。孟获殿也有资料说,孟获归顺蜀国后曾到成都做过几年边官。

孟获殿修建于明万历十七年,历经三次修缮,它是三国诸葛亮南征历史文脉的传承,也是彝汉民族从刀剑争斗走向和谐、团结的历史文化浓缩。

东汉末期彝人的杰出首领

马湖孟获殿,有很多关于孟获的介绍。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孟获是东汉末期彝族人的杰出头领。雷波地方志也介绍,孟获聪明过人,勇武善战,爱民如子,他在马湖担任部落酋长期间,开垦良田,构筑水渠,开通驿道,支持民间商贸,大面积种植莼菜,为百姓做了很多善事。孟获是彝人心目中的英雄。

远在湖南株洲的科普作家管弦女士告诉我,孟获当年和诸葛亮作战时,也很用心,他暗施毒计,把蜀军诱至秃龙洞。此地山岭险峻,常有毒蛇出没,更有瘴气弥漫。蜀兵中计进入此地后,很快染上瘟病,全军面临不战自溃的危险。后来诸葛亮叩拜求解于当地一白发老翁,找到一种仙草“韭叶芸香”,让兵士口含草叶,嚼碎服下,才除去瘴气。诸葛亮因而率师征服了南蛮。

有趣的是,关于孟获和诸葛亮作战的地点,雷波和石棉县各有说法,都认为是在自己的辖地内。

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黄承宗曾撰文指出,历史上的孟获败给诸葛亮后归顺了蜀国,到成都做官,官职是郎中还是尚书无法考证,但他受诸葛亮委托,担任边官,专事管理蛮邦,治理有方,很得人心,后无疾而终。史家称七擒七纵难以置信

对七擒孟获的传说,学界几乎一致认为是小说家言。

1983年4月,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缪钺,在全国首届《三国演义》学术讨论会上指出,诸葛亮哪有那样大的本事,把孟获当小孩一样随便放了又捉,捉了又放。云南大学历史系已故教授方国瑜在《诸葛亮南征路线考记》中也说,七擒七纵孟获之事不过是民间传说,载于志书者更多附会。

当代著名三国史研究专家谭良啸也在《诸葛亮“七擒孟获”质疑》一文中说,诸葛亮俘孟获不杀当是有的,但“七擒七纵”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有关孟获祭祀的历史却非常久远。以前我在西昌博物馆看到这样的资料介绍,祭祀孟获的庙宇最早出现在唐宋时期的西昌,而新中国成立前后冕宁、甘洛、雷波等地,也建有多处孟获祠庙或附祀于土主庙的孟获塑像。如上世纪三十年代,西昌石柱子土主庙、青龙寺、五显庙均设像祭祀。民间所供“五显埴神”,其画轴左侧第三层排列中就有一孟获像,俗称“扫坛蛮王”。可见,孟获在川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孟获之妻被称为“刺美人”

我在马湖孟获殿采访时,还看到有关孟获妻子的文献资料,说孟获的妻子祝融夫人是雷波县一位女中豪杰,传说她为火神祝融氏之后裔(《三国演义》第九十回登场)。孟获当初和蜀军作战时,祝融夫人也重装出战,她以丈八长标为兵器,背插五口飞刀,百发百中。坐下卷毛赤兔马,四蹄生风,蜀马很难跑赢她。当年三江城被诸葛亮取得后,祝融夫人再替丈夫出阵,以飞刀伤蜀将张嶷之手,又用绊马索擒下马忠,生擒二人;然而因受不住赵云、魏延挑衅,贸然深入敌军陷阱,旋即被马岱以绊马索擒下。最后孟获以张、马二将换回夫人。

后来诸葛亮降服孟获,孟获表示永不再反,祝融夫人也随之投降。

当地人评价祝融夫人,恩怨分明,武艺超群,加上绝色的容貌,在三国美女榜上应有一席。她还被四川的三国迷称之为“刺美人”。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贵平 文/图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17:39:0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rwzg/3912.html
人物掌故

都江堰民间故事精选:青城山龙桥栈道

很久很久以前,青城山上还没有路。上山采药、打樵的 人,不是衣裳常被树桩枝丫挂烂,就是手脚被乱石割破,稍不 小心还会摔下深涧。要上青城山,真是难上难啊! 文图读者提供 仅供欣赏 青城山脚有家农户,住着母...
人物掌故

生在青羊之巴金

巴金,心永远向往真实和善良 巴金文学思想的核心是真与善,小说带有强烈主观性、抒情性。早年因第一部小说《灭亡》渐渐被大众熟知,其后十年精力创作的《激流三部曲》与《寒夜》等作品更是使他成为了80年代世界七...
人物掌故

唐林:巴蜀三千年 斑斓“丹青引”

《四川美术史》 朝鲜乐浪郡王盱墓出土蜀人绘制的玳瑁盒《观舞图》墨画(摹本 局部) 五星出东方蜀锦 蜀汉时期蜀郡佚名画家《贵族生活图》(摹绘) 阿坝州茂县牟托村出土的双面牛头钮盖漆绘人像(临摹图) 营盘...
四川历史

苏颋: 李白的第一位人生导师

广元千佛崖苏颋龛即当年由苏颋捐资开凿 开元九年(720年)春天,身为礼部尚书的苏颋出任益州(今四川川西部分地区)大都督府长史,远离宫廷,却成就了苏颋诗文的又一高峰。在蜀中,他创作的写景咏怀诗,纯净、流...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