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涵美女花蕊夫人 赵光义得不到便毁之

bi889958
bi889958
bi889958
291
文章
0
评论
2020年9月19日21:35:56 评论

内涵美女花蕊夫人 赵光义得不到便毁之

四川历史名人
读者推荐 31

五代十国时,四川先后建立了前蜀、后蜀,但青史留名,广为传诵的不是皇帝的文治武功,也不是文臣武将的功勋,而是花蕊夫人其人其词。这个命名具有“一名多义”,我以为更多的富含了古蜀王朝自开明王以来固有的热爱美女的遗风。花蕊夫人得名于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妃子徐氏(约883年-926年),成都人。宫号为花蕊夫人,后来封顺圣太后。当时她们两姐妹都得到王建的宠爱。大徐妃为王建生下儿子王衍,后被立为皇太子。王建当上皇帝后突然驾崩,王衍继位后荒嬉无度,对吃喝玩乐十分在行。而大、小徐妃更是结交宦官卖官鬻爵,弄得不成体统,后唐庄宗乘机灭掉前蜀。这就让我们可以发现,在蜀地成都,也出现过西施、郑旦类似的尤物,而且多为内涵美女,并非花瓶式人物;另外,前后几个小皇帝均是风流雅人。也许正有如此氛围,才有《花间集》与《花蕊夫人宫词》的诞生与流传。
另一位花蕊夫人,是后蜀主孟昶的费贵妃,她是歌妓出身的贵妃。费贵妃出生于青城(今都江堰市东南,青城县旧址),即在现在的徐渡乡徐家渡口,那是青城山连接温江、郫县的锁钥之地,至今费姓家族在当地繁衍。相传当地费姓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她自幼聪颖过人,容貌出众,能诗擅词。稍长,更是能歌善舞,很快声名远播,就成了歌妓。地方官员和先后多位节度使都欣赏过她的舞姿,醉心于聆听她婉转的歌喉,为她出口成章的丽词佳句而击节赞叹。她显然是熊掌和鱼可以兼得的人物,所谓“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这样的尤物迅速被主流的伯乐们相中,奋力推荐,后蜀主孟昶一见大喜,再见就不能自持了……遂封为费贵妃,赐号花蕊夫人。
《全唐诗》收录的作品归属于两位花蕊夫人。而肯定人们所见的宫词出自后蜀花蕊夫人之手,观点见于明朝的出版家毛晋。清代著名学者俞正燮在《癸已类稿》卷十二里指出:“两位花蕊夫人皆在蜀,皆有宫词,皆为国死,王建、王衍又皆属兔,著书者又皆自以为是。故难明也。”这是比较客观公正的结论。因为孟昶按照花蕊夫人喜好而在成都广植芙蓉,成都也因此得名“芙蓉城”,显然民间更愿意把诸多历史事迹与她挂上钩。于是,后人把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宫词起源于齐梁,泛滥于陈、隋,大兴于唐及五代十国的诗体,也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女性立场写作。可以说,花蕊夫人是第一个以“宫中人写宫中事”的大家,是把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宫词”推向黄金时代的大才女。
历史上还有一位花蕊夫人,乃是南唐后主李煜(937-978)的妃子,福建人。从文献记载看,她的事迹与后蜀花蕊夫人颇有相混淆之处,令人真假难辨。
[一]
宫词之古俗 蜀地观荷节
内人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

在现存花蕊夫人的101首宫词当中,主要篇幅多是描绘以摩诃池环绕的后蜀宫殿、亭榭、廊道、花园的四季景色。我比较关注她作品里涉及的各种植物,这不但可以看到晚唐、后蜀时期成都的风尚,更可以发现宫廷选择这些植物进一步成为景观花卉的历史。其实,这也是陈寅恪先生创立的诗中有史、以诗证史研究法的一种尝试。
人工湖摩诃池到唐代中期已成泛舟游览胜地;到五代,摩诃池为前、后蜀宫苑。花蕊夫人《宫词》之:“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午殿头宣索鲙,隔花催唤打鱼人。嫩荷花里摇船去,一阵香风逐水来……”说的就是环摩诃湖宫城两岸的花木扶疏之中,有渔船穿行其间……好一派湖光山色!
《蜀中名胜记》记载说,王衍即位便修治宣华苑,乾德三年(921)落成,宽十余里。有重光、太清、延昌、会真之殿,清和、迎仙之官,降真、蓬莱、丹霞之亭。土木精工,穷极奢巧。王在其中作长夜饮宴,嫔御杂坐,舄履交错。后蜀沿袭其习。孟昶于广政初年令国内选送良家女子入宫,年龄为十五岁至二十岁。其中被特别恩宠的升为“修仪”,奉令移住于龙跃池畔的院中。后蜀时,龙跃池东、西、南三面皆是宫殿建筑,故朝罢接驾时,宫女都站立在堤上,形成了“满堤红艳女,伫立绿杨风”的盛况。花蕊夫人描写了桃树、杨柳、竹、梅、牡丹、荷花、白藤花、红豆、海棠花、海石榴、梧桐、樱桃、栀子花、芍药、荇藻等等,尽管没有写到脍炙人口的蜀葵(俗称一丈红),推测起来,应该那时的蜀葵尚未被慧眼相中,艳在民间,因而无法跻身宫廷。
比如宫词十九首:“梨园子弟簇池头,小乐携来候宴游。旋炙银笙先按拍,海棠花下合梁州。”海棠为蜀地名花,也是蜀宫名卉。唐代蜀地已有重瓣海棠为人珍视。蜀地的古嘉州、昌州(荣昌)都有散发香气的海棠,皆为其他之地所无的品种。最早宋朝人沈立著有《海棠记》、宋祁的《益州方物赞》等书列有香气四溢的重瓣海棠,都记载了这一蜀中名花。记得2011年我到荣昌县参加川渝笔会,当地人说本地的香海棠已失传近百年了,目前正四处寻找这历史的孑遗。
宫词第二十六首:“内人追逐采莲时,惊起沙鸥两岸飞。兰棹把来齐拍水,并船相斗湿罗衣。”这一首点明了一个蜀地古俗--观荷节。时间是每年六月二十四日为莲花生,名“观荷节”。采莲的盛况,在花蕊夫人的描写里甚多,见成都与莲荷的深切关系。就像成都的地名荷花池、上莲池、下莲池一样,一座水文化孕育的城市,荷花恰是城市的风仪。
宫词第四十二首:“山月樱桃乍熟时,内人相引看红枝。回头索取黄金弹,绕树藏身打雀儿。”《花镜》指出:“樱桃一名楔,又名荆桃,含桃,岩蜜,腊樱,朱英,麦英。”“春初开白花,繁英如雪,其香如蜜。叶圆有尖,边如细齿,结子一枝数十颗,有朱、紫、腊三色”。朱樱、紫樱味道最美。其正黄者为腊樱。所谓“黄金弹”,即黄铜铸就的弹子,偏安一隅的皇帝老二孟昶,恰恰爱用这种昂贵的弓弹来打麻雀,真是玩物丧志,暴殄天物。
宫词第五十一首里有“漫梳鬟髻着轻红,春早争来芍药丛”的诗句,古代称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据《本草纲目》记载:“芍药犹绰约也,美好貌。此草花容绰约,故以为名。”芍药位列草本之首,被人们成为六大名花之一,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传统节日七夕节的代表花卉,象征美好的爱情。花蕊夫人眼中的芍药,显然已经构成一种象征。成都民间传说中,坚信花蕊夫人最爱牡丹和红栀子,孟昶命官民广种牡丹,并说:洛阳牡丹甲天下,今后必使成都牡丹甲洛阳,还派人前往各地选购优良品种,在宫中开辟“牡丹苑”。牡丹繁盛之下,孟昶除与花蕊夫人盘桓花下之外,人与花互嵌,构成了蜀国一段绮丽史。孟昶更召集群臣,开筵大赏牡丹。那红栀子花据说是道士申天师所献,只有种子两粒,它开起花来,其色斑红,其瓣六出,清香袭人……
宫词第五十八首:“牡丹移向苑中栽,尽是藩方进入来。未到末春缘地暖,数般颜色一时开。”
据文献记载,在今川西地区原本有牡丹,但到唐朝末年便绝迹了。王建建立前蜀后,方又从北方引种牡丹到蜀宫御苑。宋代《茅亭客话》一书记载牡丹花:“西蜀,至李唐之后未有此花……至伪蜀王氏,自京、洛及梁、洋间移植。”京即唐朝京城长安(今西安),洛即洛阳,梁指梁洲(治今陕西汉中),洋指洋州(治今陕南洋县)。
至于花蕊宫词里提到的牡丹,我以为是来自著名的天彭山(彭州的丹景山)。蜀王后苑的牡丹,在前后蜀时多是从天彭县等边远地区进贡入宫,故花蕊夫人称作由“藩方”进献。其实,这里的“藩方”,如今距离成都市区不过区区几十公里而已。
摩诃池到南宋已经大部分淤积湮塞,及至明代建蜀王府将摩诃池大半池面填平,残存部分作为王府内苑的池塘,独享一方清凉。清代在蜀王府旧址上建贡院,严肃堂西北隅尚有一小片池水。民国三年(1914年)池塘已经被军阀完全夷平成为练兵习武之操场,后再成为堆积民间生活的炭灰、垃圾的“煤山”……这座荡漾了1300多年的城中古池,从此完全消失。
[二]
宫词之技艺 妙用龙骨水车
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

卢嘉锡总主编、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的《水利卷》和《机械卷》指出:古代水车是转轮提水机械的统称,按动力分有人力、畜力、水力和风力,因为动力装置不同而有不同形制。用人力或畜力的水车称龙骨水车,利用水流冲动来提水的水车称筒车。东汉及三国时均有水车发明的记载,但那是龙骨水车,唐代始发明筒车,此后开始推广应用。
东汉时水车始见于记载。《后汉书·宦者列传》记载:汉灵帝时太监“十常侍”擅权,其中一个叫张让,搜刮民财,大修园林、殿宇,派掖庭令毕岚“又作翻车、渴乌,施于桥西,用洒南北郊路,以省百姓洒道之费。”“翻车”即是龙骨水车,“渴乌”是水车的提水装置。此车由上下两个链轮和传动链条为主要组件。将此车置于河边,双手摇动辘轳,驱动轮轴旋转,带动木制链条(即龙骨)及其上的刮水板循环运转,不断将水刮入木槽,将水吸上河岸,用来洒水压尘。《三国志·魏书·方技传》裴松之注引傅玄《序》记录三国时的发明家马钧:“居京都,城内有地,可以为园,患无水以灌之,乃作翻车,令儿童转之,而灌水自覆,更入更出,其巧百倍于常。”自张让过了三十多年,到曹魏时期,水车经过改进,不仅提高了吸水效率,而且使之轻便灵巧,只需儿童轻轻摇动就能不断吸水,超过以前的翻车效率上百倍。后来将手摇辘轳改为脚踏拐木,人抓住木架,脚踏动拐木,即可将水吸入,这比手摇的更为省力,据说其提水高度达到了一两米。
那么,在水文化十分发达的成都,水车是怎么使用的?我在花蕊夫人宫词里,发现了一些记载。
花蕊宫词第三十四首: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助得圣人高枕兴,夜凉长作远滩声。
据《旧唐书·文宗纪》:“大和二年(828)闰三月,府出水车样,令京兆府造水车散给郑国渠百姓以溉水田。”这就说明到晚唐时候,水车的图样还深藏内府,及于民间。孟昶的踏水上宫城的水车,却已是龙骨车。可见这一位后蜀皇帝极有可能是龙骨车的始创者或推广者。这恰是一条重要的古代水利史资料,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一些后蜀宫廷的生活史料。
由此可以肯定,后蜀时期成都已有类似于高筒车的翻水之车。据《全唐文》记载:刘禹锡的《汲机记》,陈廷章的《水轮赋》,就已经描写了在水岸边供人家汲水用的水车,以及灌溉稻田的水车。花蕊夫人写道,踏水翻上宫墙,就是使用人工脚踏龙骨车提水,然后用来喷洒房屋屋顶,作为一种人工降水,以达到夏日降温的妙用。由此可见,自唐以来,摩诃池作为一个皇家园林休闲之地,无论其软件与硬件建设,不说是独步天下,起码也是独出枢机,目前没有发现比摩诃池龙骨水车这一实情更早的历史记载,无疑体现了蜀人的生活智慧。当然了,这样的防暑降温设备不是寻常人家用得起的,使用者是蜀王孟昶以及侍寝的女眷。
[三]
美人之悬疑 花蕊夫人的豪气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后,命忠武节度使王全斌率军攻取蜀地。蜀地历来有“民脆”的特性,镇守成都的14万蜀兵一触即溃,孟昶不得不上演“自缚出城请降”的耻辱剧。那是在一个百花烂漫的时节,孟昶与花蕊夫人等33人被迫离开他们的梦田乐园,前往大宋首都汴梁。崎岖的古蜀道上,杜鹃声声啼叫:“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那是古蜀杜宇的精魂,叫人惊心动魄。
到达汴梁安定下来,孟昶被封为秦国公,封检校太师、兼中书令。赵匡胤优待孟昶,估计一方面有怀柔政策,另外一方面不能不说他觊觎花蕊夫人的芳名。赵匡胤赏赐了孟昶及其家人,并在他们来宫中谢恩之时见到了花蕊夫人。相传谢恩当日,花蕊夫人站在孟昶的母亲李夫人之后。赵匡胤本就对她格外留神,立即神魂颠倒。
也许美丽与姿色,恰是一种可以被权力利用的毒药。为把花蕊夫人据为己有,七天以后,赵匡胤下令毒杀孟昶。孟昶死后,朝廷对外宣称孟昶暴死。孟昶之母本来就为儿子的请降而倍感愧怍,也绝食而死。于是赵匡胤就把花蕊夫人留在宫中侍宴,谁都知道侍宴是假,侍寝是真。要她即席吟诗,花蕊夫人缓步踏入庭中吟道:“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
宫廷历史是时尚、风化的策源地。后蜀孟昶末年,蜀地女姓竞相把头发梳为高髻,高高耸立,风姿绰约,这种髻式叫“朝天髻”。这首词是花蕊夫人离开蜀国,途经广元葭萌关时写于驿站墙壁。回首当年,蜀主孟昶在宫阙亲谱“万里朝天曲”,以为是万里来朝的佳兆,妇人戴高冠,谁知“朝天”却是降宋的谶言。历史就是如此残酷。赵匡胤见花蕊夫人的词含有对孟昶思念,不好发作;他命她再作一首,花蕊夫人随口念道:“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这首名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的绝作,孤虹贯日于弱肉强食的历史,是一种比死亡还要绝望的亡国之痛,哀痛满纸。“十四万”麾下竟然无“一个”男儿,蕴含个中的绝望,出自花蕊之口,岂不愧煞后人?!
关于花蕊夫人之死,史书上有两种记载。一是死于赵光义之手。北宋邵博的《闻见近录》指出,一日赵匡胤率亲王和后宫宴射于后苑,赵匡胤举酒劝赵光义。赵光义答:“如果花蕊夫人能为我折枝花来,我就饮酒。”赵匡胤命花蕊夫人去折花,赵光义突然引弓将她射中,随后流泪抱着赵匡胤的腿说:“陛下方得天下,宜为社稷自重,远离酒色!”赵匡胤虽心中不快,却没有责怪他,而是“饮射如故”。北宋末年蔡绦笔记《铁围山丛谈》指出,花蕊夫人归宋,赵光义也暗中倾慕不已,但无从得手。一次从猎后苑,花蕊夫人在侧,赵光义“调弓矢,引满拟兽,忽回射花蕊,一箭而死”。这种得不到便毁之的心态,似乎更为接近事情的真相。
文/蒋蓝 绘图/李潇雪

bi889958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9日21:35: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cdsouth.com/rwzg/4992.html
人物掌故

唐朝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巴郡安汉县(今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一说蜀郡(今四川成都)人,西汉辞赋家,中国文化史文学史上杰出的代表。   景帝时为武骑常侍,因病...
人物掌故

汉赋四大家之一——扬雄

  扬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字子云,汉族。西汉官吏、学者。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人。 少好学,口吃,博览群书,长于辞赋。年四十余,始游京师长安,以文见召,奏《甘泉》、《河东》等赋...
人物掌故

马识途与《XNCR》

1946年7月,云南省工委接南方局通知,调马识途立刻回四川工作。他顺利到达重庆,到四川省委(中共中央重庆分局,统管西南各地的党组织)报到,省委决定派马识途到成都担任成都工委副书记(成都工委原名川康特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